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天唐錦繡 > 第六百六十二章 君臣奏對 下

第六百六十二章 君臣奏對 下

所謂“雷霆雨露皆是君恩”,皇帝給你什么你就留著什么,而且要開開心心,不給你的,不能要……
  
  這是最起碼的對皇權的敬畏,古往今來,皆WWW..lā
  
  房俊所答非所問,貌似有些不滿皇帝敕封的“華亭縣侯”一事。而李二陛下神情悠然,看不出喜怒。
  
  房俊便也不話,似乎覺得自己剛才的話語一點問題都沒有。
  
  良久,李二陛下才抬起眼皮看了房俊一眼,言語平淡:“真這么看?”
  
  房俊安之若素:“自然是真的。”
  
  李二陛下不置可否,淡然道:“理由。”
  
  房俊活動一下腿腳,他是真的不適應這種跪坐的姿勢,對于這種古禮沒什么看法,只是單純的不習慣……
  
  “華亭鎮隸屬于蘇州府,雖然此地稍顯偏僻,卻距離蘇州很近,而且三面靠海,視野開拓,海運發達。若是能將此地經營成一處通商口岸,有得天獨厚之地理優勢,可以一舉溝通江南商路,用不了幾年,將成為江南一地甚至整個大唐最大的商業集散中心。”
  
  這是來自于武媚娘的啟發。
  
  至于將華亭鎮經營成一處通商口岸,則是在敕封圣旨下達的時候便有這個想法。畢竟放著后世上海這個東方最大的港口卻不發展海運,實在是有些丟穿越者的臉……
  
  李二陛下略感欣慰的點點頭。
  
  他還真以為房俊看不出將華亭鎮賜予他作為封地的目的,而對圣旨生出怨尤之心,畢竟華亭鎮那地方確實荒涼偏僻。
  
  但是將華亭鎮經營成為江南的通商口岸、集散中心……
  
  實話,李二陛下只是想將此地建設一處港口,供給水師駐扎,以便日后東征而已。
  
  建設軍港并不太難,但是要營建一處通商口岸,工程可就大了去了。
  
  李二陛下略微皺眉:“有這個必要?”
  
  工程大了,花錢自然就多。
  
  雖然現在觀眾商業興盛,稅收不少,玻璃作坊更是遠銷海外,每年都有大量的利潤。但是相比于東征高句麗所需要耗費的錢糧相比,依舊是捉禁見肘,不得不省著花。
  
  李二陛下已經從房家灣碼頭見識到了商業繁榮所帶來的好處,但是江南距離長安太遠,那可是江南士族盤踞的地盤,就算商業興盛起來,得到最大好處的必然是江南士族。國庫撥出大量銀錢興建通商口岸,獲益最大的卻是一向與朝廷貌合神離的江南士族,這種為他人做嫁衣的事情,李二陛下才不愿意干……
  
  房俊當然明白李二陛下的顧忌所在。
  
  他點點頭,道:“非常有必要。不過父皇大概誤會了兒臣的意思,兒臣想要興建的不是一般的商業口岸,而是直接受到戶部直屬的市舶司,所有前來大唐經商的海商,朝廷分發文書,告知唯有這一處作為朝廷允許的通商口岸,其余在任何地方靠岸登陸,即視為走私。而口岸的所有稅收,除去一部分留作日常運營之外,悉數上繳國庫。”
  
  此時的大唐,并無“市舶司”這個概念。
  
  歷史上在唐高宗顯慶年間,在廣州設立“市舶使”,這才是“市舶司”的前身。
  
  李二陛正捋著胡子聽得聚精會神,等到聽了將華亭鎮作為全國唯一合法的通商口岸,驚得下手一顫,差點把胡子都揪下來……
  
  這豈不是斷絕了江南士族的根脈?
  
  江南士族之所以盤踞江南幾百年,勢力繁盛,便是因為利潤極大的海貿!現在房俊這一個“市舶司”一旦建立,等同于決斷了江南士族的根基,這些家伙豈會善罷甘休?
  
  就連李二陛下也不得不憋屈的承認,江南,那是江南士族的江南!一旦這些江南士族發現根基動搖,必然發起歇斯底里的反撲,在江南那一畝三分地,便是朝廷面對江南士族的發瘋也無能為力!
  
