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天唐錦繡 > 第一千九百一十五章 不服不行

第一千九百一十五章 不服不行


  “余不忍其行差踏錯、誤入歧途”,更是令齊威肝火狂升!
  
  娘咧!
  
  我承認你寫的不錯,水平很高,即便是我也不見得能寫出這般文章,可你是我的老師嗎?
  
  居然這么一副從上至下的俯視教育之口吻……
  
  簡直豈有此理!
  
  最要命的是,這篇文章如此優秀,必然傳遍天下,流傳后世,一想到自己即將成為一篇千古不朽之名作中的反派典型,齊威想要一口咬死房俊的心思都有!
  
  文人好名,現在自己不禁一輩子的名聲有可能毀于一旦,更甚至要被釘在歷史的恥辱柱上,成為千百年后兒孫后代們引以為戒的大反派……不就是教訓了你幾句么?
  
  至于這么狠?!
  
  房二,老子與你不共戴天!
  
  兩個學生感覺老師的身體搖搖晃晃,嚇了一跳,趕緊扶住。
  
  齊威眼前一陣陣發黑,連聲道:“去房府,去見房玄齡……”
  
  他算是看明白了,有起錯的名字,沒有叫錯的外號。
  
  那房俊既然是關中人盡皆知的“棒槌”,果然是吃不得一點虧,前腳被自己教訓幾句,后腳就把自己往死里整,一輩子的名聲都得給他搞臭,自己死不瞑目啊!現今之際,唯有去找房玄齡,腆著老臉以昔日之恩情,請求房玄齡讓房俊將這篇文章作廢……
  
  不能作廢,這等雄文,千古罕有,若是從此作廢,乃是巨大之損失!
  
  那就讓他改一改吧,最起碼把最后這一段刪除……
  
  其余大儒盡皆面面相覷。
  
  都說房二是個棒槌,睚眥必報,今日一見,果然名不虛傳!
  
  這簡直就是啪啪的打臉吶!
  
  還是往死里打那種!
  
  大家伙都替齊威覺得疼……
  
  一旦這文章流傳出去,可以想見,齊威打壓后輩、目中無人的名聲算是徹徹底底的響亮了。
  
  以文誅心,那才是真的狠!
  
  現如今的關中,誰不知那一首《賣炭翁》?
  
  等閑百姓依舊時不時的提起那位魏王殿下,縱然魏王李泰如今行事低調,大力提倡文教事業,協助太子殿下在全國各地開設州學、縣學、鄉學,開啟民智,鼓勵教育,然而百姓只要一聽到魏王李泰的名字,第一印象,便是那個欺壓賣炭老翁的紈绔子弟……
  
  一位皇子,名聲懷一些也就罷了,有時候反倒是好事。
  
  可對于一位大儒來說,名聲幾乎同學問一樣是必不可少的根基,一旦名聲敗壞,縱然學問再高,那也是毫無用處!
  
  似齊威這等大儒,一旦名聲敗壞,不僅他自己生不如死,還得連累他門下的學生受盡世人白眼,沾染不可抹除之污點。尤其是已經身入官場的那些學生們,在這個無比重視名聲的年代里,幾乎代表著再無晉身之希望……
  
  這絕對不可承受。
  
  眾人看著齊威在學生的攙扶之下遠去,再看看鋪在地上的那篇文章,一時間心頭百般滋味。
  
  孔穎達嘆了口氣,瞅瞅身旁這塊自山頂滾落的巨石,天然汝屏風一般的造型,矗立在這座注定會大放異彩的學院山門之前,若是任由幾位大儒共同創作一篇文章、一首詩詞、亦或是一篇短賦,鐫刻其上,必將隨著書院文運之長隆,流傳后世。
  
  此乃儒家之盛典!
  
  結果呢?
  
  被房二生生給攪和了……
  
  “來人,將這篇文章收好,不可損壞,待到明日,老夫親自進宮呈給陛下御覽,若無意外,之后便鐫刻在這山門之前,以為校訓。”
  
  這篇文章橫空出世,誰敢說一句不好?
  
  在場縱然皆是當世大儒,但是捫心自問,想要作出這等文章,亦是殊為不易。這篇文章若是不能鐫刻在青石之上,誰還有臉說自己的文章可以?
  
  當然,孔穎達也給齊威留有余地。
  
  半天的時間,足以給他去和房玄齡溝通,是否能夠說服房俊刪除這最后一段,不然這篇文章傳世,齊威聲名盡喪……
  
  一眾大儒默然不語。
  
  打擊后輩這種事,不少人都干過。
  
  但是這篇文章眾目睽睽之下書寫于宣紙之上,墨跡淋漓,誰還能睜著眼睛看不見,非要說絕無此事,亦或是質疑房俊找人捉刀?
  
