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天唐錦繡 > 第一千零六十二章 善后

第一千零六十二章 善后

    高句麗副使瞠目結舌。
  
      大唐不是禮儀之邦嗎?
  
      漢人不是講究君子如玉、謙遜儒雅嗎?
  
      怎地現在的大唐高官都這般無恥?
  
      這簡直就是赤裸裸的恐嚇啊!
  
      坐在一側眼神放空的聿明雷扭頭看了房俊一眼,微微嘆氣,喟然嘆道:“瞻彼淇奧,綠竹猗猗。有匪君子,如切如磋,如琢如磨。瑟兮僩兮,赫兮咺兮,有匪君子,終不可諼兮!”
  
      說完,再次凝神放空,思索他的天人之道。
  
      滿堂官吏盡皆憋著笑,心說這位被府尹奉為上賓的如玉公子當真視為秒人。明明是一句贊揚君子如玉的話語,放在此地卻生生被他說成了譏諷之言,偏偏通篇辭藻華美,沒有一字一句的污穢之語……
  
      程務挺是個大老粗,等著牛眼哪里聽得懂?
  
      房俊卻是差點氣死!
  
      麻蛋的你以為哥們沒讀過《詩經》,還是聽不出你的諷刺之言?
  
      《詩經》中有許多人物的贊歌,稱贊的對象也很廣泛。
  
      其中重要一類被稱頌的對象,是各地的良臣名將。先秦時代,正是中華民族不斷凝聚走向統一的時代,人們希望和平、富裕的生活。在那樣一個時代,人們自然把希望寄托在圣君賢相、能臣良將身上。贊美他們,實際上是表達一種生活的向往。
  
      《淇奧》便是這樣一首詩。
  
      “《淇奧》,美武公之德也。有文章,又能聽其規諫,以禮自防,故能入相于周,美而作是詩也。”
  
      這個武公,是衛國的武和,生于西周末年,曾經擔任過周平王的卿士。史傳記載,武和九十多歲的時候,還是謹慎廉潔從政,寬容別人的批評,接受別人的勸諫,因此很受人們的尊敬,人們作了這首《淇奧》來贊美他。
  
      這是一首贊美詩,辭藻相當優美,可是這里有哪一個字那一句話能跟房俊沾上邊兒?
  
      放在房俊身上,那就完全是反面教材,貨真價實的譏諷嘲笑……
  
      這不是打臉嗎?
  
      還是“啪啪”的那種!
  
      房俊對聿明雷怒目而視。
  
      聿明雷則完全放空狀態,瞅都不瞅他。
  
      房俊拿他沒辦法,聿明氏一家大小全都神經兮兮的,真的懷疑是不是所有的神仙都是這種不靠譜的神經病?
  
      只能將滿腔怨氣撒在高句麗副使身上:“速速決定吧,是你們立即簽字畫押,還是本官即刻遣人將爾等驅逐出長安,任爾等山高水遠風塵仆仆的回到高句麗?當然,大唐兵力有限,不可能護送爾等一路返回,路途之上還要各位加倍小心謹防賊寇出沒才是……”
  
      高句麗副使欲哭無淚。
  
      簽字畫押?
  
      回到高句麗就必然要承受淵蓋蘇文那個大魔王的死手,身死族滅幾乎板上釘釘。
  
      不簽?
  
      房俊若是在他們回高句麗的半路上安排一支伏兵扮作山賊草寇,將他們屠戮殆盡,然后照樣可以對外說他們已經認罪,最后為了躲避淵蓋蘇文的懲罰而畏罪潛逃,家人照樣絕無幸至。
  
      這特么根本就沒的選!
  
      怎么走,似乎都是死路一條……
  
      還好這個副使不是個笨蛋,既然怎么都是死,可不拼死搏一搏?只要能夠回到高句麗,將所有的罪名全都推到黑齒常之身上,就按照房俊的設計說黑齒常之包藏禍心主動供出高句麗是想要離間挑撥大唐賀百濟的關系,促使大唐盡快出兵高句麗,以此來緩解百濟面對高句麗之時的強大壓力。
  
      淵蓋蘇文會不會信呢?
  
      這位副使琢磨半天,覺得淵蓋蘇文相信的可能性還是存在的。蓋因淵蓋蘇文此人雖然豪勇無雙冠蓋高句麗,武力值逆天,個人威望也獨步高句麗,只是計略智謀卻稍遜一籌,更多的時候都是剛愎自用一意孤行,偏偏還聽不進去身旁心腹的諫言……
  
      只要可能性存在,那么就有一絲活路。
  
      總比現在左右都是個死強的多吧?
  
