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天唐錦繡 > 第二百零四章 監工

第二百零四章 監工

readx();    若是旁的什么無關緊要的官職,李二陛下當場就應下了。
  
      畢竟這個活字印刷術所能產生的影響,實在是太重要,正如房俊所言,有功不賞,不是李二陛下的作風。
  
      但滄海道大總管這一官職事關日后東征之時的糧草輜重運輸,很是重要。
  
      最重要的是,一旦東征開始,這個官職必然加上“行軍”兩字,變成滄海道行軍大總管,手握一方軍權,成為節制水軍的統帥。雖然李二陛下并未對水軍在東征之中有何厚望,可那畢竟是一鎮節帥,豈可輕易交給房俊這個楞頭楞腦的小子?
  
      但是縱觀房俊近日所作所為,確實有一種不落俗套、不羈常理的才華,若是真把這官職交于他,誰知道會不會給他一個意外的驚喜?
  
      沉思半晌,李二陛下才緩緩說道:“不必急于一時,且先沉下心,做出一番成就再說。”
  
      房俊松口氣,只要沒有當面拒絕就好。
  
      反正東征必然是在消滅高昌國之后才能提上日程,而且必須事先做一些部屬,時間來得及。
  
      泡了一會兒溫泉,李二陛下神清氣爽,擺駕回驪山上的別苑。
  
      臨走之時,還不忘囑咐房俊:“明兒清早,便帶著工部的工匠來修池子。”
  
      房俊只得不情不愿的答應了,這邊一堆事兒呢,誰耐煩去給你修澡池子……
  
      驪山“崇峻不如太華,綿亙不如終南,幽異不如太白,奇險不如龍門”,然而三皇傳為舊居,媧圣既其出冶,周、秦、漢、唐以來,這里一直作為皇家園林地,多游幸離宮別館,繡嶺溫湯皆成佳境。
  
      上古時期,女媧在這里“煉石補天”;西周末年,周幽王在此上演了“烽火戲諸侯”的歷史典故;秦始皇將他的陵寢建在驪山腳下,留下了聞名世界的秦兵馬俑軍陣;一百年后,唐玄宗與楊貴妃也將在此演繹一場凄美的愛情故事……
  
      驪山風景秀麗,相傳周幽王在此建驪宮,秦始皇時改為“驪山湯”,漢武帝時擴建為離宮,唐太宗營建宮殿取名“湯泉宮”,這便是“華清池”的前身。
  
      當然,此刻非但沒有“溫泉水滑洗凝脂”的華清池,亦沒有瑰麗堂皇的“湯泉宮”,那得到十多年后李二陛下才會修建……
  
      春風微拂,萬物復蘇。dudu1();
  
      院子里的楊柳芽吐鵝黃,花圃里的牡丹亦抽出新葉,便是遠處的山峰也披上了一層青綠。
  
      春困秋乏,按說在這樣的氣候,這樣的時辰,最美莫過于喝一壺小酒,擁枕高臥……
  
      只可惜給皇帝當差,誰也不敢大意,房俊歪倒在涼亭里的石墩上,無聊的看著工部的工匠小心翼翼的將整塊玻璃鑲嵌到屋頂的木格子里,恨不得用根草棍兒把眼皮支起來……
  
      人家帝王別苑的裝飾、用料,自然非是房俊那個土里土氣的房子可比。
  
      為了鑲嵌玻璃屋頂,李二陛下下令將原本的屋頂全都掀了……
  
      整個湯池子共分五間,雖然沒有什么高大恢弘的雄偉,但典雅精致、內斂奢華,房子主體用楠木制成,內里鋪設花梨木地板,所有器具皆出自邢窯的白瓷。
  
      如果讓房俊評價,那么就是一句話:高端大氣上檔次!
  
      或許,回去之后在家里鼓搗一個汗蒸房?房俊懨懨的想著,打個哈欠,眼皮不受控制就耷拉下來,黏在一起……
  
      鼻孔有些發癢,房俊聳了聳鼻子,沒有在意。過了一會兒,又癢起來,忍不住打了個噴嚏,揉了揉鼻子,便聽到耳邊想起一串銀鈴般的笑聲。
  
      房俊一伸手,便抓住一個軟乎乎的小家伙,惹來一聲驚叫。
  
      房俊睜開眼,果然是晉陽公主在作弄自己。
  
      拉著她肉呼呼的小手,拽到自己懷里,讓她坐在自己肚子上,佯怒道:“擾人清夢,是不可赦之罪,難道你的父皇沒有教過你么?”
  
      晉陽公主顛了幾下,發覺房俊的肚子坐上去軟軟的很舒服,便不起身了,盤起兩條小短腿把房俊當凳子,下巴支著下頜,烏溜溜的大眼睛瞪著房俊,奶聲奶氣說道:“姐夫騙人!父皇又不是昏君,怎么會有這種奇怪的罪名?還有啊,兕子不是擾你的清夢,兕子是在督促你干活兒,你太懶了!”
  
