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天唐錦繡 > 第八百四十六章 炸響新時代 下

第八百四十六章 炸響新時代 下

焦世勛是個極其謹慎之人。
  
  在這海盜林立的海中洲,若是沒有幾分謹慎小心的性格,如何能混到今天這等威風?當海盜的確實力很重要,但是一味的逞強斗狠絕對只是不入流的小蟊賊,想要作威作福一呼百應,根本不可能。
  
  在看到遠處快速駛來的這四艘怪模怪樣的帆船之時,焦世勛心中就升起一股不妙的預感……
  
  試想,作為一個縱橫東海多年的老海盜,居然連對方的船型都未見過,豈不是一件超脫常理的事情?怎能不叫焦世勛心驚肉跳?
  
  尤為重要的是,前方駛來的敵船越來越近,整體輪廓已經非常清晰,卻發現敵人船上床弩、拍桿什么的統統都沒有,唯一的特點就是開的快。難道水師的這種新式戰船就是依靠速度用船首的沖角來撞擊敵人?
  
  這完全不符合海戰的要求啊……
  
  就在焦世勛疑神疑鬼之時,一聲轟隆隆的炸響震蕩耳膜,已經放緩船速并且在前往海面上完成一半轉向的敵船突然冒出火光,緊接著一股黑煙騰空而起。
  
  焦世勛睜大眼睛,莫名其妙。
  
  然而未等他嘲笑水師的新式戰船居然尚未交戰卻先行起火,便陡然發現眼前出現一個黑影。
  
  一個不知道是什么的東西如同閃電一般迎面奔襲而來,立在船頭的焦世勛嚇了一跳,下意識的便一矮身。
  
  “轟”的一聲巨響在身后響起。
  
  焦世勛訝然的牛頭看去,眼珠子差點瞪出來!
  
  只見站在自己身后的一干精銳海盜此刻橫七豎八躺倒一片,四五個體格精壯的海盜不知被什么東西砸到一般,骨斷筋折血肉模糊,慘叫聲和驚叫聲這時才響起。
  
  而不遠處的舵樓則出現一個黑乎乎的大洞,堅固的木板破碎開裂。
  
  怎么回事?
  
  焦世勛迷茫的睜著眼睛,渾然不知發生了何事。
  
  剛剛還好好的,怎地就突然倒了一地,血肉橫飛?
  
  他抬頭看了看天,瓦藍瓦藍的萬里無云,難得的好天氣,可剛剛的炸響是怎么回事?難道是老子壞事做盡、喪盡天良,老天爺旱天打雷要收了我去?
  
  *****
  
  “打中了!”
  
  “打中了!”
  
  新式戰船上一片雀躍歡呼。
  
  說實在的,連續多日的操練,使得戰船上的炮手們明白這種火器雖然威力巨大,但是準星實在偏得離譜。敵船距離太遠,瞄準本就不易,再加上火炮發射的時候會產生非常強大的后坐力,使得炮身難以遏制的發生移位,準頭就更偏了。
  
  開戰第一炮就打中目標,簡直就是七十歲的老漢一發得子那樣的概率……
  
  “清理炮膛!”
  
  “裝藥!”
  
  “填彈!”
  
  “準備——”
  
  “放!”
  
  雖然各個興奮不已,但是火炮長的命令立即下達,炮手們只得壓抑住興奮的心情,按照平時操練的流程迅速完成自己的工作。
  
  先用扎著豬鬃的刷子清理掉炮膛內殘留的火藥殘余物,緊接著將定量火藥的紙包放入炮膛,最后將圓圓的失信鐵彈裝填進去,用長長的鐵釬子將其捅到炮膛的底部。
  
  戰船在運動,射擊的角度也要隨之調節。
  
  片刻之后,四艘戰船上的四門火炮再次發出怒吼,四枚鐵彈被火藥推射出去,較小的炮管長度和較大的口徑,使得炮彈的初速極低,即便如此,炮彈的出膛速度也幾乎達到了人眼的極限。
  
  遠處的海面上連續濺起四朵潔白的浪花,四發炮彈無一例外的落空。
  
  炮手們并未氣餒,迅速的按照規制的流程快速操作,裝填炮彈。而率先脫離主力的四艘戰船則在海面上完成了轉向掉頭,風帆只是升起了一半,速度便已經跟全力追趕而來的敵船保持同步,一面向著主力船隊的方向撤退,一邊不停的開炮。
  