      無奈之下,副使只好帶領一眾高句麗使節簽字畫押,承認這一些都是淵蓋蘇文暗中設計……
  
      將高句麗副使攆走,房俊看著那份供詞松了口氣。
  
      李二陛下委派給他的這個差事的確不好干。
  
      現在大唐非但無力東征高句麗,還得在軍事中心移往西域的時候嚴防高句麗對遼東諸郡下手。怎么處置黑齒常之的刺殺、誣陷事件?
  
      這里頭需要一個巧妙的平衡。
  
      既能震懾淵蓋蘇文不敢驕狂自大,亦不能壓力太大導致淵蓋蘇文破罐子破摔,因為兩者的后果既有可能都是促使淵蓋蘇文悍然出兵遼東諸郡……
  
      而黑齒常之的身份,則為房俊提供了轉圜的余地。
  
      這樣一份供詞將會隨著大唐商賈的腳步在高句麗、百濟、甚至新羅境內快速傳播,朝鮮各國的心思也必然會有一番變化。百濟自然是記恨在心,不過他們實力弱,在沒有大唐支持的情況下不敢對高句麗發動軍事行動;高句麗則不敢抱以輕心,在沒有消弭百濟的威脅之前,絕對不敢對大唐的遼東諸郡出兵,以免百濟趁勢偷襲、腹背受敵。
  
      甚至一向存在感極低的新羅都會暗中聯絡百濟,共同對抗高句麗的威壓。
  
      所有的一切,都只是穩住高句麗,致使淵蓋蘇文投鼠忌器,在沒有平定百濟和新羅之前不敢貿然攻略遼東,給大唐平定西域、將軍事中心重新轉向遼東而贏得時間……
  
      程務挺問道:“府尹,那個黑齒常之什么都沒招,卑職已然諸般刑具都上了一遍,可是這人意志力極為強悍,咬著牙根一句話都不說。您看看……是否再審問一次?”
  
      房俊哂然。
  
      意志力?
  
      所任或許都大唐抱有敵視對自己的部族忠心耿耿,但是這個黑齒常之絕對不是,否則歷史上也不會再百濟兵敗之后投降大唐,為大唐南征北戰立下赫赫功勛。
  
      這樣的一個人之所以能夠咬著牙挺過京兆府的諸般刑具,只不過是沒有觸及到他的要害而已。或許他不在乎自己的性命,但是他肯定有非常在乎的東西,為了保護這個東西,他寧愿出賣自己的靈魂,為敵人去開疆拓土,奉獻出自己的鮮血與生命……
  
      只要找到黑齒常之的弱點,擊碎他的堅韌只是輕而易舉。
  
      不過房俊疲憊的擺擺手,說道:“暫且不急。”
  
      大局已定,黑齒常之身入大牢還能插翅飛走不成?
  
      程務挺一愣:“不審啦?”
  
      房俊沒好氣說道:“審個屁啊!他交代不交代有什么關系?這眼瞅著過年了,你不累啊?立刻通知下去,長安四周的城門即刻起解除封鎖,允許百姓商賈自由出入,城內的境界盡數撤銷,但是要外松內緊,嚴密監控新年期間長安城內的一切動態,若是那些世家門閥搞事情,務必第一時間通知本官。”
  
      “諾!”
  
      程務挺松了口氣,誰特么愿意審問黑齒常之那個比石頭還硬的家伙?身上用皮鞭抽得皮開肉綻,連坑都不吭一聲。審訊的時候刑具加身沒有預想之中的哀號求饒,那種暴虐的心情是會受到影響了,沒了那份暴虐的快感,誰愿意面對一個血淋淋的家伙?
  
      房俊又對一側的獨孤誠說道:“新年期間就要勞煩少尹盯著點兒了。”
  
      “諾。”
  
      獨孤誠恭聲應道。
  
      心里卻難免腹誹:你要回家過年,難道我就不過年嗎?
  
      可官大一級壓死人,房俊能將所有責任丟給他這個少尹,他又能丟給誰?丟給誰也不行,當真出了問題房俊找他問責,可是他找別人的時候,誰能擔得起這個責任?
  
      真特么的郁悶,家中新近納的幾房如花美妾還沒好好享受一番呢,就要成天呆在這個令人煩躁的衙門里頭……
  
      房俊又問聿明雷:“聿明兄何處落腳?不若去小弟家中盤桓數日,歡度新年也熱鬧一些?”
  
      帥的掉渣的聿明雷微微頷首,理所應當的說道:“如此甚好。”
  
      連一絲半點客氣一下的意思都沒有……
双色球复式中奖表格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