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天唐錦繡 > 第一千八百五十七章 生逢亂世,女兒難為

第一千八百五十七章 生逢亂世,女兒難為

    生逢亂世,政局叵測,一個女人想要在群狼環伺的局勢下支撐起一個國家得有多難?
  
      外人唯能見到高高在上的至尊光芒,卻又怎能盡知迷惘彷徨之時,那等凄楚與無助……
  
      唯有暗室獨處,亦或在最親近之人的面前,才能盡情展露這種疲憊與憔悴。
  
      這個世界從來就不屬于女人,一個女人意欲在男人的世界中一枝獨秀做出自己的功績,所付出的努力自然是男人的百倍千倍。
  
      善德女王甚至時常在想,若自己生而為男,局面便將大大不同,朝中不會有如此之多的掣肘,更不會那么多對于王位的覬覦之人,憑借自己的聰明才智,新羅縱然不可能如大唐那般雄霸天下,但是偏安一隅卻應當輕松做到。
  
      然而她終究不是男兒,所面對的困難常人難以想象,這極大的牽扯了她的精力,才不得不依靠與大唐結盟來穩固新羅王權。
  
      就在剛剛的一瞬間,復雜局勢帶來的壓力使得她心底作為女人那最柔軟的一部分徹底被觸動,萌發出“不若就此放手,余生逍遙林泉”的念頭來……
  
      自然,這等念頭也只是一閃而過,便如雁過寒潭,浮影過后,杳無蹤跡。
  
      金勝曼愣愣的看著面前溫柔憔悴的姐姐。
  
      自她記事以來,這個姐姐便一直端莊強勢,及至登基成為新羅之主,行事作風更是殺伐果斷,似金庾信、閼川那等新羅豪杰亦是心甘情愿的蟄伏在姐姐的威信之下,新羅萬民,莫不稱頌。
  
      一直是她學習的榜樣……
  
      眼下折服虛弱無奈的模樣,卻是她從未見過的。
  
      沉默了一下,金勝曼嘟囔道:“我不愿去大唐,那里一點都不好。”
  
      善德女王收拾一下心情,溫柔笑道:“這是為何?天下之人,莫不憧憬著有朝一日能夠往長安一行,見識一下漢家千載文物,領略一番大唐盛世風華,你怎的反而不愿去?長安,可是比咱們金城繁華得太多了。”
  
      金勝曼咬了咬嘴唇,臉兒有些微紅,忿忿道:“在這金城,那房俊都敢張嘴跟姐姐討要我,若是去了長安,那里是他的地盤,說不得愈發為所欲為,干脆就將我搶了去,到時候叫天天不應,叫地地不靈,一輩子委身那等囂張無賴之徒,還不如死了算了!”
  
      善德女王握著她的手,呵呵的笑了起來。
  
      金勝曼微惱,瞋目瞪著姐姐,不悅道:“姐姐何以笑我?”
  
      她與善德女王份屬姊妹,但相差十余歲,善德女王更無子嗣,整個王室近支人丁單薄,平素對這個唯一的堂妹自然是寵溺愛護,與其說是姊妹,倒更像是母女,故而金勝曼在善德女王面前時常露出這等撒嬌的神態,而善德女王也愈發寵愛這個明秀剔透的妹妹。
  
      善德女王便揶揄道:“那房俊在長安被譽為‘才高九斗’,是比曹子建更優秀的年輕俊彥,更有‘財神爺’之戲稱,據說家中金銀貨殖車載斗量,牛羊馬匹盈滿山谷,說是富可敵國亦不夸張。最重要的,是這人看似粗鄙蠻橫,實則對妻妾極好,溫柔小意,極盡呵護……怕是若真被那強人搶了去,待上個三年五載,妹妹連我這個姐姐都不認了,只知一味癡纏,情根深種……”
  
      “哎呀!不要說不要說,難聽死了……誰會跟那個活土匪一味癡纏?哼哼,只看他今日這般欺負姐姐,若真給我搶了去,就在洞房花燭夜給他一刀!”
  
      “嚯!不愧是我新羅王室的女兒,只是如此一來,豈非成了謀殺親夫?”
  
      ……
  
      姐妹兩相互依偎,就在這深宮之內,夜半低語,說幾句調笑的話兒,分外溫馨。
  
      善德女王看著妹妹明媚的俏臉,心中難免嗟嘆。
  
      如果這是個弟弟,縱然怕是不能如眼下這般貼心,但卻足以成為新羅的未來,自己坐在這個位置是如何的戰戰兢兢耗盡心血,她實在不愿這個鐘靈毓秀的女孩兒走上自己的舊路,她還是那樣的年輕,如同剛剛綻放的花蕾一般,清新而嬌嫩,怎么舍得讓她就這么去經受狂風暴雨的洗禮,過早的品嘗生命的無奈和苦澀呢?
  
