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天唐錦繡 > 第九百四十章 西域的消息

第九百四十章 西域的消息

蘇世長微笑不語,揣摩上意可以,誹議君王可就要了命了……
  
  不過他與太子殿下向來親厚,以往憤懣與太子執意妄為親近杜荷、李安儼等近臣故此一怒之下足不出戶失望至極,但是在太子一反常態的勤于任事并且對張玄素、于志寧等帝師表示恭敬聽從之后,這才欣然再入東宮。
  
  故此,總是要提點太子一些,莫要被陛下展示出來的“無奈”姿態所迷惑。
  
  “陛下乃九五至尊,千古少有的圣明天子,一言一行皆有深意,一舉一動皆有布局,焉能于朝堂之上束手無策,被那幫自以為是的世家門閥所左右?”
  
  蘇世長微微一笑,低聲說道。
  
  若是論起對于陛下性情之了解,普天之下莫過于他們這幫自陛下還是秦王之時便侍奉左右出謀劃策的“秦王府十八學士”。當今陛下看似性情中人,實則權謀之術早已登峰造極,他不愿意的事情,誰能逼著他做?
  
  最典型的一件事便是當年的“玄武門之變”,滿天下都知道是因為陛下被隱太子李建成與巢王李元吉逼得走投無路不得不憤然反擊,這才殺兄弒弟反戈一擊。雖然此舉不仁不孝,可天下人都對此表示理解,畢竟誰也不能說當兄弟的就得任著兄長肆意屠戮還不能還手吧?
  
  故此,一件堪稱大逆不道的行為,得到了最大限度的寬容。
  
  然而事實的真相到底如何呢?
  
  李建成與李元吉固然步步相逼想要將李二陛下斬草除根永除后患,難道李二陛下就沒有步步為營以退為進不斷的向世人展示自己的委屈忍讓,最終的反擊只是迫于無奈的印象?
  
  李二陛下做得固然沒錯,當時的形勢便是不是你死就死我亡,沒得退也沒得讓。但是李二陛下一直示敵以弱一直委曲求全,卻正說明了其權謀之術的精深。
  
  這可不是身邊的智囊出的主意,完全是李二陛下自己一手操作。
  
  李承乾固然有些不善計算籌劃,卻也不是傻子,蘇世長這么一說,他也感覺到其中的蹊蹺,稍稍思索一下,便猜到李二陛下的目的。
  
  說到底,世家門閥的群起反對固然迫使李二陛下不得不稍作退讓,但是李二陛下順水推舟的成分還是占據了大多數……
  
  想到這里,李承乾眉梢一挑,低聲道:“水師學堂?”
  
  蘇世長欣然一笑,滿意的頷首點頭,太子殿下能有這般敏銳的思維,他是極為欣慰的。既思維敏銳通曉政務,有性情仁厚待人以寬,此乃大唐之福也!
  
  “老臣不知這水師學堂具體是個什么章程,但是陛下在召房俊回京的同時勒令水師學堂亦要從江南搬遷至關中開辦,便可知陛下的重視。陛下之所以順水推舟的召回房俊,以老臣看來其實大部分原因便是為了這個水師學堂。”
  
  水師學堂是個新鮮事物,外界流傳的信息很少,卻算不得什么機密之事,李承乾便解釋道:“這是房俊提出的一個策劃,水師當中的每一個軍官都要接受嚴格的水戰教育,學制為兩年,考試未通過者不得畢業,更不得擔任水師當中的任何職務。”
  
  蘇世長略一沉思,便贊嘆道:“房俊此子之思維,當真有若天馬行空,奇才也!此舉不僅可以提升整個水師的戰斗力,尤為重要的是對水師當中的軍官增強凝聚力提升忠誠度,將整支水師擰成一股繩。厲害呀!”
  
  怪不得李二陛下要勒令水師學堂搬遷回關中,若是等到水師學堂一批一批的畢業生掌握了水師的全部職權,那么這支水師是聽陛下的還是聽房俊的?
  
