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天唐錦繡 > 第一千兩百八十四章 你就從了我吧

第一千兩百八十四章 你就從了我吧

    “這個某未曾得知,不過某最擅長的乃是召喚七色彩虹……”
  
      房俊本是一句玩笑,但是聿明雷卻瞬間眼神明亮起來。
  
      那是一個早已傳遍關中的傳說,雖然最后證明所謂的召喚七色彩虹只是房俊忽悠人的說辭,但是單憑一塊玻璃便能夠達成這種近乎于神話一般的神跡,亦是令人津津樂道。
  
      只是這其中的道理卻從來無人知道……
  
      “為何玻璃當中能夠出現七色彩虹?”聿明雷好奇問道,目光灼灼,充滿著求知欲。
  
      “不是玻璃當中能夠出現彩虹……”房俊耐心的解釋:“而是當陽光透過玻璃之后,會將本身的赤橙黃綠青藍紫其中顏色分開,呈現出彩虹一般的現象……”
  
      他從來都不會對于自己的知識藏著掖著,尤其是遇到聿明雷這般崇尚自然科學的人,更是恨不得將所有自己得自于后世的知識都教給他。可是當他抬頭看到聿明雷一臉懵圈理解不能的神情,頓時有些泄氣……
  
      這就好比是跟一個幼稚園的小朋友講解微積分、講解三角函數,他能聽懂個屁呀!
  
      好吧,房俊不得不承認自己有些異想天開了,這就是跨越千年的代溝……
  
      還是先教教聿明雷一加一為什么等于二吧。
  
      呃!這好像是一道更加復雜的題目……
  
      房俊只能嘆口氣,揉了揉腦門兒,無奈說道:“簡單來說,這就是一個自然現象,就像打雷下雨一樣簡單,它本來就是那個樣子的,只不過以往無人發現,所以才會覺得稀奇。”
  
      聿明雷勉強接受。
  
      誰知道房俊接著又說道:“自然界當中蘊含著的很多神跡看上去神秘莫測,其實說穿了卻往往很是簡單,就比如彩虹這種東西,人們搞不清楚它是怎么出現的,便賦予了無數的神話傳說,其實除去玻璃能夠將陽光分解成七色彩虹之外,還有法子能夠形成彩虹……”
  
      這一下聿明雷又震驚了!
  
      彩虹是什么?
  
      傳說當中,那是女媧煉五色石補天之后所剩余的五色石發出的彩光!
  
      那是無上的神跡!
  
      居然有著不止一種方法可以復制出來……
  
      房俊看著聿明雷震驚的表情,只好說道:“等哪天陽光充足的時候,找個地方哥給你展示一番,你就會明白其中的原理其實再也簡單不過……”
  
      一道清脆稚嫩的嗓音在耳畔響起:“你確定自己不是胡說八道?”
  
      房俊嚇了一跳,側過頭,便見到聿明雪不知何時進了院子,正負著雙手站在身后幾步遠的地方。
  
      不是平素的白衣白裙恍若仙子,而是穿了一身錦繡五彩花裙,少了幾分超然脫俗的仙氣兒,多了一些靈秀活潑的氣息,仿佛鄰家小妹親切秀麗,正眨巴著一雙明媚的眸子盯著房俊。
  
      房俊有些不滿:“人嚇人嚇死人的,小丫頭片子要端莊、要賢淑,要行不露足、笑不露齒,一驚一乍的像個野丫頭,嫁不出去豈不是愁死你爺爺和大兄?”
  
      “哼哼!”聿明雪晃晃嬌小的身子,不爽的哼哼兩聲,說道:“才不要嫁人!相夫教子循規蹈矩么?那多沒意思!”
  
      房俊有些發愁:“你這丫頭真是不省心,不成親你老了以后咋辦?總要生兒育女的。”
  
      他倒是一副教育的口吻,可是聿明雪豈會怕他?
  
      一開口就語不驚人死不休:“喂喂,你別耍賴!你不是答應我要跟我生孩子的嗎?有孩子就行了,我的孩子必定是最最聰明的那個,等我老了他就會養我啊!要夫君那種惡心巴拉的東西干什么?若是爺爺當真給我找個夫君,我就把他毒死……”
  
      小丫頭微微仰著小臉兒,這么惡毒的話語卻是說的一本正經,讓人絲毫不懷疑若是逼著她成親就能干得出謀殺親夫這種事情來……
  
      房俊暴汗!
  
      急赤白咧道:“死丫頭說什么呢?誰答應跟你生孩子……咳咳……聿明兄,沒有的事兒,您是知道某的為人的,對吧?”
  
