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武神空間 > 第兩千二十一章 三殺

第兩千二十一章 三殺

    “動手,不能讓他先殺過來!”燕子大吼一聲,突然之間,一劍猛然刺殺了過來,這一劍,仿佛是凝聚了全身的凄厲一般,洞穿時間長河,刺破蒼穹,是真正強大的刺殺之術。

    她強大的不是正面搏殺,而是那種刺客的軌道。

    所以要先發制人。

    “雕蟲小技!”

    葉希文冷笑一聲,直接一只手伸出,直接迎著那一劍而去。

    “當!”那一劍的劍光直接刺在了葉希文的手掌之上,居然無法破開他的防御。

    “哼!”葉希文一使勁,整個刺殺過來的劍光,居然一寸一寸的碎裂了開來,一股可怖的力量順著那一道劍光,直接朝著燕子席卷而去。

    “不可能,我的刺殺之術,早已經到了出神入化,爐火純青的程度了,就算是一尊神話人物,一個不注意都可能死在我的手里,他怎么可能單手就接住,這肉身,簡直比一般神話人物都還要更強!”燕子的眼神之中難掩驚駭的神sè,但是不等她繼續想,這一股滔天可怕的力量,瞬間轟到了他的身上。

    “噗!”

    她一口鮮血噴出,整個身體如同炮彈一般朝后飛去。

    她整個人在虛空之中不斷的翻騰,強行壓住傷勢,幾個跟頭,如同蜻蜓點水一般,好不容易才卸去了那一股可怕的力量。

    燕子看向葉希文的眼神,簡直不是在看一個人,而是在看一個怪物,一個可怕的怪物。

    能徒手接下她的劍光的人,別說見了,聽都沒聽說過。

    她手上的劍光開始翻騰起來,又要朝著葉希文在再度出手,不過剛才刺殺失敗,也讓她意識到了,只怕刺殺不會對葉希文有效,只能正面搏殺。

    燕子身上的氣息瘋狂提升起來,比起剛才的炎瑞,也是只強不弱,這些能夠在天荒戰隊之中站穩腳跟的人,確實不同凡響。

    她席卷出來的劍光如同一團劍道長河,剎那間,如同天河一般倒灌出來朝著葉希文如同五雷轟頂一般落了下來。

    “不知死活!”葉希文渾不在意,一拳轟出,那漫天席卷下來的劍光,就徹底破了個干干凈凈,那一個可怕的拳力還順著虛空,轟向了燕子。

    燕子連連后退,手中長劍不斷劈斬出一道道的強大劍芒,劈斬在拳勁之上,想要將這一股拳勁給劈散。

    她的眼神之中,終于出現了幾分驚恐的神sè,她一劍就能斬殺一尊死玄境巔峰的存在,居然被他隨手就給轟散了,連續劈出這么多劍,居然都無法將葉希文的拳勁給劈散。

    他到底得要多么的強大!

    葉希文看著那燕子,正要更進一步追殺出去,而這時候陽震天已經忍不住出手了,葉希文的強大也給了他巨大的壓力,唇亡齒寒的道理,他不會不懂。

    若是以前,以他們的高傲,根本不屑于同時對一個人出手,一來是沒必要,二來就太跌份了,但是現在不一樣,若不棄一出手,讓燕子被殺,那他也就離死不遠了。

    他直接一拳轟殺了下來,也是一尊拳道的武道宗師,驚天的拳勁轟殺下來,整片天際都坍塌了,瞬間爆發出了最強的戰斗力,面對現如今的葉希文,沒有人敢于保留實力。

    “還不死心!”葉希文一瞪眼,一步跨出,同樣以拳對拳,大破滅星塵拳席卷成一個宇宙,壓落了下去,那可怕的拳勁,粉碎一切。

    “轟隆!”

    大破滅星塵拳的拳勁,直接破開了陽震天的拳勁,一路朝著他的方向席卷了過去。

    他這個時候,終于能夠親身感受到之前燕子和炎瑞所面臨的可怕壓力了,他的臉sè頓時驟變,他終于明白葉希文之前所說的,如果他們是變態的話,那么他就是變態之中的變態,是什么意思了。

