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天唐錦繡 > 第一千兩百一十二章 敢不敢搜府?

第一千兩百一十二章 敢不敢搜府?

    強忍著心中的別扭,長孫無忌陡然發現這個以往率性妄為的棒槌,的的確確已然成長為一位需要自己去正視的人物,只是這種成長的速度實在太過驚人,使得長孫無忌完全沒有做好心里準備,甚至在心中有一些感慨。
  
      這特么是別人家的孩子啊,若是咱家的孩子當初……
  
      當然,對于長孫無忌這種城府深沉的梟雄來說,感慨不過是一瞬間的事情,旋即便被無邊的憤怒所取代!
  
      “房俊,爾寅夜造訪,卻率領部曲兵卒將吾府邸圍困,不知意欲何為?”
  
      長孫無忌壓制著心中怒氣,面色陰翳的詰問。
  
      房俊毫無畏懼的跟長孫無忌對視,淡然說道:“根據線報,貴府長公子已然與今日偷偷潛回長安,本官有理由相信其與長樂公主遭遇劫擄一案有關,故此前來緝拿欽犯歸案!”
  
      長孫無忌陡然一驚,失聲道:“什么?長樂遭受劫擄?”
  
      長樂居然遭受劫擄?他尚是直到此刻才知道這個消息,只覺得自己一顆心瞬間便沉了下去……
  
      長孫沖在不在長安,沒人比他這個做父親的清楚。
  
      而長孫沖到底會不會劫擄長樂公主這等事,他這個做父親的更清楚……
  
      仇恨使人盲目,嫉妒使人發狂!
  
      自己那個昔日一表人才、溫潤如玉的長子,居然就這么一步一步的墜入深淵不可自拔,到了現在,連最后的底線、最后的驕傲都沒撕扯得支離破碎了么?
  
      長孫無忌心痛如絞……
  
      房俊緊盯著長孫無忌的面孔,雖然知道以長孫無忌的城府自己在他的臉上是看不出什么來的,但是長孫無忌眼底那一瞬間的悲傷失落,還是被他收入眼底。
  
      看來長孫無忌真的不知道長孫沖的所作所為,亦或者說,最起碼劫擄長樂公主這件事他是完全不知情的……
  
      想了想,房俊問道:“怎么,某非趙國公當真不知令公子所為?”
  
      長孫無忌深吸一口氣,說道:“某的確不知。只是劣子雖然冒犯天威犯下死罪,卻也不是誰都能憑白污蔑的。房俊你口口聲聲說長樂公主被劫擄一事乃是劣子長孫沖所為,不知可有何證據?你當知道,吾長孫家累世簪纓、世代清譽,絕不容許任何人玷污吾長孫家的名聲!若是你信口雌黃,某長孫無忌,定然于你勢不兩立,不死不休!”
  
      李君羨和獨孤謀等人都嚇了一跳,心說長孫無忌的火氣怎地這般大?這不是以往那個“長孫陰人”的作風啊!
  
      居然說得出“不死不休”這種狠話來?
  
      若是換做以往的長孫無忌,哪怕心里恨不得將你一口咬死然后吸干血肉,面上照樣還是笑容溫煦稱兄道弟,只會在背后捅你的刀子……
  
      不然“長孫陰人”的綽號從何而來?
  
      笑里藏刀,說的就是長孫無忌這種人……
  
      房俊卻是絲毫不懼,無所謂的聳聳肩,然后抬手指著李君羨說道:“此乃‘百騎司’的線報,難道趙國公還想要甄別一番真假不成?”
  
      長孫無忌憤然看向李君羨,咬牙道:“很好,希望李將軍的線報千萬不要出錯,否則某不得不到陛下面前好生與你理論一番!”
  
      至于“百騎司”的線報……那是唯有李二陛下才能看的,就算是親近如長孫無忌,也不敢越雷池一步。
  
      李君羨心里很想問候房俊的先人,不論男女的那種……
  
      你特么還能不能再坑一點?
  
      他本能的想要辯白,說清楚這不干我的事啊,完全是房俊在自說自話……
  
      可是轉念一想,自己的管制雖然不保,但是長樂公主能否全須全尾的解救出來卻事關重大。這不僅關系到自己良心是否得安,更關系到被陛下處罰的力度……
  
      心里大罵房俊坑人,嘴上卻冷冷說道:“是真是假,自有本將對陛下交待,毋須趙國公擔心。”
  
      “百騎司”乃是陛下的真正鷹犬爪牙,受李二陛下直接領導,任何大臣都無權插手其中。所以理論上來說,就算是李君羨污蔑長孫沖,他也只需承受李二陛下的懲罰,與長孫無忌無關……
  
      長孫無忌面色鐵青,胸中滔天的怒火已然將要噴薄而出!
  