      他是真的害怕聿明雷誤會,以聿明雷的身手若是誤會房俊勾引他的妹子,那還不分分鐘將房俊轟殺成渣?
  
      聿明雷悠然道:“小妹的事情,某是一向不怎么管的。”
  
      聿明雪鄙視道:“房二你膽子怎么這么小?還堂堂男子漢呢,連我這個小女子都不如!就知道在大兄面前胡說八道,還召喚七色彩虹呢……當心牛皮吹破啦!”
  
      娘咧!
  
      這是被鄙視了?
  
      房俊怒道:“你大兄說的什么火中生蓮才是胡說八道,若是什么水中取火、滾油取銅錢之類的還有點譜。”
  
      古代科學不發達,很多自然現象以及物理知識都被看作神秘莫測的“神跡”,其實拆穿其中的原理,不值一提。但是這也得建立在符合物理原理的基礎上,像是“火中生蓮”這種完全違背了物理的事情,怎么可能存在?
  
      即便是當真存在,那也必定是一種偷梁換柱的障眼法……
  
      聿明雪黑白分明的眼珠子瞪得大大的,吃驚道:“哎呀,越說你還越來勁是吧?還水中取火呢,你怎么不上天呢?”
  
      這句話聽著好熟悉……
  
      房俊狐疑的看了聿明雪一眼,這丫頭難道也是穿越來的?
  
      未等他反駁,聿明雷已經在一旁幽幽說道:“人家的確是能上天的……”
  
      熱氣球這種原理簡單的東西,聿明雷已經大致搞清楚了,雖然很是驚訝于房俊能夠如此巧妙的利用熱氣上升的原理,但是說到底也不至于太過驚為天人。
  
      聿明雪張了張嘴巴,這才發現眼前這個家伙的確是天下第一等的聰明人,即便是聿明氏當中的智者也在房俊面前自慚形穢,就連自己一向敬佩崇拜的大兄也佩服得五體投地……
  
      嗯嗯,越聰明越好,這樣自己跟他生出的孩子才會成為世上最聰明的人!
  
      只是這個家伙好像有些看不上自己,這可怎么辦?
  
      聿明雪微微瞇眼,眸子里寒光乍現!
  
      哼哼,本姑娘愿意跟你生孩子,你居然推三阻四不樂意?等著,本姑娘非得讓你乖乖的跪下來求著我不可……
  
      *****
  
      回到后宅,照例第一時間趕到高陽公主和武媚娘房里,噓寒問暖一番。
  
      哪怕早晨的時候剛剛離家,可是這么半天的功夫,房俊總是感覺像是離家很久一般,記掛的很,唯恐發生一丁半點的意外。
  
      說起來,還是自己的記憶作祟……
  
      對于一個來自于二十一世紀的靈魂來說,他是孤獨的。
  
      這種孤獨不是孑然一身的孤獨、不是得不到承認的孤獨……而是一種來自于靈魂深處的孤獨。
  
      蕓蕓眾生,卻沒有一個人懂得他所思所想;
  
      親朋無數,卻沒有一個人能夠讓他敞開心扉將自己的秘密盡情傾述……
  
      他就像是一個空空蕩蕩的靈魂,漂浮于九天之上,俯瞰著世間百態、滄海桑田,很難融入其中。
  
      但是現在不一樣了,即將出世的這兩個孩子,是他的血脈延續,哪怕這個血脈也非是來自于他自己……但那種生命相通的感覺卻是實實在在,令他的心底無比的期盼,也無比的踏實。
  
      將臉頰伏在高陽公主隆起的腹部,感受著生命的律動,便聽到跟著他進來的聿明雪對著高陽公主抱怨:“他為什么不愿跟我生孩子呢?又不用他養,為什么怎么不情愿呢?”
  
      房俊臉都白了!
  
      死丫頭你挑事兒是吧?
  
      高陽公主卻是抬起纖手輕輕撫摸房俊的臉頰,一臉寵溺的笑容:“這才說明本宮的郎君是個正人君子吶!”
  
      若是換了別的男人,有這么一個香香軟軟的小姑娘想要投懷送抱,那還不得急吼吼的撲上去連皮帶肉的吞掉啊?
  
      房俊欣慰的點頭,知我者,高陽也!
  
      也是高陽公主隨即便說道:“不過妹子也不必灰心,他若是不從,姐姐幫你就行了!皇宮里有的是烈性的藥酒,哪天給他灌上一點,還不是哭著喊著從了你?”
双色球复式中奖表格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