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天唐錦繡 > 第五百二十八章 救治

第五百二十八章 救治

    582.
  
      就在那支羽箭飛越房俊的眼前,釘進高陽公主胸膛的剎那,席君買與劉仁軌已然如同兩只獵豹一般飛速竄出,向著羽箭射來的方向瘋狂撲去。
  
      弓箭手顯然沒料到對方的反應會如此神速,他射出羽箭,看都未看是否射中目標,丟掉長弓轉身便跑,卻只是跑出了十幾步,便被殺氣盈天的席君買和劉仁軌追上。
  
      弓箭手駭然欲絕,抽出腰間的短刀想要抵抗,劉仁軌手里的橫刀已然挾帶著風雷破空而至,當頭就是一刀。弓箭手無奈舉起手里的短刀,堪堪抵擋住劉仁軌這力劈華山的一刀,大腿一疼,已經被席君買的橫刀刺穿!
  
      劇烈的疼痛使得弓箭手死死咬著牙,猛地向后一掙,想要脫離席君買的橫刀,卻不料席君買一擊得手,手腕翻轉,橫刀在弓箭手的大腿里猛然翻轉,腿上的血肉筋絡被這一下絞得支離破碎。
  
      “啊——”弓箭手發出一聲慘烈的哀嚎,眼前刀光一閃,剛剛被自己擋住的那一柄橫刀已經飄然橫斬,自己握刀的手臂便被斬斷,灑出一蓬血雨。
  
      席君買緊跟而上,在弓箭手倒地的一刻,伸手捏住對方的下頜,為防止這人口中含有劇毒亦或咬舌自盡,手上微微用力,便將下巴卸了下來。
  
      劉仁軌上前拽住弓箭手的發髻,拖死狗一般將其拖回到房俊面前。
  
      兔起鶻落之間,已經將這個偷襲的弓箭手擒獲。
  
      *****
  
      當那一支白羽狼牙箭釘進高陽公主單薄的身體,房俊的心臟像似被一只無形的大錘狠狠的錘了一下,震得他神智一陣恍惚,失魂落魄的看著高陽公主在他眼前軟軟的向后倒去。
  
      在這一剎那,房俊看見了她的眼睛。
  
      那一雙靈動的眸子里沒有恐懼與后悔,只有滿滿的欣慰與安然爆發出一點絢麗的光芒。
  
      然后,這點光芒迅速的黯淡下去,最終消散……
  
      房俊有些茫然不知所措。
  
      這女人,居然在最緊要的關頭奮力推開他,替他擋住了這一箭……
  
      長樂公主就站在高陽公主的身后,清清楚楚的看著一切發生,等到她回過神來,高陽公主已經被羽箭射中,軟軟的向后到來。長樂公主嚇得尖叫一聲,伸出雙手抱住高陽公主的身子,大叫道:“漱兒,漱兒,你怎么樣?”
  
      那支羽箭顯然是被超過三石的強攻射出,鋒銳的狼牙箭簇挾帶著巨大的動能,一箭便將高陽公主單薄的身子射個對穿。鋒銳的箭簇由高陽公主的肩胛骨透出來一寸有余,長樂公主冷不丁的上前攙扶,被箭簇劃傷了手掌。
  
      她卻渾然不覺疼痛,只是抱著妹妹的身體,看著妹妹緩緩闔上眼簾昏迷過去,嚇得大哭道:“漱兒,你醒醒……”
  
      李泰嚇得面青唇白,“噗通”一聲跪在高陽公主身側,大叫道:“御醫,御醫……快給本王滾過來!”
  
      他也是被突如其來的事情嚇懵了,此處乃是房家的莊園,又哪里有御醫?
  
      晉陽公主看著那支在十七姐胸前顫顫巍巍的箭羽,嚇得哇哇大哭,跪在高陽公主身邊,叫道:“十七姐,你怎么了?”
  
      這一聲喊,才將房俊喚醒過來。
  
      房俊渾身激靈靈打個冷顫,這才回神。
  
      連忙蹲下身子查看。
  
      這支狼牙箭從高陽公主的右胸射入,在后背的肩胛骨透出,露出一寸有余的一截箭桿,滴滴噠噠的滴著鮮血,染紅了長樂公主的衣袍。
  
      房俊暗暗舒了口氣,幸好是貫穿傷。
  
      這個年代,最怕的便是箭簇射入身體里,似這等狼牙箭的箭簇都帶有倒齒,不切開傷口,根本不可能將箭簇取出,時間稍稍長一點,便會引起發炎。
  
      由于根本沒有抗生素,一旦傷口發炎,等于宣判死刑,活神仙也救不了……
  
      房俊將高陽公主從長樂公主懷里接過來,不可避免的碰到了長樂公主胸前的柔軟,但是值此精神緊張心神慌亂的當口,卻是誰都沒有注意。
  
      輕輕抱起高陽公主輕盈的身子,房俊看了一眼身邊的部曲,卻發現衛鷹也在,便吩咐他道:“馬上去找莊子里的郎中,不管他躲在哪里,馬上給我找來!另外吩咐人燒一大鍋開水,速去速回!還有,去某的睡房,取一壇高度的烈酒,就是柜子頂上,最烈的那一壇!”
  