  事情很明白了,李二陛下寧愿不用房俊在江南替他撈錢,也要將水師學堂置于他自己的掌控之下。當然,李二陛下還是覺得有些委屈了房俊,所以才會做出房俊的前程由他安排的態度,這是一種補償。
  
  不出意外,房俊回京之后的官職必然是超過所有人的預料,高到一個令人瞠目結舌的地步。
  
  而且別人還不能反對,誰反對李二陛下就會跟誰急。
  
  你們逼著我把房俊召回京師,我聽你們的了,怎么我想要升官補償一下我的臣子也不行?
  
  李承乾笑道:“房俊確實厲害!不說別的,但就這份撈錢的本事就堪稱古之未有,休說正處處等錢的父皇,又有哪一個皇帝不喜歡這樣的臣子呢?毋須盤剝百姓,毋須施行苛政,錢財卻總是能大把大把的弄來,最厲害的是所有的撈錢手段都是長久的開源之策,玻璃也好,鹽田也罷,現在又是一個市舶司,都能夠源源不斷的給民部國庫、父皇內帑提供海量的錢財,如此能臣,說一句千古未有也不夸張吧?”
  
  他與房俊關系很好,兩個人閑暇獨處的時候也沒有什么君臣之間的避諱,很是能談到一起去,因此房俊越是展現出高人一等的才華,他越是高興。
  
  只是現在父皇廢黜了分封制度,就藩在外的皇子陸陸續續都返回長安,朝中已然熄滅的爭儲話題漸漸興起,恐怕又是一波暗流涌動。房俊這樣年青有為的大臣,想必又會成為各方角力爭取的對象……
  
  蘇世長問道:“聽說房俊自關中離開的時候,征調了不少世家勛貴家中的家將部曲前往水師?”
  
  說道這里,李承乾心情越發美妙,笑道:“不錯,而且這些世家勛貴之間曾有一個私下的約定,送出去的這些家將部曲在水師當中所繳獲的錢糧會按照一定的比例給世家勛貴分發,孤在其中占了大頭。而且前些時日房俊曾有書信送來,因為水師曾連續兩次剿滅東海的大股海盜,繳獲頗豐。能讓房俊說出‘繳獲頗豐’這樣的話語,想必定是極大的一筆錢財。”
  
  心中甚是鼓舞。
  
  別看李承乾位居東宮,吃穿用度皆有國庫支付取用,但是私下里難免置辦一些奢侈新奇之物,以及打賞近臣心腹,這筆花用的數目頗為巨大,太子殿下也捉禁見肘。
  
  有了這筆繳獲的錢財,定然能夠大大的寬松。
  
  蘇世長微微皺眉。
  
  按照李承乾所言,這次撥出家將部曲的皆是東宮親厚的勛貴世家,若是將這筆繳獲的錢財分潤下去,豈不是給予一種拉幫結派、培植黨羽的錯覺?
  
  身為太子,這可是大忌啊!
  
  *****
  
  另一邊的神龍殿內,李二陛下剛剛將一眾大臣攆走,宮女侍候著洗了腳,尚未舒舒服服的享用午膳,便收到一個讓他錯愕至極的消息。
  
  兵部尚書李績去而復返,手里遞上一封奏報。
  
  “房家羊毛作坊遭遇火災焚為灰燼,釀酒作坊里的工匠聚眾煽動謠言,已被西州刺史府盡數捉拿下獄?”
  
  李二陛下眼珠子都瞪圓了,一目十行的看著手中的奏報。
  
  這是安西都護、西州刺史郭孝恪呈上的奏報,說是房家在高昌城的羊毛作坊被一場忽如起來的大火燒成灰燼,工匠死傷無數,價值十幾萬貫的羊毛化作飛灰。而與羊毛作坊緊鄰的釀酒作坊在刺史府的兵卒前往救火的時候與釀酒作坊的工匠發生沖突,工匠不準兵卒進入作坊,并且聲稱這場大火是有人蓄謀為之,兵卒們為了避免釀酒作坊被大火波及,不得不將工匠們盡數擒拿,這才能全力救火……
  
  李二陛下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怎會有這等事?”
  
  前腳讓房俊受盡委屈不得不放棄江南的局面回到長安,后腳房俊在西域的產業又遭受到滅頂之災,就連李二陛下都覺得這廝這次吃虧吃得太大了。
  
  然而他再一細想,卻又想出了諸多蹊蹺之處……
双色球复式中奖表格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