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天唐錦繡 > 第二百九十八章 武氏兄弟

第二百九十八章 武氏兄弟

    武則天是一個典型的中國式政客,冷酷無情、心狠手辣,不管是兒子還是孫子,只要惹她不高興,擋了她的路,殺就一個字,絕不講什么親情溫柔——但沒有人會生下來就這樣,這種酷厲寡毒、視親人為死仇的冷血個性,必然是形成于某一個至關緊要的契因。
  
      皇宮那個地方,為了爭寵奪愛,各種陰謀詭計打擊陷害,最是骯臟卑鄙。為了出頭,甚至為了保命,武則天在那樣時刻朝不保夕的環境中沖殺出一條血路,所經歷的必然是一個極其冷酷的過程,這對她性格的形成必然起到決定性的因素。
  
      但是一個人的性格形成最關鍵的時期,卻是在他的童年。
  
      武則天之父武士彟原本娶相里氏為妻,生下武元慶與武元爽兄弟,后來再婚娶楊氏,生武則天姊妹三人。這本應是一個比較寧和幸福的傳統式家庭,楊氏年輕貌美,必然受到武士彟的寵愛,連帶著楊氏的三個女兒亦應該頗受寵溺。
  
      然而在武則天十三歲那年,武士彟病死,一切都生了變化。
  
      房俊從沒有問過武媚娘她那個時期的生活如何,上輩子亦未見過史書上對這個時期的武媚娘有任何描述,但是只需從武媚娘掌權得勢之后武家人的下場,便可略知一二。
  
      先是武元慶,他被流放龍州,憂慮而死,實際上是活活嚇死的。再是武元爽,他是被流放振州,史書上沒有說他是嚇死的,但也沒有說他不是嚇死的……
  
      這還不算完,當時武士彟應該是同其兄長生活在一起的,并未分家,大伯家有兩子武惟良及武懷運,也全部難逃厄運。而除了被武媚娘干掉的這兩兄弟之外,還有一個大哥武懷亮,可是早就死了。
  
      然而對于掌權得勢之后性格冷血無情的武則天來說,死了也不行——她將武懷亮的妻子善氏擄入宮中為奴,每天用荊棘刺狂抽這死了丈夫的寡女人,把善氏的背部全都抽爛,露出了根根骨頭,善氏就在莫大的痛苦之中,哀嚎著死去。
  
      得有多大的滔天恨意,才能如此對自家的兄弟斬盡殺絕?
  
      由此應該看得出,對于武媚娘來說,這絕對不會是一段幸福的回憶……
  
      **********
  
      后堂隱隱有語聲傳來,房俊徑自走過去,未到門口,便聽見一聲喝吒。
  
      一個年輕的男聲說道:“賤人!吾乃你之兄長,豈敢如此不敬?不知尊卑的東西!若是你仍在宮中,或許有朝一日敕封為妃嬪,吾等尚需仰你鼻息。現在不過是一個侍妾,便目無兄長不知孝悌,誰給你的膽子?”
  
      另有一人幫襯道:“那房俊業已封侯,往后必然妻妾成群,當家大婦又是陛下的公主,你不過區區一個侍妾,如何爭寵?現在房俊身邊無人,他只是甜言蜜語討你歡心,價格碼頭商號交于你打理,可一旦成親之后,莫說房俊,便是公主殿下也容不得你掌控著房家錢糧大權,必然是要收回去的。到那時候,他豈會再寵溺于你?女子以夫為綱不假,但是娘家的支持也很重要,不然誰瞧得起你?與其將來被收回錢糧大權,還不如現在從中得些好處,某與你大兄又不是外人,將來自會給你撐腰,那房家豈敢薄待與你?”
  
      這人語調陰柔,慢條斯理,分析起來倒也有理有據。
  
      這是要蠱惑武美眉跟自己分心眼,中飽私囊?
  
      房家沉默了一下,沒有進去。
  
      旋即,武媚娘清亮嬌脆的聲音響起,語氣略顯激動:“這時你們自稱為兄,認我這個妹妹了?當時父親過世,是誰將我們母女趕去柴房,便連三餐都不得溫飽?是誰要將母親嫁與別家,以此收受錢財?是誰要將我賣于老朽,以圖官身?我母女受盡你們欺凌,可有一絲一毫念及血脈之親?現在見我執掌夫家錢糧,每日里銀錢過手無數,便如那見了血的蒼蠅一般尋來,想要好處,你們可曾替我著想過一星半點?郎君恩重,媚娘一生有靠,可若是答應你們,媚娘豈能厚顏再在這房府?有何顏面再見郎君?你們不必多說,死了這份心吧!”
  