    他的一拳根本就無法影響到融合了拳道化身的葉希文。

    在這一刻,葉希文矗立在天空之中,宛如一尊拳道的宗師,拳道的圣人,他的一舉一動都是拳道的無上真法,都暗暗應和了拳道的至理,可怖之極。

    “給我破,給我破!”陽震天不斷的轟出一拳一拳的拳勁,要阻擋葉希文的大破滅星塵拳。

    “葉希文,給我死!”而在這個時候,原本在一旁養傷的步浩淼終于忍不住出手了,在這千載難逢的時刻,直接出手了。

    他就是看準了葉希文老力已盡新力未生之際,可謂是身經百戰,眼光老辣。

    他的刀光如同一道長河,劈斬開天際而來,狠狠的斬落到了葉希文的身上。

    “嘭!”一聲巨大無比的轟鳴聲,他的刀光直接站在了葉希文的身上,卻被他的后土袍給生生擋住了。

    “還不明白?在真正實力的面前,什么都是浮云!”他一聲大喝,一把直接抓出,直接抓向了步浩淼。

    步浩淼的實力雖然也強,但是明顯,和這兩個天荒戰隊的人相比,還是有著巨大的差距,而和現在融合了武道化身的葉希文相比更差了不知道天差地別之遠,而且傷勢還未盡數恢復。

    一下子就被葉希文抓了個正著,那漫天的道光也被直接抓爆,然后抓到了他的身體之中。

    “嘭!”步浩淼就被當場直接抓爆了,可怖之極。

    又是一尊死玄境巔峰的高手隕落,那遠處圍觀的眾人已經徹底麻木了,或者說,就快要嚇死了。

    要知道,他們之中,很多人也不過是剛剛步入死玄境巔峰,還不如這步浩淼呢,結果在這葉希文的面前,簡直如同螻蟻一般,一巴掌直接拍死一個。

    這么兇殘的死玄境后期,他們根本聞所未聞,見所未見,哪怕是翻遍了以前的典籍,也沒有見過這么兇殘的死玄境后期啊,簡直就是一個變態啊。

    “天哪,沒想到這葉希文這么兇殘,難怪能夠將天荒殿和神盟給鬧的天翻地覆!”

    “連天荒戰隊都在他手上吃了大虧,栽了,這樣的人,簡直就是變態!”

    “還好我剛才沒有動手,否則這個時候,死的就有我一個了!”

    “好強,就算是融合了武道化身,我也從來沒有見過,有人能夠強橫到這個地步的,他一定有什么秘密和奇遇是我們不知道的!”

    而沒有了步浩淼的牽制之后,葉希文的攻勢更加順暢了起來,幾乎是一個人就將兩人給壓制住了。

    一個人就將兩個人打的毫無還手之力,不斷的節節敗退。

    “該死,這個人怎么會這么強,我還以為全天下的變態都集中在了我們天荒戰隊,怎么會突然冒出來這么一個可怕的變態,和他一比,我們叫變態,那不是可笑的笑話了么?”陽震天不斷的咬牙怒吼說道。

    兩個人聯手居然都被他打的節節敗退,堅持是恥辱,恥辱!

    葉希文一躍而起,整個人如同一條長龍,飛空而起,直接一個法相天地,身體變的無比的巨大,然后一只腳直接踐踏了下去。

    整片空間被他瘋狂踐踏,無邊的力量在其中席卷,法相天地的力量在虛空之中翻騰。

    “嘭!”

    “嘭!”

    兩人如同兩顆炮彈一般倒飛了出去,徹底被這一股瘋狂踐踏的力量給震傷了。

    “快走,我們不是他的對手,回去之后,請神話老祖出動殺死他!”陽震天不由得咆哮著說道,這個時候他如何還認不清楚形勢,這葉希文簡直強的變態。

    他直接掏出一卷圖卷,然后一口jīng血噴了出來,這一副圖卷直接展開,然后被撕裂了開來。

    一道空間傳送門直接隔空形成。

    然后兩人見這一道傳送門形成,連忙朝著這一道傳送門逃去。

    “葉兄小心,不要讓他們跑掉了!”一旁的白健生見狀連忙高聲提醒說道,就怕葉希文將人給放走了。

    “放心,他們今天一個都休想跑掉!”他一步跨出,居然后發先至,先出現在了傳送門的面前,一腳將這個傳送門給當場踢爆了,完全無法支撐住。

    “啊,我跟你拼了!”陽震天已經徹底瘋狂了,好不容易有逃生的希望,居然就這樣被葉希文給破壞了個一干二凈。

    他的拳勁如同滔天颶風,朝葉希文籠罩了過來。

    “哼!”葉希文冷哼了一聲,將這些颶風破了個干干凈凈,然后反身就是一拳。

    “嘭!”陽震天被當場轟中,身體當場炸裂了開來,本身就是重創之軀,終于無法支撐得住。

    那漫天的jīng血也都被葉希文一揮手,全部都給抓走了。

    而在另外一邊,那燕子已經逃出去很遠了,她一開始就沒想送死,趁著葉希文被陽震天給纏住,竟然朝相反的方向而去。

    “想走?”葉希文冷笑一聲,一個箭步追了上去,身形微微晃動,一下子消失,再度出現的時候,居然已經追上了那燕子。

    這一份身法和速度,簡直快的驚世駭俗了。

    追上了燕子之后,葉希文不慌不忙,直接一個一只大手劃出,將那燕子凌空抓住。

    “嘭!”

    燕子一聲慘叫,就被葉希文當空生生抓爆,最終還是沒能逃出去。(未完待續。)
双色球复式中奖表格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