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天唐錦繡 > 第一千兩百四十三章 接二連三的報復

第一千兩百四十三章 接二連三的報復

    旁邊便有婦人捂著嘴笑:“這老漢實在油滑,誰不知房二郎向來慷慨大方,對吾等貧苦百姓最是關照,且不說工錢不工錢的,便是一日兩餐,那也指定比你家的伙食好上好幾倍呢!”
  
      老漢被婦人噎得面紅耳赤,下不來臉,怒道:“這是誰家的婆娘?好生不懂事!老漢是貪圖房二郎那口吃食嗎?若是別的官員征調民工,你看老漢鳥不鳥他一眼!”
  
      便有一個身材魁梧的漢子從一邊小跑過來,照著那婦人便是一腳,罵道:“你個喪門星,知道這是誰嗎?涇陽縣趙莊的趙二愣!家里八個男娃,武德九年頡利南下渭水,他家三個男娃被殺了,英國公于陰山掃滅突厥的的那一年,他老漢親手將其余五個男娃送上戰場!英國公將頡利活捉回來,可趙老漢的五個兒子沒一個回來……皇帝親手給他家封的勛爵,不納貢、不交稅,與國同休!你敢跟他無禮,信不信老子揍死你?”
  
      婦人一臉訕訕,委委屈屈的抽了趙老漢一眼,不敢言語。
  
      趙老漢反倒不要意思了,撓撓頭,無奈道:“老漢敬佩房二郎的為人,所以但凡房二郎征調,咱義不容辭!若是旁人,哼哼,還沒那資格讓咱老漢給他賣力氣!”
  
      人家這話說的有底氣,拿人命換來的底氣!
  
      此等忠烈之家,任誰不得禮敬三分?
  
      京兆府門前的衙役原本正悠閑的曬著太陽,聽著這些百姓談論著東西兩市翻建之事,也甚覺有趣。可是此刻眼見這婦人被當家男人踹了好幾腳,趕緊上前勸阻,道:“當這里是什么地方?豈容爾等聒噪喧嘩!速速離去,否則京兆府的大牢可不管你們是誰,現如今還有一位門庭顯赫的世家子弟在里邊關著呢,你們是要給做個伴?”
  
      大伙都聽聞房俊親自帶兵圍了趙國公府,長孫家的嫡次子被帶回京兆府關押一事,此刻卻是不怕,甚至有好事的問道:“那長孫公子當真是親手殺害了自己的嫡親弟弟嫁禍給房二郎?”
  
      衙役嚇了一跳,瞪眼道:“胡說八道些什么呢?從哪兒聽來的這是?老子警告你啊,若是這般胡亂造謠,當心京兆府將你拿了下獄,不死你也得脫層皮!”
  
      事關長孫家的名譽,一旦被長孫家盯上,休說傳播這些謠言的百姓,便是自己這些衙役官差也得吃瓜落!
  
      長孫家的怒火,豈是他這個小小衙役消受得起?
  
      那人笑道:“官差何必嚇唬咱?那東西兩市當中現如今已經傳遍了,說是長孫濬殺害了自己的親弟弟,嫁禍給房二郎想要將房二郎治個斬立決的死罪,結果事不湊巧,長樂公主給房二郎做了證,長孫濬那廝偷雞不成,反而把自家兄弟憑白搭進去了……”
  
      “嘶——!”
  
      幾個衙役倒吸一口涼氣,互視一眼,皆意識到有些不妙。
  
      這種事情別說不可能有人知情,便是當真如此,又怎么會傳揚出來?
  
      這必是針對長孫家所捏造的謠言!
  
      只是這謠言聽上去還真就像是那么回事兒……
  
      若是當真東西兩市之中盡皆傳揚,那么不消得許久,這個說法便可以隨著商賈的流通而傳遍天下。任何事情只要有人說,那就一定會有人信,長孫家是什么人家?那可是文德皇后的母族!
  
      事關重大,還是要盡早通知京兆府的長官為妙……
  
      一個衙役交待一聲,急匆匆的轉身進了衙門。
  
      京兆府門前不遠處的一輛馬車內,魏徵低低的咳嗽幾聲,車外的家仆趕緊湊到近前,關切道:“天氣寒冷,不若早些回去吧?”
  
      魏徵點點頭,老臉笑成一朵菊花:“這房二郎當真是奪奇葩,分明肆意妄為的火爆性子,偏生能夠愛民如子、處事公允。老夫讀史多年,古往今來,這等異數卻是絕無僅有。”
  
      家仆亦笑道:“誰管他是不是棒槌?只要能好好做官,為百姓著想,百姓的心里頭都透亮著呢。”
  
      魏徵欣然道:“誰說不是呢?百姓心中有桿秤,你若欺他,他雖不言語,卻是心中有數,遲早給你找補回來。”
  
      大隋何以盛極而亡?
  
