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天唐錦繡 > 第一千一百四十五章 你以為打完就完了?

第一千一百四十五章 你以為打完就完了?

第1145章你以為打完就完了?
  
  那仆役回道:“剛剛六郎打發人在賬房取了兩貫錢,說是六郎正在醉仙樓吃酒。”
  長孫無忌頓時一驚。
  取兩貫錢吃酒自然是小事,就算長孫家的家規再嚴,長孫無忌也不可能去計較一個嫡子花光了俸祿月例之后在賬房支錢這種小事。
  至于喝酒還是招姬他更懶得去管。
  之所以吃驚,是因為醉仙樓那地方可是房俊一貫與一群狐朋狗友聚會之所,就算現在房俊還受傷不能外出,誰知道那醉仙樓里有沒有房俊的那一幫子狐朋狗友?
  李績的小兒子也回了京城,程咬金家的小子剛剛調任右武侯將軍……
  這若是遇上了,難保這些無法無天的紈绔不會為了給房俊出氣,找上六郎的麻煩。
  長孫無忌趕緊說道:“速速派人前去醉仙樓,將六郎召回家中!”
  “諾!”
  那仆役趕緊領命前去。
  長孫濬顯然也意會到父親的擔憂,遂起身道:“父親,孩兒也跟去看看吧,萬一六郎不聽話,孩兒也能勸他回來。”
  長孫無忌點點頭:“速去速回。”
  “諾。”
  長孫濬反身走出大堂。
  房俊被皇帝打板子,這早就不是什么新聞。
  頭兩次宮里的禁衛、內侍們還諱莫如深,等閑不敢胡亂言語。但是隨著次數越來越多,此間種種便漸漸傳播開來。不過是一樁趣聞而已,又不涉及宮闈秘辛,皇帝也不管。
  這一次房俊前腳挨打,后腳消息便傳遍長安。
  任何時代、任何地方,從來都不缺少喜愛八卦、更喜愛傳播八卦的人……
  長孫澹在皇宮里又帶了一個時辰,等到他下了值交卸了差事呼朋引伴來到醉仙樓飲酒的時候,他親手差點將房俊杖斃的消息早已是人盡皆知。
  面對一道道或是震驚或是敬佩的目光,長孫澹感覺很爽。
  人想要出名或者得到肯定,用什么途徑最快、最有效?
  很簡單,將一個比你更出名的人狠狠的踩下去就行了!
  比如他長孫澹,在今日差點將房俊杖斃之前,有誰會注意到他這個長孫家的老六?
  現在可謂是“一舉成名天下知”了!
  長孫澹得意洋洋,在一眾小伙伴的簇擁當中進入醉仙樓。
  長孫家的六郎,自然有資格在醉仙樓的后院小樓當中飲宴。
  一大群人呼呼啦啦涌到后院,點了酒宴,叫了歌姬,好一番暢飲。
  席間有人便問道:“六郎今日當真威風,想那房俊一貫在長安城內橫著走,卻險險折在六郎手底下,吾等盡皆佩服!來來來,吾等同敬六郎一杯!”
  眾人鼓噪著湊趣。
  長孫澹被撓中了心中癢處,歡喜的舉杯痛飲,放下酒杯后一把將身邊的歌姬攬入懷中上下其手,口中則笑道:“爾等不知,那房俊別看平素威風八面,但是在小爺我面前褲子這么一褪,還不是隨著我往死里揍?不是跟你們吹,今日若非是晉陽公主和裴行方攔著,非得把房俊打死不可!”
  有人驚疑道:“若是當真打死,豈非攤了大事?那房俊既是房玄齡的公子,又是陛下的女婿,更是官拜京兆尹,幸好六郎沒把他打死,否則后果堪虞。”
  長孫澹瞪眼怒道:“怕個屁啊!跟你說,當時我心里是真想把那廝打死!反正是陛下下旨,我一時失手將其打死頂多算是失職,咱堂堂長孫家的子弟,便是打死個把人又能怎地?只是可惜那棒槌實在抗揍,幾十板子下去跟沒事兒人似的,郁悶個娘咧!”
  可看他神情哪里有半分郁悶的樣子?
  分明是得意得很。
  身邊的歌姬嘴唇動了動,猶豫了一下,將香軟的嬌軀依偎進長孫澹懷里,俯在他耳邊吐氣如蘭,輕聲說道:“六郎小聲一些,隔壁的繡樓里,便是盧國公府的程三郎在飲宴……”
