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天唐錦繡 > 第七十九章 完美計劃

第七十九章 完美計劃

“公子難道就不怕我已經背叛大唐,投降了薛延陀?若是那般,今日你這一番言語,不僅導致房俊的計謀徹底敗露,而你自己,亦將死無葬身之地矣!”
  
  契苾何力好奇問道。
  
  蕭嗣業篤定道:“怎么可能呢?在大唐,陛下無比信重于你,整個甘涼二州幾乎都成為契苾將軍的封地,在朝中亦是威望卓著,備受尊敬,更是皇親國戚,手握重兵,大權在手……相比于此,薛延陀又能夠給你什么呢?”
  
  一個草原汗國,看似強盛,實則內部傾軋彼此爭斗,今日風光無限明日就可能闔族滅亡,弱肉強食勝者為王,不知何時何日就成為別人盤中美餐。而在大唐,有李二陛下庇護,契苾何力可說是胡將之中第一人,信任之心較之許多大唐猛將亦猶有過之,地位牢固,權力穩定,又何必舍近求遠,舍本逐末?、
  
  契苾何力搖頭道:“這也不盡然,世上最珍貴之物,何以貴過生命?如今我淪為階下囚,說不得害怕夷男可汗將我殺了祭旗,便委曲求全叛變投敵也說不定。”
  
  蕭嗣業笑道:“契苾將軍何必開這種玩笑?夷男可汗若是現在敢殺了你,那么明早草原之上那些依附于薛延陀的部族就會造反。所謂唇亡齒寒、兔死狐悲,您可是契苾部的后人,草原之上唯一有資格爭奪大汗之位的部族,追隨者不計其數,殺了你,必定人人自危,薛延陀的統治瞬間分崩離析,夷男可汗豈會行此蠢事?”
  
  契苾何力默然,算是承認了蕭嗣業的話語。
  
  在草原上,或許一個馬賊、盜寇敢于取了契苾何力的性命,但夷男可汗絕對不敢。
  
  作為曾經推翻突厥統治的“大汗”,契苾部的追隨者遠比“小汗”薛延陀更多,薛延陀不過是依仗本身力量的強盛,加上回紇部的支持,這才能夠篡取汗位。如果夷男可汗敢殺了契苾何力,無論任何原因,勢必引起那些支持契苾部的部族們心生不滿,進而人人自危。
  
  就算是對夷男可汗忠心耿耿的契苾可勒,也會心生異志,離心離德。
  
  殺契苾何力容易,但所引起的后果,卻絕非夷男可汗愿意去承擔……
  
  所以,契苾何力哪怕是身陷囹圄,依舊身邊族人簇擁,吃喝玩樂逍遙快活。
  
  也因此,李二陛下才會篤定契苾何力不會投降薛延陀,駁斥了大臣們懲戒契苾部的提議。
  
  契苾何力傲然一笑,微微頷首,算是認可的蕭嗣業的話語。
  
  “蕭公子今日來尋我,想必不會只是見見故人敘敘舊那么簡單吧?有什么話直說無妨,只要我契苾何力辦得到,赴湯蹈火,在所不辭!”
  
  他此刻對于蕭嗣業已然是衷心敬佩,亡命之徒常見,但是能夠為帝國而將自身性命置之不顧之人,卻著實罕見。
  
  這等勇士,配得上任何人的尊敬。
  
  蕭嗣業聞言,道:“可否借紙筆一用?”
  
  “然!”
  
  契苾何力命人拿來紙筆,放在蕭嗣業面前。
  
  蕭嗣業揮手將侍者斥退,挽起衣袖,親自研磨,然后執筆揮毫,寫了一封書信。
  
  放下筆,待到墨跡干透,這才雙手遞給契苾何力,道:“日后將軍返回長安,覲見陛下,還請將這封書信轉交陛下,讓陛下知曉我蕭嗣業此番投敵,實在是別有苦衷。房俊固然奸詐陰毒,然我蕭嗣業卻非是貪生怕死之輩,只是自愿借此機會深入敵營,以身石伺虎,引薛延陀大軍進入房俊之陷阱,為帝國掃清北疆禍患,即便身背罵名、粉身碎骨,亦在所不惜!此心找昭昭,天日可鑒!”
  
  契苾何力一聽,一臉動容之色,連忙起身離席,雙手珍而重之的將蕭嗣業寫就的書信接過,慨然下拜道:“公子一心為國,忠肝義膽,縱然古之比干、屈原,亦不遑多讓!請受我一禮!”
  
