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天唐錦繡 > 第一千三百零六章 把長樂公主嫁過去吧

第一千三百零六章 把長樂公主嫁過去吧

一壺清酒,兩碟素菜,李二陛下渾然沒有半分天下至尊的氣派,一身常服舒適愜意,頭發披散在腦后用一根素帶攏住,坐在淑景殿書房的地板上,很是休閑。
  
  長樂公主跪在在側,面前也放了一個小小的酒盞,陪著皇帝淺酌慢飲。
  
  敞開的窗子外是滿眼的湖水和沿岸的柳樹,嫩黃的枝芽纖細的柳條隨著晚風輕輕搖曳,一派安逸祥和……
  
  房俊這個“惡客”的到來,打破了這靜謐溫馨的氣氛。
  
  所以李二陛下便不悅的瞪了他一眼。
  
  房俊被瞪得莫名其妙……
  
  雖然你是皇帝你最大,可就算砍頭也總得給個理由吧?咱這啥情況都沒搞明白的就遭到嫌棄了算是怎么回事?
  
  眼神瞥向一旁正襟危坐一副端莊賢惠模樣的長樂公主,眨了眨眼,希望長樂公主給點提示。誰知公主殿下睫毛顫顫,低眉垂眼,眼尾都看房俊一眼……
  
  沒法子,房俊只得硬著頭皮見禮:“微臣見過陛下,見過殿下。”
  
  李二陛下哼了一聲,語氣不善:“有事?”
  
  “呃……”
  
  這不廢話么,都快要宵禁了,沒事兒咱跑皇宮里干啥?
  
  可是看看李二陛下不爽的神色,雖然不知道原因,可心里難免忐忑,這位脾氣上來就愛打板子的毛病著實不太好。眼珠子轉轉,房俊便說道:“啊,其實也沒什么事……那個,要不微臣先告退?”
  
  李二陛下瞪了他一眼:“有話就說,有屁快放。”
  
  房俊無語。
  
  這是皇帝能說的話么?
  
  威儀呢?
  
  體統呢?
  
  房俊趕緊將剛剛見過祿東贊的事情說了,不過言語之中只是稍稍帶出了李孝恭,沒有過多的評論。雖然李孝恭這事兒辦的房俊不滿意,但好歹也是對自己頗為照顧,況且背后論人是非這種事情,房俊做不出來。
  
  長樂公主起身自一旁取來一個酒盞,放到房俊面前,默不作聲的替他斟滿酒杯,動作甚是自然。
  
  房俊趕緊謝過,眼神卻在那雙瑩白如玉的纖手上溜了一圈兒……
  
  李二陛下沒注意這些,拈起酒盞輕輕的呷了一口,冷笑道:“搬起石頭砸了自己的腳?哼哼,自以為算無遺策,現在卻反過來被人給威脅了,朕是說你無知好呢,還是狂妄自大?”
  
  房俊有些冒汗。
  
  實際上這件事情的確是他當初有些想當然了……
  
  青稞酒帶來的利潤足以使得吐蕃貴族趨之若鶩,后果便是導致吐蕃的糧食急缺,進而受制于大唐。當一個國家的糧食命脈受制于另一個國家,其結果可想而知。
  
  可是他又哪里想得到,那個松贊干布居然如此有魄力,反而以此威脅大唐,若是不助他統一吐蕃內部的反對勢力,就干脆以搶地搶人的名義發動軍隊向大唐開戰……
  
  歷史上能夠統一吐蕃,并且奠定吐蕃強盛國勢的一代君主,又豈是易于之輩?
  
  可以想象,當松贊干布打著“搶地搶人”的旗號發動戰爭的時候,那些被青稞酒的利潤刺激得紅了眼珠子的吐蕃貴族們必然群起響應、大力支持,戰爭的規模絕對非同小可。
  
  至于與大唐開戰之后青稞酒的銷路,其實是不用擔心的。雖然大唐人口眾多銷量巨大,若是大唐切斷青稞酒的銷路,吐蕃照樣可以北上將青稞酒販賣到西域,再經由絲路販賣到大食等更西的地方。
  
  說房俊是“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的確并不為過……
  
  房俊有些赧然,也有些羞愧,不知說什么好。
  
  李二陛下說道:“以前你攛掇著朕拒絕和親,甚至弄出那個什么‘不和親不割地’的說法,搞得朕也是一時熱血上頭,信了你的鬼話,將那話語都給貼到神龍殿的寢宮里……現在怎么樣,是不是后悔了?其實這件事很簡單,只要答允吐蕃的和親,自然是萬事介休。‘東大唐商號’可以繼續從青稞酒上賺取海量的財富,松贊干布得到大唐的支持可以控制吐蕃內部,大唐起碼可以得到幾十年的安寧,何樂而不為呢?”
  
