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天唐錦繡 > 第二百九十四章 高陽的心思

第二百九十四章 高陽的心思

在《西游記》這部小說里,貞觀十三年是個神奇的年份。
  
  有多神奇呢?
  
  在第九章附錄中開科取士:“彼時是大唐太宗皇帝登基,改元貞觀,已登極十三年,歲在己巳……”然后引出唐僧的父親陳光蕊趕考,中狀元,與唐僧母親結婚,唐僧出世,唐生被拋江。
  
  也就是說,唐僧出生于貞觀十三年。
  
  然后在第十二回玄奘秉中開篇就說:“貞觀十三年,歲次己巳,九月甲戌初三日,癸卯良辰。陳玄奘大闡法師,聚集一千二百名高僧,都在長安城化生寺開演諸品妙經。”這中間經過了唐僧出家,認母,報仇,共計十八年,那么這時候本應是貞觀三十一年,可是貞觀根本沒有三十一年!
  
  兩件事中間隔了十八年,書中還是把時間記為“貞觀十三年”……
  
  且不管他到底有沒有貞觀三十一年,按照書中所說,貞觀十三年唐僧出世,然后在同一年就成了“得道高僧”,被觀音選中去西天取經,這還沒到一周歲呢,豈非比“見風就長”的哪吒還牛……
  
  事實上,唐僧取經的那一年是貞觀二年。在前一年,玄奘結侶陳表,請允西行求法,但未獲唐太宗批準。然而唐僧決心已定,在第二年乃道途西行,“冒越憲章,私往天竺”,長途跋涉五萬余里。
  
  自從穿越以來,房俊漸漸融入大唐這個社會,很有一種如魚得水的感覺。大抵正是因為認同感太強,所以說話行事基本已與當世之人并無二致,而來自前世的習慣已經漸漸模糊,所以警惕性有所下降。
  
  在李二陛下的時代講《西游記》,其實并沒有多大的毛病,畢竟這部神神怪怪的小說只是借了唐僧取經的事跡,腦洞大開發揮想象力進行再創作,即便唐僧現在還在印度那邊“窮游”呢,也算不得什么匪夷所思的大事。
  
  要是在宋徽宗的眼皮底下講《水滸》,那才是真正的作死……
  
  可房俊還是加了小心,古往今來所有的文人都一樣,他們其實都處在一個強權高壓的環境之下,不是想說什么就能肆無忌憚的說出來的,一旦抨擊到了當權者,分分鐘捏死你,哪怕是在現代不會動不動殺頭,也有一只神通廣大的神獸火眼金睛……
  
  在這種社會狀況下,文人們不能直敘胸臆,可對于某些看不慣的現象又不吐不快,他們就會采用一些極其隱蔽的手法,去映射,去隱喻,去諷刺……
  
  房俊不是文學家,他不可能去理解小說或者詩詞中的某一句話到底有沒有蘊含一些特殊的寓意。小說也好,詩詞也罷,不是不能剽竊過來占為己用,只是這其中若是鮮明的提到人名或者事跡,那必然要當心。
  
  神獸雖然神通廣大、無所不在,但好歹是食草動物,不會真的把誰咬死;但是在這個君權至上的年代,若是惹得至高無上的皇帝陛下不爽,那真的可能要人命……
  
  高陽公主杏眸閃閃,好奇的問道:“怎么不說話?”
  
  她只是奇怪的問了一句,卻發現房俊陷入了沉思,有些不明所以。
  
  “咳咳……這個……這個故事也忘記了是何時聽說的,有些記不清了,待微臣回去好好想想,再為幾位殿下講述如何?”房俊隨便編了個借口搪塞一番,決定不再講下去,沒必要自己給自己找麻煩,雖然這麻煩也不知道存不存在……
  
  “啊……怎么會忘記呢?好有趣的猴子啊,姐夫真是……”晉陽公主嘟著粉嘟嘟的嘴巴,一臉失望。
  
  正太李治白皙的臉蛋兒也滿是糾結,那猴子性格張揚,敢作敢當,拜師學藝,大鬧龍宮,一個筋斗十萬八千里……正聽得過癮呢,怎么就忘了?
  
  房俊尷尬的笑笑:“只是記得不太清楚了,回去想一想,大抵還是能想起來的,多等幾日罷了……話說,前些時日程處弼尋我,說是清河公主要在六月十九去逛廟會,可有此事?”
  
