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天唐錦繡 > 第三百零一章 長孫沖

第三百零一章 長孫沖

    武氏兄弟顯得很拘謹。天『』籟 小說
  
      不可否認,無論長孫沖還是房俊,都是勛貴二代之中最出類拔萃的人物,哪怕房俊一直都背負著一個“紈绔”的名頭,聲名狼藉、臭名昭著!
  
      面對房俊的時候,武氏兄弟更多的是膽戰心驚,唯恐那句話語惹得房俊不快,立時就得倒大霉……
  
      但是在長孫沖眼前的時候,兩人卻是崇敬羨慕,以及深深的自卑!
  
      這位長孫家最出類拔萃的嫡長子,不僅將來要繼承其父長孫無忌的國公爵位,以及長孫家龐大的家業,更娶了皇帝陛下的嫡長女為妻,榮寵備至。
  
      即便擁有這樣的家世地位,長孫沖渾身上下卻沒有一絲一毫的倨傲之氣。
  
      他就像一塊溫潤的寶玉,笑容親和、舉止儒雅,英俊的相貌和挺拔的身姿不知能迷倒多少深閨少女,無論何時何地,他都是一個濁世翩翩佳公子,散著無與倫比的魅力。
  
      君子如玉!
  
      這才是真正的世家公子!
  
      在武氏兄弟眼中看來,房俊比起長孫沖,就像是小了一號,無論哪一方面,都存在嚴重縮水……
  
      武氏兄弟自嘆不如的同時,也深深鄙視了房俊一番,誰叫剛剛那貨在他倆面前,跩跩的天王老子一般。
  
      武元慶性子急,剛剛坐下,就要說話,卻被長孫沖微笑著攔住,儒雅的請茶,笑道:“這可是那房俊出品的最好的茶葉,便是家父的官職爵位,等閑也喝不到,陛下午間才遣內侍賞賜的,不可錯過。”
  
      說著,端起旁邊的白瓷蓋碗,輕提蓋子,呷了一口茶水。
  
      聽到長孫沖這般說詞,武氏兄弟肅然起敬,同時也深感榮幸,趕緊端起蓋碗,輕輕呷茶。
  
      且不說那房俊如何不堪,這制茶之藝確實獨步天下,現在“房氏龍井”早已名動天下,成為高人名仕最愛之物,生生將大唐的飲茶方式完全扭轉,之前的“煮茶”已經漸漸勢弱,只有一些特立獨行的文人死守著傳統不放。
  
      尤其是“雨前”、“明前”兩種龍井,作為特級貢茶,不僅價比黃金,更是產量極少,有錢你也喝不到!
  
      武氏兄弟品著馥郁幽香的茶水,心底卻滿是苦澀。
  
      誰能料到,那個倔強可惡的賤婢,居然能覓得這么一門顯耀無比的親事?
  
      當初武媚娘自薦入宮,就把兩兄弟嚇個半死,這妹子雖然性格剛強倔強,但那副美人胚子卻是半分不假,一旦被陛下寵幸,那還能有他們兄弟的好?
  
      這些年施與她們母女的苛待折磨,怕是得變本加厲的報復回來……
  
      待到武媚娘被陛下賜予房俊為妾,兩兄弟算是松了口氣,房俊雖然家世顯赫,但也不會對一個侍妾如何上心吧?
  
      誰成想,一轉眼的功夫,那房俊就將名下所有賺錢的產業,幾乎一股腦的都交給武媚娘打理,在那個驪山的莊子里,武媚娘儼然便是當家大婦,說一不二!
  
      武氏兄弟又害怕了……
  
      這房俊雖然不是皇帝,不能讓人生則生讓人死則死,可也不是個省油的燈,那股子混勁兒上來,天王老子也不怕!
  
      兩兄弟提心吊膽,整日里戰戰兢兢,迫于無奈,也不得不對武媚娘的母親楊氏多加優待,善加優容,以此緩和關系。
  
      卻怎么也料不到,居然被長孫沖找上了門……
  
      放下茶碗,長孫沖才淡然笑道:“可見到你那妹子?她如何說法?”
  
      到了這里,武元慶的話就少了,他本不是愛說話之人,所以除非長孫沖點名問他,一般都是武元爽說話。
  
      武元爽道:“確實見到了,只是吾那妹子一時沒轉過彎來,是以并沒有答應……”
  
      “哦?那可真是可惜。”長孫沖略顯失望。
  
      通過房俊的種種作為來看,必然是對這個武媚娘幾位寵愛,否則誰家會將產業交于一個妾室打理?
  
