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天唐錦繡 > 第一千五百一十七章 平衡之道

第一千五百一十七章 平衡之道

李二陛下面容溫和,側耳聆聽,神色之間卻不見喜怒。
  
  宇文儉兀自喋喋不休:“陛下,少府監與軍器監負責帝國一切兵械甲具之制造維修,實乃國朝重中之重,說是關乎帝國存亡亦不為過。然則如今被房俊這么一鬧,吾等麾下之工匠盡皆人心思動,本是服服帖帖任由管轄,每有軍械任務亦能按時完成,可現在哪里還有人安安分分的待在少府監與軍器監?怕是心里都長了翅膀,想要飛去兵部那邊吃香的喝辣的……陛下,工匠乃是賤籍,雖然不比奴籍,可到底非是平明百姓,若是盡皆被房俊撩撥得人心浮動,這軍械兵甲的任務以后要如何完成?”
  
  乍聽上去,這一番話似乎也有一些道理。
  
  人不患寡而患不均,以往工匠們個個都被壓榨,大家一視同仁,即便是生活困苦舉步維艱也只能默默忍受,因為大家都是一樣的……可現在陡然間蹦出來一個房俊,什么“能者多勞、按工計酬”這么一嚷嚷,差距立馬出現了!
  
  憑什么咱在你手底下干多干少累死累活一年干到頭連頓飽飯都吃不上,一樣的工匠卻能在人家兵部多勞多得?
  
  擱誰誰都不干啊!
  
  然而這里邊卻有一個悖論——憑什么你這邊往死里壓榨工匠貪圖利益,別人就必須跟你一樣?
  
  李二陛下非但不是昏君,反而比古往今來大多數皇帝都精明得多,自然看得清楚其中之關竅。說心里話,李二陛下對于工匠亦是極其鄙視的,他也不是不知道軍器監和少府監等等衙門對于工匠的壓迫,只不過歷來皆是如此,工匠面對壓榨亦是安分守己自認命苦,他又何必多事?
  
  但是現在不同了。
  
  房俊既然跳出來將這層面紗揭破,那么身為皇帝,就必須在墨守成規和改弦更張之間做出選擇,和稀泥的結果便是將現有的穩定局面毀于一旦,使得工匠群體沸沸揚揚人心浮動。
  
  就算再是鄙視工匠,李二陛下亦知道對于一個龐大的帝國來說,工匠群體絕對不能亂……
  
  其實如何取舍非常簡單,只需要看看一直按照房俊之“能者多勞、按工計酬”政策貫徹執行的房家鐵廠和華亭鎮就可以得出結論——房家鐵廠短短幾年時間便將原本大唐最大的長孫家鐵廠死死壓在身下不得翻身,成為大唐鐵業的后起之秀,華亭鎮更是憑借有數的人力在江南士族百般阻撓之下建成如今大唐最大的船塢、船廠、碼頭,甚至將港口修到了林邑國……
  
  而軍器監和少府監呢?
  
  掌控著大唐八成以上的工匠,卻效率越來越低,次品越來越多……
  
  孰優孰劣,不言而喻。
  
  李二陛下微微頷首,緩緩問道:“那么敢問叔父,何以教我?”
  
  宇文儉聞言大喜,正欲長談闊論一番,卻陡然間心里一跳,滿臉震驚的望著劍眉揚起的李二陛下,不敢置信……
  
  皇帝剛剛說啥?
  
  何以教我……
  
  放眼天下,誰能讓天下至尊說出“何以教我”這句話?
  
  就算是孫思邈、袁天罡等等在各自領域學究天人舉世無雙之輩,亦不敢當皇帝這么一句,更何況他一個區區管理工匠的少府監監正?!
  
  怎么聽也不是一句好話啊……
  
  宇文儉嚇得一個激靈,連忙起身,一揖及地,惶然道:“陛下折煞老臣,老臣何德何能,敢教授陛下?”
  
  李二陛下淡淡一笑,手里婆娑著茶杯,隨意說道:“叔父說得哪里話?您是父皇之玩伴,朕的長輩,自幼看著朕長大,情分深厚。倒是房俊雖然是朕的女婿,身份卻更應當是朝廷的官員……所以,只要叔父說得在理兒,朕自然無所不從。”
  
  一旁安安靜靜斟茶倒水的長樂公主唇角微微一抿,差點笑出聲來,父皇這話說得……實在是太有水平了!
  
  宇文儉人老成精,更是在宦海沉浮一生,如何聽不懂李二陛下的言外之意?
  
  他只是個長輩,皇帝跟他論的是人情;而房俊卻是大臣,論的是政務……這里頭的意思,宇文儉怎能不懂?
  
  一張老臉赤紅,宇文儉知道陛下已經生氣了,戰戰兢兢施禮道:“陛下,請寬恕老臣魯莽……老臣身體有些不適,少府監公務繁忙,還請陛下恩準老臣告病,在府中調理。只是少府監擔負諸多雜務,若是無掌總之人恐怕亂成一團,故而懇請陛下另擇賢能統領少府監,老臣愿意退位讓賢,致仕告老……”
  
  他算是看明白了!
  
