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天唐錦繡 > 第九章 出大事了 續

第九章 出大事了 續


  那平康坊的歌姬正自爽快,猛地覺得有些不對,睜開眼抬起頭,便見到褚彥甫見了鬼一般的神情,連忙關切的問道:“大朗怎么了?許是身子疲乏,精力不濟,往后調理一些時日,定然龍精虎猛,不必憂懷……”
  
  她以為褚彥甫是因為中途崩潰因而心生羞慚,無言面對,故而聞言撫慰,實則心中難免鄙視。
  
  中看不中用的東西……
  
  誰知褚彥甫聞聽她的話語,連一點反應都沒有,只是瞪圓了眼珠子癡呆的看著外頭,喉嚨“嗬嗬”作響,好半晌,才猛地尖叫一聲:“龍啊!”
  
  身子從歌姬身上彈起,也來不及穿衣服,跳下車去,卻一腳踩空,光著身子摔了個滾地葫蘆,顧不得疼痛,鼻青臉腫的爬起來,抬頭望著天上的“龍”,手舞足蹈狀若瘋狂。
  
  周圍的侍衛嚇了一跳,自家大郎這是魔怔了?
  
  趕緊過來查看,結果順著褚彥甫的目光往天上一看,全跪了……
  
  *****
  
  當龍頭蜈蚣風箏乘風而起,在半空中搖頭擺尾栩栩如生,整個長安城都亂套了。
  
  自從房俊制造出“望遠鏡”,這玩意不僅僅成為軍中制式裝備,即便是官員商賈們也不吝于其高昂的售價,買一個在家中賞玩。
  
  等到被家中仆人提醒,說是有“神物”在天上飛舞,便紛紛拿出望遠鏡觀察,這一看可好,全瘋了……
  
  傳說中,“龍”是一種善變化能興**利萬物的神異動物,為鱗蟲之長,能幽能明,能細能巨,能短能長,春分而登天,秋分而潛淵。
  
  遠古之時,“龍”便作為中華民族的圖騰而存在,被認為是“祥瑞”,“四靈”之一,及至后來成為統治者的象征,更被賦予了“高貴”“威猛”的意義,宇宙洪荒,無可匹敵,天上地下,唯我獨尊。
  
  可以說,在所有人的印象當中,“龍”的形象便是光明、威猛、正直、高貴,是人世間所有一切美的化身,所以中華民族又自稱“龍的傳人”。
  
  沒有一個人不對“龍”保持尊敬。
  
  然而臆想是一回事,現實又是一回事。
  
  當一條“龍”活生生的出現在你的眼前,恐怕百分之九十九點九的人第一反應不是對它頂禮膜拜,而是驚駭欲絕、逃之夭夭……
  
  兩儀殿內。
  
  李二陛下一身明黃色的常服,正笑容和藹的接待黠戛斯使節,褚遂良、岑文本等一干近臣盡皆在側。
  
  酋長失缽屈阿棧面對李二陛下畢恭畢敬,而李二陛下對這個人也很感興趣。
  
  “卿何以黑發黑眼,不似其它蕃種?難不成祖上當真是漢人?”對于黠戛斯,固然相距遙遠,但是李二陛下并非一無所知。失缽屈阿棧確實與許多黠戛斯人不像,而且不止是他一人不像,整支黠戛斯王族都是這樣的黑發黑眼,不似一般黠戛斯人的赤發碧眼。
  
  失缽屈阿棧恭敬道:“偉大的大唐皇帝陛下,在下不敢有一句妄言,祖上的確是漢人李陵,被匈奴可汗封為堅昆國王,世世代代統治堅昆,直至在下這一代。聞聽大唐皇族亦是出自于漢朝李廣,故而不遠萬里,前來認親。”
  
  李二陛下捋著胡子,心中得意。
  
  事實上,李氏皇族的祖先到底有沒有李廣的血統,他自己也說不清楚……
  
  可既然成為大唐的皇帝,統治整個華夏,那就必須要將自己的血統歸到漢人這邊,否則成天被那些個山東豪強和江南士族鼓吹成“鮮卑后裔”,著實不利于統治。
  
  百姓們可以不在乎你弒兄殺弟、逼父退位,只要勤于政務、吏治清明就行了。
  
  但若皇帝是一個胡人,那么所有的認同感就會消失殆盡,再加上那些個別有用心的人攛掇鼓噪,大唐就別想有安生的時候……
  
  認個祖宗而已,這沒有什么困難的。
  
  眼前這位黠戛斯的酋長不也是如此么?
  
