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武神空間 > 第三千零二十五章 殺上門的天道盟

第三千零二十五章 殺上門的天道盟

純文字在線閱讀本站域名手機同步閱讀請訪問

    “都帶來了,不過你這……”星商子不由得擔心的看著葉希文。

    這個可是一個超級土豪買家啊,對于這樣的買家,他的本心是不愿意看到他來送死的,想起來都是一團亂麻,葉希文怎么就斬了天道盟的人呢,要是其他人,憑他們天商聯盟的面子,還是可以擺平的。

    “很快天道盟的人就會得到消息趕來了,你還是趕緊走吧!”星商子不由得提醒了一句。

    葉希文看了看星商子說道:“都不過是一些跳梁小丑罷了,根本沒什么好擔心的,你的貨帶過來了就行!”

    “不過只是一些跳梁小丑?”星商子聽到這話,差點沒暈過去,普天下敢說天道盟的人是跳梁小丑的,大約也就只有眼前這位爺啊。

    但是偏偏看他的模樣,并不像是假裝的,難道這位爺真的還有什么尋-優-優-小-說-更-新-最-快-www.uuxs.cc-常人不知道的超級背景么?

    如果是那樣的話,倒是不用懼怕天道聯盟。

    “又吹牛!”天妙仙子不由得難得翻了個白眼,雖然明知道自己這個所謂的尊上很厲害,但是聽他說話怎么著都像是在瞎吹牛比,什么一群準帝能夠布下什么天羅地網,什么天道盟都是跳梁小丑之類的。

    怎么看都是在瞎扯淡。

    這牛皮吹《的也太大了,白道子那個小牛鼻子可不是那么容易對付的了的。

    然后她又看了看葉希文,暗自覺得,怎么就有人吹牛都吹的這么理所當然呢,完全是理所應當的模樣。

    倏地,正當天妙仙子還在暗自腹誹吐槽的時候,集市外面傳來了一陣吵雜的聲音,緊接著一道聲音傳了進來。

    “葉希文來了?出來領死!”一聲冷漠無比的聲音從外面傳了進來。

    星商子神情立刻變了,因為他已經聽出來了。這個聲音,正是天道盟的盟主,天道教的天之驕子,白道子。

    果然,因為之前的事情,白道子都親自來了。

    不過隨即一想也正常,要知道,葉希文之前可是秒殺準帝,這樣的人物,怎么高估都不過分。白道子親身前來解決問題,也是很正常的事情。

    “這……”他剛想建議葉希文趕緊逃跑,卻見葉希文已經轉身了,只是留下了一句話:“我去去就來,在我回來之前,希望你能將東西都準備好!”

    葉希文說完,徑直朝著集市外走去,而他身后的小侍女天妙仙子也只能跟上去了,此時她的心里也已經不好說雙方誰勝誰負了。

    葉希文走出集市外。卻只看見一個身穿道袍,頭挽道髻的青年手持一口寶劍,看著葉希文,神情無比冷漠。在他的周身,所有的法則都在顫抖,猶如湖水的水面一般,以他的身體為中心。朝著四面八方擴散出去。

    而在他的身后,則是跟著上百道身影,竟然統統都是準帝級別的高手。任何一個都是尋常難得一見的超級高手,此時居然齊聚一地。

    這天道盟僅僅是天道教后輩組織起的一個聯盟,就有如此之強的實力,天道教的強橫可想而知。

    天道盟的高手自然不會只有這些,但是骨架都已經在這里了,白道子為人謹慎,深知獅子搏兔亦須全力的道理,面對一個傳說中能秒殺準帝的存在,小心一些也不為過。

    葉希文并不緊張,只是一步一步走了出來,他的每一步都好像是踏在了眾人的心頭,非常的英偉,他的眼底深處,似乎要泛出開天辟地,宇宙初生的景象,極為的深邃。

    眾人都不由得為他的氣質所折服,和剛才眾人所見的那般溫潤如玉一樣的氣質截然不同,眾人這才明白,或許這個時候,他才終于認真了呢,面對白道子那樣的人物,或許連他也會謹慎吧。

    “師姐,真的是那個葉希文!”

    在這些圍觀的人之中,天玄閣的人赫然在列,在這半年之中,唯有葉希文自己才像是局外人一樣的躲起來療傷,但是在天極島上面,可謂是早已經鬧翻天了,猶如煮沸的沸水一樣開始沸騰。

    不是沒有人敢挑戰天道教,但是無一例外的他們都有著強大的背景,并不次于天道教,在這種情況下,方才敢于他們爭鋒。

    但是這葉希文又是何方神圣,不僅僅是天道教查不到葉希文的來歷,就算是其他人加到一起,都無法想起葉希文究竟是何方神圣。

    也唯有天玄閣的絳珠仙子,隱隱約約的猜到一些,或許葉希文的來頭也是不小的。

    只是并不在這造化神朝,而是在外域之中。

    加上天命教的天命公子將他們找來,他們根本不敢不前來,這就看到了葉希文的再現。

    只是和那天見到葉希文的時候相比,這個時候的葉希文狀態似乎好多了,傷勢也好的多了,或者說,是被掩蓋了么?

