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天唐錦繡 > 第三百三十六章 掘地三尺

第三百三十六章 掘地三尺

    在房俊看來,李君羨統帥氣質還不錯,但更適合他的地方應該是兩軍對戰的疆場,而不是耍心機弄詭計、抽絲剝繭的情報部門。
  
      相反,李崇真這人看似冷酷剛硬,但心思細膩,接受新事物的能力也很快,天生就是一個搞情報的好胚子。
  
      房俊微笑著問李崇真:“長史大人有何高見?”
  
      李崇真面無表情,反問道:“新鄉侯何必明知故問?”
  
      房俊哈哈一笑,親熱的拍拍李崇真的肩頭:“英雄所見略同!”
  
      似乎并不適應這樣的親昵動作,李崇真尷尬的咧咧嘴,露出一個比哭強不了多少的笑容……
  
      李君羨并不知道什么大數據之法,更不知道什么六度空間理論,所以看著惺惺相惜的兩人,一頭霧水:“你倆在搞什么?”
  
      房俊簡略的解釋幾句,李君羨更懵了……
  
      另一邊的李崇真則開始布置任務。
  
      這個房間里所有的東西,都要帶回去,然后分門別類。
  
      每一件物品,大到蚊帳被褥桌椅板凳鍋碗瓢們,小到一只茶杯一根繡花針,都要搞清楚材質的來源、制作的手藝、所購買的地點。
  
      然后找到材料是從哪里買的,東西是誰做的,由此開始溯流調查。
  
      這一點很難,因為東西實在太多,則其中必然有一些是來自外地或者自己制作,一旦調查起來就是海量的數據,必然耗費大量的人力物力。
  
      但也正因為如此,這是最穩妥的辦法。
  
      無論刺客是誰,他終究是個人,是人就必須需要維持正常的生活,吃穿用度就不可避免。而獲得這些東西,無一例外就要跟外界接觸,只要找到這條線,那么這個刺客就無所遁形。
  
      這正是大數據之法的另一個用處,李崇真頗有舉一反三的智慧。
  
      當然,收集這些數據需要時間,房俊還有更重要的事情要辦。
  
      他得把追查不利的黑鍋甩出去……
  
      ***********
  
      “微臣檢舉侍書褚遂良,故意糾纏,拖延時間,有串通刺客之嫌,而且根據‘百騎司’調查,侍書褚遂良與嫌疑人之間有極不正當的關系,刺客所持弩弓更是褚遂良之子從軍器監設法竊取,微臣有理由懷疑,侍書褚遂良乃是刺客的同犯!”
  
      房俊聲音朗朗,言之灼灼。
  
      這次是自己捉住了褚遂良的小辮子,可不是不久之前跟柴哲威打架時候的理虧,所以格外理直氣壯。
  
      之所以要坑褚遂良一把,倒不是有多大的仇怨,而是他擔心李二陛下太過重視此事,對于他同“百騎”總是晚一步沒有捉到刺客而惱怒。
  
      本來就不關自己的事,若是在讓李二陛下留下一個無能的印象,那多不值啊!
  
      至于李二陛下會如何收拾褚遂良父子,房俊完全不關心,反正自己把鍋甩出去就好了……
  
      褚遂良卻是嚇得肝兒顫!
  
      小兔崽子,你也太狠了吧?
  
      這個罪名要是坐實了,且不說某這官職就得一擼到底,兒子充軍配那就成了定局,簡直太狠了!
  
      抬眼看看李二陛下面沉似水,褚遂良心里咯噔一下,要完……
  
      跟在李二陛下身邊的時日也不短了,對于這位之尊的性情,也稱得上了如指掌。
  
      褚遂良沒有求饒,反而以頭頓地,字字泣血:“都是微臣一時糊涂,才鑄下大錯,被那妖女利用!微臣不敢請求陛下原諒,請陛下準許微臣致仕吧。至于犬子……”褚遂良咬了咬腮幫子,心一橫,說道:“任憑陛下處置!”
  
      李二陛下這人不會同情誰,但是他念舊……
  
      褚遂良根本不敢求饒,只能反其道而行之,誠懇認錯,態度端正,希望李二陛下能念在多年情分上,饒了他們父子這一遭。
  
      李二陛下是真的快要氣炸了!
  
      兩父子為了一個青樓紅粉,居然作出這等丑事?
  
