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天唐錦繡 > 第二百六十四章 挖坑

第二百六十四章 挖坑

    一尺陽光云霧散,半山鸝鷺半山清。
  
      五月間,八百里秦川已是熱浪滾滾,唯有地處秦嶺余脈的終南山依然氣候宜人,清晨的山間溪水潺潺,樹木蔥蘢,百鳥唱和,遠遠望去,遠處一座座聳峙的山峰在薄霧繚繞中,時隱時現,宛如害羞的小家碧玉,秀美異常。
  
      房俊盤腿坐在柳樹底下,喝著冰鎮的葡萄釀,聽著衛鷹和王寶柱的匯報。
  
      “我們抓住他的時候并沒有太仔細的搜他的身,這家伙果然藏了一個小刀片,他見看守他的兄弟睡熟了,便自己割斷了繩子跑掉。”衛鷹滿是贊嘆:“你說那么鋒利的一個刀片,那是藏在哪里呢?”
  
      房俊關心的不是這個,每一個優秀的盜墓賊都是經過無數驚險,千錘百煉才活下來的,沒有點真正的手段怎么能行?
  
      “沒有被他懷疑吧?”
  
      “不會!為了逼真一些,我們還特意追了好幾里的山路,不過說實在的,那家伙被抓的時候好像弱不經風毫無抵抗之力,可這進了山,那就跟個山兔子似的,跑得飛快,就算我們真的想抓怕也抓不著……”
  
      衛鷹繪聲繪色的說著,見到房俊臉色有些凝重,便試探著問道:“家主……是不是有大事啊?”
  
      房俊瞅了這個機靈的小子一眼,點點頭:“待會兒吩咐下去,白天的巡邏都取消,只留下幾個暗哨,把力氣都用在晚上,眼睛給某瞪大一點!”
  
      “諾!”
  
      兩人應了一聲,起身告退。
  
      喝干杯中冰涼甜爽的葡萄釀,房俊看著眼前不遠處的溪水,眼神有些陰翳。張亮已經成為一個巨大的威脅,開始危及到他的人身安全,這是房俊所始料未及的,起碼他認為不會來得這么快。
  
      貞觀年間是歷史上很特殊的時代,名臣賢相頻出,將星燦爛,累后世所不及,有圣君高立于廟堂之上,干臣為之輔,萬國來朝,府庫充盈,萬民之心若水之歸下,四海之臣如魚之得水,君民同樂,盛世太平。
  
      哪怕任何一個國人,都能對這段歷史說出幾個典故,講出幾個人名,房俊也不例外。
  
      而且,他算起來也稱得上是“李二粉”,對于這個時代的一些事、一些人,都有了解。
  
      張亮這個人,全是璀璨將星當中比較暗淡的一個,雖然身居高位,卻沒有什么輝煌的功績作為可談之資,相比于李靖、秦瓊、程咬金、李績這些個名傳后世的當代名將,有些聲名不顯。
  
      這人性格比較陰毒,膽子也小,看誰不順眼也只會在背地里玩陰招,甚少當面鑼對面鼓的硬杠,難免就讓房俊生了輕視之心。
  
      可是現在看來,這人對然過于陰柔,卻也不失大將本色,抓住機會就想把房俊弄掉!或許他不敢真的將房俊弄死,但是弄殘廢了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即便房玄齡和李二陛下明知是他干得,也只能偃旗息鼓。
  
      你房俊剁了我兒子的手,就不許我弄折他的腿?
  
      房俊既不想殘廢過一輩子,亦不想整日里被一條毒蛇在背后盯著,所以他得主動出擊,把這個隱患消滅掉!
  
      哪怕明知弄不垮張亮,也得斷他一條臂膀,讓他短時間收斂起來。
  
      老工匠的隱藏領趙根旺走了過來,躬身施禮道:“少監大人,招老朽過來,有何吩咐?”
  