  一時間,海面上炮聲隆隆,一朵朵黑煙騰空而起,一朵朵水花飛濺。
  
  海盜船似乎見識到了火炮的威力,不斷的加速想要追上新式戰船拉近距離來一個接舷戰。可水師的新式戰船速度太快,就這么在前頭慢悠悠的吊著,幾乎保持著相同的距離,火炮不斷的發射……
  
  現在的火炮既沒有瞄準裝置,穩定性也差,準確率自然讓人蛋疼。不過不停的炮擊總算是量變引發了質變,其中一枚炮彈幸運的擊中敵人旗艦的水線部位。
  
  在攜帶著巨大動能的鐵彈面前,敵人旗艦的船板就像是破紙一般被輕易的撕碎,海水在重力的作用下瘋狂的涌進鐵彈擊碎的缺口,只是片刻之間,敵船已經開始傾斜。
  
  甲板上的海盜亂哄哄的亂竄,開始的時候還嘗試著下到艙底補救,但是隨即便放棄了這個想法。開始有人跳入海里游向友軍的戰船,使得整個船隊瞬間亂成一團。
  
  焦世勛魂兒都快嚇飛了,該死的水師這是什么武器?
  
  距離這么遠,就能使得己方損兵折將,甚至連自己的座船都被擊中!感受著腳下的座船緩緩的傾斜,船頭漸漸下沉,耳邊響徹著炮聲和屬下勸解其棄船的喊聲,焦世勛只覺得一顆心冰涼涼的隨著座船不斷的下沉。
  
  僅僅只是四艘怪模怪樣的新式戰船,裝備了這種威力強大的遠射武器之后便能讓自己座下的這艘戰船毫無抵抗能力的沉沒,若是有十艘、一百艘這樣的新式戰船,諾大的東海,也將再無海盜的立錐之地……
  
  不過此時顯然不是思慮以后的時候,若是不能擊潰眼前的這支水師船隊,一旦被其銜尾追殺,自己辛苦創下的這點家業就將毀于一旦!
  
  沒辦法了,硬著頭皮往上沖吧,狹路相逢勇者勝!
  
  焦世勛一咬牙,大吼道:“都特么給老子鎮定!咱們這么多船,他能打得沉幾艘?聽老子的號令,都給我往前沖,只要接舷,就讓這幫小崽子知道我‘青皮蛟’的厲害!”
  
  他在海盜當中威望極高,這么一喊,迅速穩定了軍心。
  
  是啊,水師的這種武器雖然威力很大,隔著這么老遠也能擊沉戰船,但是只要靠近了接舷戰,這幫泥腿子出身的小崽子怎么可能是他們這些身經百戰的海盜的對手?
  
  沒說的,沖沖沖,只要沖到近前,那就勝利在望!
  
  焦世勛放棄已經開始緩緩下沉的座船登上臨近的一艘戰船,升起旗幟下達了沖鋒的號令,“嗚嗚”的號角聲中,無數的海盜船打了雞血一般瘋狂的前沖!
  
  當火炮再次擊沉一艘敵船之后,水師的主力和瘋狂沖來的海盜終于狹路相逢!這個時代的海戰,為了發揮沖角的威力,向來是船頭對著船頭沖擊,其次才是舷側拍桿拍擊、弓弩勁射,最后接舷肉搏。
  
  兩支船隊就像是兩群憤怒的公牛,在遼闊的海面上狠狠的撞在一起!
  
  “砰、砰、砰”
  
  沖角的撞擊聲不絕于耳,一陣陣令人牙酸的“咯吱”聲接連響起,船身不夠堅固的戰船被撞得船體斷裂、龍骨扭曲,站在船舷便的兵卒不斷被震蕩落水,慘叫一片。
  
  然后,飛蝗一般的箭矢在海面上飛射,雙方的兵卒不斷有人慘叫著中箭,戰況慘烈。
  
  只是片刻的功夫,雙方戰船交錯,最慘烈的接舷戰到來!
  
  海盜們緊緊握著手中的兵器,絲毫不懼激射而來的箭矢,哪怕有人中箭也只是慘哼一聲倒地,其余人都紅著眼狠狠的盯著面前的水師戰船,就等著距離再近一些,就跳到對方的甲板上大開殺戒!
  
  而水師戰船上的兵卒亦都整齊的列陣,等待著即將到來的血戰!
  
  船身交錯,船舷離著船舷越來越近!
双色球复式中奖表格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