當前位置:首頁 > 武神空間 > 第兩千四百五十六章 奪得燧火精

第兩千四百五十六章 奪得燧火精

    刀芒橫掃,火焰刀帶著南明離火,燃燒凈了一切,根本無人能擋。,ybdu,

    “嘭!”

    翼蛇一個沒擋住,當場被轟飛了出去,他差點沒被刀芒給劈成了兩半,葉希文的火焰刀之中帶著可怕的刀意,能將世界劈斬成兩半。

    眾人不敢在上前,小心翼翼的盯著葉希文,雖然知道他的武道化身不可能持續下去,但是僅僅是眼前這樣,就足夠驚人了。

    他們也不想和葉希文在這里硬拼下去,兩敗俱傷最后也不知道便宜了誰。

    翼蛇不斷的咆哮,但是卻不敢輕舉妄動,葉希文剛才那一刀太過驚艷,將他給驚到了,此時的葉希文氣勢正盛,他也不想上前去當別人的炮灰。

    “你先走!”葉希文傳音給了秦烈,經過了這段時間,秦烈雖然還未完全收服燧火精,但是也已經算是初步制服了燧火精,此時自然不敢久留。

    這里面任何一個都有可能對他們造成重創,他們可沒有葉希文這般強大的實力,不敢亂來逞強。

    一直到秦烈等人離開,葉希文這才終于松了一口氣,眾人應該是追之不及了。

    然而就在秦烈離開沒有多久,真正的變故瞬間發生,原本還在被爭奪的晉升的一枚天火果,突然有一只大手從天空之中撕裂而出,抓向了天火果。

    所有人都怔了一下,還有人?

    “燧火精,居然還有一頭燧火精?”所有人都怔住了。

    因為他們誰都沒有想到,居然還有一頭燧火精出來了,也就是說,燧木之中一直都有兩頭,甚至更多的燧火精在其中。

    因為燧火精都長的差不多,所以他們也往往分辨不出來有什么區別,何況上萬年才不過是一次天火果成熟罷了。每一波的人都不一樣,怎么可能知道居然還有其他燧火精的存在。

    這還是頭一次,或者說,這和他們搜集到的情報是截然不同的。

    所有人一下子震驚了起來,也興奮了起來,之前那一頭燧火精已經被秦烈抓走,有葉希文在這兒盯著他們應該是沒什么機會了,但是這一頭燧火精就不一樣了,沒有了其他人的幫忙,葉希文難道還想再從眾人的手里奪走一頭不成?

    那樣的話。就真的是,叔叔可以忍嬸嬸也不能忍!

    “想走?”率先反應過來的是雷毅,他一直都在旁邊恢復,剛才被葉希文重創了一下,現在已經恢復了差不多的程度。

    無窮的雷霆在天空之中翻涌,瞬間化成了一條雷龍,轟穿了虛空,一下子讓那一頭燧火精顯出了身形。

    然后雷龍狠狠纏繞上了那一頭燧火精,要先下手為強將那一頭燧火精抓到手中。

    “好大的燧火精!”葉希文有些愕然。比想象中更大,如果說秦烈抓走的那一頭燧火精大約是一人多高的話,那么這一頭燧火精,則是已經達到了夸張的小山一樣的大小。就如同一般的人放出了法相天地。

    這一頭燧火精到底存活了多久,無法想象,之前已經搶奪走了多少天火果,甚至可能也吞噬過燧火精也不一定。

    這一頭燧火精身上已經出現了一些燧木的化的傾向。看起來,幾乎要開始變成燧木了。

    和這一頭相比,之前的那一頭燧火精。根本就是小巫見大巫了。

    “吼!”那一頭燧火精一聲暴吼,身上的火焰熊熊燃燒,那一條雷龍一下子被燒成了灰燼,顯然比起之前那一頭燧火精來說,這一頭燧火精無疑要強大的多了。

    “別走!”

    “給我留下來!”

    “我要發了,哈哈哈哈!”

    許多蓋代人物一下子就將剛才那一點點的不愉快給拋諸腦后了,那一頭小小的燧火精算什么,還是眼前的這一頭燧火精更加重要的多了。

    不過這一頭燧火精明顯強橫的多,這些高手的攻擊根本無法奈何的了他,全部都被他蕩開來。

    不過一會兒的時間,就直接沖入了燧木之中,臨走前,似乎還人性化的朝著眾人嘲諷的冷笑一聲。

    “想走,往哪兒走!”葉希文大喝一聲,竟然直接一步跨出,沖了進去。

    “他瘋了吧!”

