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天唐錦繡 > 第一千四百七十九章 一家子自私自利

第一千四百七十九章 一家子自私自利

    一整天都陰沉沉的,傍晚時分,天色愈發昏暗。
  
      武氏兄弟再工地發了一會兒愁,又跑去城內的館子喝了一頓悶酒,商議來商議去,依舊一籌莫展,天色擦黑,不得不垂頭喪氣的回了老宅。
  
      到了門前,武元爽抬頭瞅著寬大的門額,長吁短嘆,悔之莫及。
  
      武元慶奇道:“瞅著自家大門嘆氣,這又是為何?”
  
      武元爽沒好氣的白了一眼這個大兄,嘆氣道:“什么叫自家的大門?就快要不是咱們的家了……”
  
      這么一說,武元慶才想起這座父親留下來的老宅,已經被他們倆在河間郡王那里抵押借貸了……
  
      一想到此,武元慶心中亦是一陣抽痛。
  
      三十萬貫啊!
  
      怎地沒什么感覺呢,就花完了?
  
      眼下錢花沒了,工程垮掉了,這個家眼瞅著就要被人收走了……
  
      兩兄弟渾渾噩噩的走進大門,到了中庭,迎面便見到今日有事未曾前去工地的武惟良。
  
      “小弟正要去找二位兄長,聽家里人說工地上出了岔子,不知情形如何?”
  
      武元爽一言不發,抬腳進了正堂。
  
      武元慶一臉頹喪,嘆了口氣,拍拍武惟良的肩膀,搖了搖頭,亦進了正堂。
  
      武惟良一臉茫然……怎么了這是?
  
      ……
  
      正堂內,武元爽有氣無力的對緊隨進來的武惟良道:“家中發生大事,危及存亡,速速去將家中老幼盡皆叫來,大家集思廣益,一同商議吧。”
  
      武惟良不知工地那邊的情形,滿心莫名其妙,趕緊出去召集家人……
  
      未幾,武家男女老幼齊聚一堂。
  
      武士彟之父武華共有四子,長子武士棱亦與高祖李淵有舊,高祖起兵之時便追隨在側,官至司農少卿。三子武士逸曾在武德初年擔任齊王府戶曹,頗有見地,在剿滅劉武周之戰中有戰功,高祖甚喜之,官拜韶州刺史,貞觀初年卒于任上。
  
      這二位盡皆官職不低,早已各自建府分家另過。
  
      現在居住在老宅之中的家眷,便只余下武華此子武士讓一支以及幼子武士彟一支,而武家所有的榮耀富貴皆來自于武士彟,故而家中皆以武士彟的兩個兒子為尊,不敢得罪……
  
      看著濟濟一堂的家人,武元慶愈發心情低落煩悶不已,苦著臉不說話。
  
      武元爽無奈,只得將事情簡略的說了……
  
      “什么?三十萬貫?”
  
      一個三旬左右的婦人驚呼出聲。
  
      這婦人一身錦繡彩裙,容顏倒也標志,只是顴骨略高嘴唇飛薄,望之便似刻薄之輩。
  
      只見她先是驚呼一聲,繼而峨眉倒豎,叉腰站起,怒叱道:“好啊,你們兄弟倆是真有能耐啊!三十萬貫,說沒就沒了?騙鬼呢吧!”
  
      好吧,這位不是擔憂偷工減料以次充好這樣違反律法的事情所帶來的嚴重后果,而是盯著三十萬貫的錢財……
  
      武元爽煩躁不已,怒道:“此乃爺們兒的事情,何須你一介婦人多嘴?”
  
      這婦人乃是武士讓長子武懷亮的妻子善氏,武懷亮早?,她便成了寡婦,只是性格潑辣刻薄陰毒,在府里固然人憎鬼厭,卻是誰都不愿招惹。
  
      善氏一聽武元爽的話語,頓時就炸了!
  
      嗓門兒越發尖厲:“你們爺們兒有能耐,那又為何跑家里來耍威風?現在大禍臨頭害怕了知道回家跟大家商議,和著萬一朝廷追究下來就讓全家人一起擔這個罪名是吧?這個家是咱們大伙兒的,只要沒分家那就每個人都有份,你們兄弟兩個偷偷摸摸將老宅拿去抵押,問過誰了?現在眼瞅著家宅不保卻連話都不讓我說,你們還有理了?”
  
      她這一頓撒潑,先前還有些搞不清狀況的家人這才緊張起來。
  
      武惟良最是擔心,問道:“兄長,這個……朝廷當真會追究?吳王殿下怎么說?”
  