      “諾!”衛鷹答應一聲,瘦削的身子撒丫子就跑起來,幾個起落便消失在小樓的拐角。
  
      這時,劉仁軌已經拖著他弓箭手過來。
  
      房俊冷冷的看了一眼,說道:“問出是誰指使他暗中施放冷箭,說出來,就給他個痛快,不說,就讓他后悔被他娘生到這個世上!”
  
      這一箭又快又狠又準,絕對不是尋常的兵卒能夠達到的水準。況且這弓箭手潛伏于一旁,在房俊擊退趙節之后才陡然發難,若是事先沒有接到暗殺房俊的命令,那才有鬼了!
  
      劉仁軌點頭道:“諾!他便是死了,末將也能從他嘴里摳出點什么來!”
  
      不同于席君買,劉仁軌一直并未與房俊歃血,成為他的部曲家將。
  
      畢竟劉仁軌的身份不同,雖然現在暫時無官,逗留在莊園里訓練親衛部曲,但是遲早有一天,是要放出去帶兵打仗充當一軍統帥。
  
      房俊對他更多的是敬重。
  
      而席君買,雖然房俊知道將來也是一員猛將,但是現在席君買心甘情愿的成為部曲家將,房俊也沒轍……
  
      劉仁軌辦事,房俊當然放心。
  
      當下也不多言,抱著高陽公主便快步進了小樓。
  
      小樓里的仆役奴婢已經被先前的廝殺嚇得膽戰心驚,此刻見到公主殿下生死不知的樣子,更是心驚肉跳。
  
      房俊命人就在大堂里將軟塌上的東西清空,只留下幾個侍女在旁邊伺候。然后將高陽公主輕輕的放置在上面,讓長樂公主捧著高陽公主的頭部,不至于碰觸到那一截兒穿透身體的箭簇。
  
      然后抽出腰間的橫刀,斬斷高陽公主肩胛骨上透出來的箭簇。沒有了箭簇的阻擋,伸手攥著箭桿,猛地一用力,便將箭桿拔了出來。
  
      這一下,長樂公主心都跟著揪了起來。
  
      強烈的痛楚使得昏迷中的高陽公主呻吟幾聲,身子輕輕顫動。
  
      房俊輕輕呼出口氣,放下手里的橫刀,上前伸手,抓住高陽公主的衣襟,用力向兩邊撕開。
  
      雪白飽滿的胸膛便顯露出來。
  
      晶瑩如玉的肌膚,圓潤鼓脹的山峰,隱隱可見淡青色的血管,晶瑩剔透。
  
      山頂的淡紅珍珠,隨著身軀的戰栗而輕輕顫動……
  
      李泰趕緊轉過臉去。
  
      長樂公主俏臉透紅,怒道:“你干什么?”
  
      房俊無語:“傷口不盡快處理,是會發炎的。一旦發炎,那可就要了命了!”
  
      大姐,咱就是再齷蹉,也不至于這個時候占便宜吧?再者說了,就這個臭丫頭,白給我,我都不稀得要!呃……好吧,看著這丫頭剛剛救了咱的份上,這句話收回……
  
      長樂公主這才知道誤會了房俊,小臉更紅了,不過卻絲毫沒有道歉的意思,秀美的眸子依舊狠狠瞪了房俊一眼。
  
      房俊懶得跟她一般見識……
  
      很快,開水便燒好,由侍女端了過來。
  
      那箭創正好在高陽公主右側乳上一分左右的地方,房俊實在不好自己動手,便囑咐長樂公主給她清洗傷處的血跡。不過嚴厲叮囑,切切不可使得傷處沾水,只要清理傷口四周便好。
  
      長樂公主微微咬著嘴唇,心底稍稍有些慌亂,怕自己處理不好。可她也不放心侍女來清理,只得微微顫抖著手,輕柔的擦拭傷口周圍的血跡。
  
      沒一會兒,光潔的額頭和挺直嬌俏的鼻尖便滲出一層細密的汗珠兒……
双色球复式中奖表格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