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天唐錦繡 > 第一千六百一十一章 柱國

第一千六百一十一章 柱國

    落座之后,孫思邈道:“這一次研制出治愈瘧疾之藥劑,非是老道獨自之功,若無房二郎之提示,任誰也不能知道這等千古以降之災禍,居然能夠被區區一株青蒿所根除……老道亦是方知‘毒物出沒,七步之內必有解藥’之道理,越是看似天大的難題,其解決之道或許就越是簡單。陛下圣明賢德,自應賞罰分明才是。”
  
      房俊暗暗給老孫點了個贊,夠義氣,這時候還不忘給自己說好話……
  
      孰料李二陛下不以為然的隨口說道:“道長此言謬矣,房俊次子就是個棒槌,以往胡亂刪改軍中的急救章程,若非沒有因此造成軍卒的傷亡,你以為朕饒的了他?分明就沒讀過幾本醫書,就敢行此等大事,簡直膽大包天!這一次也不知是從何處聽聞青蒿有治療瘧疾之神效,瞎貓撞了死耗子,幸而有道長通神之醫術,邀天之幸,方才解決此等肆虐千古之頑疾,否則朕必定重懲其頑劣之罪,至于獎賞,絕對沒有。”
  
      下首陪坐的房俊聞言,差點沒一口氣憋過去……
  
      我沒讀過醫書?
  
      好吧,就算是這樣,可小爺腦子里那些來自于后世的現代醫療經驗,其實爾等愚昧之古人能夠了解的?
  
      小爺一本醫術沒讀過,弄出來的軍中應急救治的方案不還是比你們厲害?
  
      沒有小爺提示你們青蒿可以治愈瘧疾,憑你們自己摸索,起碼一千年!
  
      合著現在沒我事兒是吧?
  
      豈有此理!
  
      簡直是卸磨就殺驢啊……
  
      孫思邈何等人物?早就活成精了,房俊之功績誰都不可否認,可皇帝偏偏要這樣說,必然有其他的用意。他雖然很是欽佩房俊的學識才華,卻并不愿意牽扯進政治之內。
  
      況且依照皇帝對于房俊的信賴器重,也并不至于有功不賞……
  
      孫思邈便淡然一笑,沒接這個茬兒。
  
      “道長此番回京,不知何時再去遠游?”
  
      李二陛下頗有些不舍的問道。
  
      世人皆知,孫思邈一貫云游四海行蹤無定,收集民間古方,便嘗天下百草,懸壺濟世救死扶傷,從未有一地可以讓其長期逗留。
  
      然而誰能沒有私心?命越金貴越怕死,李二陛下富有四海,自然也是怕死的,尤其近兩年漸感精力不濟、頭痛心悸之癥愈發嚴重,便迫不及待的想要將孫思邈這等醫術通神之名醫挽留在長安,必要的時候,可以為自己續命的……
  
      但他亦知孫思邈平生之宏愿,即便是至尊帝王恐怕亦難以將其挽留身邊,就算強行留下,人家心不甘情不愿,又怎肯盡心盡力?
  
      更何況現在孫思邈研制成功治療瘧疾之藥劑,活人無數萬家生佛,威望早已通天徹地,就算自己這個皇帝想要想留,消息傳出去,自己的名聲必將毀于一旦……
  
      不過正是因為有房俊提出青蒿可以治療瘧疾,自己方能享受眼下這等青史留芳之功德,適當的幫襯一下,倒也未嘗不可。
  
      孫思邈笑呵呵道:“老道年歲已高,不似以往那邊腿腳便利,跋山涉水餐風露宿已然漸漸感到不支,故而這一次回來,打算常留關中。之前二郎曾說新建之書院將會開設醫科,邀請老道坐堂任教,老道幾番思慮,覺得安定下來也好,一則可以教授學生普及醫學,再則亦能沉下心來將這些年所學之物歸納整理編撰成書,以便傳諸后世,算是為醫學之道敬獻綿薄之力。”
  
      “哎呀呀!如此甚好!”
  
      李二陛下頓時大喜,親熱的執著孫思邈的手,龍顏大悅道:“正該如此!道長之醫術舉世無雙,若是不能將之著書立說永垂青史,豈非暴殄天物?哈哈,房俊這小子也算是有心了!道長放心,只要學院之醫科成立,朕便委以道長祭酒之職,統領天下醫學!”
  
      有這樣一尊幾乎可以活死人肉白骨的“醫神”留在長安,等同于給他的生命多了一個保障,焉能不喜?
  