  盧國公府的程三郎,自然就是程處弼。
  歌姬整日迎來送往,對于房俊這等明星人物自然略有熟悉,知道他與程處弼交情莫逆。現在長孫澹先是將房俊打得半死,繼而再次炫耀,若是被那程處弼聽入耳中,怕是不肯善罷甘休。
  這醉仙樓的后院雖然都是一幢幢獨立的小樓,但是相距并不遠,酒酣耳熱之際窗戶都開著縫隙,長孫澹又是這般大呼小叫,很容易便被旁邊樓內聽到。
  她是好意。
  可是長孫澹不這么想!
  這話在他聽來,那就是說他不僅不如房俊,連程處弼那個傻子都不如,在程處弼面前要夾起尾巴做人,要退避三舍!
  長孫澹臉色猛地一變,一把將懷中佳人推開,抬手就是一個巴掌。
  “啪!”
  聲音清脆,室內陡然一靜。
  諸人愕然望來。
  那歌姬被這一巴掌打得一個趔趄,撞翻了身前的案幾,案幾上的酒菜碗碟盡皆滾落在地,稀里嘩啦一片狼藉。
  歌姬頭上的發髻散亂,捂著紅腫的臉頰,眼里盈滿淚水,委屈的看著長孫澹,哀聲道:“郎君恕罪,是奴家多嘴……”
  長孫澹被打斷興致,怒從心頭起,一躍而起一腳就踹在歌姬的胸口,張口罵道:“去你的娘咧!怎地,本郎君在你眼中連程處弼那個傻子都不如?躺在本郎君懷里卻想著別的男人,你特么找死是不是?”
  嘴里罵著,又撲上去拳打腳踢。
  眾人齊齊無語。
  大哥,人家是個歌姬啊!
  一雙玉臂千人枕,一點朱唇萬人嘗,干得就是迎來送往的皮肉生意,你特么還讓人家心里就想著你,你當是大家閨秀還是貞潔烈婦啊?
  那歌姬被他一腳踹得差點背過氣去,還沒等緩過來,長孫澹已經瘋虎一般撲上來。
  幾拳幾腳,歌姬便鼻血長流,哀哀的求饒。
  可長孫澹瘋起來哪里是求饒就行的?下手越發沒個輕重。
  旁邊的幾個歌姬眼瞅著長孫澹這是要將人往死里打,便都過來相勸。長孫澹徹底發飆,拎起旁邊的一個矮凳,一下子就將一個歌姬的腦袋開了瓢,鮮血涌出,那歌姬當即委頓在地。
  “殺人啦!”
  一個歌姬尖叫一聲,扭身就往外跑。
  其余的歌姬也都嚇壞了,聲音凄厲的一邊尖叫一邊跑出去。
  長孫澹的一眾好友趕緊上來相勸。
  整幢小樓亂哄哄一片……
  嚇壞了的歌姬們剛剛出了門口,便見到迎面氣勢洶洶的走來一大群青年壯漢。
  為首一人身高體壯,下頜盡是濃密的胡茬,方臉長腿,虎背熊腰。
  正是程處弼。
  他本來正在旁邊的小樓內與數位同僚飲酒,正因為剛剛得到的房俊差點被打死的消息擔憂,便聞聽有人在旁邊的小樓內罵他程處弼是個傻子……
  本來心中就有火氣,這還如何能忍?
  便氣勢洶洶的帶人前來算賬!
  程處弼見到一窩蜂般從門里跑出來的歌姬,把他也嚇了一跳。
  等到目光順著敞開的門口往里一瞅……
  呦呵,趕巧了!
  他如何能不認識長孫澹?
  心里這個憋著火呢,正巧就遇到正主兒了!
  程處弼是個悶騷的性子,笨嘴拙舌的,能動手的時候盡量不吵吵……
  他幾大步邁進樓內,看著正一臉不屑嘴里嘟嘟囔囔的長孫澹,上去就是一個沖天炮!
  鐵缽一般的拳頭,健碩的臂膀,一拳能將沙袋打破!
  長孫澹又是全無防備,如何能抵擋得住?
  只是一拳結結實實的悶在臉上,長孫澹只來得及發出一聲悶哼,便向后仰天直挺挺的倒在地上。
  口鼻之中鮮血噴涌。
  “殺人啦!”不知是誰尖叫一聲。
  剛剛尖叫的事歌姬,現在尖叫的是長孫澹的好友。
  大家都沒來得及看清楚程處弼的長相,渾然以為這人就是被長孫澹砸到的那個歌姬的姘頭。
  只是這仇抱的也太快了點……
  (本章完)
双色球复式中奖表格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