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天唐錦繡 > 第一千兩百六十三章 春日田間

第一千兩百六十三章 春日田間

    小雨淅淅瀝瀝的下了多日,春雨貴如油,整個關中都因為這一場臉面的春雨喜笑顏開。充足的水分便代表著春耕之后莊稼的長勢更好,更預示著今年會是一個風調雨順的好年景。
  
      春日里的雨水比夏天更珍貴,種子種到地里會更快的發芽生根,茁壯的幼苗太脆弱,需要更多的水分滋養。只要春天的雨水勤一些,哪怕夏天的雨水不是少的離譜,一份沉甸甸的收成是免不了的。
  
      樸實的百姓將房俊奉若神明,他們堅信房俊便是“萬家生佛”的天神下凡,否則何以解釋以往要么干旱要么水澇,老天爺總是跟莊稼漢作對,偏偏房俊上任京兆尹之后便風調雨順。要風得風要雨得雨?
  
      一輛樸素的馬車自蜿蜒于樹林之間的小路緩緩穿行,兩側的楊樹剛剛抽出嫩黃的枝芽,雨水淅瀝,空氣濕潤,山林之間靜謐安詳,只是偶爾有鳥雀被馬蹄聲驚嚇,撲簌簌的振翅自樹梢飛起,盤桓在山間中。
  
      魏徵挑開車簾,一股清新的充滿泥土味道的空氣瞬間涌入鼻中,貪婪的呼吸一口,似乎五臟六腑的病痛都被洗滌一空。
  
      路面鋪著水泥,被雨水沖刷得干干凈凈,再也不復以往山路遇到雨水便坑坑洼洼一片泥濘的情形,平整舒緩,馬車晃晃悠悠的行駛其上,甚至感受不到一絲半點的顛簸。
  
      魏徵將車簾掛在鉤子上,就那么敞開著任由清冷的山風夾帶著絲絲雨水是不是的飄進車廂,伸手將一旁放置的一個銀質小酒壺拿起來,拔去塞子,灌了一口烈酒。
  
      “咳咳咳”胸腔內像是被灼熱的火焰燎了一遍,身體里的寒氣瞬間被驅散,只是纏綿病榻多日的虛弱身子有些承受不住這等燒灼感,猛咳了一陣。
  
      車夫吃了一驚,趕緊放緩車速,回頭看著車廂內的魏徵擔憂道:“家主可好?”
  
      魏徵擺了擺手,喘勻了氣,說道:“無妨,無妨。”
  
      車堵這才放心,手里的鞭子高高揚起挽了個鞭花,在半空中發出一聲脆響,拉車的健馬便邁開歡快的步子,沿著山路漸漸加速。
  
      山路在前面轉過一個彎,山林陡然稀疏起來,放眼望去,整個山坡舒緩的向著遠處的渭水延伸開去,一大片一大片的良田橫鋪在天地之間,有農夫耕牛勞作其上。
  
      農夫們披著斗笠蓑衣,操控著耕牛拉著“貞觀犁”正忙碌的翻地。雨水淅瀝,濕潤的泥土被大塊大塊的翻起,將水分緊緊的壓在土層下面,等過上幾日春耕開始的時候,種下去的種子能夠更多的吸收到水分,更快的發芽,更快的成長。
  
      對于一個時時刻刻將天下百姓放在心中的官員來說,沒有什么是比眼前這一幕更加欣慰高興的事情了……
  
      魏徵精神振奮,倚在車窗邊問道:“這一處是誰家的田地?”
  
      車夫在車轅上略略直起身子,使得視線更好一些,兩邊張望一番,便說道:“應當是京兆尹房俊家的田地,前年的時候關中雪災,無數百姓流離失所,幾千災民都被房俊接收下來,安置在此處。陛下賜給房俊跟多田地,他又跟朝廷手里買下了大批荒地,經過精心侍弄之后,那些本是砂礫堅硬茅草叢生的荒地都成了一等一的良田,養活了幾千無家可歸的災民,現在這里是長安周邊最最富庶的莊子,不知道多少人看著眼紅。”
  
      很顯然,車夫對房俊的所作所為身為推崇,也甚為敬佩,言語之中難免便夾雜了毫不掩飾的善意。
  
      繼而,車夫站在車轅上指著一側山陽處一座座連綿一片的暖棚,笑道:“您瞧,那里便是房家的暖棚,房家冬日里種植蔬菜拿到市面上販賣,即便是菘菜都能賣出個天價來,著實賺了不少錢。到了春天,則在暖棚之中育苗,別家春耕的時候種下去的是稻米的種子,而房家種下去的則是幼苗,所以年年的產量都是關中數一數二的。”
  
      魏徵從車窗望出去,果然山陽的地方一座座暖棚緊緊挨著,鱗次櫛比多不勝數。那透明的玻璃若是再陽光底下必然煜煜生輝,眩人眼目。
  
      心中暗暗嘆服,房俊這小子果然是大手筆,單單是這么多的暖棚,冬日里種植蔬菜便是日進斗金,春日里育苗更能將田地的產量提升一半,人家不發財才是沒天理!
  