      他是全程參與進去的,偷工減料以次充好之事更是大多經由他手,萬一朝廷當真追究,他也跑不掉。
  
      武元爽沒好氣兒道:“休聽那婦人胡說八道,咱們妹夫的面子你以為是擺設?就算沒有為此事跟吳王殿下張口,可吳王殿下也不可能便將咱們兄弟捉了去。再者說這些工程大家都是墊付款,朝廷還一分錢沒給結算呢,大不了就是推到重蓋,絕不至于就犯了王法。”
  
      這么一說,武惟良才松了口氣,只要不會抓人就好。
  
      他放心了,可善氏又炸毛兒了……
  
      “什么?推倒重蓋?不是說你們沒錢了嗎?沒錢拿什么重蓋那些房舍?好哇,我當你們兄弟怎地這般開明,遇事還會與家人一同商議對策,原來是打著注意讓我們拿錢出來重蓋房舍?呵呵,真真是奸詐啊,只要老娘不死,你們就休想!”
  
      看著高高抬起下頜一副“我識破了你們的詭計休想得逞”神情的善氏,武元慶、武元爽哥兒倆對視一眼,皆是一個頭兩個大。
  
      這個婆娘整日里惹是生非不肯消停哪怕一時片刻,真真是讓人厭惡啊……
  
      可名分上到底是寡嫂,又是個渾不吝的,兩兄弟甚為忌憚,莫奈之何!
  
      武元爽只得說道:“嫂子這是說得哪里話?吾兄弟二人四方奔走求人托情這才拿到昆明池畔的工程,難道只是為了自己賺錢?還不是為了這個家著想!現在家里的狀況你也知道,若是再無開源之法,眼瞅著就坐吃山空了!況且這工程可不僅僅是昆明池畔那一塊工地,這是跟東西兩市的修建掛鉤的!只要取得了東西兩市的修建資格,嫂子您想想,那是多大的一筆進項?但此一項,便足以使得我們武家重新成為頂級的門閥!現在吳王殿下給了吾等機會,難不成便任由那些錢全都賠在工地里,甚至連東西兩市的修建資格都不要了?”
  
      武惟良趕緊道:“那不行,若是那般豈非成了傻子,遭受整個長安門閥的恥笑?”
  
      善氏冷哼一聲,道:“休想合起伙來哄騙我這個婦人,反正就是一句話,要錢沒有!”
  
      沒人信她的話,若說別人無錢尚可相信,善氏會沒錢?
  
      這人平素最是吝嗇,房中侍女奴仆經年不見一回賞賜不說,反而借著各種由頭克扣月錢,若非皆有奴籍在身,怕是她房中的侍女奴仆得跑掉一大半……
  
      不過誰都知道她是鐵公雞,哪里敢奢望在她身上拔下一根毛來?
  
      武元慶看向武惟良,道:“惟良啊,你我分屬兄弟,雖非一奶同胞,卻勝似手足……現在家中遭逢艱難,你表個態?”
  
      武惟良是個憨實的性子,聞言吱吱唔唔半天,只得心不甘情不愿道:“某還未成親呢……再說某也沒多少錢,不過既然兄長開口,那某就……就……拿出五十貫。”
  
      他是憨實了一些,不過又不傻,那幾十萬貫當中有多少是被這哥兒倆胡亂花掉的?若是當真全部投入到工地里,何至于去賤價購買劣質的建材,落到現如今的地步?
  
      他可不想拿錢出來給兩位兄長喝花酒。
  
      “……”
  
      武元慶滿懷期待的看著武惟良,卻沒想到他憋了半天憋出來五十貫……
  
      那可是幾十萬貫的生意,五十貫夠干嘛的?!
  
      這個夯貨!
  
      都特么學會藏心眼兒了啊……
  
      武元爽見到一家人各個心有謀算,很是心灰意冷,干脆破罐子破摔,兩手一攤道:“隨你們怎樣吧,既然都不愿意拿錢出來,那就等著到期還不上錢讓人家來收房子好了,到時候咱們一家老小就都回到鄉下的莊子里去,蓋幾間土坯房,閑時種菜養鴨,倒也雅致……”
  
      武元慶提醒道:“便是那幾塊好地也抵押了啊……只剩下幾畝薄田了。”
  
      一家人終于感受到危機迫在眉睫,紛紛慌了。
  
      昔日貴為國公府的武家,現在卻已經要淪落到“房無一間,地無一壟”的凄慘境地了么?
  
      搞不好,全家都得去睡大街呀……
双色球复式中奖表格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