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天唐錦繡 > 第八百六十章 雨中殺機 再續

第八百六十章 雨中殺機 再續

<>天才壹秒記住『→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陰沉的天色一片昏暗,遠處那矗立的塢堡在雨幕之中隱隱顯出雄壯的身形,仿若來自幽冥地獄的魔鬼府邸。
  
  “劉仁軌、劉仁愿,正面強攻,吸引敵人的注意力,薛仁貴泅渡塢堡后方的護城河,用抓鉤攀上城墻,進入塢堡之后快速趕到正門,里應外合。其余人等隨我壓陣,都聽明白了?”
  
  “諾!”
  
  “立刻行動!”
  
  蘇定方站在風雨之中傲然挺立,大手一揮,身后無數的兵卒沉默著發起沖鋒,只余下陣陣腳步聲在漫天大雨之中震蕩心神。雖然不是真正的沙場對陣,但是誰也不知道顧氏塢堡之中隱藏了怎樣的實力,有多少豢養的死士戰兵。
  
  這是蘇定方真正意義上的第一次指揮一場戰斗,由戰術的謀劃、策略的制定、直至現在臨戰的指揮,全都由他一個人掌控。一種興奮的戰栗從心底升起,即便冰冷的雨水早已將全身的甲胄澆透,也無法熄滅這種來自于靈魂深處的激動。
  
  這就是自己想要的人生啊……
  
  我蘇定方,就是為了戰爭而生的男人!
  
  只有在這種掌控了萬千兵卒生死勝敗的戰斗之中,才能尋找到人生的真諦!
  
  對手只是個人素質優秀卻全無軍紀約束的散兵游勇一般的死士戰兵?
  
  蘇定方才不管!
  
  在他的眼中,只有自己人和敵人的區別。無論敵人多么弱小,都必須用雷霆手段徹底殲滅!
  
  正如大總管所言的那句話:“對待袍澤要象春天般的溫曖,對待對手要像秋風掃落葉一樣,對待敵人要像嚴冬一樣殘酷無情”……
  
  黑黝黝的天色,水師兵卒直到抵近了塢堡前方十幾丈的地方,才被塢堡內的人發現。【△網WwW.】拴著繩索的抓鉤高高的拋上兩三丈高的堡墻,卻沒有幾個兵卒拼死向上攀爬,而是到了堡墻下,所有的步卒一矮身,由身后跟進的刀盾兵舉起盾牌護住全身。
  
  堡墻之上便落下了一陣急促的箭雨。
  
  木質的盾牌被羽箭射中,發出“奪奪奪”的一陣悶響,遠遠望去,宛如一片秋日里搖曳著白羽的蘆葦蕩……
  
  正門的攻擊本就是為了牽制塢堡內的注意力,沒必要為了演戲而枉送兵卒的性命。真正的殺招,在于薛仁貴率領的那一旅聲東擊西,當薛仁貴殺入塢堡之內,正門的兵卒才會發力猛攻,彼此策應。
  
  *****
  
  烏朵海心頭充滿了絕望的憤怒!
  
  侍衛拼死為房俊爭取到了一絲機會,而房俊也沒有辜負侍衛的舍命相搏,狠狠的一刀摜進烏朵海的下腹。最可恨的是這一刀入體之后,還翻動手腕,狠狠的絞了一下……
  
  烏朵海捂著長長的刀口,滾熱的鮮血依然不可遏止的噴涌出來。腹內的劇痛使得他咬緊牙關瞪圓眼珠,那一絞定然絞碎了臟器,即便是剛硬的烏朵海也承受不住這種劇痛。這樣的傷勢,烏朵海知道自己今日怕是無法生離此地了。
  
  他憤怒的瞪著搖搖晃晃站起的房俊,恨不得將其生吞活剝!
  
  向他烏朵海堂堂山越人的宗帥,天生神力豪勇過人,本想著帶領族人干出一番轟轟烈烈的大事,卻鬼使神差的被這個房俊攪合了,夢想破滅,族人尸體如山血流成河,這份仇恨傾盡長江之水亦不可洗清!
  
  誰又能料得到,正是這個自己的手下敗將,居然能利用侍衛拼死創造的機會,給了自己這狠狠的一刀?
  
  烏朵海死死捂著傷口,滿腔悲憤,見到被他一腳踹飛的房俊搖晃著站起,頓時兇性大發,猛地抓起身前這個侍衛的尸體,拼盡全力掄了出去。
  
  侍衛的尸體就像是破麻袋一樣橫空飛出,猛地砸在房俊的身上。而就在這個時候,顧燭的一刀也破空而至。房俊剛剛掙扎著站起,想要繼續拼命,眼前忽然一黑,感覺自己好似被奔跑的野牛撞上了一般,再次倒飛出去,“砰”的一聲撞碎了鎮公署的大門,直接撲進大門里趕著出來救援的人群中,頓時驚呼哀嚎一片,滾地葫蘆一般倒了一片。
  
  顧燭的橫刀堪堪已經劈到了房俊的脖子上,突然眼前一花,房俊已經倒飛著摔進了大門內。顧燭差點氣死,正是烏朵海奮力扔出侍衛尸體的這一撞,鬼使神差的來了一個“神助攻”,居然將房俊從自己的刀口給撞飛了……
  
  還特么能再扯一點么?
  
