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武神空間 > 第兩千九百零七章 圍殺

第兩千九百零七章 圍殺

    除了開掛了,眾人也實在是想不到還有別的詞兒能夠形容這種情況了。

    一開始,葉希文還有目的的朝著天族的封印之地而去,但是后來,葉希文根本沒有目標了,或者說,總體的目標還是前往天族的封印之地,但是不再是走直線,而是一路緩緩走,一路不斷領悟。

    基本上可以理解成,走到哪兒算哪兒。

    這一路上,動靜就太大了,因為在修補自己的道,在斬去過去的道,葉希文完全沉浸在了自己的大道之中,除了最基礎的警戒之外,其他的幾乎就已經失去了感知了。

    這點許多人都看出來了,根本已經沒有感覺了,就是隨波逐流,身體走到哪兒算哪兒。

    但是他的氣息還在強盛,也正因為如此,所以沒有人敢靠近他,哪怕他看起來,好像已經徹底陷入了大道的海洋之中一般。

    但是隨即,又是二十年前的時間過去,葉希文越走越快,但是他身上的氣息卻是越來越弱,幾乎猶如是一截一截被人活生生砍掉的一般。

    極為詭異和恐怖。

    和之前不同,之前葉希文身上的氣息是越來越強,仿佛是一條飛龍,騰空而起,要越臨九天之上。

    但是現在,卻仿佛是自己在砍掉自己的道,不斷的崩潰,不斷的崩塌,慢慢的從準帝跌落下神王,從神王跌落到普通的神明,甚至直接跌落到證道之下。

    頓時間各方嘩然,甚至每天關注葉希文的事情比兩大陣營的對峙還要吸引人的目光。

    只因為他身上的情況太詭異了,最終還是有德高望重存活了無數年的老古董看出了他的情況,他在重塑自己的道。

    這是何等駭人的事情。

    要知道。大道杜宇一個武者來說,簡直就是猶如人身體里的骨頭一樣,大道如何,決定了一個人的根本身形如何。

    而其他什么武學神通統統都是依附在這大道之上的血肉,只有有了大道之后,這些才有意義。

    因而大道越是正確,自己能夠走出來的路也就越遠,他這般自己斬斷自己的道。簡直猶如是自己在斷自己的骨頭,要自己給自己正骨。

    這是何等可怕的事情。需要極為強橫的大毅力,根本不是一般人能夠做到的。

    但是這樣做的好處自然也是極大的,一旦成功,他

    尤其是那些老怪物一個個眼光毒辣,很多人都知道葉希文的過往,可以說是大雜燴,并不像是那些帝君傳承的弟子一般,層次漸進。他能夠走到這一步,已經堪稱是驚世駭俗了,換了任何一個人都不可能做到這樣的事情。

    所以也很明白他這么做,到底是為了什么,不過明白歸明白,依舊看的是目瞪口呆。觸目驚心。

    “這是最好的機會,要想劫殺他,平時肯定是沒有機會的,也就唯有到了今時今日,方才有可能!”有人叫囂著要對葉希文下手。

    平日里葉希文實在是太強勢了,一個人都能在天族大營之中殺個對穿,就算是出動了禁忌的手段,只怕也很難最后將他留下來,別忘了,他身上還有兩件。不,是三件道器,還是完好的,這樣的人,怎么可能被人輕而易舉的解決。

    本身就是完全不科學的事兒。

    但是現在不同了,葉希文居然在悟道,還不是在重重守衛之中的各族聯軍總部,或者是隱盟總部,直接大大咧咧的就出來了。

    這簡直是上天賜給他們的一個隊葉希文下手的好機會啊。

    如果錯過了。簡直連老天都要看不過眼了。

    但是雖然有很多人叫囂,卻沒有人敢真正的朝葉希文下手,尤其是一開始的時候,葉希文的氣息在不斷變強,也有人不甘示弱,要朝著葉希文下手,結果還沒等到葉希文下手,一尊準帝就被葉希文身上的阿鼻劍給斬了,自動出來護住。

    尋常人這才想了起來。即便沒有意識,他身上只要還有道器。他就依然還是這天地間最為可怕的存在之一。

    但是眾人眼看著葉希文身上的氣息越來越弱,已經斬落了證道境界,甚至又過了一些年,直接落到了超脫境。

    這是已經弱到了許多人眼里,或許一只手指就能將葉希文斬殺的地步。

    驀地,突然有一天,葉希文身上瞬間爆發出無窮無盡的光華,他的身上無數寶光綻放,幾大道器都紛紛在他的身上解體,從他的身上飛了出去。

    許多人都驚呼,不知道葉希文是在干什么?