      心中歡喜,就覺得房俊這事兒做的漂亮,這個醫科成立的好,否則沒有這顆梧桐樹,如何引得來孫思邈這個金鳳凰?
  
      剛剛心中升起的打壓之心頓時煙消云散,對房俊和顏悅色道:“此事雖是孫道長操持,但二郎亦功不可沒,朕便授予你柱國之勛,予以獎勵。但你少年顯貴,且要戒驕戒躁,砥礪前行,莫要辜負朕對你之信重與栽培!”
  
      房俊愣了一下神,然后急忙起身施禮,心中狂喜:“微臣,謝陛下之隆恩!必將牢記今日陛下之教誨,鞠躬盡瘁,死而后己!”
  
      爵,是封給貴族或功臣的名位,是表示社會地位和待遇的一種尊號。
  
      爵位起源很早,《禮記·王制》:“王者之制祿爵,公、侯、伯、子、男凡五等。”當然,歷代變遷,爵的等級也發生了一定的變化,至唐代,爵分九等:王、郡王嗣王、國公、開國郡公、開國縣公、開國縣侯、開國縣伯、開國縣子、開國縣男。
  
      爵位是與品掛鉤的,如唐代的“王”為正一品,開國縣男為從五品上。
  
      爵都有相應的食邑,這是其他品秩中所沒有的待遇。
  
      勛,是授與有功者的稱號,并沒有實際職務。
  
      此稱號起于南北朝,初名散官,至唐始稱為勛官。
  
      如此一來,是不是說“勛”就沒有爵位和官職重要呢?
  
      絕對不是!
  
      “勛”大多授予有軍功的武官,可向上升遷,稱為“轉官”。勛也是與品掛鉤的。隋代的勛定為十一等,唐代定勛官為十二等,即“十二轉”,最高者為十二轉,號為“上柱國”,相當于正二品。略低一等,便是“柱國”,相當于從二品。
  
      “勛”便等同于后世部隊的“軍銜”,是與職務脫鉤的一種級別標志。
  
      “上柱國”基本相當于元帥,而“柱國”便是上將……
  
      這已經是軍隊中僅有的高層!
  
      之前他的右屯營大將軍職務,算是高配,也就是“享受大將軍待遇”,但現在卻是名副其實了。
  
      須知,丘行恭至今也不過是“柱國”而已……
  
      但是房俊也知道,貞觀一朝,自己已然再無可能升官晉爵。
  
      身為皇帝,對臣子的使用也是要講究策略的,孫思邈開口之前,李二陛下的本意是想打壓房俊一下的,他重用房俊,但更希望將房俊留給自己的繼任者,所以即便是房俊現在功高蓋世,亦不可能一步將其升為國公、上柱國這等官爵。
  
      否則等到自己的繼任者上位,面對房俊要如何升賞?
  
      皇帝展示自己的態度,無非是對臣下的封賞,如果屆時房俊已然是國公、上柱國,你讓皇帝怎么封?
  
      封個親王?
  
      那是絕對不行的……
  
      房俊明白,這個“柱國”的勛階,李二陛下應當適當是打算東征大勝之后予以自己的封賞,但今日顯然因為孫思邈表態將留在關中,并且會進入學院教授醫科,皇帝心花怒放之下特別的賞賜。
  
      大抵就算是以后自己在東征之時戰功卓著,除了厚賜一些錢物之外,也就是那么回事兒了……
  
      可是誰會操心官兒升的太早呢?
  
      李二陛下看著房俊眉花眼笑的神情,略有不爽,蹙蹙眉,對孫思邈說道:“這廝最是淺薄,是個官兒迷,當初像個愣頭青一樣跟朕要官,簡直厚顏無恥。”
  
      孫思邈笑瞇瞇的看著房俊,心說既然是個棒槌,你又為何這般重用信賴?成天到晚的闖禍也沒見您真正狠下心收拾收拾……
  
      “陛下之言,老道倒是不敢茍同。少年之銳氣,可破山石,可貫日月,吾大唐現如今蒸蒸日上橫掃**,正需二郎這等初生之犢,為陛下勇往直前披荊斬棘,創下赫赫不休萬世不拔之宏圖偉業!”
  
      這番話說得李二陛下眉開眼笑,心懷大暢!
  
      房俊斜眼睨著孫思邈,心里滿滿的全是鄙視。
  
      原以為你這般仙風道骨餐風飲露的世外高人,各個都是清正剛直風輕云淡一般的半仙兒,誰知道卻也是個世俗之人,瞧瞧把這位皇帝哄得嘴巴都咧到耳根了,情商高的一比……8)
双色球复式中奖表格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