  皇帝對房俊那個棒槌的喜愛無人可比,將少府監這等朝廷衙門與狗并列之惡劣事端亦能充耳不聞、視而不見,那么自己遭受的這份天大的羞辱哪里還有講理的地方?
  
  與其今后遭受百官嘲諷譏笑,不若趁早致仕告老,還能繼續領受皇帝的香火情,使得子孫收益……
  
  然而當他這番話剛一出口,便見到面前的皇帝陛下臉色陡然陰沉,虎目之中精芒閃爍,不怒自威,沉聲道:“宇文監正,爾是何意?!這件事乃是房俊不對,不應當用那等鄙薄之字幅侮辱與你,朕已經問你打算如何處置,難道爾還不滿意么?你卻反而諸多理由要求致仕,難不成是對朕心懷怨憤,認為朕偏袒房俊,賞罰不公?”
  
  宇文儉何曾見過陛下這等怒氣?嚇得渾身一顫,當即便“噗通”一生跪在李二陛下面前……
  
  他年過花甲方才混了一個少府監監正這等不入流之官職,才疏德淺,根本就是個沒骨氣的,哪里敢跟李二陛下硬懟?
  
  “老臣不敢……老臣對陛下之忠心可鑒日月,豈敢有一絲一毫不敬之心?陛下還請息怒,剛剛皆是老臣胡言亂語,您就當是老臣放了個屁,老臣自己收回來便是……”
  
  宇文儉神色驚慌,伏地請罪。
  
  李二陛下看似寬厚,但是其心之狠手之辣,這些歷經過當年玄武門之變的老人們,哪一個不曉得?故而一旦李二陛下怒氣發作,也就是馬周房俊等一干年青臣子敢于犯顏直諫,老一輩當中除去一個“以生死邀名”的奇葩魏徵,誰敢去捋李二陛下之虎須?
  
  李二陛下一怒,盡皆心驚膽顫!
  
  李二陛下哼了一聲,神色淡然,緩緩說道:“字幅一事,朕會申飭房俊,名氣將其取下,并處以適當之懲罰。但是有關工匠一事,還是各管好自己的一攤子吧,鑄造局初立,投入巨大,房俊也甚有壓力,不得不出相處挖人之下策。至于所謂的‘能者多勞、按工計酬’等等舉措,爾等不認同,只管自行其事便是,何故卻不準房俊施行?若是房俊的舉措不合理,自然用不了幾天便會舍棄不用,可若是舉措得當,又有何理由將其駁斥?此事就此作罷,叔父若是身體不適還需回府好生靜養,但致仕告老之語,以后切莫再提,您是父皇的好友,朕又怎能寡情至此?你且放心便是。”
  
  盡管他心中偏向于房俊之舉措,但他身為皇帝首先想到的并不是政令是否合理,而是如何平衡穩定朝局。政令施行,首先得要天下通暢,否則再好的政令也不會收到意向之中的效果。
  
  所有的一切,都必須以穩定作為前提,而皇帝之最高成就,便是一如既往的在各方勢力之間保持平衡。
  
  隋煬帝驚才絕艷雄才大略,正是因為不懂得平衡之道,方才導致朝中各方勢力分道揚鑣,致使天下烽煙處處,斷送了大隋江山……
  
  平衡,才是王道!
  
  宇文儉悄悄松了口氣,雖然被陛下敲打一頓,卻也得到了承諾,知道陛下不會針對他,哪里還敢再留在此地?
  
  言多必失,萬一那句話再惹得陛下發火……
  
  宇文儉趕緊道:“老臣領會陛下心意,必然兢兢業業,勤于公務,不負陛下之信重。老臣告退……”
  
  “嗯,回去好生調理身體,少府監的公務不必急于一時,身體更重要。”
  
  李二陛下效用浮起,溫言叮囑。
  
  “喏……”
  
  宇文儉趕緊應了,后退兩步,才轉身走出大殿。
  
  一路出了太極宮,宇文儉這才抹了一把額頭,手上汗津津的,卻是剛剛嚇出了一身冷汗……
  
  這會兒沒了那份驚惶,心里的怒氣又漸漸盈滿,只要想想房俊掛在兵部門口的那副字,他就有一種嘔出一口老血的沖動……
  
  太氣人了!
  
  最可惡是陛下居然這般偏袒于那個棒槌!
  
  宇文儉心底不忿,心說我不敢再去找房俊麻煩,難道還不能攛掇別人去?工匠這一塊利益可不僅僅是他自己吞下去的,反而他作為少府監的監正也僅只是沾了一個小邊兒,大頭卻是被那些世家門閥給拿走了……
  
  若是任由房俊這么搞下去,軍器監少府監這邊即便是對工匠保持強硬,卻也可以預料到工匠們必然消極怠工,總不能都打死吧?
  
  工匠們怠工,他們這些人所得的利益就必然減少,他就不信那些世家門閥們還坐得住……
  
  想到這里,宇文儉沉著臉上了侯在門口的馬車,吩咐道:“去宋國公府!”
  
  
双色球复式中奖表格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