      無他壓榨民力太甚而已……
  
      繼而一嘆,說道:“只是可惜長孫家一向清明著世,偏偏這一次想要以長孫澹之死來拿捏房俊,卻實實在在是一招敗筆。現在這種流言傳揚出來,對長孫家的聲望將是致命的打擊,看起來,長孫家是不得不蟄伏一段時日,以待事情漸漸平息了……”
  
      是誰傳出的這種謠言?
  
      魏徵甚至無需去打聽,便知道必然與房俊有關。
  
      魏徵剛正不阿不假,兩袖清風也不假,可是這并不代表他就是個純粹的君子。
  
      何謂君子?
  
      君子不器!
  
      只要內心坦蕩,君子不必拘于束縛,畏首畏尾,即便是陰謀手段亦可使得。
  
      論起玩心計,魏徵也是個中好手。若是沒有一點手段,這么多年一直懟李二陛下懟得熱火朝天,還不早早就被李二陛下給砍了?
  
      家仆茫然不解。
  
      魏徵低低一嘆,說道:“走吧,回府。這一次房俊運籌帷幄、預謀已久,想來方方面面的問題都已經考慮仔細,無需老夫多事。只是這小子心性著實暴躁,堪稱睚眥必報,這一出刑部衙門,便是接二連三的報復,讓人應接不暇,防不勝防。看著吧,那小子若是不將這長安城鬧得沸沸揚揚底朝天,絕對不會善罷甘休!”
  
      家仆問道:“家主不打算參那房俊一本?”
  
      魏徵瞪眼道:“老夫閑得啊?參他做什么!人家好歹白送給老夫一副上等的壽材,咱總歸得記著點人情吧?”
  
      家仆縮縮脖子,心說您眼里還有人情?
  
      上一次當著陛下的面您就參了房俊一本,可沒見您記著送壽材的人情呢……
  
      *****
  
      申國公高士廉府邸。
  
      來自江南上品黃酒在黃銅酒壺當中溫熱,加入姜絲梅干,倒入白玉碗內橙黃透亮,聞之醇香彌漫、入口甘美順暢。外頭春寒料峭,廳內爐火正燃、溫酒談笑,實是人生一大樂事。
  
      只是此刻在座諸位卻盡皆愁眉不展,再好的美酒,似乎也失去了滋味兒……
  
      這一次不僅是關隴集團,便是江南士族與山東世家的代表人物下朝之后亦不約而同的盡皆來到申國公府,共同商議東西兩市翻建之事。
  
      高士廉雖然久已不問俗務,但其地位高、資歷老、計謀多,向來都是朝中世家門閥的隱形魁首。長孫無忌之所以能夠代表關隴集團,亦是多虧了高士廉的扶持……
  
      令狐德棻飲了一口溫熱的黃酒,用銀箸將碗里的姜絲梅干夾起來塞進嘴里咀嚼幾下,嘖嘖嘴,懊惱道:“杜楚客那廝當真可惡,本以為房俊小賊便已是伶牙俐齒不好對付,卻不料這個杜楚客更甚一步,老夫這張老臉算是丟盡了!”
  
      一想起早朝之時的情形,令狐德棻便一陣心塞……
  
      最近也不知怎么了,但凡跟房俊沾邊兒的事情,好像自己從來都沒落下來個好兒?
  
      白胖的韋元通“呲”的一聲譏笑:“老臉?嘿嘿,你這張老臉不是老早就被房俊那如花似玉的小妾給抓花了嗎,怎么著,啥時候又撿起來了?”
  
      令狐德棻勃然大怒,怒叱道:“姓韋的,休要欺人太甚!”
  
      韋元通冷笑:“欺人太甚的是房俊,是房俊的小妾,您跟某折而吼什么?有本事就去房俊面前大吼大叫,別慫!誰慫誰是棒槌!”
  
      令狐德棻怒不可遏,拍案而起,瞪眼怒道:“你韋氏還不是在房俊面前丟人現眼,你家那位年紀輕輕便已經是刑部左侍郎的年青俊彥最近為何不見?哼哼,自打驕狂,真當自己是個人物了?豎子,不足與謀也!”
  
      言罷,氣哼哼的拂袖而去。
  
      只是身形到得門前,卻又微微頓了頓,想要等著有人來勸他……
双色球复式中奖表格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