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武神空間 > 第一千八百二十八章 神盟尾隨而至

第一千八百二十八章 神盟尾隨而至

    對于他來說,這一輩子,唯一的執念,就是他的刀道,也正是他的刀道的執念,才能夠推動他一路走到了現在這個地步。.quanben.com

    這葉希文這話的意思,就是要徹底斬破他的道心,讓他對于自己的刀道產生懷疑,這比被重創的結果還要更加的糟糕。

    一旦他被葉希文殺的以后都不敢用刀了,對于自己所堅持的刀道產生了懷疑,那么他就毀了,他的人生就徹底毀掉了。

    想到這里,他就感覺到,不能讓他繼續下去了,否則的話,他真的可能會被毀掉道心了。

    “好狠毒的心啊!”他分明能夠感覺到那股可怕的刀氣直接威壓下來,他已經不懷疑葉希文有這樣的實力。

    “刷!”

    他直接出手了,一道驚人的刀芒斬了出去,他用盡了全力,刀芒驚人,在虛空之中化成了一頭厲鬼,仰天長嘯,然后狠狠化作了一張血盆大口,朝著葉希文直接碾壓了過來。

    而在這個時候,葉希文直接出手了。

    快!

    快!

    快!

    他的刀芒快到了極致,又或者說,是他的出手速度快到了極致,幾乎是剎那間,從準備到出刀,一氣呵成,在這個時候這一道劍芒直接斬到了這一頭厲鬼的身上。

    “嘭!”

    一聲猶如是金鐵交鳴一般的聲音,這一頭厲鬼,已經化出了實體,而且比金石還要更加的堅硬,卻不想,被葉希文一刀直接劈斬成了兩半。

    這并不是簡單的刀氣,而是無數的怨魂和刀氣凝聚起來的,也算是生物,被葉希文這么直接一刀劈成了兩半,當場直接慘叫了起來。不斷掙扎著,但是卻沒有辦法,葉希文一刀斬落下來,生生將他的元神給斬的粉碎。

    軀體在半空中掙扎了半天然后落到了地上,死的不能再死了。

    幽鬼刀怪當空身體一震,不敢置信,他喂養了上千年的厲鬼,也不知道喂養了多少的怨魂才有了現如今的規模,現在卻被葉希文給一刀徹底斬殺了。

    “這是什么,這葉希文怎么會這么強橫!”這個時候。和玉公主目瞪口呆的看著眼前的場景,這幽鬼刀怪似乎在葉希文的手上還吃了虧,對她來說,這簡直就是奇跡。

    幽鬼刀怪對她來說,是她現如今唯一能夠招攬到的存在,也是她所能接觸到的最強者,簡直猶如是神明一般。

    如果不是他的手段高超,再加上還有皇家這個招牌,他甚至都無法和幽鬼刀怪直接對話。這等實力,對于幽鬼刀怪來說,無疑是猶如螻蟻一般,根本就不可能被他看在眼里。

    而就是這樣的人物。在他的眼皮子底下,幾乎被葉希文殺的潰不成軍,雖然葉希文只出了一刀,但是她已經能夠看出很多的東西了。她只是實力不高,卻并不是沒有見過世面的鄉巴佬。

    這個時候,不僅僅是和玉公主。便是天晴公主也是一般無二。

    “我們所有人都被他給騙了,誰說他只有生玄境初期的實力,分明就生玄境中期,絕對是生玄境中期!”

    她這個時候,如何還能看不出來,心中無比的震驚,這葉希文果然不簡單,比她所預料的還要更加的難以看穿。

    而就在這個時候,幽鬼刀怪也反應了過來。

    “這不可能的,這絕對不可能是生玄境初期能擁有的力量!”

    他分明感覺到了不遜色于自己的強大力量,不,甚至只論刀道的感悟的話,甚至還要在自己之上。

    他感覺到了,自己身體之內的道心在崩潰,一寸一寸的崩潰,這種感覺讓他發狂。

    他雖然知道,自己的刀道修為絕對不是最高的,但是對于只修煉了數百年的毛頭小子是從來不會放在眼里的。

    那么就只有一種可能,就是他必勝的信心已經徹底斷了,徹底受到了影響。

    “生玄境初期?誰跟你們說,我是生玄境初期了!”葉希文淡淡的說道。

    他手中的長刀再度出手了,在濃密的金光之下,一道刀芒破空而出。

    電光火石之間,日月穿梭,剎那間就已經撲殺到了幽鬼刀怪的面前。

    誰都沒有想到的,葉希文居然就是隨手一刀轟出,這一刀如同羚羊掛角一般,無跡可尋,一直到了他的面前,他這才終于反應了過來了。

    這個時候,想要祭起鬼氣護身,但是已經來不及了。

    “嘭!”的一聲,巨大的金鐵交鳴一般的聲音,他身上的鬼氣護罩,在眾人的眼中,一寸一寸的碎裂了。

    然后這一道刀氣去勢不減,狠狠的落在了他的身體之中。

    眾人就只看到,這一道橫斬了過來,然后幽鬼刀怪當場被轟的凌空飛起,鮮血狂噴。

    一尊生玄境中期的高手敗了,而且還是慘白。

    這個時候,這幽鬼刀怪,還想要在半空之中不斷的掙扎,想要擺脫這種局面,他被葉希文的突然襲擊給震撼了,這隨意出手,就能夠驚天動地。

    “還不服氣?”葉希文冰冷的聲音傳來,“我說過,就要打的你沒脾氣!”