    所有人都怔住了,看著直接沖入燧木范圍之內的葉希文,有點腦袋不夠用了,看起來如此強橫的一個人怎么感覺跟腦袋被門夾了。

    所有人都知道燧木乃是人族的守護神木,燧木有多么恐怖的高溫眾所皆知,就算是神明也不可能能夠在燧木之中生存,除非是封王級別的強者。

    據說人族有多位王者,帝君都曾經在燧木之下悟道過,燧皇更是因之成道,不可想象。

    哪怕是燧木境之中誕生的那些生靈也都不敢靠近,唯有從燧木上面誕生的燧火精才敢在上面生存。

    所以看到這一頭燧火精沖進去了,所有人都一下子傻眼了,也都在心底里給葉希文判了死刑。

    眾人相互看了一眼,很快就都紛紛散開,沒有再停留,天火果成熟,也就代表著燧木境很快就要被關閉了,再不離開,下一次離開可就是一萬年以后了。

    天火果也都被剩下的人給瓜分干凈了。

    很快,這里就散的干干凈凈,雖然還有人想看看而葉希文的結局,不過當他們聽到葉希文一陣凄慘的叫聲的時候,都紛紛加快了腳步,這個瘋子瘋了。

    不過如果他們回頭看一眼的話,只怕會徹底驚呆了。

    因為葉希文雖然慘叫不已,更是已經被燒成了一個火人,但是還是活蹦亂跳的。

    葉希文體表雷霆之力組成了一個鎧甲,但是飛速的被燧木的火焰給燃燒殆盡,哪怕火焰沒有直接躥進去,但是那種恐怖的高溫也足以讓他被烤熟。

    每一分鐘都有細胞被生生烤熟死掉,但是被天凰再生術生生催生出了更多的細胞。

    不過即便如此,他也不可能撐過一刻鐘,最多一刻鐘,他就會法力耗盡,被生生燒死。

    在這么恐怖的消耗之下,他就算是有天凰再生術也沒有絲毫的用處。

    他強人接著痛苦,一個箭步朝著燧火精追了過去。

    “給我拿下了!”

    他只感覺,全身的肌肉都在碎裂,非常恐怖的消耗。

    那一頭燧火精見葉希文居然敢追過來,頓時勃然大怒,在外面那么多人追捕他,他逃走也就算了,居然還有人敢追進來,真是找死了。

    當即回頭噴出無窮的火焰,直接朝著葉希文而來,要將他生生燒死。

    葉希文像是逃不掉了一樣,直接被這一股火焰洪流給徹底淹沒了。

    “吼!”

    那一頭燧火精臉上露出了幾分猙獰的笑容,直接橫沖了過來,他要一口將這個該死的敢挑釁他的威嚴的家伙給吞掉。

    驀地,卻見一道劍氣沖霄而起,有無邊的威勢,主宰一切的氛圍,瞬間沖出了他噴出的火焰流,一把將他洞穿。

    這一股劍氣太過恐怖,瞬間將他半邊身子都炸開,直接將他重創。

    他臉上露出了恐怖的神情,轉身就要逃走,不過此時葉希文已經從火焰之中沖了出來,大吼一聲:“想走,沒門!”

    他直接一個天源鏡掃出一團血光,這些血光橫掃而起化作鎖鏈直接將這一頭被他重創的燧火精抓入了天源鏡之中。

    “轟隆隆!”

    就在葉希文動用天源鏡的時候,原本耗無動靜的燧木居然開始緩緩的轟動了起來,仿佛是在蘇醒一般。

    “糟糕!”

    葉希文暗道不好,燧木是人族守護神木,但是他手中的天源鏡卻是魔器,魔君隨身的法器,該不會引起燧木的警覺了吧。

    想到這里,他哪里還敢停留,他直接一個箭步,背后展開光翼,瞬間逃竄了出去,沒過一會兒就已經逃離了出累燧木境的范圍。

    “嗯?怎么回事?為什么燧木大人會蘇醒過來?”燧皇城之中,一個身穿獸皮的老者猛然睜開了眼睛,看向燧木的方向,有些疑惑。“難不成是有其他種族的人突入了?算了,如果真是如此,那算他運氣不好,不知道燧木大人的恐怖!”

    說完,他又閉上眼睛,身體動也不動,也不知道保持這個動作有多少年了,可能是一萬年,可能是十萬年了。

    “我去,差點惹出大麻煩!”葉希文最終還是比燧木境關掉的事情早那么一點逃脫出來,只是此時依舊是心有余悸,倒不是冒險靠近燧木抓捕燧火精,真正的問題是,似乎天源鏡引發了燧木的蘇醒,那才是最可怕的。

    據說這一根神木已經沉睡了數十萬年了,上一次中間醒來,還是秦帝得道之后親自來拜訪的時候,可謂是歷史非常悠久了。

    別人不知道,但是他自己卻很清楚天源鏡和魔族的淵源,幸好跑的快,不然會發生什么。

    他返回了燧皇城之中,按照約定好的暗號找到了秦烈等人,不過此時眾人的情況都不好。

    在他們逃走之后,雖然表面上被葉希文看住了,但是實際上還是有幾個人分出了分身追殺眾人,眾人一路血戰最終返回了燧皇城他們才不敢亂來,放棄了繼續追殺。(未完待續。。)

    ps:  求訂閱,求月票!
双色球复式中奖表格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