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天唐錦繡 > 第三百五十三章 玉門懷古

第三百五十三章 玉門懷古

    半月之后,契苾何力的傷勢終于好了,雖未痊愈,卻也上得馬提得槊。沒人敢在耽擱下去,若是拖延至冬日抵達高昌國,導致軍中傷亡加倍,屆時誰也無法逃脫李二陛下的怒火。
  
      契苾何力率領一萬瓜州折沖府健卒,擔任大軍先鋒,直撲高昌國。
  
      契苾部鐵勒乃九姓鐵勒之一,雖然被九姓鐵勒的另一支薛延陀逼迫得走投無路,不得不投靠大唐,但其族人亦是邊陲戰力剽悍的部族,兼之世代居于塞外,機動性、戰斗力都不遜于唐軍主力。
  
      侯君集則率領主力日夜兼程,沿著河西故道一路西進,沿途各西域部族莫不膽戰心驚,唯恐唐軍尋個緣由將其殲滅,紛紛獻上馬匹錢糧,表示擁護大唐之忠心……
  
      房俊很郁悶。
  
      侯君集明目張膽的壓制,毫不顧忌李二陛下磨煉神機營戰力的意圖,將神機營牢牢摁在大軍的最后方,不給房俊一絲一毫立功獲勛的機會。
  
      他也的確不用太過在乎李二陛下的意圖。
  
      將在外,君命有所不受,這支西征大軍中,侯君集就是說一不二的存在,沒有人敢于對他的任何決定提出質疑。即便事后李二陛下對其壓制神機營的做法有所不滿,但是在覆滅高昌國的赫赫戰功之下,即便是李二陛下也無話可說。
  
      好在房俊雖然對侯君集的做法無可奈何,倒也不至于白白錯失了這次西征的機會。
  
      他可以自己玩……
  
      神機營跟著輜重營以及傷病營一同殿后,房俊玩起了前世電視上見過的訓練方式,武裝越野、半夜集結、急行軍、突狀況的演習……
  
      完全將神機營當做一支后世的部隊來進行操練。
  
      與此同時,對于傷病營的情況也更加上心。
  
      唐軍中的傷病營并不是獨立一處,而是一路行來,每隔一段距離,便會在城鎮要塞的附近設置一處傷病營,收攏傷員治療處置。然后交由當地折沖府的郎中負責照料,隨軍郎中再啟程前往下一處設置新的傷病營。
  
      這樣走一路,傷病營便設置一路,最大限度救治傷員。
  
      待到此次戰爭結束,傷病營才會一一撤銷。
  
      費育并未留在瓜州,而是隨軍西進,他對房俊的這手“縫合之法”簡直到了頂禮膜拜的程度,一路行來,手藝以及學的七七八八,正琢磨著要編寫一部醫術,將這種縫合之法傳播開去。
  
      如此著書立說的大功業,葛中行怎肯落后?
  
      說到底,他才算是房俊的“親傳弟子”,怎能讓費育這個鄉村野醫專美于前?
  
      所以,房俊這一路倒也不至于太過無聊……
  
      大軍行進度明顯加快,幾日之后,便過了玉門關。
  
      嚴格說起來,這是房俊第一次見到前世曾見過的建筑在一千五百年前的模樣……
  
      玉門關為黃膠土夯筑,開西北兩門。城墻高達十米米,上有女墻,下有馬道,人馬可直達頂部。
  
      關塞四周沼澤遍布,溝壑縱橫,烽燧兀立,胡楊挺拔,蜿蜒的葫蘆河水質清澈,煙波浩渺。紅柳花紅,蘆葦搖曳,與古關雄姿交相輝映。
  
      房俊不禁心馳神往,百感交集,懷古之情,油然而生。
  
      前世的玉門關在入口處有現代人立的石碑一塊,篆書刻著唐朝詩人王之煥的《涼州詞》:“黃河遠上白云間,一片孤城萬仞山。羌笛何須怨楊柳,春風不度玉門關。”
  
      其實房俊覺得另一詩更能顯露出玉門關的氣質。
  
      “青海長云暗雪山,孤城遙望玉門關。黃沙百戰穿金甲,不破樓蘭終不還。”
  
      一個現代人,是無法領會古代的玉門關在漢家兒郎心目中的地位。
  
      此時的玉門關,可不是后世那一方孤城廢墟,作為絲綢之路的要沖之地,不僅駐扎著大量軍隊,更是商賈盤亙、進出中原的雄關要塞,關內關外,一隊隊駝馬懸鈴、一車車中外物資,漢胡交雜,中外匯聚,繁華興盛!
  
