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天唐錦繡 > 第一千三百三十章 雨夜 一

第一千三百三十章 雨夜 一


      天色晦暗,烏云密布,雨勢雖然小了一些,但是飄搖的雨絲纏綿淅瀝卻好似沒有盡頭。
  
      距離凈街鼓響起的時間還早,但是街面上已然悄無人蹤,即便偶有行人亦或是馬車經過,亦是行色匆匆,轉瞬便消失在愈來愈濃的夜色之中。
  
      這座巍峨雄闊的城池彷如巨獸蟄伏,龐大威武的身軀漸漸被昏暗的夜色籠罩……..
  
      各個坊市雖然尚未關閉坊門,但因為大雨的緣故,百姓盡皆待在家中,無事不愿外出,一片寂靜。坊卒打著哈欠,窩在坊市的門房中昏昏欲睡,強打著精神,等著凈街鼓響起,便關閉坊門,完成一天的任務盡早窩在被窩里睡覺。
  
      安邑坊位于東市之南,此處漢胡雜居、盡是來自天下各處的商賈小販,人口成分極為繁雜,動輒發生打架斗毆嘯聚火并之事,時不時的鬧出一兩起人命官司,治安形勢極其惡劣。可偏偏此處之商賈多數乃是東市各大貨邸商鋪的進貨商,乃是東市繁榮之根源,與各大世家門閥王孫貴族更是淵源深厚,想要嚴厲打擊亦是不能,令萬年縣頗為頭痛。
  
      今天下了一天的雨,整座安邑坊里的商賈小販亦懶得出門,反正東市拆遷得亂七八糟,每日的成交量雖未減少卻都是依靠往日的關系私下里走貨,日常的經營幾乎陷入停頓,臺面上的規矩少了很多,繁榮境況已然盡數不在。
  
      只要保證以往一些合作商鋪的貨源即可,這鬼天氣,誰耐煩出門?便是窩在屋子里,衣衫被褥亦是潮濕不堪,使勁兒都能擰出水來……
  
      眼瞅著天色暗下來,安邑坊內才算是有人出門,三三兩兩的在街道上鬼鬼祟祟的路過,然后匯集在坊市東頭一處高門大宅。
  
      窗外的雨絲打在屋檐下一株銀杏樹的樹葉上,沙沙作響。
  
      堂內燃了幾盞蠟燭,照得通亮。
  
      一個年近三旬的精壯漢子坐在首位,身上穿著蜀繡的袍子,面膛微黑,看上去氣度儼然,一臉威嚴。
  
      端起桌上的茶杯喝了一口滾熱的茶水,而后將茶杯輕輕放到桌上,漢子開口說道:“此次召集大家前來,所為何事想必各位都已經心知肚明了吧?”
  
      下面有些雜亂,大家交頭接耳。
  
      便有一個青布衣衫看上去甚為精明的中年人問道:“明白倒是明白……可是到底是個什么章程,還望胡兄賜教。”
  
      精壯漢子微微點頭。
  
      此人名叫胡崇,關中人氏,但是在江南一帶關系頗廣,主要給長孫家的綢緞鋪供貨。長孫家的主要產業雖然是鐵廠,但事實上各行各業都有涉獵,而且憑借長孫家的名頭,可謂財源廣進。
  
      而除卻鐵廠之外,綢緞鋪便是最賺錢的那一個。
  
      沒人知道胡崇到底與長孫家是何關系,但是能夠十幾年如一日的包攬長孫家綢緞鋪的進貨渠道,若說不是長孫家的人,鬼都不信……
  
      胡崇環視一圈,將眾人的神情盡收眼底。
  
      長孫家現在不如以往風光,自打長孫沖犯事之后,甚至可以說跌入了歷史的最低谷,威望、名聲、實力,各方面都遭受到打壓,其中最主要的鐵廠更是被房家死死的壓著,綢緞鋪的生意一落千丈自然是情理之中。
  
      胡崇可謂看在眼中,急在心頭。
  
      不過現在,機會來了……
  
      只要能夠將房俊趕走,不再擔任京兆尹之職,那么東市將會重新回到關隴集團的掌控之中,長孫無忌的商業將會重新騰飛!
  