      然而人生,沒有選擇。
  
      既然如此,那自己就將這副擔子多擔負幾年,讓她能夠無憂無慮的長大,然后納婿生子,克繼大統……
  
      *****
  
      翌日清早。
  
      昨夜長街之上喊打廝殺,嚇得百姓商賈關門閉戶,躲在家中瑟瑟發抖,唯恐是朝中有人縱兵作亂,殃及池魚,對外頭到底發生何事一無所知。
  
      及至天明,這才有膽大的商戶卸掉門板,推開房門,頓時便被街上的情形驚呆了……
  
      一隊隊威武雄壯的唐軍在大街上列陣以待,一個個盔明甲亮全副武裝,雙腳微微岔開,一手摁著腰間橫刀的刀把,神威凜凜殺氣騰騰,將整條長街堵得水泄不通。
  
      商戶們剛剛冒頭,便被附近的唐軍瞪視著,喝叱道:“回去!”
  
      商戶們雖然身份低賤,但是見多識廣,縱然不會說漢話,但是如此簡單的詞匯大抵還是聽得懂的,聞言連屁都不敢放一個,面色慘白的關上門,上好門板,急匆匆奔往后院,疾聲大叫:“變天啦!變天啦!國都已經被唐軍攻陷……”
  
      一時間,“國都被唐軍攻陷”的謠言在暗地里迅速傳播,局勢未定,誰也不敢貿然上街打探,但若非唐軍覆滅了新羅,何以如此之多的唐軍對出現在王城之外呢?
  
      新羅立國已久,傳承十幾世,然則百姓對于這個國家的認同感卻并不強烈,沒有多少民族尊嚴。
  
      想想也是,一個貧瘠的國度,土地并無余產,有時候甚至依靠賣女兒才能活下去,國王也好大臣也罷就是在那幾家之間輪流坐莊,貧賤高低永世不變,哪個老百姓能夠有歸屬感?
  
      遇到一個愛惜百姓的明君,百姓歡呼慶幸;遇到一個窮奢極欲之昏君,百姓們也不吵鬧,攜家帶口的逃離新羅,反正高句麗也好,百濟也罷,甚至是渡海去到倭國,天下之大盡可去得……
  
      所以令人可悲的是,對于“唐軍攻陷國都”這等謠言,百姓商賈們居然持著樂觀態度!
  
      大唐多好啊!
  
      天下第一強國,威風懔懔天下無敵,瞧瞧金城街頭偶爾走過的唐人,即便是商賈,都昂頭挺胸趾高氣揚,即便是在權貴們面前也絲毫不需!
  
      這就是強國的底氣。
  
      若是有朝一日咱也成為唐人,想一想,貌似也挺不錯……
  
      于是乎,面對滿城全副武裝的唐軍,整座城池居然顯得格外的安靜。
  
      一個鬧事的都沒有……
  
      房俊剛剛從臨時搭建在王城之外大街上的帳篷中爬起來,便有親兵入內通稟,說是金法敏求見。
  
      房俊打了個哈欠,讓他在外頭等著,然后讓親兵打了水來,洗了一把臉。
  
      金法敏的到來在他預料之中,金春秋作為善德女王最忠誠的支持者,焉能不關切自己對于昨夜遇刺一事的態度?
  
      抓捕幕后主使其實并不難,只看新羅肯不肯下力氣下決心而已,但是捉到之后,房俊是否會依照承諾撤軍,不會格外提出一些無理取鬧的苛刻條件,這是新羅君臣都提心吊膽的事情。
  
      畢竟有唐人提出讓大唐皇室繼承新羅之主這個話題在,誰也不清楚房俊的立場到底如何……
  
      折騰了一宿,只是天明時分睡了一個時辰,房俊卻顯得精神充足,沒有半絲疲憊倦怠之態,反倒是自倭國回來就返回家中歇息的金法敏,眼圈發黑雙腳虛浮,怎么看都是一副被掏空的情形。
  
      房俊坐在沿街搭建的大帳內,坐著一個小馬扎,拿起面前桌上一個熱氣騰騰的饅頭啃了一口,喝了一口姜片肉絲湯,便笑道:“金兄當憐惜自身,所謂少年不知精血貴,老來嗟嘆空流淚……切莫早早的便耗盡精元,往后見到女人卻又有心無力,使得如花美眷獨守空閨,搞不好就來一出紅杏出墻,呵呵,哈哈……”
  
      看著啃著饅頭放聲嘲諷的房俊,金法敏一臉郁悶。
  
      新羅這邊已經緊張兮兮神經繃緊,你這邊卻這么不著調呢……
双色球复式中奖表格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