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天唐錦繡 > 第一千五百六十五章 親情

第一千五百六十五章 親情

    條件聽起來有些嚇人……
  
      “百騎司”那是何等存在?陛下的耳目、爪牙!被“百騎司”盯上抓回去處置,那就等同于入了陛下之法眼,尋常的商賈只要想想就要心膽俱顫,快嚇死了!
  
      然而商賈的本性又是逐利的,面對利潤,他們向來都是甘冒奇險……再者說,只要乖乖的經營紙張書籍,不私下漲價,想必皇帝陛下只有嘉獎,又怎么會無故懲罰呢?
  
      當下,被“百騎司”名頭嚇得一愣一愣的商賈們,迅速做好了決定……
  
      “吾等皆是大唐之子民,振興大唐文化,乃吾輩之職責,義不容辭!”
  
      “陛下英明神武,能在魏王領導之下為大唐盡一份力氣,實乃吾輩之榮耀!”
  
      “愿為陛下鞠躬盡瘁,死而后己!”
  
      ……
  
      利益當前,任何危險都能夠被忽視掉。
  
      老者甚為滿意,頷首道:“即使如此,后天就請諸位前來碼頭,簽訂加入大唐文化振興會之契約。今日時辰不早,大家伙就都散了吧,老朽還得將這些紙張卸船入庫,就不叨擾諸位了。”
  
      “好說好說。”
  
      “吾等屆時定然前來。”
  
      “現行告辭。”
  
      一眾商賈紛紛告辭散去,興致勃勃的返回住處,斟酌著簽訂契約之后要購買哪一些低價的貨殖,運回去之后又能夠產生多大的利潤……
  
      李泰面色陰沉,見到眾人緩緩散去,也率著禁衛離開。
  
      繼續逛下去已經沒什么心情了,莫名其妙的就出來一個勞什子的“會長”頭銜,讓他心里有點亂……
  
      回到驛站,洗漱之后簡單的用了晚膳,便合衣躺下,卻又全無睡意,眼珠子瞪著房梁,心中念頭百轉。
  
      傳道解惑,教化天下,這是每一個讀書人心中最神圣的向往,即便這個向往很多時候都會被功名利祿所玷污、掩藏,卻從來都不會消失。
  
      李泰也是個讀書人。
  
      或許詩詞歌賦比不過房俊,但四書五經儒家教化,李泰自信自己非但比房俊強,即便是諸多當世儒者,亦要甘拜下風。
  
      武將馬上打天下,終究還是要文官馬下治天下,雖然大唐尚武之風濃郁,但是歸根究底,這個天下還是文官在治理。若是能夠成為這個什么“大唐文化振興會”的會長,就等同于身負教化天下之重任,天然的站在天下文士的制高點,領袖群倫,名聲、實權,攬于一身。
  
      聽那老者的話語,這件事不似吹噓妄言,然而這等重要之位置,父皇怎會同意讓自己來擔任?
  
      身為天下文士之領袖,就對朝中有了影響力,難道是父皇又對太子有所不滿,想要培養自己取而代之么……
  
      一時間,李泰又是興奮,又是忐忑,又是疑惑,瞅著房梁一夜無眠。
  
      翌日清晨,頂著一對兒黑眼圈兒的李泰哈欠連天,草草拾掇一番用過早膳,便進城向李二陛下復命。
  
      *****
  
      城門出的兵卒依舊在戒嚴,到沒有嚴禁出入城,知識盤纏相比平時嚴苛了數倍,但凡是兵卒們看著有危險、不順眼的,一律禁止進出,惹得城門內外一片怨聲載道……
  
      李泰率領一眾禁衛策馬來至城門前,命禁衛首領遞上文牒印信,守城兵卒見了,趕緊讓開一條道路,而后單膝跪地,齊呼道:“拜見魏王殿下……”
  
      李泰微微頷首,策馬入城。
  
      昔日囂張跋扈之魏王殿下,經由西域戰火風霜之磨礪,亦多了幾分難得的穩重……
  
      太極宮門口,早有接到魏王回京消息的內侍守在那里,遠遠見到魏王策騎而來,趕緊上前躬身施禮。
  
      只是到得近前,卻又紛紛愣住……
  
      這還是昔日那個白嫩肥碩、腰腹肥闊的魏王殿下?
  
      以往白嫩的臉上染滿了風霜,皮膚黑了不少,肥碩的身軀瘦了一圈兒,端坐馬上,沒有了那份桀驁張揚,卻多了一份沉穩厚重,顧盼之間,眼神銳利逼人……
  
      內侍們紛紛驚愕,西域那邊到底是個什么鬼地方呦,居然將白白胖胖的魏王殿下折騰成這個樣子。
  
      這下想要再白回來、再胖回來,那可得下幾分力氣了……
  
      李泰身形矯健的翻身下馬,將馬韁遞給身邊的禁衛,便昂首闊步走入承天門。
  
      紅墻黛瓦,金碧輝煌,一股濃烈厚重的帝王之氣撲面而來!
  
