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天唐錦繡 > 第一千九百二十五章 耍花腔咩?

第一千九百二十五章 耍花腔咩?


      失算了呀!
  
      本來想要借助彈劾房俊之機會,彰顯一番自己“不畏強權”、“尊師重道”之風骨,結果事與愿違,反倒極有可能親手挖個坑,把自己的老師推進去。
  
      順便再鏟兩鍬土……
  
      劉洎現在追悔莫及,進退兩難。
  
      李二陛下瞥了他一眼,嘆了口氣,擺擺手,道:“此事牽扯深遠,愛卿當詳加調查,認真取證,不可疏忽,不必急于一時,且先退下吧。”
  
      這個劉洎縱然有這樣那樣的毛病,但本人才能殊異,實在是御史臺最合適的掌舵者,李二陛下亦不忍其進退失據,威望暴跌,故而給了劉洎一個臺階。
  
      劉洎如蒙大赦,趕緊恭聲道:“微臣遵旨。”
  
      三兩步退回座位,低頭入座。
  
      大殿上的氣氛并未因為劉洎入座而稍有緩解,反倒是愈發靜謐起來。
  
      因為……
  
      李二陛下的話語,在給了劉洎臺階的同時,等同于將長孫無忌給吊在那里,上不去,下不來。
  
      長孫無忌一張白臉漲紅,尷尬得要死。
  
      皇帝當真是一點都不給他留情面啊……
  
      心底又是傷感又是冰涼,最終,長孫無忌喟然一嘆,默然無語。
  
      *****
  
      散了朝會,房俊并未第一時間出宮,而是讓兩個內侍領著,徑自前往淑景殿。
  
      到了淑景殿門口,房俊對門前臺階上的內侍拱手道:“微臣房俊,求見長樂公主殿下。”
  
      兩個內侍笑容滿面,趕緊鞠躬還禮,絲毫不敢托大。
  
      大唐的內侍雖然常伴皇室左右,但是地位極其低下,毫無政治影響力可言,直至晚唐時候,方才出現幾位“權閹”,但是照比明清梁朝的“九千歲”、“李總管”之輩呼風喚雨左右朝堂相比,實在是小巫見大巫……
  
      因而在房俊這等正當紅的權臣面前,那個敢疏忽大意?
  
      其中一人陪著笑臉,道:“殿下正在后殿用膳,房駙馬且先入內,吃一杯茶,在下這就前去通稟殿下。”
  
      說著,將房俊讓到屋內,打發另一人入內通稟。
  
      淑景殿并不是一座單獨的宮殿,而是一個由數座殿宇組成的宮殿群,固然沒有武德殿、神龍殿、立政殿那般殿宇鱗次恢弘壯闊,卻也精致典雅,景色秀麗。
  
      房俊便在前殿稍坐,吃了一杯茶,用了幾塊可口的糕點,與那內侍天南海北的胡侃了一番。
  
      須臾,那入內通稟的內侍回轉,臉上帶著惶然,躬著身子,小心翼翼道:“好教房駙馬得知,殿下言道,禁宮大內,不好私會外臣,房駙馬若是有事,但請明言,由小的轉告即可……”
  
      嘴里說著話,心里卻是忐忑不已。
  
      誰不知道房二郎是個棒槌,睚眥必報的性子,放眼關中無人敢惹?
  
      自己這番話固然是一個字都沒敢刪減,但到底是折了房二郎的面子,或許不敢對長樂殿下如何,但是萬一房二郎誤解是他傳話有誤,導致長樂公主拒絕接見,進而遷怒于他,他一個小小的內侍,如何抵擋這滔天的怒火?
  
      心里難免埋怨自家殿下:見個面而已,這房二郎還能吃了您不成?這般小心翼翼,實不必要,反正現在關于您二位的緋聞,早已轟傳天下,街知巷聞……
  
      房俊倒是并未發怒。
  
      無論是今時今日之地位,亦或是秉性,都不可能跟一個沒卵的內侍置氣,只是淡笑著,安坐不動,一手拈著茶杯,道:“勞煩再去稟告殿下,就說微臣有一物事,特意前來奉還。若殿下執意不肯詔見,那微臣便請內侍將此物轉交給殿下。”
  
      內侍心中叫苦,你倆位這是耍什么花槍呢?
  
      何苦為難我們這些小太監……
  
      面上卻依舊帶著笑,萬萬不敢拒絕,腳下飛快的轉身再次進入后殿。
  
      后殿內。
  
      長樂公主背脊秀挺,端莊嚴謹的跪坐在地席之上,俏臉泛著紅暈,秀眸瞪著房陵公主,頗有些氣惱。
  
      房陵公主卻一副坊市之間八卦婦人的神情,上身微微前傾,伏在面前案幾之上,一對高峰被擠得似乎要從低胸的宮裙衣領之間裂出來,美艷熟媚的臉上滿是好奇……
  
      “為何不肯見他?”
  