      說到后來,武媚娘語氣轉厲,聲音愈尖銳,顯得怒不可遏,斷然拒絕。
  
      先前那男人顯然氣急敗壞,大怒道:“放肆!居然對兄長如此無禮?好個賤婦,是要某好生教訓你一番么?”
  
      武媚娘帶著哭腔道:“我已自薦入宮,現在身為人家的侍妾,只想著安穩度日,為何還是不肯放過我?”
  
      緊接著,屋內傳來一陣嚶嚶低泣的哭聲。
  
      房俊憋著火,一腳踹開房門。
  
      屋里人嚇了一跳。
  
      武媚娘正站在堂中垂淚,愕然抬頭,見到房俊陰沉著的黑臉,頓時猶如被現了什么秘辛一般,嚇得面色慘白,兩滴珠淚猶自掛在長長的睫毛上,頗有幾分梨花帶雨的凄惶驚愕。
  
      房俊瞅了她一眼,將目光投向另外兩人。
  
      一個錦袍青年大咧咧的坐在正位,方臉濃眉,長相頗為英武,此時望著踹門而進的房俊,面露驚愕。
  
      另一個則是一襲文士長衫,坐在下,面白無須,一身陰柔之氣。
  
      房俊嘴角咧了咧,冷笑道:“二位真是好雅興,居然跑到房某府上,替房某教訓家人,很有急公好義的孟嘗之風,不錯,不錯!”
  
      二人趕緊站起身,錦袍青年年歲大一些,一臉尷尬,當先拱手道:“讓二郎見笑了,小妹性子頑劣,家教不周,所以某出言嚴厲了些。”
  
      房俊哼了一聲:“不知二位如何稱呼?”
  
      錦袍青年道:“在下武元慶,這是舍弟武元爽,乃是媚娘的兄長,今日貿然登門,禮數不周,還請二郎勿怪。”
  
      話說的倒是很得體,渾不似剛剛對武媚娘聲色俱厲的霸道。
  
      當然,他也霸道不起來……
  
      其父武士彟在隋朝大業末年,為鷹揚府隊正,后來破家資助李淵起兵,從而跡。武德中,出任工部尚書轉荊州都督,加封為應國公,也算一門勛貴。貞觀六年,李二陛下改任武士彟為荊州都督,舉家遷往荊州。
  
      武家兄弟在荊州一代橫行無忌,當得起紈绔二字。只可惜武士彟死得早,家產被這兩個兄弟敗得差不多了,聲勢早非從前。
  
      而在他們面前的房俊是什么人?
  
      大家同是紈绔,可他們兄弟在荊州都混不下去了,人家房俊卻在長安混的風生水起,不僅其父房玄齡宰執朝政,房俊更是皇帝的未來帝婿,儼然長安最頂級的紈绔……
  
      紈绔也是有等級的。
  
      房俊看都不看武元慶,徑自走過去,在武元慶讓出來的主位坐下,淡然說道:“剛剛在門外,聞聽二位咄咄逼人,好似要逼著媚娘做些什么事情,不知是何事?媚娘一介女流,也做不得主,二位若是有何想法,不如跟某說說。”
  
      武元慶聞言,急忙道:“二郎誤會了,吾等兄弟……”一抬頭,正碰上房俊凌厲如刀的目光,頓時把他嚇了一跳,后半截兒話居然說不下去……
  
      房俊沉聲道:“若是有事,那就當面說出來,無論成與不成,某不會放在心上。可若是背地里耍弄什么手段,休怪某不顧情分!到那時,怕是二位悔之晚矣……”
  
      他現在整日里同李二陛下打交道,來往皆是朝中重臣,不知不覺見威勢日盛,比之前世的官威更加凌厲三分,武氏兄弟居然被他壓制得抬不起頭來!
  
      剛剛還舌綻蓮花又哄又嚇的武元爽,這時候一句話都不敢多說……
双色球复式中奖表格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