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武神空間 > 第三千兩百八十二章 石盾破,鷹角隕

第三千兩百八十二章 石盾破,鷹角隕

readx();    “嘭!”

    “嘭!”

    “嘭!”

    雙方的大戰又重新激烈了起來,天上地下,到處都是雙方戰斗的痕跡,眾人只覺得開了天眼都快不夠用了,只能勉強捕捉到了雙方戰斗的一星半點的痕跡罷了。

    剛才被壓著打的鷹角帝君終于恢復了自己的風采,他是走出了自己的路的無上強者,此時才是他真正實力展現的時候。

    有石盾的守護,他根本就不用擔心被葉希文攻擊,可以全力出手,然而在他的面前,葉希文的實力同樣恐怖,鷹角帝君也很難傷的到他。

    葉希文身上穿著的時光法袍附帶有時間領域,鷹角帝君的攻勢落入了時光法袍之中,就會被放慢,根本無法傷的到葉希文,無論何等恐怖的攻勢,在被放慢了無數次之后,就已經很難稱得上有多么的恐怖了。

    況且葉希文本身的肉身修為更是恐怖,根本不用防護,隨便徒手就能夠抗衡鷹角帝君的大戟,只這樣,就讓鷹角帝君很難應付了。

    雙方的戰斗,讓天際之上,到處都是裂縫,有些裂縫甚至蔓延數千里,上萬里,而這根本不是兩人的極限。

    其他帝君哪怕是已經跨入了第九境的滅天尸皇和虛帝,都不由得露出了極為凝重的神情,這樣的戰斗力,他們連仰望的資格都沒有,還未跨入帝君,然而他們就已經無敵了。

    尤其是虛帝,更是不甘心,同樣是跨入了第九境的巔峰,然而他的巔峰和這兩人比起來,是如此的可笑,就像是嬰幼兒一般,如果葉希文要殺他,只怕還真是可能發生的事情。

    “葉希文沒用的,今天你休想得逞!”

    鷹角帝君大吼一聲,說道。手中大戟不斷劈斬下來,有石質盾牌的保護,他根本毫無顧忌,隨便出手。就是要將葉希文生生轟殺的節奏。

    他已經非常有自信,葉希文要想殺他已經不可能了,反而還有可能被他反殺,他就不信,葉希文的功力還能比他更深。

    此時葉希文也已經徹徹底底的明白了這一面石質盾牌運轉的原理。都是在盾牌上刻畫的一種符文,能夠將他的劍芒給轉化開來,所以葉希文的阿鼻劍才很難傷到鷹角帝君。

    明白過來的他臉上露出幾分冷笑,道:“你以為今天你能與我平局么?”

    “造化乾坤掌!”

    說時遲那時快,葉希文直接一掌拍出,海納百川一般,恐怖的手掌遮蔽了天幕,所有的法則都在這一掌之下瑟瑟發抖,似乎根本無法抗衡一般,一股恐怖的力量在蔓延。然后瞬間被收攝到了一起,化作了一個巨大的手印,狠狠拍了下來。

    鷹角帝君臉上露出了幾分凝重的神情,剛才戰斗的順利幾乎讓他忘了之前驚鴻一瞥的一掌,當初就是這一掌將他擊退,讓葉希文趁機逃走。

    而現在,功力大進的葉希文施展出來的造化乾坤掌,威力與之前相比根本不可同日而語,不知道大上了多少,這一點他是深有體會。

    但是此時躲避已經來不及。只能硬抗了。

    “嘭!”

    造化乾坤掌狠狠落到了這一面石盾之上,那原本能夠將葉希文的劍芒輕易化開的恐怖一擊,在面對這一擊的時候,直接無法化開生生承受了。上面居然出現了密密麻麻的裂紋。

    “什么!”

    鷹角帝君臉色頓時大變,雖然因為被石盾給擋住了所有的攻擊他沒有受到影響,但是并不意味著他感覺不到這一擊的恐怖。

    他當初得到那一面石盾可謂是廢了千辛萬苦,在得到之后他就再也沒有遇到過能夠徒手將他打破的存在了,在這一面石盾的保住之下,他一直都沒有被人傷到過。

    連他自己的攻擊。都無法擊破這一面石盾,然而這一面石盾在面對葉希文的這一擊的時候,居然密密麻麻都是裂縫,幾乎馬上就要崩潰開來。

    “果然如此,這一面石盾雖然有著神奇轉換的符文,然而終究不可能將所有的能量都轉化出去,只要攻擊力超越了極限,一樣要破!”

    葉希文大笑一聲,正如他最初所想的一般,一切萬事萬物都有極限,這一點,就算是他的時光法袍也不例外,君不見之前時光法袍就被混元帝君一槍戳了個對穿么?