      “深宮大內,吾乃公主之尊,私下會見一個外臣,成何體統?”
  
      長樂公主一臉肅穆,義正辭嚴。
  
      “哦?當真如此?”
  
      房陵公主一臉狐疑,上上下下的打量長樂公主,與其頗為懷疑:“我怎么看著沒那么簡單,倒是好像有人心虛?”
  
      長樂公主無辜的瞪著秀眸,兀自嘴硬:“吾為何心虛?姑姑想多了。”
  
      房陵公主不信,但長樂公主嘴硬,她也沒轍。
  
      剛剛拿起面前的茶杯,就見到剛剛打發出去的內侍又轉了回來,到了長樂公主身前,恭聲道:“啟稟殿下,房駙馬有言,此次前來覲見殿下,乃是為了親手歸還之前殿下寄放在他那里的物件,若殿下執意不肯詔見,那房駙馬便讓小的將那物件轉交給殿下……”
  
      長樂公主眨眨秀眸,一時間未反應過來。
  
      物件?
  
      自己何曾有物件寄放在房俊那里?
  
      倒是那廝臨行之時,自己將貼身的東西相贈……
  
      一念及此,長樂公主心中一跳,恨不得立刻跑出去,將那個無賴狠狠咬死!
  
      居然敢威脅本宮?!
  
      那東西若是被內侍們見到,定然會傳揚出去,屆時天下人盡皆知曉自己講貼身之物相贈房俊……
  
      那自己還活不活了?
  
      心里又是惱怒又是驚慌,面上卻強自鎮定,淡然道:“既然如此,便請他入內覲見吧。”
  
      “喏。”
  
      內侍應了一聲,轉身出去。
  
      長樂公主一回頭,面對上兩只燃燒著熊熊八卦之火的眼珠子……
  
      心里一緊,袖子下的纖手下意識的緊握,俏臉上不動聲色,道:“勞煩姑姑,且先回避一下。”
  
      房陵公主不干:“又不是沒見過,有什么好回避的?你們自說你們的話兒,我不插言,不出聲,而且看過就忘,絕不外傳。”
  
      她早就懷疑自己這個冰清玉潔端莊賢惠的侄女跟房俊有一腿,如何肯放過這等機會?
  
      可長樂公主哪里敢讓她留在這里?
  
      她深知房俊那廝的秉性,不管不顧起來,什么事兒都敢干、什么話兒都敢說,萬一棒槌脾氣發作,說了些什么不該說的話語,自己怕是沒臉活了……
  
      “姑姑啊,求你了……”
  
      萬般無奈,只得拉著房陵公主的袖子,軟語相求。
  
      結果她不求還好,這么一求,房陵公主愈發堅信了心中的猜測,認為這兩人之間果然有見不得人的私情。
  
      心中頓時有些惱火,更有些吃味……
  
      好你個房俊,老娘送上門給你吃你不肯吃,卻偷偷把長樂給吃了,難不成老娘當真就比不得長樂?的確,論容貌,自己沒有長樂秀麗,論年紀……也并非就是弱點啊,自己歲數大了一些,卻也依舊美艷,肌膚瑩潤面若桃花,更何況自己的見識經歷,豈是長樂這等賢惠嚴謹之女子能夠相比的?
  
      自己會的招式,只怕這丫頭連聽都沒聽過!
  
      女人可不僅僅光靠著一張臉,就能俘虜男人的心……
  
      真是個愣頭青的小子,有眼不識金鑲玉,沒見過女人的棒槌!
  
      可是一見到長樂公主一臉惶然的模樣,心中怒氣頓時消散,一顆心瞬間便軟了下來……
  
      沒人比她更清楚,這個侄女曾經看似光鮮的婚姻之下,隱藏了多少凄楚與委屈,那顯赫高貴的身份掩映著怎樣的無奈與孤獨……若是當真與房俊兩情相悅,倒也不失為一種彌補。
  
      房俊那個棒槌固然不懂得那種女人更好,但總歸比那些熏香傅粉的世家子弟們看著順眼,而且能夠拒絕自己,更不是朝三暮四將長樂當做玩物的紈绔。
  
      輕輕捏了一下長樂公主粉嫩光潔的臉頰,房陵公主哼了一聲,罵道:“你個小蹄子,這等事瞞天瞞地,又何必瞞著我?罷了罷了,看你這一副小意可憐的模樣,算是被人家給吃定了,到時候吃了虧,可別哭哭啼啼的來找我訴苦!行了,我給你們讓地方行不行?”
  
      長樂公主羞得面如染脂,卻又不敢回嘴,唯恐房陵公主一怒之下,又不走了……
  
      心里卻將房俊埋怨個到底。
  
      都是這個害人精!
  最快更新,無彈窗閱讀請。
双色球复式中奖表格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