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天唐錦繡 > 第一千零九十一章 帝王之怒,拳打腳踢

第一千零九十一章 帝王之怒,拳打腳踢

天才壹秒記住『→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帝王為了保證自己及屬下的尊榮威儀不被冒犯,為了不讓別人蓋過自己及屬下的風光瀟灑,為了籠絡更多社會優秀人才為自己打工、為國家服務、為人民服務,就在服飾、坐乘、住房等方面制定了森嚴的社會禮儀等級特權制度。
  
  當這些特權展現出來的時候,就會形成“帝王威儀”,權威、厚重、嚴肅、不容侵犯……
  
  一個合格的帝王等閑絕對不會再臣子面前暴露出自己的喜怒,時刻維持著“帝王威儀”,以此來彰顯自己的權威和地位,令臣子心有所忌、保持敬畏。
  
  故此,如同李二陛下這樣的英武帝王一旦失態,帶給人們的震撼是極其強大的!
  
  牢獄之中所有人都石化了一般,就這么呆愣愣的看著李二陛下對房俊拳打腳踢,房俊則哇哇大叫,左支右擋,狼狽不堪……
  
  房俊是真的沒想到李二陛下會這般生氣,這般惱怒!
  
  至于挨打倒是沒什么,這位不僅是帝王,更是長輩、是岳父,也沒什么有臉沒臉,挨打就挨打唄。只是這頓打挨得有些莫名其妙,固然是因為自己的嘲諷激怒了李二陛下,但是說到底不還是因為李二陛下進來的時候那沒頭沒腦的一句“拉出去砍了”?
  
  咱到底是咋了,就到了“拉出去砍了”的地步?
  
  幸虧這里不是玄幻世界,否則李二陛下身邊若是有一位能夠臻達“飛花摘葉傷人立死”亦或“金丹大成飛劍殺人”境界的修士,李二陛下一聲令下立即動手,自己這個時候豈非已經是一具尸體?
  
  那才是真的冤!
  
  李二陛下一個窩心腳踹在房俊胸口,房俊一下被踹得狠了,喘了口氣,趁著李二陛下調整步伐的空檔開口怒道:“陛下要殺要剮,總要給人個理由吧?否則到了閻王哪兒微臣豈不是要做一個糊涂鬼……”
  
  李二陛下見到房俊還敢反駁,消散一些的火氣頓時再次凝聚,甚至猶有甚之,大怒道:“犯了死罪猶不自知,還敢在此裝糊涂?”
  
  房俊都快哭了:“可是陛下,微臣當真不知所犯何錯?”
  
  李二陛下暴怒,拳腳相繼而至,一邊打一邊罵:“誰騎在百姓頭上,誰又給百姓當牛馬?”
  
  “誰把名字刻入石頭想不朽,誰又情愿做野草?”
  
  “誰特么活著別人就不能活,誰特么活著是為了多數人更好的活?”
  
  “誰會被百姓摔垮,誰的名字比尸首爛得更早?”
  
  李二陛下氣得咬牙切齒!
  
  朕位尊九五,富有四海,登基以來更是兢兢業業夙夜難寐,一心一意為了百姓的福祉嘔心瀝血,立志成為古往今來最最偉大的君王,超越秦始皇成就千古一帝的宏圖霸業!
  
  結果呢?
  
  你個兔崽子居然敢諷刺朕騎在百姓頭上,把名字刻入石頭想要不休,更有甚者朕活著別人就不能活……
  
  特么不打你打誰?
  
  房俊這才恍然大悟,明白到李二陛下這股沖天怒火從何而來。
  
  但問題是……
  
  “陛下,誤會,誤會呀……”
  
  房俊大聲喊冤,他覺得自己都快冤死了!
  
  不就是一時裝逼剽竊了一首《有的人》,在哄魏徵老頭開心的同時還能標榜一下自己提升一下逼格么?
  
  咱是真的沒想罵你啊!
  
  “陛下,微臣所言什么騎在百姓頭上、把名字刻入石頭想要不休、他活著別人就不能活……這說得都是那些世家門閥啊,哪里是諷刺陛下了?陛下誤會了……”
  
  “此言當真?”
  
  李二陛下打得也有些累,便喘著氣停了手。
  
  當年雖然亦是上馬提槊沖鋒陷陣,但是到底年紀大了,多年來養尊處優身上的贅肉越來越多,耐力卻是越來越少。況且房俊這個棒槌身上好似銅皮鐵骨一般,反震之力自己也不好受……
  
  心里想想,好像那些話的確都能夠扣在世家門閥的頭上。
  
  狐疑的看了房俊一眼,難道這小子當真就只是想要罵罵世家門閥,跟自己沒什么關系?
  