      趙根旺在軍器監的資歷很老,甚至比鄭坤常在水部司的資歷還要老,甚至可以說整個軍器監的工匠,拐彎抹角的都算是他的徒子徒孫。
  
      像是這個老資歷的人,溫書桐想要精簡人員,也不敢精簡到這位老爺子身上,每次哪怕稍微露出點風頭,便會有無數主事、工匠前來說情,搞得一向推崇“精兵簡政”的溫書桐很無奈。
  
      現在算是得了機會,從軍器監弄出來,打給了房俊……
  
      起先的時候房俊確實有些不滿,沒別的,這幫老家伙年紀太大了啊……
  
      后來他才現,有的時候老也有老的好處,比如經驗足夠,比如做事沉穩,意外的明出來“燃燒彈”就是這幫老家伙的提醒,要不然房俊還不知道何時才想得起來。
  
      黑火藥的研本就不是什么難事,弄出現在這個局面也只是故布疑陣,將自己漂得清白一些,不要太引人注目。
  
      從懷中掏出一張折疊得很整齊的宣紙,將其遞給趙根旺,說道:“這是本官最近仔細研究了以往的實驗配方之后,所總結出的一個新配方,你去照此秘方制作十份,然后……毀掉這個配方!”
  
      趙根旺吃了一驚,奇道:“為何要毀掉,若是這個配方真的管用,豈不可惜?”
  
      房俊指了指自己的腦袋:“都記在這里了。”
  
      趙根旺恍然,看來少監大人對這份配方很有信心,這是要保密啊!活了這么大歲數,趙根旺什么事情看不透?有些事情知道的越多越麻煩,甚至招來殺身之禍……
  
      當即表態道:“少監放心,老朽親自監督制作,配制完成后立即毀掉配方,然后抓緊時間實驗……”
  
      “毋須試驗!”房俊打斷他:“制成之后,立即封存起來即可。”
  
      “諾……”
  
      趙根旺疑惑的走了,就算你再有信心,哪有不試驗就敢肯定的?說不得又像前次那樣,鼓搗半天弄出來一個大呲花……呃,那火花四濺的,倒是蠻漂亮!
  
      靜靜的坐了一會兒,把腦袋里的思維捋了一遍,沒有現疏漏之處,房俊這才起身,騎著馬沿著溪水邊的山路山下,徑直奔向長安城。
  
      他得去給張亮挖一個坑……
  
      **********
  
      “這就是你的新式武器?”李二陛下手里捏著一張宣紙,看著上面的數據,一臉古怪。
  
      這混小子,莫非這些日子沒踹他,膽子又肥起來跑來消遣于朕?
  
      木炭、硫磺、硝石……
  
      你確定不是在煉丹?
  
      房俊對于李二陛下的反應自然在預料之中,所有唐朝人在見到這個配方的時候,幾乎都會是這種反應。
  
      房俊也沒得解釋,難道跟他們說:硝酸鉀分解放出的氧氣,使木炭和硫磺劇烈燃燒,瞬間產生大量的熱和氮氣、二氧化碳等氣體,由于體積急劇膨脹,壓力猛烈增大,于是生了爆炸?
  
      會被當成妖孽燒死的……
  
      房俊恭恭敬敬的說道:“這是微臣和十幾位軍器監最頂級的工匠夜以繼日、廢寢忘食、殫精竭慮、嘔心瀝血……研制出來的配方,此物能產生巨大的破壞力,足以開山裂石、毀天滅地……”
  
      李二陛下一臉黑線:“停停停!是在跟朕炫耀你的文采嗎?朕且問你,是否已經試驗過?”
  
      “這個,還未曾……”
  
      “混賬!”李二陛下鼻子差點歪了,都沒試驗呢,你說個錘子啊?
  
      “陛下息怒!”房俊趕緊說道:“微臣此來,就是想要提醒陛下,近日微臣將會在城南的作坊里開展一次大規模的實驗,此物爆炸時足以產生驚天動地的巨大聲響,所以屆時還請陛下勿驚。”
  
      聽房俊說的煞有介事的樣子,李二陛下不由得奇道:“真有如此威力?朕被你說得還真好奇了,不如就在這太極宮里尋一處僻靜地方,試驗一下如何?”
  
      太極宮里……
  
      房俊呆滯了一秒鐘,很想說一句:您這么強大,先皇帝知道嗎……
  
      這話當然打死也不敢說出來,在太極宮里試驗黑火藥……他更不敢!這要是有一星半點的差池,全家都給連累了!
  
      趕緊說道:“萬萬不可!此物之威力,絕非微臣隨口杜撰,陛下到時便知,即使坐在這太極宮,遠隔數里,亦可感受到那地動山搖的威勢!”
  
      李二陛下一臉無趣:“那行吧,你這混小子隨便弄,真以為朕是嚇大的不成?看著你這張黑臉就來氣,滾蛋!”
  
      房俊心里腹誹,不過計劃的第一步已經完成,拍拍屁股立馬滾蛋了……
双色球复式中奖表格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