      軍隊開出雄關,商賈紛紛躲避。
  
      房俊與劉仁軌策馬駐足,后者見侯爺一副心思飛躍的神情,不由問道:“侯爺,有何不妥?”
  
      房俊搖頭道:“只是想起了一詩,有些感觸。”
  
      劉仁軌聞言,精神一振:“是何詩句?可否給末將欣賞一番?”
  
      他是個儒將,兵書戰策讀得多,詩詞經義看得也不少。兼且素聞房俊“才高七斗”之名,豈能放過他心有所感吟詩作賦的好機會?
  
      沒錯,劉仁軌自然認為這是房俊一時心有所感,做出來的詩句……
  
      房俊也不去糾正劉仁軌話里的意思,一百年后的詩詞被自己讀出來,那就是自己的詩詞,除非自己一輩子不作詩,否則誰都得把這些尚未出世的詩作扣在他頭上。
  
      再說,他又豈會放過成為“有史以來最偉大詩人”這個逼格高得飛起的稱呼?
  
      他又沒有什么所謂的道德潔癖……
  
      眼前的雄關要塞,遠處的隔壁荒漠,頭頂的炎炎烈日,都凝聚著一股厚重的時光氣息。
  
      房俊調轉馬頭,策馬向大部隊追去,低沉的嗓音在風中回蕩:“漢家旌幟滿陰山,不遣胡兒匹馬還。愿得此身長報國,何須生入玉門關!”
  
      多少金戈鐵馬,多少陵谷滄桑,多少鳴鏑飛羽,多少壯志柔情。
  
      多少纖纖玉手縫制的征衣,由緩緩而行的駝隊從中原運送到這座傲然雄立的邊關?
  
      那綿密的針腳,縫進了無限相思與血淚,在萬里征程中分送到了每一位戍邊的武士手中。
  
      朔風如刀,戰旗映云,多少男兒在橫飛的砂石與箭雨中浴血奮戰,從此一去不還,音訊杳然?多少疆土與功勛在歲月的荏苒里被磨蝕得黯淡無光?
  
      一代又一代漢家兒郎,前赴后繼血染雄關,只為得以雄壯之氣,守衛身后的家園!
  
      房俊的身影已漸遠,劉仁軌卻還在原地有些失神。
  
      “愿得此身長報國,何須生入玉門關?!”
  
      一股豪雄之期,陡然在心底涌起!
  
      這就是我要走的路啊!
  
      可能荊棘密布,可能坎坷崎嶇,但那又如何?
  
      愿得此身長報國,何須生入玉門關!
  
      劉仁軌一聲長笑,不顧四周驚詫的旅人商賈,策馬向房俊的背影追去。
  
      前方,是漫無邊際的戈壁黃沙……
  
      ************
  
      大軍再次在蒲昌海駐扎,這是進入高昌國的最后一站。
  
      出玉門關至高昌國,有兩條途徑。
  
      是由玉門關北上,穿越伊州進入高昌國,這條道路偏僻一些。而另外一條,便是沿著商賈川流不息的絲綢之路直抵蒲昌海,然后向北進入高昌國。
  
      從軍事角度來說,走第一條路更能達到出其不意的效果,而且這條路沙漠相對少一些,更能加快行軍度。
  
      但侯君集卻毫不猶豫的選了第二條路。
  
      大唐為何寧可負擔大量軍費,出動數萬大軍勞師遠征高昌國?
  
      對高昌國這點地盤,大唐可沒放在眼里。
  
      主要的目的,就是要給西域各國一個震懾!
  
      此時的西域,高昌算是猴子中的大王,真正的老虎是西突厥。
  
      可是豪氣蓋天的李二陛下不這么看,他認為,自己才應該是老虎,而且一山不容二虎,西域的主人,只能是大唐!
  
      但是西突厥實力頗為強大,不容易一舉拿下,而且西域其他國家的臣服,也還需要進一步鞏固。
  
      既然一口吃不成個胖子,那就實施蠶食計劃,步步為營,穩扎穩打。
  
      由于高昌國地理位置的關系,很不幸的被光榮地選中作為重點打擊的對象。
  
      高昌那里,麴文泰卻并沒有很強的危機意識,考慮到自己與唐朝之間有大漠的天然屏障,加上本國已與西突厥簽訂盟約,生緊急情況要互相支援,他理所當然地穩如泰山。
  
      鞠文泰一系列糟糕表現,促使一輩子爭強好勝的李二陛下,下定決心將高昌國收拾掉,而且很有些迫不及待!
双色球复式中奖表格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