  況且,若是對別的無根無底的年輕才俊打壓也就罷了,那房俊是誰?
  
  皇帝最寵愛的駙馬、房玄齡的公子、當朝重臣……誰敢打壓他,活的不耐煩了?
  
  “此子縱然狂妄,但是確有才學!”
  
  “是啊,雖然未曾治學,經義怕是也沒讀過幾本,但天資縱橫,吾不及也!”
  
  “此篇雄文,當為天下為師者引以為戒,發人深省啊!”
  
  “吾雖對房俊之人品不甚喜愛,但是這一篇《師說》,卻是愛不釋手!”
  
  ……
  
  既然打壓是肯定不成的,那為何不吹捧一番,展現自己的大度呢?
  
  剛剛譏諷房俊,那也只是對人不對事,年紀輕輕的沒規矩,老前輩教訓你兩句怎么了?現在你的文章學得好,咱們這不就夸贊于你了嘛,絕不會因為質疑你的人品,便故意貶低你的才學,可見,咱們都是高風亮節、胸襟廣闊之輩……
  
  馬嘉運搖頭冷笑,沖著孔穎達微微拱手,便緩步向著不遠處一片房舍走去。
  
  這大冷的天兒,喝上一杯熱茶,可遠比跟這幫寡廉鮮恥之輩為伍更令人愉快……
  
  *****
  
  “吾這是去衙門,你跟著干什么?”
  
  馬車里,房俊瞪著聿明雪,問道。
  
  “跟著你去看看唄,你都不知道,大哥最近為了婚事都不理我,一個人好無聊的。”
  
  聿明雪不以為然,坐在房俊對面,自顧自喝著茶水,還嫌棄一番:“這茶不好喝,不如秋天時候采摘的桂花拿出來浸泡。”
  
  房俊一個頭兩個大:“一個女孩子,衙門那等地方還是不要去了,諸多不便。”
  
  聿明雪反唇相譏:“為何不便?大唐的衙門乃是為了百姓辦事,難道有那一條律令規定,女人去不得?”
  
  “兵部衙門可不是為了百姓辦事,乃是軍事重地,戒備森嚴!”
  
  “再森嚴,還能比皇宮森嚴?我跟爺爺去皇宮里,也是隨意得很。”
  
  “……”
  
  房俊果斷閉嘴。
  
  自己也是傻了,怎地跟一個女人斗嘴?
  
  女人說不過你便胡攪蠻纏,歪理邪說一大堆,不講道理就是女人的天性,古今中外,概莫如是……
  
  倒不是兵部衙門當真有什么軍國機密害怕給聿明雪查知,只是這個死丫頭跟著自己,難免愈發讓姜谷虎誤會。
  
  自己分明羊肉沒吃到,憑什么招惹一身腥?
  
  想想就來氣。
  
  “行吧行吧,隨你就是。”
  
  房俊無奈。
  
  “嘻嘻,就知道你對我最好了……”聿明雪很是得意。
  
  房俊黑著臉,提醒道:“話不能亂說,吾這是被你逼的沒辦法!”
  
  “知道啦,男人總是這樣口是心非,分明是心里想得很,偏偏要找出諸多借口,真是幼稚!”
  
  “……”
  
  房俊果斷閉嘴。
  
  再跟你說話,我是你兒子……
  
  馬車入城,直抵兵部衙門。
  
  到了衙門前,兩人下車入內,兵部諸位官員早已站在門前迎候。
  
  “吾等恭迎房侍郎,恭賀房侍郎旗開得勝!”
  
  郭福善、崔敦禮、杜志靜等人盡皆在列。
  
  房俊雖然被敕封為“檢校兵部尚書”,卻并非正式的兵部尚書,故而,諸位官員還是要稱呼一聲房侍郎,當然,就算稱呼其房尚書也沒毛病,只是難免被人覺得有諂媚之嫌……
  
  房俊臉上浮現笑容,溫和的上前,一一還禮,道:“吾此番出海,時日不少,衙門里幸虧諸位兢兢業業、恪盡職守,吾在此多謝諸位!”
  
  “房侍郎客氣……”
  
  “此乃吾等之職責,不敢當房侍郎之謝。”
  
  一套俗禮,諸人簇擁著房俊進入衙門,一干小吏文員紛紛上前拜見,房俊盡皆微笑相對,時不時的勉勵幾句。
  
  正要進入值房,詢問一下這幾個月的事務,便聽到身后有小吏道:“房侍郎,吳王殿下求見。”
  
  房俊一愣。
  
  前腳剛剛到了衙門,后腳吳王李恪便追上門?
  
  如此迫不及待,現在就盯著自己的行蹤呢,這是有大事啊……
  
  房俊趕緊對身邊人道:“爾等將這位姑娘帶去客廳暫坐,吾去迎接吳王殿下。”
双色球复式中奖表格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