      長孫沖本想讓武家兄弟出面,說服武媚娘去勸說房俊,將碼頭的股份賣于他倆,實則卻暗中再專賣自己。卻不料居然出師未捷。
  
      長孫沖以為是武媚娘心智堅定,卻哪里知道,武氏兄弟與武媚娘名為兄妹,卻勝似仇敵?
  
      武元爽自然不會說及武媚娘拒絕的原因,續道:“不過后來正巧房俊趕回來,與吾兄弟碰見。”
  
      長孫沖笑了笑,將因為武元爽賣關子帶來的惱意壓下,依舊面如春風,說道:“房俊如何說?”
  
      他只是順著武元爽的話風問了一句,其實心里是知道答案的。若通過武媚娘游說一番,給自家兄弟一個穩定的營生,或許還有機會,若是當面問房俊,肯定沒戲。
  
      卻不料武元爽一臉得意,說道:“那房俊依然答應了。”
  
      長孫沖微微一驚,這房俊居然真的寵愛那武氏到這般地步?那房家灣碼頭可是日進斗金的聚寶盆,竟然都不用武氏相求,便答應賣于武家兄弟?
  
      武元爽沒現長孫沖的驚訝,自顧說道:“只是房俊開出的價格有些出乎意料,他要價一成份子五十萬貫。不過在下想到以駙馬您的財力,自然不是問題,便提出購買四成股份,這亦是您事先交待的……”
  
      長孫沖嘆了口氣:“那房俊必然是說要考慮一下,然否?”
  
      武元爽愣了一下,贊道:“駙馬果然聰慧過人,一點不差。”
  
      長孫沖深深吸了口氣壓下心里的火氣,好好一樁事情,算是徹底黃了……
  
      不過面上卻沒有多少失望,依舊滿面春風的笑道:“如此甚好,二位且等待房俊的回音便是。只是有一樣,無論到何時,千萬不能透漏其實是某要購買房家灣碼頭的股份,切記!”
  
      “是,請駙馬放心,吾兄弟心里有數。”武家兄弟趕緊一起表態。
  
      有數?
  
      你有個屁的數!
  
      長孫沖心里罵了一句,略帶遺憾的說道:“剛剛公主遣人過來,已然燉好了宮里御賜的上品燕窩,不過某既然與二位有約在先,自然是要等候二位的,所以讓公主稍作等待。現在時候也不早了,二位先行回去等候房俊的回音,某也好去公主那邊,待改日有暇,定與二維好好的喝幾杯,不醉不歸!”
  
      武家兄弟受寵若驚,急忙起身道:“駙馬說哪里話?若是早知如此,吾二人自是在門口守候,亦不敢打攪駙馬與公主用膳。吾二人這邊告辭,一旦房俊那邊傳來回音,定然立即前來通稟,請駙馬定奪!告辭!”
  
      長孫沖笑意滿面,拱著手,禮送二人出去。
  
      他便是這樣,永遠在人前都是彬彬有禮、溫潤如玉,哪怕對方是販夫走卒、草莽盜寇,亦不會失禮半分。
  
      所以,他才會深得滿朝文武褒獎。
  
      所以,他才會讓陛下寵愛信任。
  
      但是,在人后……
  
      “來人!”
  
      “屬下在!”
  
      一個黑衣人自門后閃出身形。
  
      長孫沖一臉陰郁:“去跟著武家兄弟,遠一點,看看是不是有人跟蹤他們。”
  
      “諾!”黑衣人領命而去。
  
      長孫沖皺著眉毛,想想前后過程,突然眼光掃到案幾上的茶碗……
  
      “噼里啪啦”
  
      剛剛被武家兄弟用過的兩個上等的白瓷蓋碗,被長孫沖狠狠砸在地上,英俊的面容扭曲猙獰,破口大罵:“這兩個傻子,窩囊廢,壞吾大事,簡直豈有此理!”
  
      以房俊的精明,豈會看不出武家兄弟的破綻?
  
      一個早已山窮水盡的公侯之家,就連日常用度都勉力維持,何來兩百萬貫購買房家灣碼頭的股份?不需說,自然是有人站在他們兄弟身后。
  
      說不定,剛剛武家兄弟進入長孫府的時候,房俊的人就跟在后面……
  
      一想到那日進斗金的碼頭自己再無染指的機會,長孫沖就氣得咬牙切齒!
  
      憑什么,你要把那個一無是處的長孫渙捧起來?
  
      將一對白瓷茶碗砸得粉碎,長孫沖才泄了心中惱怒,然后深吸一口氣,扭曲猙獰的面容再次恢復英俊倜儻,整理了一下儀容,出門向父親的書房走去……
双色球复式中奖表格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