    “他這是在只身向道,這些道器的身上都帶有太過強烈的帝君之道,平時或許無礙,但是他要是想要走出自己的道,就要摒棄這些大道的影響,因而脫離了這些道器!”

    “那太好了,葉希文這是在自尋死路啊,原本他身上還有道器,我們還奈何不了他,但是現在他自尋死路,那一切就都怪不得我們了!”

    “殺,殺了他!”

    許多天族都在咆哮,葉希文和天族之間,堪稱是有著一筆筆的血海深仇,不知道多少天族高手死在他的手上,天族的謀劃也不知道被葉希文破壞了多少次,最重要的一次,帝逆的事情,也被葉希文接二連三的阻止,才導致了一直到現在,都沒有能夠得道。

    甚至現在,連葉希文都已經徹底將他的風頭壓過了,以前所有人都是在猜測,或者說在等待帝逆何時得道。

    天族在等,各族聯軍也在等待,雖然都在想辦法拖延這個過程的到來。

    然而現在,眾人的目光好像都被葉希文吸引走了,他就像是天地間最大的發光體,將眾人的目光徹徹底底吸引走,再也沒什么人關注帝逆的事情了。

    而現在就是狙殺他的最好時機,錯過了這個機會也就沒有了。

    葉希文行至一個世界之中,在他的周圍,影影綽綽有許多身影浮現了出來,任何一個都是蓋代高手,有著毀天滅地的氣息,這些人平時根本不敢出現在葉希文的面前,但是現在。

    在確認過了連道器都離開了葉希文之后,他們都出現了。

    “葉希文,今天就是你的死期,你覺悟吧!”一頭巨大無比的惡龍從天而降,他的頭頂上,站著一個中年男子,這個中年男子滿臉滄桑,看起來經歷過非常多的事情。

    他的臉上帶著幾分猙獰的笑容,終于可以報仇了,雖然他的仇在葉希文眼里根本不算什么,甚至葉希文連殺過他朋友都不知道,但是他一直將這個仇記到了現在。

    葉希文突入進入天啟世界,因他而死的人實在是太多太多了,他本以為這一輩子都沒有找回來的機會,誰曾想,現在就有這樣的機會。

    葉希文還是沉浸在自己的大道之中,一步一步朝前走去,只是和尋常人不同的是,他一步一步都是走在虛空之中,看起來如履平地一般。

    許多人看到這一幕,都在心驚,因為尋常人要想脫離地心引力,完全違反天地道理,超脫飛行,都是需要耗費法力的。

    但是葉希文不同,他并沒有耗費法力,反而在他的身上,好像是根本看不到一點點的法力。

    他是生生踩住了法則的節點,憑借著對法則的了解做到這一步的,并沒有靠著法力,或者真元做到這一步。

    這才是最可怕的,只憑對法則的理解就能夠踩在虛空之中,這說明對于法則的了解分明已經達到了一種驚世駭俗的地步。

    甚至就算是許多老古董自認也是做不到的,他們可以憑借本能漂浮在天空中,但是卻不可能一點法力都不消耗。

    葉希文好像只沉浸在自己的世界之中,根本不理會外面到底發生了什么事情。

    “葉希文,今天,到你還賬的時候了,給我死!”那個巨大惡龍上的中年男子咆哮一聲朝著葉希文狠狠撲殺了下來。

    那一條惡龍與主人心意相通,知道主人心中的憤怒,這下子完全朝著葉希文撲殺下來,張開了血盆大口,似乎要將葉希文一口完全吞掉一般。

    那一張血盆大口,仿佛是將天地都給吞納進去,能夠將日月星辰都給毀滅。

    這竟然是一頭賢者境巔峰的惡龍,也不知道什么時候被這個中年男子給擒住,成了自己的坐騎。

    而這個中年男子竟然也是一尊封王境初期的超級高手。

    如果在平時,他根本不敢出現在葉希文的面前,他這樣的高手,在面對葉希文的時候,實在是太脆弱了。

    現在不同了,或許還有一搏之力,而如果錯過了今天的機會,他們將再也不會有這樣的機會了。

    眾人都在猜測,葉希文的氣息和實力不會無限制的降低,肯定有觸底反彈的一天,而且這一天不遠了,現在就是最合適的時機,再不出手,就再也來不及了。

    最重要的是,葉希文也有朋友,那些人,很快也會趕來,不會給他們有出手的機會。

    而就在那一張血盆大口即將將葉希文吞沒進去的時候,葉希文動了,直接一掌拍出,只是簡簡單單,平平淡淡的一掌,轟入這一張龍嘴之中。(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起點()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手機用戶請到m.閱讀。)
双色球复式中奖表格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