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天唐錦繡 > 第一千三百七十四章 私生子可否?

第一千三百七十四章 私生子可否?

    無官一身輕。
  
      京兆尹的官職被罷免,兵部侍郎尚未任職,房俊難得的清閑下來。
  
      他本就是個疏懶的性子,上輩子當官的時候就未曾沉下心鉆摩,這輩子雖然有了一些理想,卻依舊不想把自己弄的太累。理想需要追求,生活也需要享受,這兩者之間并不抵觸,在他看來魚與熊掌亦可兼得。
  
      況且他也不能將整個心思都放在理想上,須知家中可是尚有兩個“不安定分子”,一個需要他用男子的陽剛霸氣去徹底征服,使其沒機會也沒心思跑出去偷和尚,另一個則需要他用寬厚無邊的愛意去融化其自幼生成的陰暗冷僻性情,不至于走上兇殘暴虐殺人如麻的人生歧途……
  
      房俊時而仰天長嘆,自己這倒霉催的,重生成哪一個不好,偏偏是房遺愛這個傻缺?
  
      李二陛下也是不講究,塞給咱一個崇尚自由追求放縱的高陽公主還不夠,偏偏還要附贈一個霸道逆天的女中霸主武媚娘……
  
      男人就是累。
  
      便是看上去鐘靈毓秀的晉陽小公主和活潑嬌俏的聿明雪也不省心……
  
      這兩個丫頭不知何故似乎有些“杠上”的意思,晉陽公主遞給房俊一個溫室里產出的桃子,聿明雪便會將洗凈的櫻桃塞進他手里;晉陽公主給他斟茶,聿明雪便去給他溫酒……
  
      坐在書房里,原本一左一右兩個盡態極妍的小美女恍若春蘭秋菊各擅勝場,當真是紅袖添香羨煞旁人,可是這四只水靈靈的大眼睛時不時的注目凝視殺氣四溢,這是怎么回事兒?
  
      坐在中間椅子上的房俊將手里的櫻桃塞進嘴里,吐出果核,然后又狠狠咬了一口多汁的桃子,疑惑問道:“你們兩個丫頭是怎么回事?我怎么覺得你倆有仇呢?”
  
      晉陽小公主嬌哼一聲,尖俏的下巴微抬:“本宮怎會與一鄉野丫頭結仇?姐夫說笑了。”
  
      哎呀!這還是那個溫婉明麗端莊可愛的晉陽公主殿下?
  
      房俊眨巴眨巴眼睛,以為見到了一個假的晉陽公主……
  
      另一側的聿明雪氣得咬牙,小臉兒含霜,從牙縫里透著森寒殺氣:“再敢罵人,信不信本姑娘一劍殺了你?”
  
      晉陽公主則毫不相讓:“大家閨秀自然要端莊賢淑笑不露齒,哪里能夠滿嘴污言穢語打打殺殺?你這副樣子就算是長得再好看,男人也是不喜歡的。”
  
      聿明雪揚起雪白的粉頸,傲然道:“本姑娘看上誰,那就轟轟烈烈敢愛敢恨,矯揉做作裝模作樣,那可不是我的風格!誰敢跟我搶男人,我就敢一刀殺了!”
  
      這姑娘……簡直比武媚娘還霸道!
  
      “咳咳咳”房俊被桃子嗆到了,好剽悍的小姑娘!
  
      瞥了一眼聿明雪纖白的小手纖細的腰肢秀美得一塌糊涂的小臉兒,房俊嘴角抽了抽,這幅小摸樣居然張口閉口的殺人,這個世道怎么了?
  
      似乎感受到房俊的鄙夷,聿明雪秀眸一瞪,故作兇狀:“怎地,不信本姑娘敢殺人?”
  
      房俊忙道:“信信信……”
  
      我信你個鬼哦!
  
      想了想,他說道:“其實殺人一點都不好玩,我在江南殺了很多人知道吧?剛開始的時候我很害怕,一刀子捅下去,鮮血就好像噴泉似的往外涌,那種鮮艷的紅色讓人有一種視覺上的眩暈,很惡心。若是一刀捅死也就罷了,若是不死,則還要上去補一刀,戰場之上很是倉促,哪里容得你去想往哪里補刀?隨便來一刀便是。有時候一刀砍在脖子上,整個腦袋就跟殺雞那樣歪在一旁,這還算好的,畢竟死得快一些,若是不小心一刀砍在肚子上,那就惡心了。五臟六腑和腸子嘩啦一下都流出來,紅的綠的黑的紫的……偏偏人一時還不死,就在那哀嚎掙扎,越是掙扎,流出來的東西就越多……”
  