  比干剖腹取心、以死諫君,屈原心懷故楚、以死殉國,皆是上古之忠臣典范,受到萬世敬仰!
  
  蕭嗣業沒料到契苾何力居然將他比作比干、屈原,任他面皮再厚,亦難免尷尬,不敢受契苾何力一禮,起身阻攔,只得說道:“將軍謬贊了,身為漢臣,以死報國,得其所哉,焉敢自比上古先賢?不敢當,不敢當。”
  
  契苾何力堅持下拜,道:“公子何必妄自菲薄?我雖然不識那房俊,但平素常有耳聞,乃是一個囂張跋扈的紈绔子弟,才能固然有幾分,但更多卻是依仗父輩橫行無忌的二世祖罷了。公子蒙受這等冤屈,想的不是如何自辯清白,而是甘愿身入敵營,以死報國,這等壯烈之氣,在下無比崇敬!公子不必憂心,我雖不敢自詡忠義,但好歹亦有幾分心腸,焉能看著公子這等忠烈之士慘遭屠戮?稍后我會前去族兄那邊,哪怕是跪地相求,亦要他在夷男可汗面前保你一命!”
  
  蕭嗣業心中大喜,面上卻甚是為難:“這這這……這如何使得?夷男可汗殺我之時,必然是薛延陀一敗涂地之后,屆時夷男可汗必然怒火中燒,恨不得將我千刀萬剮,令兄若是出言相救,怕是亦會受到牽連,吾心難安吶!”
  
  契苾何力感動得快哭了,贊道:“古之圣賢,不外如是!今日我能領略先賢之風,感受到公子這份赤膽忠心,縱死亦無憾!你且放心,一切有我安排,定然保全公子性命!”
  
  蕭嗣業勉為其難:“這個……將軍實乃忠義熱忱之輩,我不及也。既然將軍如此說,那我便厚顏相謝了!”
  
  契苾部在薛延陀的地位很特殊,論實力,遠不及兵強馬壯驍勇善戰的回紇,但是因為其先祖乃是第一個代表鐵勒諸部站出來反抗突厥的領袖,故而受到所有鐵勒部族的尊敬與擁戴,被視為無名卻有實的“大汗”,后來雖然薛延陀崛起統一了鐵勒諸部,但是契苾部的地位卻依然重要。
  
  有契苾可勒維護他,想來夷男可汗就算再是怒火滔天,也能夠保他一命……
  
  *****
  
  回到自己的住處,蕭嗣業長長的吁了口氣。
  
  對于契苾何力的反應,他頗為得意……
  
  事實上,房俊的右屯衛當真彈藥告罄了么?
  
  是房俊故意借他的手將這個消息傳遞給薛延陀,使得薛延陀肆無忌憚的全面進攻,進而鉆入房俊事先布好的陷阱,還是確實彈藥告罄,此舉只是故布疑陣,一個另類的“空城計”……
  
  蕭嗣業根本說不清楚。
  
  但他知道,只要他不跑,房俊肯定會殺了他,致使“假傳圣旨”一事死無對證。
  
  而對于蕭嗣業來說,與其在房俊手中屈辱的死去,何不行險一搏呢?
  
  活天算一天,早死晚死,絕對不一樣。
  
  而且他早就想好了契苾何力的這條路……
  
  若房俊當真騙他,右屯衛根本就是兵精彈足,那么薛延陀大軍撲上去,便一頭鉆進右屯衛的槍林彈雨,全軍覆滅的可能極大。夷男可汗肯定是將他帶在身邊嚴加監視的,但到時候有契苾何力兄弟護著他,無論是夷男可汗想殺他,還是被唐軍俘虜之后房俊想殺他,都不容易。
  
  契苾何力兄弟無論在薛延陀還是在大唐,影響力都極其龐大,誰也不能無視。
  
  如果右屯衛當真彈藥告罄,那么薛延陀的大軍潮水一般的撲上趙信城,右屯衛區區數萬兵馬將徹底被淹沒,而自己身為“帶路黨”,從此便是薛延陀的功臣,更可以對契苾何力說自己要繼續“潛伏”在薛延陀內部,為大唐源源不斷的傳遞消息……
  
  屆時高官厚祿大權在握,日子肯定過得好。
  
  而且契苾何力定然全力幫助自己洗脫“叛國賊”的罪名……
  
  蕭嗣業前思后想、左右權衡,完全找不到破綻。
  
  心中難免得意……
双色球复式中奖表格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