  難道真的來一個血洗江南?
  
  李二陛下當然不會那么干!一旦江南動搖,自己的東征大業不知道就得被拖延多少年,自己現在年富力強,可若是十幾二十年后,還有精力去籌謀東征高句麗么?
  
  李二陛下搖頭嘆息,房俊的這個設想足以令他心動,但是并無多少成功的可能。
  
  “這個口岸一旦開啟,必然遭受江南士族的全力抵制,怕是剛剛建成,即將夭折。”
  
  沒有江南士族的支持,這個口岸也就相當于名存實亡,總不能指望著商品從華亭鎮登陸,然后再轉走水路銷往關中吧?
  
  房俊卻是早有腹案,信心十足道:“父皇明鑒,其實此事的成敗不在江南士族,而在于各國的海商。”
  
  李二陛下不解:“這是為何?”
  
  房俊自信道:“商賈以逐利為天性,只要有利潤,殺頭的買賣都有人干!江南士族抵制是必然的,因為他們想要追求巨額的利潤,一旦口岸被朝廷控制,所有的稅收都歸入朝廷,這就影響了他們的收益。他們的做法無非是在抵制華亭鎮的同時,在沿海各地照常接受外國商船,生意照做。但是如果我們能控制住各國的海商,使得他們除了華亭鎮,別的地方不敢去,便等于掐斷了江南士族的供給,外面的商品進不來,他們的商品出不去,這生意怎么做?”
  
  李二陛下恍然。
  
  做生意都是為了賺錢,一旦江南的商路被嚴格控制,就等于在江南士族的脖子上勒了一條繩索。不在華亭鎮做生意,那就沒有生意可做!
  
  江南士族是由多個家族組成的,彼此之間雖然同氣連枝,卻也必然有競爭、有齷蹉,不可能至始至終同心同德。面對巨額利潤的誘惑,必然有人舍去聯盟,投入朝廷的懷抱。
  
  此舉非但可以整合江南的商業,甚至可以使得朝廷加大對于江南的掌控力度。
  
  一旦華亭鎮口岸當真成為江南地區唯一的通商口岸……
  
  整個江南都盡在朝廷彀中矣!
  
  李二陛下壓制住興奮的心情,他還有最關鍵的一個問題。
  
  “外國的貨商亦是商人,他們追求的也是利潤,如何能聽從你的調遣,只在華亭鎮登岸?”
  
  房俊嘴角一跳,露出一個森寒的笑容:“誰不聽,吾大唐的萬里海疆就不歡迎誰。大海之上風急浪險,誰知道發生什么不測之禍?父皇難不成以為兒臣將要組建的新式水師,就只能運運糧草兵卒?”
  
  李二陛下一拍大腿,大聲道:“回頭擬一份奏折呈給朕,朕便頒旨成立這個通商口岸!”
  
  誰不聽話,那就干掉誰!
  
  這簡直太對李二陛下的胃口了……
  
  殺人放火什么的,對于李二陛下根本就沒有絲毫心理負擔。至于那些不聽話的外國商船?
  
  呵呵……
  
  房俊就知道李二陛下會同意這件事,趕緊道:“兒臣還沒完呢……”
  
  李二陛下欣然道:“還有什么,但無妨!”
  
  他簡直太開心了!
  
  這房俊果真是有宰輔之才啊!
  
  隨隨便便出個主意,不僅能幫助朝廷收繳大量賦稅,更能加強對江南的掌控,簡直是妖孽啊!
  
  這個在長安城里肆意妄為的紈绔子弟,一旦放出長安虎嘯天下,會干出一番什么樣的事業?
  
  李二陛下現在是越看房俊越喜歡!
  
  如此驚才絕艷,簡直就是天賜大唐的禮物……
  
  房俊被李二陛下熱切的眼神看得有些心虛,干咳一聲,道:“兒臣請父皇取消全國的關津之稅,只保留外國商品的關稅,余者只收取市賣之稅。如此一來,可以加大關稅的征收額度,不至于引起國內商賈的怨言,同時抑制進口,鼓勵出口,擴大貿易順差。”
  
  李二陛下聽著這些天書一般的詞匯,一臉懵逼……
双色球复式中奖表格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