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天唐錦繡 > 第一章 推心置腹

第一章 推心置腹

    今年關中的雨水極為豐沛。
  
      春耕之時便連連小雨,所謂“春雨貴如油”,使得整個關中百姓盡皆歡顏。待到春末初夏,雨水一場連著一場,萬物滋潤,百草茂盛。
  
      若是放在以前,這樣的雨量足以使得關中飽受洪澇之苦,只不過近些年因為朝廷加大了水利的修建,又將關中各條水道予以疏浚,排洪能力大大加強,偶爾一兩處因為河水潰堤發生險情,都被“應急救災衙門”調撥駐軍緊急救助,除去必不可免的財務損失之外,居然硬是沒有一人喪生于洪水之中……
  
      關中的凝聚力愈發強大。
  
      百姓愛戴皇帝,歌頌朝堂上的大臣,贊美搶險救災奮不顧身的兵卒,山河處處祥和美滿,一派盛世華景。
  
      尤其是大唐雄師橫掃域內,西域、漠北、南洋、倭國、新羅……盡皆臣服,唯有高句麗負隅頑抗,但是東征一旦發動,區區高句麗頃刻間即將化為齏粉,土崩瓦解!
  
      這等曠世軍功帶給大唐百姓無與倫比的安全感,天下各地的商賈匯聚長安,城南昆明池畔的臨時市場人滿為患,繁榮昌盛。
  
      *****
  
      神龍殿外花房。
  
      初夏以至,關中氣溫節節攀升,花房四周的玻璃幕墻早已撤去,但是頭頂依舊用玻璃頂棚覆蓋,小雨淅淅瀝瀝的打在上頭,晶瑩的水花兒飛濺,從下面抬頭看去,一個一個漣漪如花綻放,轉瞬消逝,繼而又被覆蓋。
  
      花房里,四周雨水滴滴答答,花樹郁郁蔥蔥,微風輕拂,涼爽宜人。
  
      一張厚厚的氈毯鋪在地上,隔絕了潮氣。
  
      李二陛下穿了一身常服,腰間系著玉帶,頭上是兩腳幞頭,坐在那里優哉游哉,仿佛鄉間富家翁,沒有多少九五至尊的霸氣,多了幾分和藹,只是方臉上神情略有憔悴,看著顯瘦,氣色不是太好,不過雙目之間依舊精光湛然。
  
      房俊就跪坐在他的對面,一身青衣直裰,亦是帶著一個幞頭,額前鑲了一塊羊脂白玉,微黑的面容劍眉朗目,嘴角含笑,鬢如刀裁,望之頗添了幾分富貴雍容之氣,渾不似朝野上下極力貶低的“棒槌”……
  
      茶水沏好,注入白玉茶杯之中,輕輕推到李二陛下面前,房俊輕聲道:“陛下,請飲茶。”
  
      “嗯。”
  
      李二陛下一手捋著胡子,一手拈起茶杯,放入口中輕輕呷了一口,一股雋永的香氣便氤氳在口腔之中,滾熱的茶水順喉而下,胃腹之內一片熨燙偎貼,齒頰留香。
  
      “不錯,茶好,沏茶的手法亦是大有精進,比之那些個茶道高手,亦是不遑多讓了。”
  
      “微臣近日無事,便于府中精研茶道,略有所得。只是若想更上層樓,精益求精,卻是差得遠呢。”
  
      “呵呵……”
  
      李二陛下放下茶杯,抬起眼皮瞄了一眼房俊,笑道:“怎么著,橫掃漠北覆滅薛延陀,諸軍兵將皆有封賞,唯獨僅止是敕封你一個輔國大將軍的軍職,不僅如此,還讓你交卸了兵部左侍郎的差事,心中因此藏了怨氣?”
  
      房俊撇撇嘴:“雷霆雨露,俱是君恩。”
  
      李二陛下一看,呵,還真有怨氣兒啊……
  
      不由得一瞪眼,訓斥道:“不知好歹的東西!你小小年紀,已然是帝國柱石,朝堂之上唯有寥寥幾人可以站在你的前頭,正二品的輔國大將軍還不滿意,難不成讓朕敕封你一個天策上將才行?混賬小子!”
  
      房俊嚇了一跳,腦袋搖的撥浪鼓一般,連聲道:“微臣不敢!”
  