  房俊都快哭出了,趕緊眼巴巴的看著李二陛下說道:“陛下明鑒,微臣所言句句屬實!再者說了,微臣是佞臣啊,啥叫佞臣?佞臣就是順著陛下,想陛下之所想,思陛下之所思,一心一意遵從陛下的旨意辦事,陛下讓微臣往東,微臣絕不往西,陛下讓微臣抓狗,微臣絕不攆雞……”
  
  李承乾捂住了臉。
  
  劉玄意不忍目睹。
  
  魏徵氣得鼻子冒煙,手指頭顫巍巍的指著房俊,怒道:“無恥,無恥之尤……”
  
  李二陛下也尷尬了,雖說這話聽著心里著實舒坦,可他到底是個要臉面的,哪怕當了表子也得立一座牌坊的那種……
  
  趕緊咳嗽一聲,叱道:“胡說些什么?趕緊起來,休要丟人現眼!”
  
  房俊自詡佞臣,不以為恥反以為榮,令他頗為不爽。
  
  你是佞臣,朕豈不就是昏君?
  
  自古以來,從不乏有雄才大略的明君,更不缺昏庸懦弱治國無策的昏君;既有名垂千古的治世之能臣,也有遺臭萬年誤國害民的佞臣。俗話說,上有所好,下必甚焉。
  
  明君與能臣,昏君與奸臣,都是相伴而生的。
  
  君主的慧眼識人知人善任,是其能力的最大值。準確辨別臣子的忠奸與才能,是成人臣為人君者的能力的核心。
  
  正所謂上梁不正下梁歪……
  
  表面上看奸臣為自己,自私奸詐,蒙蔽君主。可是君主何嘗不是因為自私,唯恐有人傷害到自己的統治而盲目的寧枉勿縱,才成為昏君的呢?
  
  佞臣與昏君,從來都是相映成趣、狼狽為奸……
  
  房俊趕緊閉嘴。
  
  想要當好一個佞臣的首要條件就是懂得看眼色……
  
  魏徵氣得不輕,讓魏叔玉攙扶他起來,恨恨的瞪了房俊一眼,嫌棄道:“空有華美之樂章錦繡之胸懷,卻無君子之至誠人臣之諍諫,老夫不屑與你為伍!”
  
  言罷,向李二陛下躬身施禮道:“老臣告退。”
  
  就那么施施然的走掉。
  
  既然李二陛下能夠親自來到這里,便代表會力挺房俊到底,自己又何必為了維護房俊致使自家兒孫遭受記恨呢?
  
  死之將至的魏徵,一向強硬剛直的性情也稍稍懂得了轉圜……
  
  魏徵剛走,孫伏伽便急匆匆趕來。
  
  他與李二陛下一同回到大理寺,不過先行去處理房俊“投案自首”的諸般程序,這是處理完了,才匆匆趕來。
  
  在牢房門口與魏徵建立,稍后進入牢房,第一眼便見到雪白的一面墻壁之上那一首酣暢淋漓的《有的人》……
  
  孫伏伽瞪圓了眼睛,這是什么鬼東西?
  
  他是狀元出身,文采自然一流,細細讀之,愈發疑惑。
  
  看著倒是能令人熱血沸騰,讀來也確實入骨三分,通篇那種濃濃的諷刺和質樸的贊美如飲甘霖,實乃難得一見的佳作。只是這行文之間文字淺白言簡意賅,毫無典故引用,實在是平庸至極。
  
  待到看見最后的落款,心里不由得吃驚:既是房俊所作,那自然不是文采不夠才導致行文這般淺白,難道這是房俊新近創出的體裁,追求“返璞歸真”的效果?
  
  嗯嗯,若是當真如此,那房俊之才華當真是震古鑠今,這般淺白的文字亦能勾畫出這般深刻的意蘊,的確是非同小可……
  
  他就根本無法想象,房俊之所以寫得出這首《有的人》完全就是抄襲剽竊,跟文風體裁有個毛的關系?
  
  只要房俊愿意,隨隨便便就能寫得出數十種風格各異的詩詞歌賦來,能嚇死個人……
  
  孫伏伽瞅了房俊一眼,見到這位臉上有幾塊淤青,一身雪白的中衣此刻滿是腳印灰塵,狼狽至極。
  
  而大理寺的官員們屏息靜氣肅立一旁,盡皆靠墻而立,一臉驚詫……
  
  這到底是出了啥事?手機用戶請瀏覽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双色球复式中奖表格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