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武神空間 > 第一千四百五十章 得手

第一千四百五十章 得手

    這個時候,剛才還威風凜凜的神孽這時候已經身受重傷,他的胸口被貫穿,被那一道鏡子的光波生生貫穿。,quan,com

    那光波上的能量對他有極大的克制作用,傷口在一步一步的擴大,根本無法阻止。

    “哈哈哈,畜牲,最后你還是栽在了我的手里吧!”那老大艱難的站了起來,直接捏了一道法訣,天空中無數道符箓開始瘋狂的飄零了起來,然后連接成符箓的鎖鏈,瞬間鎖到了那一頭神孽的身上,從他的琵琶骨那兒穿了過去,牢牢的將他給鎖定了起來。

    這竟然也是一件天階的法器,竟然將符箓煉制成了法器,這不可謂不是大手筆,這一頭神孽慘叫著,但是被這符箓給克制了,而且是克制的死死的。

    “哈哈,現在看你還怎么掙脫,等葉狂師弟將你吞噬了,修為就能再上一層樓,到時候在王庭爭霸上也能勇猛無敵,也不枉我兩個弟弟死在你這孽畜手里了!”老大神情有些哀傷的說道。

    葉狂!

    葉希文頓時心頭大震,中霸天葉狂!

    以狂字為名,人如其名,中霸天為人狂傲異常,整個葉家除了少數幾個人之外,其余人等,皆不放在眼里,他的眼中,似乎早已經鎖定了整片荒古大陸上的新生代的天驕們!

    那么這個人的身份也就呼之欲出了,鎮魔城一脈的人,這個時候在這魔界通道之中,對他有如此敵意,同時也擁有如此強大的實力,肯定不可能是那個什么雷霆獵魔團,只有一種可能,那就是鎮魔城一脈的高手,葉鎮魔這么多年來,坐鎮鎮魔城。也不知道培養了多少高手,葉狂是其中最為有名的一個,但是卻并不代表只有這么一個。

    其他還有各種高手,這些都組成了鎮魔城一脈,所以葉鎮魔才能在魔界通道之中權威滔天,一手遮天,否則光憑他一個人根本不可能做到這種地步。

    原來他是為了葉狂才來獵殺這這頭神孽的么?

    付出如此之大的代價,就是為了讓葉狂將神孽給吞噬掉嗎?

    葉希文也不由得為葉鎮魔一脈的大手筆給震驚了,神孽是什么,那幾乎就是神明的邪惡一面的化身。不死不滅,甚至連神明都隕落了,這些神孽都不會滅掉,甚至會吸收神明隕落時候的怨念而更加昌盛。

    對于尋常人來說,就是無法兌付的存在,為了兌付這一頭神孽,鎮魔城一脈確實付出了不菲的代價,不提那兩尊被當場打死的天人境六重天的高手,光就是那一面古鏡就是一個了不得的寶貝。

    當然。如果能夠將神孽成功抓回去,那么付出的一切都是值得的,何況葉狂如果真的吞噬掉神孽,從而擁有某些威能。實力大進的話,恐怕即便是在整片荒古大陸的年輕一輩之中,都難逢敵手了。

    關于葉狂的傳說,在將葉鎮魔得罪到死之后。他也曾經刻意收集過關于他的消息,據說很久以前就已經跨入了天人境五重天,也有人說已經跨入了天人境六重天。但是如果真讓他吞噬了神孽,最后肯定修為肯定飆升,本來就已經夠恐怖的了,到最后恐怕更是會無敵于天下。

    那到時候,葉希文即便能去王庭爭霸,也可能會被葉狂狙擊,這種事情絕對不能發生!

    那老大哈哈大笑著,笑著笑著,血淚就出來了,驀地一陣恐怖的破空聲,一道驚人的氣勁橫空襲來。

    “誰!”這個時候,他身體之中猛然竄了一下,直接離開了原來的位置。

    “轟隆!”

    他原來站的地方完全崩碎了開來。

    “不愧是天人境六重天的高手,即便是在這種情況下,居然也能躲開我的攻擊!”這時候一聲略微有一些戲謔的聲音傳了過來。

    “是你?”那老大一轉頭,就看到了他畢生難忘的景象,那個偷襲他的人,竟然是他之前一直處心積慮要殺掉的葉希文。

    “怎么,看到我很吃驚么?之前不是處心積慮的要除掉我么?”葉希文冷笑一聲說道,他雖然沒有看見,但是自從明了了他們的身份之后,幾乎是用腳趾頭也能想的出來。

    “真是踏破鐵鞋無覓處,原本還打算今天放過你一次,沒想到你自己送上門來了,真是自尋死路!”那老大冷笑著說道。

    “自尋死路,我看這人不是我,而是你吧,你這種狀態,你還能戰么?”葉希文冷笑著看著那老大說道,如果他是完好無損的狀態,葉希文或許只有借助羽化屠仙刀的力量才有機會干掉他,但是他現在和那神孽兩敗俱傷,實力驟降,對于葉希文的威脅也是驟降,讓葉希文有了和他一戰的底氣。