  歷史上也的確如此。
  
  松贊干布對于盛唐有著深遠的仰慕之情,貞觀八年,他派出使者赴長安與唐朝通聘問好.李二陛下對吐蕃的首次通使也很重視,當即派使臣馮德遐持書信前往致意還禮.松贊干布“見德遐,大悅.聞突殿與吐谷渾皆尚公主,乃遣使隨德遐入朝,多赍金寶,奉表求婚”.可是,當時李二陛下沒有同意,松贊干布幾次派人向唐朝請婚也未能如愿,便決定用武力通婚,于貞觀十二年爆發了蕃唐首次戰爭.
  
  然而戰爭終歸不能解決問題.貞觀十四年,松贊干布又派大相噶爾·東贊備厚禮——黃金五千兩及寶物珍玩數百件,到長安再次向李二陛下請婚.翌年,李二陛下允以宗室女文成公主許嫁松贊干布……
  
  他在位期間,把堅持發展與唐的親密關系,作為締造強大繁榮昌盛的吐蕃王朝的基本國策,使吐蕃和唐朝的關系極為和睦。貞觀十八年,李二陛下遠征遼東返回,戰事不利,悶悶不樂。松贊干布立即派祿東贊入長安上奉表文,并獻用黃金鑄成的金鵝一只,“高七尺,中可實酒三斛“,作為吐蕃對唐友好的表示。并且上書曰:“陛下平定四方,日月所照,并臣治之。高麗恃遠,弗率于禮,天子自將度遼,隳城陷陣,指日凱旋,雖雁飛于天,無是之速。夫鵝猶雁也,臣謹冶黃金為鵝以獻。“
  
  貞觀二十二年,右衛率府長史王玄策出使西域,差一點被中天竺殺掉,也是松贊干布發精兵從王玄策討破之,鑄就了王玄策“一人滅一國”的千古傳奇……
  
  可以說,松贊干布對于大唐是極其親近的,別管是國勢如此不得不為之,亦或是當真心中仰慕大唐,總之事實的確如此。
  
  可也正是因為大唐在醫療、農業、文化、制度等等方面的扶持,才使得吐蕃漸漸強盛起來,最終導致吐蕃野心建起,從大唐手中奪走了安西四鎮,使得中原王朝徹底斷絕了西域的掌控……
  
  國與國之間,沒有永遠的和平,只有永遠的利益。
  
  想要和平?
  
  那就只有狠狠的將敵國壓制,不給予崛起的機會,讓他永遠依附于你,臣服于你。
  
  所以,和親是絕對不行的……
  
  房俊被李二陛下刺了兩句,也有些摸不準李二陛下是在揶揄諷刺,還是當真動了和親的念頭。畢竟在李二陛下心中,蕩平高句麗將半島永遠的納于大唐的版圖之下鑄就自己千古一帝的宏圖霸業才是永遠的追求,區區吐蕃,或許根本就不在他的眼中……
  
  若是李二陛下當真有了這種念頭可不行,作為一個能夠“看到”未來的人,怎能夠容許這種養虎為患的事情在眼前發生?
  
  房俊點點頭,說道:“陛下言之有理。只是陛下諸位公主當中沒有適齡者……不過還好,可以將這個艱巨的任務交由長樂公主殿下……殿下秀外慧中鐘靈毓秀,乃是女中豪杰,巾幗不讓須眉,定然能夠完美的完成大唐與吐蕃的世代交好,使得吐蕃成為大唐的藩籬,而不是臥榻之側的猛虎。”
  
  李二陛下便是一陣冷笑,眼神不善的瞅著房俊。
  
  長樂公主則依舊一言不發,只是默默的欠起身子,將房俊面前尚未來得及飲用的酒盞默默的拿走了……拿走了……
  
  其實在座的房俊和李二陛下甚至長樂公主自己都清楚,李二陛下就算把誰嫁到吐蕃去,也不可能是長樂公主!很明顯房俊這話就是在刺激李二陛下,你若是向著和親,那就先想想將自己的閨女嫁到番邦異域與胡人生活的困難艱苦。
  
  用自己的閨女換來的和平,豈是那般容易坦然受之?
  
  道理是沒錯,方式也挺好,可是這話聽在長樂公主耳朵里……也就是長樂公主性子賢淑,再則還有李二陛下在場,否則說不得就要撓房俊一個滿臉桃花開!
  
  會不會說句人話了?
  
  推薦都市大神老施新書:
双色球复式中奖表格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