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天唐錦繡 > 第二百二十二章 科研

第二百二十二章 科研

readx();    “犯闕”那一夜,房俊所受之傷著實不輕。.『.索性都是皮肉之傷,臟腑雖有損傷,并不嚴重,宮內太醫日日前來診脈察種名貴藥材天天賞賜,加之房俊年紀好,體質絕佳,恢復起來很快。
  
      自打太子李承乾來了一次,被房俊的心靈雞湯灌得暈暈乎乎之后,房俊便躲到莊子里,大門不出二門不邁。
  
      可他也不是個閑得住的性子,悶極無聊,便開始擺弄各種“明”,為大唐帝國的科研事業添磚加瓦光熱……
  
      這一日春光明媚,房俊正在后院,帶著一群“學徒”燒鍋煉油。
  
      沒錯,他打算跟“豬油”耗上了……
  
      上學的時候是做過這個“豬油”的實驗的,只不過年代太過久遠,當時只是當個樂趣,之后再也未曾接觸過,所以忘得差不多一干二凈,但房俊總是覺得這豬油除了做肥皂之外,還有不少用途。
  
      所以今日重拾“煉油大業”,打算試試“觸景生情”會不會勾起一些記憶。
  
      當然,以房二少今時今日的地位官爵,能動嘴指使家仆的時候,那是絕對不會親自動手的……
  
      支好鍋,架上火,開始煉制豬油。
  
      再拿來生石灰,溶水制成石灰漿,再把小蘇打倒入其中,這玩意自打被房俊第一次弄出來,隨著肥皂產量的增加,存貨很是不少。
  
      亂七八糟的東西加入鍋中,鍋中的豬油已經開始了反應,最上層的油黃色皂質開始逐漸凝固。
  
      ?沒有經過任何處理的豬油皂,會帶有一股子油腥味,就算做完肥皂,也沒人愿意用它弄得一身豬油味。
  
      所以最近肥皂的銷量雖然不錯,因為確實好用,但是詬病也不少,畢竟都是富貴人家才得起這東西,這些人間愛都是講究品質的,大多嫌棄這玩意兒有味兒。
  
      ???家仆把還未完全凝固的皂質挑純凈的,最大面的一部分撇出來,加入事先準備好的胭脂粉攪勻靜置。
  
      這也算是一次改進,不過不是房俊研究出來的,而是作坊的工匠自己想出來的。其實道理很簡單,既然有豬油味,那就加進去點別的東西,將這股味道掩蓋住不就行了?
  
      很簡單的一個想法,很簡單的一道工序,房俊卻賞了那個提出這個想法的工匠十貫錢,將他的月俸提升一倍。
  
      這是千金買馬骨,就是給別的工匠只要你能創造出價值,本少爺不吝獎賞!dudu1();
  
      這一招相當有效,最近房家所有的工坊里,工匠們都像是打了雞血似的,也不好好干活兒了,無論做肥皂還是干什么,都想著是不是能改進工藝亦或者創新產品。
  
      結果自然是成本大大增加,產量卻有所下滑。
  
      不過房俊非但不惱火,甚至樂見其成。
  
      這個時代不缺少手藝精湛的工匠,但是缺少變通的頭腦改變的意識。
  
      故步自封,是國人最大的毛病。
  
      房俊相信,只要激起這些工匠的創新意識,他們必將還給他大大的驚喜。
  
      因此,他還給工匠們留了一個后門……
  
      加入胭脂的肥皂會變得有香氣,這已經算是初級劣質的香皂,如果將豬油或者植物油等原材料進一步提純,再加入花瓣提煉的香精,那就是正宗的香皂。
  
      不過,這一步還是讓工匠們去現,算是一道作業題……
  
      ?做完肥皂,鍋中還剩下一些渾濁的皂質和底層的堿性廢液。
  
      按照以往的工序,制作肥皂到此為止,這些東西都是要倒掉的。
  
      但是房俊知道,這些“廢物”其實才是真正有價值的東西,只不過他忘記了這里邊都有些什么成分,怎么才能做出別的東西……
  
      房俊制止了家仆將鍋里的廢物倒掉,摸著下巴,瞅著鍋里的東西極力的會議當初在實驗室的情形……
  
      門口傳來一陣腳步聲,還有女子說話的聲音。
  
      工匠家仆們愕然望去。
  
      這個院子,幾乎是莊子里的“禁地”,非是工匠和極少數家仆之外,等閑不得靠近,因為這里有太多“秘方”,若是泄露出去,房家賴以斂財的產品就爛大街了……dudu2();
  
      等到現在門口的人,工匠和家仆們這才釋然。
  
      武媚娘是二郎的侍妾,在二郎這里,對于武媚娘完全沒有秘密可言,沒見到碼頭那么大的生意都交給這個武娘子,完全撒手不管?而且武媚娘在莊子里的威望真不是蓋的,對于她的手腕,沒有人不服氣。
  
      至于另一位……高陽公主殿下,那就更沒問題了。
  
      這可是未來的主母!
  