      這小丫頭,簡直有周扒皮潛質啊……
  
      嗯,不愧是你爹的閨女!dudu2();
  
      房俊瞄了一眼干得熱火朝天的工匠,吹噓道:“所謂上位者用人,中位者用腦,下位者用力,現在我這個用腦的中位者,被你父皇那個用人的上位者指使著監工那些用力的下位者,這叫做各司其職,怎么能叫懶呢?”
  
      “誒?”
  
      小公主雖然聰慧,但畢竟幼小,被房俊繞的有點暈暈的:“是這樣么?”
  
      “兕子妹妹,他在騙人!”
  
      李治這個小正太氣喘吁吁的跑過來,義正言辭的揭露房俊的詭辭。
  
      晉陽公主有點懵:“可是姐夫說的不錯啊,父皇讓姐夫修池子,難道還要姐夫親自動手?自然是安排工匠們干活啊,反正只好把活兒干好了,那姐夫想睡覺就睡覺,誰也管不著!”
  
      房俊樂不可支,雙手支著小丫頭的咯吱窩,將她輕飄飄的身子架起來,湊過去親了一口臉頰,夸贊道:“還是兕子聰明,比你這個傻乎乎的九哥強多了!”
  
      出乎意料的,兕子居然被房俊的親昵搞得有些忸怩。
  
      掙扎了幾下,羞羞的說道:“宮里的嬤嬤說,兕子是女孩子,不能讓男孩子親……”
  
      房俊楞了一下,哈哈大笑道:“話是不錯,但姐夫不是別的男孩子啊,是姐夫嘛!”
  
      旁邊的李治對于房俊說他是“傻乎乎的九哥”有些不忿,可他是真的打怵這個姐夫,也不敢爭執,眼珠兒轉了轉,聽到身后有腳步聲響,頓時計上心頭,大聲說道:“姐夫,父皇叫你修池子,可你在這里睡大覺,就是你不對!”
  
      房俊嘴角一挑,有些好笑,這小子果然一肚子鬼主意,腹黑的屬性難道是李二陛下的遺傳么?
  
      便說道:“殿下此言差矣,功過賞罰,那是治國之道。可你姐夫我立下大功,你父皇非但不賞,反而打發我過來干活兒,你認為是誰對誰錯?”
  
      李治有些愣神:“這個……”
  
      晉陽公主已經坐在房俊肚子上攥起小拳頭,徹底站在房俊一邊:“是父皇不對,賞罰不分,父皇是個昏君!”dudu3();
  
      “咳咳咳……”
  
      房俊差點被這丫頭嚇死,口水把自己給嗆到了。
  
      李治也傻眼了。
  
      這時,一個高大的身影自李治身后的月亮門后走出,一張方臉黑似鍋底。
  
      晉陽公主也傻了,差點把拳頭塞進自己的小嘴兒里去,呆呆的叫了一聲:“父皇……”
  
      李二陛下面沉似水,太陽穴騰騰直跳,對于自己的小閨女投誠到房俊一方說自己的壞話,非常的不爽!
  
      “房俊,是不是很閑?”
  
      感覺到李二陛下壓抑的怒氣,房俊咽了口吐沫:“那個……微臣這就進去監視工匠干活,真是的,這幫家伙離了人眼就偷懶……”
  
      爬起來將晉陽公主放到石凳上,一溜煙兒跑進去干活兒。
  
      剩下李治洋洋得意,晉陽公主則愁眉苦臉皺著小臉兒,小心翼翼的喊了一聲:“父皇……兕子錯了。”
  
      對于自己這個小閨女跟房俊親近,李二陛下也很是無奈。雖然并不反對房俊哄著兕子玩兒,可那廝總是唆使兕子說自己的壞話,這就讓人惱火了!
  
      當然啦,一切的錯都是房俊那個混蛋的,跟自家純潔可愛小公主沒有一毛錢關系……
  
      把房俊攆走,李二陛下立即多云轉晴,拉起兕子的小手,笑道:“你那黑姐夫做菜很有一手,晚膳就讓他來做如何?”
  
      兕子立時瞪圓了眼睛:“真噠?”
  
      李二陛下正色道:“千真萬確!”
  
      兕子頓時掙脫李二陛下的手,蹦蹦跳跳的跑去找房俊:“我去跟姐夫說我想吃什么!”
  
      李二陛下無語的看著跑遠的晉陽公主,有些嫉妒了……公告:APP安卓,蘋果專用版,告別一切廣告,請關注微信公眾號進入下載安裝:appxsyd(按住三秒復制)
双色球复式中奖表格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