    “嘭!”

    又是一道刀芒橫斬到了幽鬼刀怪的身上,沒有將他當場斬殺成兩半,但是卻讓他狠狠撞到了地上,在地面上開裂出了巨大的裂縫。

    所有人都怔怔的看著葉希文,不敢置信,整個過程都被葉希文給控制的很好,戰斗雖然激烈,但是竟然沒有給皇宮造成什么太大的傷害。

    這是何等驚人的戰斗力,更重要的是,這也讓他們真正明白了,這葉希文的戰斗力,只怕還是遠遠超過了幽鬼刀怪的,否則的話怎么能夠控制的如此的巧妙。

    這個時候,眾人心中都有些難以置信,這到底是一個什么樣的怪物啊,居然比幽鬼刀怪還要可怕的多了。

    雖然幽鬼刀怪比不上那些個各大教派的同輩的天才,但是作為已經跨入了生玄境數千年的可怕存在,哪怕沒什么進境,但是在生玄境中期的高手之中,已經可以算是頂尖了。

    更何況他只差一點點就能夠跨入生玄境后期,到那個時候,身份地位又會重新上一個臺階,和之前根本已經是不可同日而語了。

    然而更讓眾人有種后背發涼的感覺就是,這葉希文說要廢了他的道心,果然就真的出手了,在看幽鬼刀怪這個時候雖然還活著,但是明顯雙眼已經失去了光芒,也不知道遭受了多大的打擊。

    就猶如是自己一直以來所堅信的道理,居然被人告訴,那是錯的,而且還是篤信了數千年,更是形成了推動他前進的動力,執念。

    現在被葉希文給破了個干干凈凈,完全可以想象,在這種情況下,幽鬼刀怪,只怕不可能再給葉希文造成什么太大的威脅了。

    心狠手辣,出手無情,便是眾人對他的根本印象,這個人看起來挺溫和的,卻不想,居然如此的心狠手辣,都讓眾人有了一種要大跌眼鏡的感覺。

    “不過如此而已,若是你為人不那么霸道,也就不會如此了!”葉希文瞥了一眼幽鬼刀怪,“以后你還是改用其他的兵器吧,在刀道一途上,你已經徹底廢掉了!”

    葉希文的聲音清冷,但是卻有一種不容置疑的味道,這個時候,金寒和幽鬼刀怪這一對師徒卻只能怔怔的看著葉希文,而不敢有絲毫的反抗。

    他們絲毫都不懷疑,敢隨便廢掉人的道心的葉希文,若是他們敢于再度激怒葉希文的話,會被他連根拔起,徹底斬殺。

    無法無天,說的就是他們這種人,至于什么規章制度,人情什么的,對于他們來說,根本就沒有任何的意義。

    和玉公主嬌軀微顫,這個時候,更是無比的恐懼,生怕葉希文一個不樂意就將她也給斬殺了,葉希文會不會這么做,她不敢說。

    驀地,就在這個時候,只聽一聲巨大無比的咆哮聲。

    “葉希文,你果然躲在這里!”驀地,天空之中,一道巨大無比的轟鳴聲,然后一道流光猶如一顆炮彈一般直接橫掃了半邊的天際,然后狠狠的落在了眾人的面前。

    這個時候,葉希文定睛一看,這個人竟然是神盟之中那個為首的面白無須的老者。

    這三個月之中,這面白無須的老者幾乎是要將整個王都都給犯了一個個,對他無比的痛恨,他又怎么可能一點都不了解呢。

    通過天晴公主的渠道,還有秦烈傳過來的消息,他很快就對這一次神盟之中的高手全部都非常的了解。

    這個面白無須的老者名字叫天庵老人,在神盟之中,也是赫赫有名的一個長老,脾氣火爆,更是對于所有敢于和神盟作對的人從來不手軟,滅門屠戶這樣的事情也不是干了一次兩次了。

    這天庵老人的身上散發著可怕的氣息,殺氣四溢,猶如是從戰場之中爬出來的修羅一般,也不知道是屠戮了多少人,才能形成這么可怕的煞氣。

    葉希文自問這一輩子殺的人加起來,都無法形成這么可怕的煞氣。

    “前輩,是他,就是他!”這個時候,和玉公主突然歇斯底里的吼了出來。(未完待續。。)
双色球复式中奖表格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