      可是他不能發作出來。
  
      一則他的性格早已養成,越是憤怒就越是壓抑自己,越是憤怒就越是清醒,知道憤怒使人盲目,會做出錯誤的判斷、錯誤的舉措!
  
      再則,他也不能發作。
  
      現在房俊被李二陛下放出來,負責長樂公主被劫擄一案的偵緝查辦,自己若是在這個時候跟房俊翻臉,會給陛下一個什么樣的印象?
  
      無論如何,長樂是自己的外甥女,更曾是自己兒媳,說到底,都是長孫家負了長樂!現在長樂遭遇劫擄,自己卻在這邊與負責查案的房俊起了沖突……
  
      外界的人難免便會深思,自己是否是在阻撓房俊查案,當真在為長孫沖遮掩?
  
      長孫無忌的城府,那是連李二陛下都極為贊賞的。
  
      他深吸一口氣,面上的怒色漸退,轉而代之是尋常的冷漠,他盯著房俊,問道:“既然如此,不知房府尹可是有何需要某配合?”
  
      房俊指著長孫濬:“本官懷疑令公子與長孫沖暗中有所勾結,要帶回京兆府問話。”
  
      “可以。”長孫無忌一口答應,而后又問道:“尚有何事?”
  
      房俊愣了愣,暗暗敬佩于長孫無忌的深沉,連自己鬧事打臉的機會都不給?
  
      可是事已至此,若是不能使得躲在暗處的長孫沖被激怒,諾大的長安自己要去哪裡找他出來?
  
      咬了咬牙,房俊說道:“本官懷疑長孫沖此刻就在府中藏匿,故此,想要入府搜查,還請趙國公識得大體,行個方便。”
  
      “放屁!”
  
      長孫濬怒發沖冠,戟指大罵道:“房俊,你個卑鄙無恥的小人!就是要以這等齷蹉的手段來施行你的報復嗎?吾家六郎慘遭戕害,你的玉佩被六郎死死的攥在手里,某狀告于你有何不對?哪怕現在苦無證據將你定罪,但是某心中知道,你定然便是殺害吾弟之兇手!現在居然還敢來長孫家耀武揚威,當真以為某不敢殺了你不成?”
  
      房俊卻是理都不理長孫濬,只是看著長孫無忌說道:“清者自清,濁者自濁。若是趙國公問心無愧,府中沒有見不得人的勾當,那就還請趙國公行個方便,也好安撫外界萬千人心,免得各種各樣的謠言充斥市井之間,壞了長孫家的名聲。”
  
      長孫濬暴跳如雷,看著長孫無忌嘶聲道:“父親,不能答應他!這小賊居心叵測,焉知其借機搜府便沒有栽贓嫁禍之心?不得不防!”
  
      他不怕房俊搜府,反正什么也搜不到。
  
      他害怕自己被房俊帶走……
  
      以這個棒槌肆無忌憚的行事風格,將自己帶回京兆府之后施加大刑嚴刑逼供幾乎是肯定的。自家事自己知,他哪里有程務挺的硬氣膽魄?怕是夾棍夾幾下,自己就有的沒的全都招了……
  
      長孫無忌肝火正旺、怒氣填膺,聞言厲喝道:“閉嘴!”
  
      他瞪著長孫濬,一字一句道:“吾長孫家清清白白,從未有任何觸犯律法之事,怕他作甚?爾只需謹守本心,他房俊便是閻羅在世,還敢當真要了你的命不成?”
  
      其實若是長孫無忌言辭拒絕,房俊又哪里敢當真帶走長孫濬,更別說搜查趙國公府……
  
      真以為貞觀朝第一人、皇帝的大舅子、關隴集團的扛鼎人物是吃干飯的?
  
      不過長孫無忌處事,向來都是能陰人的時候絕對不會正面硬杠。既然長孫家現在的面子已經被踩到了地上,那么不妨就將自己置于一個徹底弱勢的地位……
  
      弱者,才會得到同情。
  
      喝叱了長孫濬,長孫無忌一不做二不休,你不是要搜府嗎?
  
      那就讓你搜!
  
      老子就等著看你在陛下面前如何交代,就不信陛下能心腸冷硬到將吾長孫無忌棄若敝履!
  
      “既然房府尹想要搜府,那請自便便是。某長孫無忌一生清正,何曾有過半點虧污齷蹉之事?只是吾子命喪,此刻正停靈在府中,還望房府尹莫要驚擾逝者才是……”
  
      長孫無忌一臉陰沉,居然答應讓房俊搜府!
  
      這回輪到房俊不知如何是好了。
  
      鬧事可以,可若是當真入府搜查……這可是趙國公府!
  
      文德皇后的娘家!
  
      娘咧!
  
      若是當真搜府,李二陛下會不會回頭將自己毆打致死?
  
      房俊猶豫了……
双色球复式中奖表格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