      “姐夫求你快別說了……”晉陽公主小臉煞白可憐巴巴,小手僅僅攥著房俊的衣袖,顫著聲調哀求。
  
      剛剛聿明雪說打打殺殺的,她并不以為意,覺得這很低俗,像是她這么高貴的人怎么能將這樣的話語放在嘴邊呢?實則對于“殺人”是沒有什么概念的,大抵不過是一個詞匯、一個動作而已。
  
      可是現在聽了房俊的描述,她是真的害怕了。
  
      對面這個看似漂漂亮亮的小姑娘,不會真的惱羞成怒一刀把她給殺了吧?她倒是不知道死是一件多么可怕的事情,但是一想到自己五臟六腑腸子一起從肚子里流出來的樣子就受不了。
  
      太丑了……
  
      聿明雪也一臉驚恐。
  
      她只是說說而已,過過嘴癮嚇唬嚇唬晉陽公主,事實上連殺雞被沒見過,哪里知道原來殺人是一件這么恐怖的事情?
  
      縮了縮脖子,只覺得后脖頸冒寒氣,卻兀自嘴硬道:“誰讓他不許我跟你生孩子的?”
  
      房俊眼珠子都瞪圓了。
  
      這口氣就好像小孩子爭搶玩具,你不給我玩,我就揍你……
  
      可問題是哥哥好歹也是一撇一捺一個人吶,你兩當我是啥?
  
      晉陽公主小臉兒紅紅,雖然有些害怕這個秀氣好看的小丫頭,卻也是寸步不讓:“你又不是姐夫的妻子或者小妾,怎么能給姐夫生孩子呢?不要臉。”
  
      聿明雪不服氣:“誰說一定要是妻子或者小妾才能生孩子了?孔子的父親叔梁紇有一個正妻姓施,施夫人一連生了九個女兒,還有一妾,生了個兒子孟皮,卻是殘廢,是個瘸子。叔梁紇和孔子的母親顏徵未經婚配,‘野合而生孔子’,孔子乃儒家尊師,世受尊崇。漢武帝的皇后衛子夫和大將軍衛青都是私生子,他們的父親叫鄭季,在平陽侯曹壽家里做官。鄭季和曹壽一個姓衛的妾私通,一連生下了二男一女,其中便有姐姐衛子夫和弟弟衛青,兄妹三人都隨姓。衛青深入漠北二千里,聲振華夷,迫使匈奴不敢一戰。衛青同母異父的姐姐,在平陽侯家里做侍女,與平陽縣的小吏霍仲孺私通,生下了一代名將霍去病。霍去病從十八歲起就開始跟隨舅舅衛青出征匈奴。第一次作戰,率領八百輕騎離開大部隊,孤軍深入,突襲匈奴,斬了兩千零二十八枚首級,功封冠軍侯。可見即便未經婚配,照樣可以生孩子,而且生出來的孩子照樣可以有出息!”
  
      聿明氏流傳千年,族中藏書可知萬千?《史記》這種書自然是看過的,小姑娘此刻信手拈來,振振有詞,將晉陽公主駁斥得啞口無言。
  
      理由太充分,而且有不止一樁實例為證,晉陽公主駁斥不得,可心中兀自不服氣,秀眸眨眨,開始罕見的耍無賴:“那姐夫你說,你是不是想要跟這個丫頭生孩子?”
  
      所有的道理都是表象,晉陽殿下直指核心——咱不管到底有沒有這個道理,就問姐夫你想不想?
  
      若是不想,那臭丫頭說得天花亂墜也沒用。
  
      若是想……哼哼!
  
      房俊心說這個問題問得好……休說他不想,就算是想,又哪里敢承認?
  
      當即搖頭,正氣凜然斬釘截鐵:“姐夫怎會那般無恥之徒?大丈夫立于天地之間,自當持身守正品德高尚,非禮勿視,非禮勿言,如何能夠做出那等茍且之事?萬萬不會。”
  
      晉陽公主頓時笑靨如花,親熱的牽著房俊的衣袖,送上一個甜甜的笑容,秀眸彎彎:“姐夫最好了!”而后不忘對聿明雪送貨去一個得意的鬼臉。
  
      聿明雪郁悶……
  
      本姑娘也就是看你家那兩個小子招人稀罕得不行,這才想要跟你生個孩子,以為本姑娘稀罕你么?
  
      嫂子說男人都是嘴上一套心里一套,這黑臉的小子嘴里說著不會,等到自己將家中秘傳的藥酒給他喝上二兩,哼哼,還不是手到擒來,乖乖的任憑本姑娘擺布?
  
      門口傳來腳步聲,一個侍女在門外站定,輕聲道:“二郎,荊王殿下前來府中提親,家主命您過去相陪。”
  
      “嗯?”
  
      房俊一愣,荊王李元景?
双色球复式中奖表格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