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天唐錦繡 > 第一千三百零一章 你才是炊餅!

第一千三百零一章 你才是炊餅!

房俊回府的時候,便聽聞仆人說起武氏兄弟前來探望武媚娘一事。房俊心底有數,那兩個敗類豈會有這般好心?估計是無事不登三寶殿。
  
  回到后宅,便見到聿明雪正欲將襁褓之中的嬰兒抱起來,嘟著粉潤的嘴兒去親嬰兒的臉蛋兒。
  
  房俊嚇得臉都白了……
  
  “住手!”喝了一聲,房俊一個箭步就竄上去,瞪著一臉懵然的聿明雪叱道:“你你你,你瘋了不成?這么大點的孩子哪里經得住你這般折騰?”
  
  聿明雪依舊保持著嘟嘴兒的姿勢,眨巴眨巴水汪汪的大眼睛,奇道:“有何不可?”
  
  房俊見她已經叉住孩子的胳膊想要將孩子抱起來,有心上去從她手里搶回來,又怕傷到孩子,任由聿明雪抱著吧,這丫頭才幾歲呀,哪里有帶孩子的經驗?急得不行,回頭瞪著安坐如山的高陽公主、武媚娘叱道:“她一個黃毛丫頭胡鬧,你倆也跟著胡鬧?這才下生幾天的孩子,哪里能讓她折騰?”
  
  兩個女人還未出聲,聿明雪已經嚷嚷道:“我怎么了?我這么大也可以當娘了!”
  
  這話倒是不錯,這年頭普遍早婚,十三四歲成親之后就生孩子的大有人在,這也直接導致了難產的概率居高不下。世人非但不以此為教訓,反而視大婚青年為恥……
  
  房俊脫口說道:“當個屁的娘!瞧瞧你那小身板兒,像倆炊餅似的……”
  
  聿明雪一愣,炊餅……是個什么鬼?
  
  繼而反應過來,頓時氣得面紅耳赤。不過到底是聿明氏的后代,迥異于世俗之間的女子,第一反應不是羞澀難堪,而是先放下孩子,然后挺了挺微微鼓起的小胸脯,臉蛋兒漲紅怒道:“房俊,你是不是瞎?哪里是炊餅了?很大了好不好!”
  
  “噗”
  
  高陽公主、武媚娘以及坐在一邊很沒有存在感的武順娘忍不住笑出聲。
  
  這姑娘的確不染凡塵超脫于五行之外……哪里有在男人面前這樣急著證明自己的?
  
  到底是女孩子,雖然經受的教育與世俗有所不同,但是羞澀乃是女子天性,聿明雪此刻也醒悟自己的行為有些不妥。可她依舊挺著規模頗小的胸脯,臉兒紅紅的怒視房俊,想要向他證明自己不是“炊餅”……
  
  房俊也有些尷尬。
  
  即便是在后世,一個小姑娘這般在你面前憤怒的證明自己不是“炊餅”也會很尷尬的好吧?
  
  房俊只得說道:“是是是,我的錯……其實小一些也沒什么,孔子云:胸不平何以平天下?”
  
  聿明雪再是如何超脫凡俗,又怎能受得了這般言語?
  
  頓時面如螃蟹,羞惱交加,頓足嗔罵道:“你你你……簡直齷蹉,下流!”
  
  言罷,狠狠的瞪了房俊一眼,轉身飛也似的逃走……
  
  房俊不理他,趕緊俯身去查看兒子。
  
  小臉兒皺皺巴巴一點也不好看,兩只眼睛倒是通亮,這是老二房佑……
  
  見到房俊的黑臉出現在上方,渾不似剛才那個粉雕玉琢白里透紅的小姐姐,小房佑大抵也知道好壞,頓時癟了癟嘴,手舞足蹈嚎啕大哭起來。
  
  房俊伸出去想要摸摸兒子的手尷尬的停在半空,沒料到兒子一點面子都不給,我還是你親爹么?
  
  武媚娘著急忙慌的走過來,伸出手指逗逗小房佑的下巴,嘴里柔聲道:“佑兒乖,娘親在呢,佑兒不哭……”
  
  神奇的是,這熊孩子立馬止住哭聲,看著武媚娘“嗬嗬”的笑起來,一邊將腳丫子扳起來放到嘴里啃……
  
  房俊怒道:“王八蛋,這才生下來幾天就愛美嫌丑喜歡小姐姐了?長大了一準是個紈绔子弟,沒出息!”
  
  武媚娘嫌棄的推了他一把,嗔道:“叫那么大聲做什么?別嚇到孩子了。”
  
  房俊無語,你這是有了兒子就忘了相公是吧?
  