      哪怕李二陛下封一個三公,房俊都敢厚著臉皮應承下來,唯獨這個“天策上將”,就算李二陛下敢封,他也不敢要。
  
      不僅他不敢要,遍數大唐權貴勛戚無數,即便是哪一個吃了豹子膽,也不敢要……
  
      武德四年,秦王李世民在虎牢之戰中“三千破十萬”,大破夏王竇建德,繼而又攻克洛陽,掃平鄭王王世充。平滅這兩大割據勢力,并俘獲二人至首都長安,不僅為大唐帝國統一了北方,更一舉奠定了問鼎中原的基業,可謂功勛蓋世。
  
      此時李世民已經位列秦王、太尉兼尚書令,賞無可賞、封無可封,已有的官職早已無法彰顯其榮耀,從而特設“天策上將”之職位,并加領司徒,同時仍兼尚書令,另有陜東道大行臺尚書令、雍州牧、十二衛大將軍、秦王諸官階爵位于一身,在爵位、勛位還是職官系統都是最高的,是僅次于皇帝李淵和皇太子李建成,成為大唐帝國權柄赫赫的三號人物,統御百官,權傾朝野。
  
      玄武門之變以后,李二陛下被高祖皇帝敕封為皇太子,天策府因而裁撤,天策上將之官職自然隨之撤除,有唐一朝,再未設置。
  
      與之相似的便是尚書令這個尚書省的最高長官,因為以前李二陛下曾經擔任這個職位,登基之后無人敢坐上這個位置,所以房玄齡才能夠以尚書左仆射這個尚書令之下尚書省的最高官職,成為事實上的首輔。
  
      別說他房俊了,就算是當今太子,李二陛下若是敕封了一個“天策上將”,亦要嚇得魂不附體,決死不受……
  
      李二陛下自然不可能當真將這個職位授予房俊,看著房俊的模樣,語重心長道:“你是一個聰慧的,知進知退,應當知曉朕壓制你的用意。你才不過二十歲,已然立下這等赫赫軍功,若是繼續這般高調下去,總有一日賞無可賞、封無可封。縱然你自己忠心耿耿、效忠君王,可隨著地位權勢的提升,總會有一些迫不得已的遭遇推動著你一步一步向前……那不是好事。”
  
      這個道理房俊當然懂。
  
      他在漠北的時候便想得明明白白,回京之后房玄齡又于他促膝長談,溫言講解,務必讓他懂得自身的處境,萬勿依仗軍功、不知進退,一旦鋒芒太盛,那便是除了頭的椽子,沒什么好下場……
  
      而李二陛下亦能夠特意將他召入宮中,聞言寬慰,予以解釋,足見對他的器重。
  
      房俊心忖:這個時候,我是不是應該嚶嚶嚶一下表示感動……
  
      李二陛下并未有“讀心術”這等絕學,否則若是能夠看透房俊的心思,非得拿刀子架在這廝脖子上,逼著他“嚶嚶嚶”一番不可……
  
      “漠北之事,汝認為如何行事?”
  
      房俊收攝心神,試探著道:“陛下乃天下至尊,自當手執日月、乾綱獨斷,微臣豈敢置喙?”
  
      并非他喜好拍馬屁,實在是前些時日返回京師之后,已然上書陛下,詳盡闡述了他對待漠北的諫言,以雄師勁旅相壓迫,以商賈貨殖相拉攏,以史書典籍相腐蝕……三管齊下,用不了三代,所有的鐵勒部族將盡皆說漢化、寫漢字、讀漢書,定居城池、耕作農桑、販賣貨殖,與漢人無異,漢胡之間交流頻繁廣泛,你中有我我中有你,何分彼此?
  
      到了那個時候,即便漠北再次脫離大唐之控制,鐵勒諸部亦不會再對大唐抱有敵意,而是天然親近。
  
      是否長久納入大唐版圖之內,已經無所謂了……
  
      然而李二陛下現在又提起這件事,可見并未同意自己的觀點,亦或者并未全部采納自己的諫言。
  
      他摸不準李二陛下的意思,只能含含糊糊的說話,順手拍一記馬屁……
  
      放在以往,這等明顯低劣之馬屁,必然招致李二陛下的惱火,罵兩句、踹一腳都是輕的。
  
      然而近日,李二陛下卻并未動怒,只是愁眉緊鎖,嘆息一聲,良久才說道:“講武堂盡快提上日程,及早開課吧。將全國各個折沖府、邊軍、十六衛之中校尉以上武官盡皆招收入學,加以培養,然后優先分配到漠南、漠北邊軍之中,以為主力。”
  
      房俊悚然一驚!
  
      這是察覺到了什么,想要提前布局,防備這兩支扼守著關中北邊門戶的軍隊嗎?
  
      這可是對咱推心置腹了呀……
双色球复式中奖表格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