      簡直丟盡了臉面!
  
      當然,這是屬于道德范疇的缺失,并不構成犯罪,李二陛下也不認為這是什么大事,他自己干得比這個還過分(納兄弟的妻妾為妃,甚至將蕭太后迎入宮中)……
  
      可你們被一個小女子團團戲弄與股掌之上,差點害得朕損失了張士貴這么一員猛將、開國功勛,那性質就嚴重了!
  
      在李二陛下看來,這簡直就其蠢無比!
  
      深深吸了口氣,李二陛下權衡一番,沉聲說道:“爾辭去侍書之職吧,朕會招呼政事堂,另有安排。”
  
      “諾!”
  
      雖然知道李二陛下這已是格外開恩,可褚遂良還是心里一痛。
  
      他可是好不容易才坐到這個位置,只要再進一步,就可轉為黃門侍郎,那可就距離中書令不遠了……
  
      現在倒好,一場莫名其妙的刺殺案,什么都毀了。
  
      再想起復,那得到何年何月?
  
      這輩子都不知道有沒有機會了……
  
      可是相比前程,他更關心李二陛下對褚彥博的處置!
  
      只聽李二陛下續道:“褚彥博……私購軍械,藏匿兇徒,罪大惡極!不過朕念他初犯,有少不更事,著其歸家反省吧,永不敘用!”
  
      褚遂良頓時臉色慘白。
  
      這的確算得上格外開恩了,否則必是充軍配三千里的罪罰。對于褚彥博這等養尊處優嬌生慣養的紈绔子弟來說,充軍三千里,那其實就跟砍腦袋沒什么兩樣。
  
      可是永不敘用……
  
      這輩子只能是白身,也就完了啊!
  
      “謝陛下恩典……”
  
      一瞬間,褚遂良仿佛蒼老了十幾歲一般,原本挺直的脊梁,也立刻彎了下去。
  
      他心里明白,這還是陛下沒有相信房俊胡言亂語,若不然,直接砍了腦袋都是輕的……
  
      李二陛下輕嘆一聲,他不想處置褚遂良。
  
      褚遂良文采風流,字體遒勁,談吐風趣,是一個很好的臣子。
  
      可他不能為了私誼,置法度于不顧。
  
      “爾且退下吧……”李二陛下黯然嘆息。
  
      “諾……”褚遂良沒有再多說,躬身施禮,悄悄退下。
  
      房俊眼珠轉了轉,也趁機說道:“微臣也告退……”
  
      誰知腳步尚未等一動,便聽到李二陛下咆哮道:“誰讓你走的?啊?!”
  
      房俊嚇得縮著肩膀,一言不。
  
      待褚遂良走遠,李二陛下才怒道:“為何到現在仍為將兇犯緝拿歸案?難道你是要等那兇犯明日來行刺與朕,才將他捉住不成?”
  
      房俊委屈道:“本來應該能捉住的,誰知道侍書大人糾纏不放……”
  
      “閉嘴!”李二陛下怒氣勃,戟指道:“當朕是傻子么?你若是有十足把握捉住刺客,會怕他褚遂良的糾纏?不過是自知拿不住刺客,又怕被朕責罰,所以才拉褚遂良墊背罷了,簡直可惡!”
  
      房俊咽了咽唾沫,心說這李二陛下太精了……
  
      還說什么?
  
      說什么都是錯!
  
      “微臣知罪,哪怕掘地三尺,亦要將那刺客繩之以法!”
  
      趕緊表態吧,還要挑李二陛下愛聽的說……
  
      似乎是因為房俊態度不錯,亦或是李二陛下也明白其實這件事并不是房俊的鍋,稍稍順了順氣,沉聲問道:“神機營現在戰力如何?”
  
      他可不是問常規戰力,打架打贏了右屯營固然是很不一般,但李二陛下要的可不是這個。
  
      他要看到神機營在火器上的威力!
  
      房俊趕緊說道:“微臣日夜操練,神機營進步神。況且,現在神機營又開了天火雷、毒氣雷等幾種新式火器,正在緊張實驗新式戰法。”
  
      “嗯。”李二陛下這才滿意的點點頭。
  
      他對神機營充滿信心,急不可待想要看看神機營的戰力,可是西征在即,怕是想要簡約神機營,還要等上一段時間,因為他想要神機營隨軍西征。
双色球复式中奖表格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