  行,你有種!
  
  他回身看著高陽公主問道:“老大呢?老大穩重憨厚,比老二強,像我!”
  
  高陽公主安坐不動,嬌俏的翻個白眼,沒好氣道:“老大被母親抱去后院了。虧得兒子都嫌棄你,你那說的都是什么話?小雪人家是個大姑娘家,黃花閨女,你怎能那般口無遮攔?再者說,本宮和媚娘都在呢,還有你這位姨姐,你就敢當著我們的面調戲小姑娘,要翻天么?”
  
  武順娘臉兒有些紅,趕緊搖手道:“殿下捎帶我干什么呀?不關我事,不關我事……”
  
  一見到房俊,她就渾身發燙心慌意亂,躲都躲不及,哪里會往前湊?
  
  房俊沖著武順娘點點頭,說道:“既然來了,那就在府上多住些時日,也好陪陪媚娘。家中若是有什么事,盡管讓媚娘遣人前去大理,實在不行便讓他們來尋我,不必在意。”
  
  他知道武順娘性子綿軟,在賀蘭家著實受氣,即便是到妹妹家里住幾天,怕是也要惹得賀蘭家那幫子窩囊廢不滿。
  
  也得虧有房俊這么一門親戚,否則按照武家對于武順娘的輕視,說不得賀蘭家都能將容貌靚麗身段妖嬈的武順娘賣了換嫁妝……
  
  武順娘不敢跟房俊灼灼的目光對視,低眉順眼道:“這個……還是晚一些回去吧……”
  
  房俊不耐煩的擺擺手:“回去作甚?讓你住下就住下,都是至近親人,便將府上當做自己家一樣,不必見外。”
  
  “哦……”武順娘不敢反駁,只得弱弱的應了一聲。
  
  心里卻七上八下的,這人非要留自己在府上,難不成是想著那些齷蹉的心思?上回自己稀里糊涂的被他給欺負了,難不成是食髓知味,想要重溫舊夢再嘗嘗打破禁忌的滋味?
  
  萬一半夜的時候這人摸進自己房里來,自己要不要反抗?
  
  若是反抗,好不好惹惱他?這人脾氣可不怎么好……可若是不反抗,好不好被他看清了,以為自己是個水性楊花的女人?
  
  武順娘心思百轉千回,忐忑不安。
  
  不過想起上回那銷魂的滋味兒,軟軟的身子又是一陣陣的灼熱,有些口干舌燥起來……
  
  房俊倒是沒有察覺武順娘的一樣,坐到高陽公主身邊的椅子上,拿起侍女奉上的香茶啜了一口,抬眸問道:“今天武氏兄弟來府上了?”
  
  高陽公主沒有搭言,而是看向了武媚娘姐妹兩個。
  
  她雖然貴為公主,但是跟武媚娘情同姐妹,對于武家的家事不便插手,雖然她甚為鄙視武氏兄弟的為人……
  
  武順娘向來是不多嘴的,這里是房家,也輪不到她說話。
  
  武媚娘給孩子整理了一下被褥,這才回身說道:“這倆人簡直不知羞恥,居然前來央求我讓我在你耳邊說道說道,讓他們接手一些東市翻建的工程。”
  
  房俊嗯了一聲,問道:“你怎么想的?”
  
  若是武媚娘愿意化干戈為玉帛,照拂武氏兄弟一番,房俊是沒有意見的,畢竟那是武媚娘的兄長。可是依照他對武媚娘的了解,怕是非但不會答應他們,搞不好還得訓斥一番。
  
  果然,武媚娘咬著小白牙冷笑道:“想得美!當年他們是如何對待母親和我們姐妹的?若非他們貪圖賀蘭家的嫁妝,如何能將姐姐嫁給病秧子賀蘭楚石,還得姐姐年紀輕輕的守寡?現在我結了一門好親,就巴巴的上門打秋風來了?我呸!我答應他們了,給他們找一家人家用祖宅和田產抵押,借貸一百萬貫,以便承接東市的工程。”
  
  高陽公主眨眨眼,有些沒轉過來彎。
  
  前頭還恨得咬牙切齒的模樣,怎么一轉眼又給借貸一百萬貫巨款?
  
  武順娘也是理解不能。
  
  這個妹妹從小就外柔內剛性子剛烈,不好好拾掇武氏兄弟也就罷了,怎么還會幫他們?
  
  只有房俊一瞬間便明白了武媚娘的用意……
  
  微微嘆了口氣,房俊苦笑道:“何必如此?總要給人留個退路吧。”
双色球复式中奖表格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