      魏徵來了興致,沖著車夫擺擺手:“房俊那廝不務正業,放著京兆府的事務盡數交付于手下,自己躲在莊子里享清福,著實不像話!眼瞅著就是晌午了,咱們去瞅瞅房俊是否在此處,若是再,正好蹭一頓飯吃。”
  
      車夫張大嘴巴,瞪圓了眼珠看著自家家主,以為自己出現了幻聽……
  
      魏徵跑去別人家蹭飯?
  
      開什么玩笑!
  
      誰不知道這位侍中大人乃是天下有數的鐵面無私,尋常的時候半文錢都不肯收受,居然要跑去別人家蹭飯?
  
      看著車夫吞下去一個雞蛋一般的表情,魏徵倒也沒有不悅,笑吟吟道:“你是有所不知,房俊這廝最會享受,食不厭精膾不厭細那是出了名的,最最普通的食材經由他一手調理,便是人間之美味。速去速去,老夫這饞蟲已然急不可耐也!”
  
      車夫無語……
  
      這還是自家那個清正不阿、剛烈秉直的家主么?
  
      不過家主有令,即便心中再是疑惑,也只得揮動馬鞭,驅趕著馬車沿著一條水泥鋪就的岔路向著山陽處的暖棚駛去。
  
      路邊地頭,一位老農正摘下頭上的斗笠,拿起地頭放置的一個葫蘆,含住葫蘆嘴,仰頭灌下去一大口清水。而后長長的吁出口氣,抬手擦拭了一下額頭混合的汗水和雨水,望著田間孫子操控著犁杖驅趕著耕牛正在翻地,老眼之中滿是欣慰之色。
  
      孫兒那略顯單薄瘦削的身子扶著大大的犁杖,前頭壯碩的耕牛甩著尾巴不緊不慢的走著,精鐵的犁頭被土地磨得錚亮,在土地之中犁過,身后便是筆直的一道田壟。
  
      “嗯,年紀不大,著犁地的把式卻著實不錯。”
  
      一聲蒼老的聲音自耳邊響起,嚇了老農一跳。回頭看去,卻是一個相貌清癯一身常服的老者負手站在自己身后,不遠處的水泥路上停著一輛裝飾樸素的馬車。
  
      說完這句話,老者便瞇著眼笑瞇瞇的看著田間耕田的少年,神情之間甚為歡悅。
  
      老農趕緊下拜,恭敬說道:“見過玄成公。”
  
      玄成乃是魏徵的字,民間喜愛這位剛正不阿敢于給皇帝挑刺的清官,便以玄成公相稱。
  
      魏徵略感意外:“老丈認得老夫?”
  
      老農平身,笑道:“天下誰人不識的鐵面無私的玄成公?”
  
      魏徵哈哈一笑,不去糾結此事,饒有興致的指著田間操控犁杖的少年:“孫子?”
  
      “是,今年十三了,過上兩年,便能成家立室娶妻生子,頂門立戶延續香火。”
  
      老農一張皺紋密布的老臉上笑得如同綻放的菊花。
  
      “不錯,小小年紀便有這等把式,將來定是一個出色的農戶。”
  
      “不不不,玄成公誤會了,只是家中唯有吾祖孫二人,春耕繁忙,老朽一人著實忙不過來,學堂里便放了農假,回家幫著搭把手。等到春耕完后,還是要回到學堂里上學的。咱老漢一輩子種地,也就這樣了,可是咱這孫兒可是學堂里的先生都夸贊的,寫得一手好字,學問也是一等一的好,就連房二郎都說了,將來會舉薦一個前程為國效力,好歹也是個吃官飯的了!”
  
      老農一雙老眼灼灼放光,佝僂的身軀都挺直起來,言語之間慢慢的全是驕傲和自豪。
  
      這下子輪到魏徵驚詫了!
  
      “可是老夫看這少年的把式,那可不像是一個書生能夠做得到的,便是多年經驗的農夫也不過如此。”
  
      難道這孩子是個種地的天才?
双色球复式中奖表格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