      收攝心神,胡崇沉聲說道:“今日某之話語,諸位聽在耳中記在心頭,然后遵照行事即可,若是不愿配合,某亦無話可說,只是希望諸位嚴守秘密,出了這間屋子,某可是一個字都不會承認。”
  
      “胡掌柜這說的哪里話?吾等既然來此,自然以胡掌柜馬首是瞻,但有吩咐,極力行之便是。”
  
      “不錯,此間皆是好友,只憑胡掌柜一句話,風里火里眉頭都不會皺一下!”
  
      “吾等素來同進同退,豈會有那等見利忘義之輩?”
  
      “到底什么章程,胡掌柜且劃下道來,吾等莫不遵從!”
  
      底下亂糟糟一片喊聲。
  
      不過總體來說,效果甚好,胡崇嘴角微微一條,心中得意。
  
      既然家主交代下來,自己自然是要竭盡全力的辦好,只要這件事情辦妥,那么自己在家住心中的地位必然更是愈發重要,屆時或許便能離開這商賈下賤之事,回到府中擔任一任管事……
  
      壓下心中喜悅,胡崇知道一切都得將眼前之事辦好才行,否則非但不能回到府中任事,怕是就連眼下這個差事也得丟……
  
      “眼下東市拆遷,民怨沸騰,但凡在東市里頭有點產業的,誰不將房俊罵個六門到底?只是那廝眼下擔任這京兆尹,又是陛下面前的紅人,巧言令色阿諛奉承,卻是誰都不敢輕易動他……”
  
      胡崇瞅著堂中這些人,俱是各大門閥世家背后的門人,繼續說道:“可是此人不除,焉有吾等出頭之日?東市現如今的情況諸位皆看在眼中,若是等到東市翻建完成……怕是幾乎無吾等立錐之地也!”
  
      堂中氣氛一凝。
  
      這話還真就不是危言聳聽……
  
      自從房俊擔任京兆尹以來,整個關中風氣大變,尤其是長安城中,各種嚴苛規矩數不勝數,市面上的烏煙瘴氣為之一空,誰敢去挑戰房俊的權威?不是沒有,而是有數的那幾個,凄慘下場誰都知道。
  
      而那個什么“城管署”設立以來,東西兩市簡直就像是被套上了枷鎖鐵鏈,這些以往如魚得水的商賈們舉步維艱。“城管署”的規矩密密麻麻不知凡幾,但凡有違反者,就是一個字——罰!
  
      往死里罰!
  
      東西兩市的商賈,哪一個不是將房俊恨得咬牙切齒,卻偏偏毫無辦法?
  
      堂下便有人咬著牙道:“胡掌柜,毋須說這些,在場眾人誰不是恨不得將那房二亂棍打死?您是牽頭人,自然是您做主,您怎么說,吾等便怎么做,絕沒二話!”
  
      胡崇眼皮一跳。
  
      娘咧……
  
      這幫子王八蛋,用得著口口聲聲言及老子是牽頭人?別以為不知道你們這群混蛋的心思,事情成了,自然大家歡天喜地撈好處,若是不成,到時候便將所有的責任都推給我?
  
      牽頭人,自然就是用來背黑鍋的……
  
      都特么是一群狼崽子!
  
      壓了壓心中怒火,家主交待的事情必須辦妥,至于這幫子混蛋……只要長孫家重新奪回主導,新帳舊賬再一起慢慢算!
  
      吸了口氣,胡崇說道:“既然如此,那某就厚顏自居首位了,但請諸位放棄以往成見,通力協作,將房俊趕出京兆府!眼下城中對于東市之拆遷怨聲載道,各方商賈苦不堪言,卻是敢怒而不敢言。某相信,只需要小小的一個火星,這些壓抑許久的憤怒,便會猶如火油一般……”
  
      胡崇站起來,雙手做了一個向上的手勢,神情激動:“‘砰’的一聲燃燒起來!到那個時候,別說是房俊,就算是他的老子房玄齡,也得被這股熊熊的怒火所燃燒!”
  
      他的言語很有煽動力,而且配合動作,很明顯將在場眾人的血液都燃燒起來!似乎美好的前景就在眼前,只要大伙合起力來,房俊明早便會丟官罷職,灰溜溜的離開京兆尹的位置。
  
      不過到底不是每個人都能被輕易調動情緒,有人冷聲問道:“胡掌柜說的容易,若是激怒了房俊,卻是要如何收場?諸位可別忘了,那元家是如何灰飛煙滅的……”
  最快更新,無彈窗閱讀請。
双色球复式中奖表格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