    “殺你這小畜生綽綽有余了!”那老大冷笑一聲,上前一步,氣血沸騰了起來,恐怖至極,虛空大片大片的崩碎,真元猶如海浪一般席卷了出去。

    “虛張聲勢!”葉希文不屑的說道。

    “刷!”他的身形猛然動了,手中出現一柄天階法器長刀,猛然一刀劈落了下來,無盡的火焰瞬間哨遍了天穹,剎那間就已經皮殺到了那老大的面門前。

    那老大幾乎是瞬間就感覺到了天階法器那逼人的利芒。

    他抬手就是那一面古鏡擋了下來。

    “當!”一聲劇烈的碰撞聲,他當場噔噔噔連連后退了好幾步,整天手臂都隱隱發麻,眼中驚駭無比,葉希文的力量居然大到了這種程度,即便他以古鏡護身,竟然都沒有辦法完全削去,如果是純粹比拼肉身和力氣,只怕他也不是這小子的對手。

    想到這里,他的眼神之中殺意更加的濃重了起來,這樣的人不能成長起來,不然必然是他們鎮魔城一脈的死敵。

    而這時候,葉希文也有些愕然,因為他這一柄奪自異族的天階法器長刀,竟然出現了裂縫,而那一面古鏡竟然毫無變化,端得是恐怖無比。

    但是他沒有絲毫的停留,再度一刀劈斬了下來,恐怖的刀芒直接席卷出了無邊的火焰,再度轟落了下去。

    “嘭!”

    “嘭!”

    “嘭!”

    葉希文一刀一刀的不斷的斬落,每一次斬落,那老大都會被當場轟飛出去,但是葉希文手中的天階法器長刀裂縫也是越來越大,但是葉希文竟然沒有絲毫的在意。

    對他來說,天階法器也好,還是地階法器也好,都沒有什么差別,都只是工具而已,只要能將他斬殺,區區工具又算的了什么。

    “給我破!”葉希文一聲巨大的咆哮聲,手中的長刀迎風而漲,狠狠斬落了下去。

    “嘭!”一聲巨大的嗡鳴聲,葉希文手中的天階法器長刀徹底碎裂了,這一柄陪伴葉希文征戰好幾年的天階低級的法器終于完全承受不住,崩碎了,那股恐怖的反震之力震的葉希文手臂都微微有一些發麻。

    “噗!”那一個老大更是直接噴出了漫天的血霧,夾雜著內臟的碎片噴吐了出來,而他自己整個人更是瞬間被轟飛了出去,臉色瞬間慘白了,這樣的力道對于全盛時期的他來說,或許不算什么,到那時對于現在正在重創狀態的他來說,絕對已經足以將他徹底轟死了。

    “哐當!”他手中的古鏡也瞬間飛落到了一旁直接轟碎了一座山峰之后落了下來。

    “今天,你就到此為止吧!”葉希文冷冷的說道,從天空中望了下來,“沒了這一面古鏡,看你還有什么本事掙扎!”

    “你。。。你不能。。。”那老大艱難的說道,“那是葉狂師弟的。。。鎮魔城一脈絕對會和你不死不休的!”

    “不死不休又如何,現在難道就不是不死不休了么?”葉希文冷笑一聲,說道。

    對他來說,鎮魔城一脈和他早就已經是不死不休了,至于對于鎮魔城一脈的人來說,卻并非如此,因為在他們看來,葉希文不過是一個隨時都可以捏死的跳梁小丑罷了,雖然有天賦,但是只要沒有成長起來,那還不是白搭,根本也談不上什么不死不休。

    所以才會有這樣的威脅,但是對于葉希文來說,這樣子的威脅,顯得是如此的可笑。

    “刷!”葉希文抬手直接一道可怖的七芒閃爍而出,狠狠沖向了那老大。

    “轟!”原本就已經是身受重傷的那老大如何能夠經受得住葉希文這連飯的打擊,被葉希文的氣勁直接釘死在地上,死不瞑目,瞪大了眼睛,至今依然無法想象最后居然會是死在了葉希文這個他眼中的螻蟻的手中,他辛辛苦苦抓住的神孽,現在居然會成了葉希文的戰利品。

    葉希文看都沒看那老大一眼,只是將他身上的財富都搜刮了,足足有上千億靈晶的財富,全部都落入了葉希文的手中,讓葉希文一下子前所未有的富裕了起來。

    不過對于神孽來說,這些收獲都根本算不上什么了,這才是葉希文此行收獲的最大的寶貝了。

    “吼!”神孽不斷的咆哮著,竟然吸收起了天空中那老大臨死前的怨念,隱隱又恢復了一些。(未完待續。。)

    ps:  求月票,求推薦,各種求!
双色球复式中奖表格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