      有必要對她保密?
  
      況且最近這些時日,高陽公主三天兩頭的跑到莊上來,大家早就見慣不怪,連忙上前見禮,口稱:“見過公主殿下!”
  
      高陽公主微微頜,和顏悅色,目光轉到房俊那邊,卻是微微一凝。
  
      房俊正閉目深思,眼。
  
      高陽公主暗自咬著銀牙,微微氣憤。
  
      本宮紆尊降貴,前來探望與你,居然敢跟我擺架子?
  
      莫非以為救過本宮一次,本宮就什么都得忍著你?
  
      傲嬌脾氣作,鼓了鼓小臉兒,不悅道:“房俊,見到本宮,如何不施禮?”
  
      房俊連頭都沒回,腦子里那些久遠的記憶已經漸漸有了一點輪廓,正是最最緊要的時候,只差一點點,就想起來了,如何肯打斷思路?
  
      記憶這東西最是難以捉摸,若是此次打斷,那極可能前功盡棄,下一次想起來還指不定什么時候呢,便是再也想不起,那也不是不可能。
  
      對于他來說,什么東西最珍貴?
  
      自然是那些來自于二十一世紀的記憶!dudu3();
  
      眼見房俊居然還是不理自己,高陽公主火大了,咬了咬嘴唇,就待去教訓教訓這個混蛋!
  
      武媚娘趕緊拉住高陽公主,悄悄湊到她耳邊,低語道:“殿下且慢,二郎……好像在想什么重要的事情?”
  
      她甚至房俊的“天賦異稟”,對于許多新奇的事物都有不可思議的見解,無論肥皂還是玻璃,簡直就是點石成金化腐朽為神奇!所以每當房俊思考的時候,武媚娘總是靜靜的站在一邊,不敢打擾。
  
      高陽公主卻是不忿,憑什么呀?
  
      你想東西,就可以將本宮視為無物?美得你!
  
      正待說話,卻見房俊“嗷”的一嗓子,嚇得她花容變色,以為房俊惱了……
  
      卻聽房俊語氣極快的說道:“鹵水,莊子里可有鹵水?”
  
      工匠們面面相覷,他們哪里知道這個?
  
      武媚娘聞言,想了一想,說道:“莊子上有個豆腐坊,應該可以有。”
  
      一個家仆當即說了一句:“我去拿!”飛也似的跑去豆腐坊。
  
      房俊罵道:“毛毛躁躁的,老子話還沒說完呢!”
  
      那家仆卻已經去得遠了,便有一個工匠湊上來,陪笑道:“二郎尚需何物,小的去找來便是。”
  
      大家實在是太佩服房俊化腐朽為神奇的能力了,總是用一些平素常見的很不起眼的東西,燒一燒,就燒出一樣神奇的東西……
  
      房俊完全處在極度興奮的狀態,根本沒功夫理會身后的高陽公主!
  
      高陽公主臭著一張臉俏臉,嘴里碎碎罵著,卻也只是乖乖的站著,不敢打擾房俊。
  
      人就是這樣,如果你不在乎,那么隨他怎么都沒問題;可要是在乎了,就會擔心他的喜怒哀樂,就會變得低了一頭……
  
      房俊先讓家仆做了一個簡易的過濾裝置,這玩意很簡單,把大小不一的碎石細砂,木炭,放入水中洗凈,?待洗好之后,房俊便指揮家仆拿出一個帶細竹管的壇子,在壇底鋪上棉布,放上一層塊兒大的木炭,又鋪一層布再鋪小塊炭,之后是細沙小塊卵石大塊卵石,整整碼了五六層,鋪滿了大半個壇子,這個粗糙的過濾器就算完成了。液體倒入壇中,再從壇底的竹管流出,就能起到過濾的效果。
  
      過濾效果最好的當然是活性炭,但是房俊這個兩把刀怎么作得出來?公告:APP安卓,蘋果專用版,告別一切廣告,請關注微信公眾號進入下載安裝:appxsyd(按住三秒復制)
双色球复式中奖表格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