  顧燭氣得咬牙,兩眼血紅,此時他的眼里只有房俊,早已置生死于度外!他只知道,若是房俊活著,遲早要拿他顧家開刀。為了保住陸家,房俊就必須死!
  
  他一刀劈空,也不管鎮公署的門里沖出來的兵卒,咬著牙三兩步沖向房俊,再次揮刀劈砍。
  
  房俊被撞得七暈八素,尚未回過神來,公署內的兵卒便沖到身邊,一邊抵擋住顧燭和緊隨而來的刺客們的攻擊,一邊拽著房俊向后飛退!
  
  烏朵海拼盡全力的將侍衛尸體擲出,眼前一陣發黑,腹腔內劇痛加倍,再次用手捂著傷口,感覺到除了滾熱的鮮血之外,似乎有一些黏糊糊的碎肉隨著鮮血涌出,大抵是被房俊那一刀絞碎的臟器……
  
  自知今日無法幸免,烏朵海狂性大發,脫下上衣在胸腹之間緊緊的扎住傷口,拎著橫刀,奮起余力向著鎮公署的大門內殺進去!
  
  鎮公署內本來就不是兵營駐地,負責警衛的兵卒只有二三十人。畢竟誰能想到居然有刺客喪心病狂的敢到鎮公署來行刺?面對顧燭和烏朵海這樣的高手拼死沖殺,只能且戰且退,一路掩護著渾身筋骨欲裂的房俊退到鎮公署院內。
  
  兩方都抱著必死之心,只是一方拼死也要斬殺房俊,另一方則拼死也要護住房俊性命,就在狹小的院內展開一場慘烈的搏殺!
  
  華亭鎮的兵卒當真悍不畏死,前赴后繼的用自己的身體去抵擋刺客的橫刀!怎奈顧燭和烏朵海的身手太過高強,尤其是后者,抱定了必死之心,根本不顧劈砍到自己身上的刀劍,短短的幾個呼吸之間,身上各處刀傷已有七八處,胸腹見的傷口更是血流如注,可他眉毛都不皺一下,渾身浴血狀若魔神,手中的橫刀每一下劈砍捅刺都能收割一條性命,就踩著腳下暴雨也來不及沖刷的鮮血,一步一步的逼近房俊!
  
  鎮公署院內遍地尸體,鮮血成河!
  
  房俊使勁兒晃了晃腦袋,神智終于清醒一些,只是面前的慘狀令他目眥欲裂!
  
  好一個烏朵海!
  
  好一個顧燭!
  
  居然敢殺到自己的老巢里來!
  
  他想要抓起地上掉落的一柄橫刀,站起身來拼殺,可是指尖剛剛碰觸到刀柄,身子卻被身后的兩個兵卒拖拽著一路向后……
  
  “娘咧!放開老子!”房俊大怒,想要站起來,卻雙腿無力,只能大罵。
  
  “不行啊大總管,恕難從命!”兩個兵卒哭叫著不放手,一直將房俊拖拽著后退。不是他們怕死,他們也想沖上去跟自己的袍澤并肩血戰,可是大總管的性命是第一位的,他們只能眼看著袍澤在自己的面前一個接著一個的被斬殺,而自己唯一能做的,就是拖著大總管一直后退,一直堅持到援兵前來。
  
  鎮公署里廝殺如此慘烈,一墻之隔的巡邏兵營之內的兵卒定然馬上就會趕來!
  
  烏朵海殺紅了眼,一只手掐住一名兵卒的脖子,手里的橫刀一刀一刀的捅進兵卒的肚子,直到兵卒腸穿肚爛咽了氣,他還在一邊咒罵著一邊一刀一刀的捅……
  
  顧燭懶得管他,他的眼里只有房俊!
  
  奮力劈開最后一名兵卒,顧燭喘出一口氣,伸手抹了一把臉上不知是血水還是雨水,大步向著房俊沖去。
  
  “蓬”
  
  一支狼牙箭穿透雨幕,宛如來自幽冥地獄的幽魂,猛地釘進顧燭的胸膛。顧燭一個踉蹌,好不容易穩住身形站住腳步,不可思議的看著深深釘進自己胸膛的這一支狼牙箭。
  
  “蓬蓬蓬”
  
  一陣密集的弓弦聲連續響起。
  
  鎮公署東邊的院墻上冒出一排排的弓手,一陣箭雨傾瀉,顧燭瞬間變成了一只刺猬。
  
  一根根白色的翎羽在暴雨中兀自顫抖不休……手機用戶請瀏覽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双色球复式中奖表格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