    “果然是他,果然是一個極為危險的人物!”絳珠仙子頓時打了一個寒噤,因為在此之前,他們天玄閣中居然有人提議趁著葉希文重傷的時候,將他殺了,奪取他身上的寶物。

    這樣的情況并不少見,只是她直覺的感覺到了葉希文的恐怖,那種說不上來的危險的感覺,讓她根本不敢起那樣的念頭。

    現在看來,當初實在是太正確了,那時候的葉希文看起來強勢無雙,但是卻并不難說話,還讓他們取走了天露草,可是一旦心生歹念,估計她帶過去的那一批人,都要全滅吧。

    到時候天玄閣真的連哭都哭不出來了。

    果然,小勢力就應該在夾縫中求生存么?

    這可是一個敢和天道教叫板的恐怖存在。

    白道子看到葉希文的時候,就應該感覺到了有些危險,不過他并未完全放在心上,對方再強,但是自己可是白道子,名震天下對方再強又能如何。

    唯一讓他眉頭微蹙的就是那葉希文的身邊跟著的那個女子,天妙仙子。

    天妙仙子所在的九幽圣教與天道教可不是很對付,因而他和天妙仙子也交手過很多次了,基本是他略占上風,但是也僅僅只是略占上風罷了,若是正面交手,這天妙仙子就將是一個極大的麻煩,算上旁邊一個深淺不知的葉希文,頓時只覺得有點棘手起來了。

    “你就是葉希文?”他之前根本沒看過畫影圖形,讓他覺得奇怪的是,明明他已經找過了那些曾經親眼見過葉希文的人,想要讓他們憑借記憶畫出畫影圖形,以往這樣的手段屢試不爽,什么人都逃脫不了。

    但是偏偏在這葉希文的身上失效了,明明他們都記得葉希文的模樣,但是就是畫不出來,每一個人畫出的畫影圖形都是只有大致身材,然后臉的地方是一團混沌,根本無法從記憶之中拓印出來。

    不過眼前這人的氣質,讓他瞬間就已經明白過來了,就是葉希文無疑了。

    “沒錯!”葉希文淡淡的說道。“你就是白道子么?看起來還不錯!”

    他看向白道子,確實功力扎實比他在諸天萬界所見的那些蓋代天才來說也并不差了。

    當然,在現如今他的眼里,能夠當的起一個還不錯的評價就已經很難了,如果是在諸天萬界,他只一個還不錯的評價就能讓一個毫無根基的人名聲鵲起,成為各大教派所爭相招收的人物。

    不過白道子卻并不知道,在他看來,葉希文這么肆無忌憚的評價他,就是一種羞辱,你算什么東西,居然敢這么評價我,而且評價居然還只是不錯而已。

    他簡直要氣笑了。

    “我今天來,不是要和你做口舌之爭,你為何要殺我天道盟的弟子?”白道子看著葉希文冷冰冰的說道。

    “這又有什么奇怪的,他要殺我,我就殺了他,就這么簡單!”葉希文理所當然的說道。

    眾人乍一聽,似乎確實沒錯啊,誰要殺自己,自己就殺了他,這本身就是理所當然的事情,但是隨即又反應過來,被殺的可不是尋常人,而是天道盟,天道教的弟子啊。

    從來只聽說天道教的弟子欺負人,還沒聽說天道教的弟子會被人欺負了,這簡直是要逆天了啊。

    “好,好,好!”白道子氣的要死,他雖然覺得這是葉希文故意在氣自己的,但是他還是感覺氣的要死,確確實實被葉希文給氣到了。

    因為他能夠感覺出來,葉希文話語中的不屑于無所謂,不是故意強裝出來的,而是確實就是那樣的感覺,這才更讓人生氣,對方并不是一個虛張聲勢之輩。

    “看起來你真的是在找死了!”白道子強行壓下怒火,說道,“我們天道教的弟子也是你能夠殺的么?”

    “殺了又如何?”葉希文冷冰冰的說道,“可惜了,在帝君候補榜上的你也算是一號人物吧,不過從今往后,怕是要從名單上消失了!”

    “也罷,上天有好生之德,我再給你們一次機會,如果你們現在退去,還來得及,如果再不走的話,那就休怪我不客氣了,統統斬殺干凈,一個不留!”(未完待續……)

    ps:求月票支持!R1292

    最快更新,無彈窗閱讀請。
双色球复式中奖表格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