    沒有不破的防御,只看攻擊力夠不夠。

    只是這一面石盾的防御力確實強橫的可怕,以葉希文這般幾乎凌駕于所有帝君之上的攻擊力都無法破開,正常情況下,只要不是遇到天尊的話,面對任何人都足以立于不敗之地,難怪他這么多年都能夠位于十大帝君,沒有人能夠將他趕下來呢。

    只可惜他遇到了擁有造化乾坤掌的葉希文,在一口氣燃燒掉了一條二級龍脈之后,葉希文的造化乾坤掌的威力太強了。

    “怎么可能,這是什么掌法!”

    許多帝君幾乎都要昏過去了,這一種掌法剛剛施展出來,哪怕相隔遙遠,他們都感覺到了周圍的天勢變了,變的壓制了,恐怖無比,鷹角帝君的底牌層出不窮,然而葉希文更恐怖,幾乎就是一力破萬法,什么樣的存在,都很難與他對抗。

    “簡直不可能!”

    滅天尸皇和虛帝相視對了一眼,都只覺得身后一陣陣的發冷,若是當時葉希文用了這一招,只怕他們難逃一死,更不要說能夠與他爭鋒了。

    被困在裂縫之中的丹帝臉上也滿是振奮的神色,從生死之間走了一遭,哪怕以他的心境來說,都難以掩飾心中的興奮。

    “鷹角帝君,今天你難逃一死,不管你有什么樣的底牌,都沒用,在絕對實力的面前,你的花招都顯得如此的可笑!”

    葉希文哈哈大笑著,手中的阿鼻劍出手了,閃電般出手,他的話音剛落,劍芒就已經遞送到了鷹角帝君的面前,還是那一面石盾,但是接下來,卻連葉希文的這一擊都根本抵擋不住。

    “嘭!”

    這一面石盾居然在眾目睽睽之下,轟然一聲,徹徹底底的化為了烏有,化作了漫天的石氣散開。

    葉希文只是張開嘴,將這些散開的石氣統統吸納進入體內,涌入了神秘空間之中,他要分析出這其中的諸多奧秘,這種能夠將各種攻擊都化為烏有的手段,他如何能夠不心動,若是能夠加入到時光法袍之中,他的防御力將會攀升到了一個驚人的地步,根本沒有人能夠抵抗,就如同之前的鷹角帝君一樣,可以隨意出手,不用考慮防御,他現如今的時光法袍在這方面,終究還是稍差一籌。

    雖然是有極限,然而對他來說,都不是問題,極限都可以突破,鷹角帝君做不到不代表擁有神秘空間的他也做不到。

    在將石氣吸納進入嘴中的同時,葉希文的劍芒去勢不減,直接轟到了鷹角帝君的面前。

    鷹角帝君大驚失色,連連后退,石盾破的速度太快了,他根本沒有防備,就被這如潮一般的攻勢狠狠洞穿了。

    “噗嗤!”

    劍光穿透鷹角帝君,鮮血噴灑而出,然而這并不是全部的攻擊,就在下一刻,葉希文的身形飛撲了上來,手中武帝印浮現了出來,猛然一下子摁了下來。

    “嘭!”鷹角帝君就被當場直接轟中了,然后眾人就只看到鷹角帝君那健碩的身形就當場直接爆炸了開來,根本不是對手。

    只是簡簡單單的一擊就將鷹角帝君重創,轟飛。

    在鷹角帝君炸飛出去的肉身之中,一道元神終于躥了起來他的元神本身已經容納于身體之中的每一寸之中,唯有這樣的攻擊,這樣的創傷,才會將他的元神逼出來。

    此時這一道元神同樣也是一副被重創過的模樣,他與肉身融為一體,肉身受創他自然不可能置身事外。

    “刷!”

    又是一道劍光從天而降劈落了下來,一道恐怖的劍芒淹沒了這一道元神,甚至眾人只來得及聽到一聲慘叫聲,元神就已經徹底被斬成烏有。

    天地間一切都安靜了下來,伴隨著這一聲慘叫,那一場慘烈的大戰終于也落下了帷幕,眾人心中冒出的慘烈里兩個字,實際上形容的還是鷹角帝君。

    雖然鷹角帝君實力無雙,爆發出來的實力更是讓人驚奇,可謂是底牌輩出,反而在葉希文的面前,卻被狠狠教訓了一頓,他強,葉希文更強。

    所有人都怔住了,久久無法平靜,似乎是還無法接受鷹角帝君只是這么簡單就被擊殺的事實一般。

    同樣的,他們也不敢輕舉妄動,剛才葉希文親手擊殺出手干預他的帝君時候狠辣的模樣,讓他們心中膽寒。

    他們超脫了生死,卻并非不畏懼生死,能夠好好活著,沒有人想死。

    將重組起來的鷹角帝君的肉身收了之后,葉希文發現在其中,居然還有一顆神格,是有天地司職的神格,災難神格,主宰天地間一切的災難,也是極為厲害的一條大道。

    葉希文當即就將這一個神格開始煉化起來。(未完待續。)

    PS:  更新全部送到,求訂閱,求月票!
双色球复式中奖表格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