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天唐錦繡 > 第五百一十八章 謀逆 二

第五百一十八章 謀逆 二

    房俊不明白李泰怎地這般遲鈍。天『『 籟小說
  
      你是坐鎮在此的親王,若是生什么亂子,跑不了我,還能有你的好?
  
      別看現在太子的地位危在旦夕,但朝中可不是一邊倒的支持你,反對你繼任儲君之位、等著找你毛病的也不少!
  
      這人文采不凡才思敏捷,怎地卻是這般沒心沒肺?
  
      心底惱火,房俊也不再勸。
  
      雖然地方是我的,可你們的責任比我更大,你們都不擔心,老子擔心個屁啊?
  
      侯君集和長孫沖不待見他,難道他就愿意搭理這兩個家伙?
  
      當下一甩袖子,大步出門。
  
      李泰不料房俊這般不給面子,訕訕的摸摸鼻子,惱火道:“甭理會這個棒槌,跟他置氣,氣死了都賠命!”
  
      侯君集皮笑肉不笑的道:“殿下放心,安全問題絕對萬無一失,末將這就出去監督手下兒郎,緊扼各個路口!”
  
      言罷,未等李泰回答,便揚長而去。
  
      李泰氣得差點踹桌子!
  
      怎地一個兩個都不將本王放在眼內,要造反吶?
  
      氣哼哼對長孫沖說道:“這侯君集被父皇關了幾天,還心存怨氣了怎地?”
  
      長孫沖一張臉上神情莫測,只是笑道:“此人粗鄙,世人皆知,殿下何須跟他一般見識?陛下的圣駕將至,不如一起去出迎吧!”
  
      便站起身,當先走出大堂。
  
      李泰憤憤然的神色迅冷靜下來,一雙小眼睛微微瞇起,總覺得氣氛不大對頭……
  
      *****
  
      皇帝儀仗沿著山路緩緩而行。
  
      沿途百姓商賈紛紛下車下馬,肅立在路邊,恭恭敬敬的禮讓陛下的車輦先行通過。
  
      這年月還未向明清兩朝那般,皇帝出行百姓必須德跪著相迎,大家只要保持要紀律,沒那么多的講究。當年隋煬帝楊廣那般霸道,也沒想出讓大臣百姓跪拜自己的禮數……
  
      一隊隊盔明甲亮身軀威武的禁軍護送著一輛豪華的四輪馬車,引得百姓商賈敬服惶恐,路邊到處都是肅然而立的百姓,卻只有禁軍的馬蹄踏著路面的“嘚嘚”聲,一絲雜亂的議論也無。
  
      對于這位皇帝,百姓們是打心眼里擁戴敬服!
  
      百姓的心思很單純,什么殺兄弒弟、逼父讓位,都不算什么,只要你能愛民如子,只要你能吏治清明,只要你能讓老百姓過上好日子,你就是個魔鬼,老百姓也照樣擁戴你!
  
      對于飽受戰爭磨難的淳樸百姓來說,還有什么是比吃得飽飯更重要的?
  
      歷經隋末的天下動蕩,百姓們更知道現在的和平來之不易,也知道是誰一手締造了現如今的輝煌盛世!
  
      不知道人群里誰喊了一聲“陛下萬福金安!”
  
      緊接著,整條通往山頂的道路兩旁,那無數肅立的百姓們,福至心靈一般深深彎下腰,恭恭敬敬的一個長揖,齊聲喝到:“陛下,萬福金安!”
  
      “陛下,萬福金安!”
  
      “陛下,萬福金安!”
  
      禁軍嚇了一跳,被陡然出現的聲浪驚得心弦緊繃,立時弓上弦刀出鞘,嚴陣以待!
  
      御輦之上的李二陛下卻是心潮激蕩!
  
      這是什么聲音?
  
      這是來自百姓心底最誠摯的肯定,這是對他李世民最大的褒獎,這就是他孜孜不倦夢寐以求的認可!
  
      他,李世民,別管曾經做過什么令人不齒之事,但他是一個好皇帝,是一個能讓天下萬民活下去、吃飽飯的好皇帝,是一個能將巍巍大唐經營的繁花錦繡、震古爍今的千古一帝!
  
      李二陛下猛地在車內想要站起,嚇得旁邊的王德跪地保住皇帝的腿,驚慌道:“陛下,不可!”
  
      最為皇帝最信任、最親近的太監,王德實在是太了解這位皇帝的性格了!
  
      自從登基一來,這位皇帝最大的心愿便是得到百姓的認可,他所作的一切,都是能讓史官在史書上寫下“李世民是個好皇帝”這么一句話!
  
      現如今外面的這些百姓如此自的頌揚皇帝,怎能不讓皇帝欣喜若狂?
  
      這個時候,最好的方式就是站在百姓的面前,接受百姓的頂禮膜拜!
  
      可是太危險了啊!
  
      李二陛下自然知道王德的顧慮,可難道他自己心里就沒有顧慮么?
  
      他很清楚,這個時候若是路邊的百姓之中又一個心懷叵測之輩,在他露面的時候射來一箭,很容易就能要了他的命!
  
      可他忍不住啊!
  
      他忍不住想要在百姓面前接受這種最真誠的的膜拜!
  
      他忍不住想要出現在百姓們面前,讓他們都能看看他們心底里認同的這個皇帝,到底是何模樣!
  