      李泰微微感慨,闊別多日,竟如夢幻一場,再次回到這巍峨的太極宮,既然恍如隔世……
  
      前面有內侍引路,徑直來到淑景殿。
  
      李泰心里稍稍松了口氣,不知為何,剛剛途經太極殿時看著那雄闊的殿宇屋脊,居然有一些感覺到壓抑……
  
      難道是在西域縱馬馳騁日久,已然受不得這般宛如圈禁也似的生活了么?
  
      想到這里,便想起已經被父皇圈禁起來的稚奴,心底微微一嘆……
  
      淑景殿內,門窗洞開,李泰甫一踏足其內,便嗅到一股清香雋永的茶香,目光順著敞開的窗子,可以見到殿后煙波蕩漾的湖水,以及湖面上的綠荷白鳥。
  
      殿內,光可鑒人的地板中間鋪著一方波斯地毯,一張矮幾上放置著一套茶具,幾樣精致的點心。
  
      李二陛下坐在矮幾之后,一對虎目望著遠征歸來的兒子,臉上洋溢著欣慰的笑意。
  
      一身絳紫色宮裝的長樂公主盈盈下拜,語氣輕柔:“妹妹恭迎哥哥凱旋而歸!”
  
      李泰抖了一下衣袖,笑呵呵的還禮:“多謝妹妹…許久未見,妹妹卻是愈發鐘靈毓秀了,為兄甚是欣慰。”
  
      長樂公主抿唇一笑,眼波溫柔:“四哥在取笑妹妹么?”
  
      李泰笑道:“肺腑之言,絕無虛假。”
  
      與長樂公主說笑兩句,這才面向李二陛下,伏地叩首,朗聲道:“兒臣奉皇命征討西域叛賊,幸不辱命,今日返京,覲見父皇。”
  
      李二陛下笑呵呵的伸手,將李泰拉起來,讓他坐在自己面前,仔細查看幾眼,點頭道:“黑了,也瘦了,不過精氣神看起來更飽滿,玉不琢不成器,此番西域之行,刀槍血火萬里征伐,看來對吾兒之裨益甚大,很好,很好!”
  
      李泰笑道:“父皇謬贊了,萬里征伐倒是不假,可哪里有刀槍血火?英國公整日里將兒臣像是嬰孩一般綁在身邊,別說沖鋒陷陣了,就算是遠遠的看一眼戰場都不行。兒臣這又黑又瘦的卻是跟打仗毫無關系,卻是因為每日里縱馬疾馳害得。西域遼闊,草場遍地戈壁處處,每當縱馬疾馳,就覺得天高地闊心舒神暢……對了,兒臣知道父皇愛馬,所以搜羅了一批大宛良駒,各個神駿異常,回頭送去御馬監,父皇看看是否滿意。”
  
      說著,回頭沖長樂公主道:“為兄還給妹妹找到了一匹棗紅色的汗血馬,價值連城,妹妹無事之時騎著去城外溜溜,可別整日里待在皇宮,還是應當出去多透透氣,有益身心。”
  
      長樂公主頗感興趣,問道:“可是純種的?”
  
      汗血馬難得,純種的汗血馬更是難得,價比黃金,即便是身為帝王的李二陛下,馬廄之內也無一匹純種的汗血馬,大宛良駒倒是不少。
  
      李泰傲然道:“這說得什么話?送給自己妹妹的東西,為兄幾時敷衍過?要么不送,要送就是最好的!這匹馬可是被烏孫國王當做寶貝一般,恨不得睡覺都露著,為兄當著他的面兒將這匹馬牽走的時候,那老貨差點哭出來!”
  
      長樂公主從小就跟著父皇給他那幾匹愛馬喂料刷毛,所以也甚是愛馬,此刻笑逐顏開,道:“君子不奪人所愛,四哥怎能這般?回頭妹妹就去瞧瞧,還沒見過純種的汗血馬呢……”
  
      李二陛下笑呵呵的看著,心中甚是欣慰。
  
      若是自己的兒女都能夠放下心中執念,如同眼下這般和諧友愛兄友弟恭,他李二夫復何求?
  
      然而現實總是不遂人愿……
  
      長樂公主笑吟吟的給李泰斟茶,李泰謝過,輕輕呷了一口,吁了口氣,這才正襟危坐,看向李二陛下。
  
      “父皇,那個什么‘大唐文化振興會’……是怎么回事?”
  
      李二陛下面色一凝,手里的茶杯輕輕捏了捏。
  
      兒子剛剛為了帝國遠征西域,征塵未洗,自己這邊卻已經在打著勸其安心當一個富貴閑王的主意,愧疚之余,李二陛下也著實無奈。
  
      這件事情剛剛提上日程,卻不想剛剛回京的李泰便知道了,李二陛下斟酌著要怎么說出來,才會打消這個兒子心中的怨氣……
双色球复式中奖表格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