  這話卻是對高陽公主說的。
  
  當日房俊在驪山南麓的山頂準備“求雨儀式”,程處弼找到山上,說是高陽公主求了清河公主,讓她邀約房俊在六月十九那天去無漏寺逛廟會。
  
  房家與程家是世交,兩家小輩相處亦是不錯,清河公主的這個邀請并不為過。
  
  高陽公主聞言,白凈的俏臉染了一層紅暈,微微垂下臻首,有些羞赧。
  
  她想邀房俊去逛廟會,卻害怕房俊推三阻四的不同意,只好請十一姐清河公主出面,以房程兩家的世交,加上駙馬程處亮、老三程處弼的交情,想來房俊才不會拒絕。
  
  少女敏銳的心思里,能清晰的感受到房俊對自己的抵觸,這讓高陽公主微微傷心的同時,亦有不解。
  
  回頭想想,當初在太極宮的千步廊前,房俊講述那一段至今仍被無數命婦閨女當做談資的荒唐話語之時,大抵便已經隱隱有了對自己的抵觸心理。
  
  只是高陽公主實在想不通,自己綺年玉貌、金枝玉葉,有哪里配不上他這個黑面神?更何況還是父皇親自指婚,簡直不可理喻!
  
  高陽公主亦是個心高氣傲的,再加上房俊與她理想中的夫婿實在差距太大,對于房俊的不同意求之不得,兩人在那一段時間里,簡直是相看兩相厭……
  
  但是一切都在驪山行苑的那一夜發生了徹底的轉變。
  
  就是這個自己一直瞧不起、看不上的黑面神、土包子,將自己和侍女塞進炕洞里,卻反身沖向如潮的叛軍,不顧性命的將叛軍引走!當他單槍匹馬追到涇水橋頭,寧愿舍去性命也要將自己救出魔爪的時候,她才發覺原來自己一直都不明白男人……
  
  瀟灑倜儻、溫潤如玉,濁世翩翩佳公子,那是高陽公主心里對于未來夫婿的憧憬,但是在那一夜之后,她的想法徹底轉變。
  
  對于一個女人來說,男人的家世、相貌、才學……其實都不重要,重要的是在你彷徨無助陷入絕境的時候,這個男人會不會舍了命的保護你,會不會甘愿求死的將你從地獄里拉出來……
  
  責任、擔當、胸襟、氣魄,那才是衡量一個男人的標準!
  
  而房俊呢?
  
  高陽公主細細想想,好像也不賴……
  
  家世顯赫,才華橫溢,有情義,有擔當,長得雖然不能說貌比潘安、顏如宋玉,可也稱得上相貌堂堂,就是黑了點兒……
  
  但是他視我重逾己命,還有什么比這個更重要?
  
  可是這個混蛋,當她動心了的時候,卻還是一副愛搭不理的樣子,甚至對兕子這個黃毛丫頭都比她上心……
  
  但是……那又怎么樣呢?
  
  易得無價寶,難得有情郎!既然遇到這個極品男人,又怎么能輕易放手呢?
  
  本殿下可是高陽公主李漱!
  
  鐘靈毓秀、金枝玉葉的大唐公主,就不信你逃得出本殿下的手掌心兒……
  
  心里這么想著,高陽公主抬起頭來,清澈的眸子注視著房俊,櫻唇輕啟:“那你……去不去呢?”
  
  去不去呢?
  
  房俊也糾結了……
  
  說去吧,肯定讓這丫頭誤會我對他有意思,這種誤會還是盡量避免得好。
  
  說不去吧,那可是把人得罪狠了,人家再怎么也是一個冰清玉潔的女孩兒,都能忍著羞臊等同于表明心跡了,再拒絕可就有點過分了,而且他這人最不擅長的就是拒絕女孩子……
  
  左也不是,右也不是,房俊急的汗都出來了……
  
  恰在此時,身后傳來一個略顯沉悶的聲音:“十七妹,要去哪兒啊?”
  
  一個胖胖的身形從門口踱步進來,白臉微圓,腰腹闊大,正是多日不見的魏王李泰。
  
  房俊心頭頓時松了口氣,差點蹦起來摟著李泰親一口。
  
  來得太是時候了啊兄弟……
双色球复式中奖表格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