      縱有危險,那又如何?
  
      金戈鐵馬雖然早已遠離多年,但是當年沖鋒陷陣的那股熱血,卻仍未冷卻。
  
      當年朕能在虎牢關錢率領三千玄甲騎兵沖陣竇建德的十萬大局,現如今,朕為何就不能站在御輦之上,接受朕的子民頂禮膜拜?
  
      當年的朕能滿腔熱血,現在的朕就成了圈養的老虎,沒了血性?
  
      不,那不是我李世民!
  
      推開王德,李二陛下按動車壁上的一個按鈕,嚴絲合縫的車頂,便緩緩向兩側滑開,露出一個能容納一個人身體的頂窗。
  
      李二陛下自頂窗中探出頭來,腰腹之上,全部露出車頂之外。
  
      道路兩旁的百姓,全都看到了那個自御輦之上站出來的人!
  
      英偉的容顏,明黃的衣袍,雄渾的氣度!
  
      這是……皇帝陛下?!
  
      “哄”
  
      一陣洪水撞擊堤岸一般的驚呼響起!
  
      李二陛下很滿意,他高高舉起手,朗聲道:“朕,大唐皇帝李世民,今日與民同樂,與朕之子民,共創巍巍大唐,煌煌盛世!愿天下不再有冤死之魂,愿天下不再有餓死之鬼!”
  
      天地之間,只有李二陛下這一句豪言壯語在山梁之間回蕩,余音裊裊。
  
      好半晌,百姓才爆出一股山呼海嘯一般的歡呼!
  
      這,算是陛下對吾等的承諾嗎?
  
      這可是皇帝啊,九五之尊,天下之主,真龍天子!
  
      面對吾等草民,居然不顧危險的現出真身,給了吾等一個這般大氣磅礴、至誠至性的承諾?!
  
      千古以降,何曾有過這般親民的帝王?
  
      百姓們心情激蕩,感激涕零,紛紛跪伏在路邊,大聲道:“吾皇圣明,與天不老,萬壽無疆!”
  
      “與天不老,萬壽無疆!”
  
      百姓的歡呼,一遍又一遍的重復,在驪山之上回蕩不絕。
  
      遠遠的,前來迎接的房俊沿著眼前這一幕,不禁感到蛋疼……
  
      這位大抵應該算是史上最會作秀的皇帝了吧?
  
      而且,這年頭難道尚未流行那句“萬歲萬歲萬萬歲”?
  
      心底里是佩服的,不管是不是作秀,單單只是上演了這么一出,起碼民調上升五十個百分點……
  
      但是您這般招搖出風頭,就不怕人群里有人偷偷的給你射一箭?
  
      李二陛下是爽翻了,可他身邊的禁軍卻個個臉青唇白,膽子都快嚇破了!一個個眼珠子都快瞪出來了,一遍一遍的掃視著路邊的百姓,只要現一點點的異常情況,立刻就會撲上去亂刀斬殺,寧可殺錯一千,可絕對不能放過一個有可能威脅到陛下安全的隱患!
  
      到了農莊的門口,李二陛下并未下車,只是將身子重新縮回車廂內,命人將房俊叫了上來。
  
      “陛下,千金之體坐不垂堂,剛剛您這舉動,實在是太危險了!”
  
      一上車,顧不上什么禮節,房俊就瘋狂吐槽。
  
      娘咧!
  
      你想玩,回你的太極宮去玩,哪怕脫了褲子在長安城里玩果奔,咱都不管!可你不能再咱這地頭玩這一出,您要是有個好歹,不是把咱牽連進去了嗎?
  
      李二陛下笑呵呵的也不著惱,問道:“準備得如何?”
  
      他也知道剛剛自己的舉動有些失當了,只不過一時激動,沒控制住……
  
      房俊沒好氣的道:“萬無一失!咱琢磨出來的玩意,何時失過手?陛下您就等著見證奇跡吧!”
  
      李二陛下笑了笑,突然道:“那試驗便讓下邊的工匠去做吧,今日,你就待在朕的身邊,哪兒都不要去。”
  
      “呃……為什么?”房俊有些不解。
  
      “呵呵,為那么多干嘛?朕讓你如何,聽著就是。”李二陛下伸展了一下四肢,微閉雙目。
  
      房俊心里陡然一跳。
  
      一個念頭不可遏制的涌了上來……
  
      難不成是陛下聽了什么風聲,亦或是得到什么消息,甚至是預感到了什么,待會兒將有大事生?
  
      那么不讓我離開,是為了保護我,還是為了監視我?亦或者,兩者兼而有之?
  
      房俊不淡定了!
  
      不是真的有人想在這驪山上干什么造反謀逆的大事吧?!
  
      娘咧!
  
      這特么不是害人么?
  
      這里可是咱的地盤,哥們說不清楚啊!
  
      房俊心煩意亂,心里反復權衡,是誰有這么大的膽子?這驪山之上,有侯君集的左衛大營,有程咬金的左武衛,有長孫沖的神機營,還有李君羨的百騎精銳。
  
      誰敢在如此嚴密的護衛之下,行那等大逆不道之舉?
  
      亦或者……
  
      那人,本就是護衛在皇帝身邊的人?
  
      一想到此處,房俊陡然出一身冷汗!
  
      這當真是要搞出大事情啊……
双色球复式中奖表格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