  縱然他們當真是李陵的后裔,可是都過去六七百年了,身處極北之地、蠻夷之中,這血統恐怕早已不知稀薄了多少代,所謂的“認親”,不過是牽強附會而已。
  
  但只要對自己有利,那就是親戚。
  
  對于黠戛斯來說,能夠攀附上大唐這樣一門“富親戚”,自然是好處多多,即便是每年的朝貢貿易,都能讓失缽屈阿棧的王族富得流油,愈發加深加固自身的統治根基。
  
  而對于大唐來說,黠戛斯這個親戚固然窮了一些,但若是能夠死心塌地的跟隨大唐,則完全可以成為鉗制漠北胡族的一柄快刀,鐵勒諸部再無翻身之機會,大唐在漠北的統治愈發穩固。
  
  這是合則兩利的事情,李二陛下自然欣然允諾……
  
  正欲給出一些個承諾,加深兩國之間的交流,忽然便見到內侍總管王德跌跌撞撞的跑進來,口中大呼:“陛下,大事不好!”
  
  李二陛下眼色一沉。
  
  外國使節面前,這般慌張失態,豈非是丟進了大唐顏面?
  
  但他知道王德素來謹小慎微,若非有天大之事,絕對不會這般驚慌失措,沉聲問道:“發生何事?”
  
  王德上前兩步,跪倒李二陛下面前,張口道:“龍,龍……”
  
  李二陛下眉梢一挑。
  
  王德心中一緊,使勁兒咽了口口水,一臉慌張驚駭,道:“天上有一條龍……”
  
  “嗯?”
  
  李二陛下眼珠子都瞪圓了。
  
  天上有一條……龍?
  
  他沒有叱責王德胡說八道,沒人敢在他們說謊,甚至沒人敢在他面前將未能證實的事情輕率的道出。
  
  王德既然如此說了,那就必定是真的。
  
  只是……天上有條龍?
  
  李二陛下莫名其妙,老子穿龍袍乘龍輦,當了好多年的真龍天子,可特么還真就沒見過“龍”到底是個啥摸樣……
  
  當即也顧不得失缽屈阿棧了,起身大步走到兩儀殿門口,站在高高的漢白玉石階上,極目遠眺。
  
  兩儀殿坐北朝南,李二陛下所站之處,正好可以將那條正在半空之中迎風飛舞搖頭擺尾的“龍”收入眼內。
  
  只是到底距離遠了一些,看不真切……
  
  “望遠鏡拿來!”
  
  “喏!”
  
  一個禁衛快步離去。
  
  王德從殿內戰戰兢兢的小跑出來,站在李二陛下身后,抬頭看著天上那“龍”,猶有余悸。
  
  失缽屈阿棧也跟了出來,望著天上的“怪物”,一時之間也瞠目結舌,心中惴惴。
  
  整座皇宮都亂了套。
  
  所有的禁衛、侍女都跑了出來,雖然不敢大聲喧嘩,但是紛紛對著天上的“龍”指指點點竊竊私語,全無平素的森嚴規矩。
  
  李二陛下抿著嘴,心中有些惱怒,想要嚴厲申飭、予以懲罰,但是稍后便打消了這個念頭。
  
  即便是他這位見多識廣、尸山血海里頭出來的帝王,面對這么一條奇怪的“龍”都滿是震驚失措,何況是這些宮女禁衛?
  
  情有可原……
  
  可以想見,非但是皇宮,只怕此刻整個長安都陷入混亂。
  
  問題是……難道這真的是“龍”?
  
  李二陛下瞇著眼,望著天上那條搖頭擺尾卻似乎距離并未發生變化的東西,心中又是興奮,又是忐忑。
  
  褚遂良的等一干近臣都跑了過來,岑文本年歲大了,本來精神不濟纏綿病榻,這會兒卻腳步輕快身輕如燕。
  
  褚遂良手遮著陽光,定定的看了一會兒,倒吸了一口涼氣,眼珠子轉轉,猛地推金山倒玉柱的拜伏在地,口中大呼:“陛下文成武德,遠邁上古圣王,定然是上蒼有所感召,是以降下祥瑞,以嘉賞陛下愛民如子之心、勤于政務之德,大唐昌盛于世,千秋萬載!”
  
  周圍諸人一聽,心中一驚,這家伙若然是個拍馬屁的高手啊!
  
  當即不敢怠慢,紛紛拜伏于地,齊齊大呼:“陛下文成武德、愛民如子,大唐昌盛于世、千秋萬載!”
  
  緊接著,整座皇宮都震蕩起來,所有禁衛、宮女齊刷刷的拜伏于地,“文成武德”“昌盛于世”的呼聲響成一片,此起彼伏,甚至遠遠的傳出宮外,皇城之內的兵卒以及官員都遠遠的朝著太極宮的方向跪拜大呼,聲勢駭人!
  
  李二陛下意氣風發,志得意滿,捋著胡須,一顆心震蕩激動
  
  這位極其自戀的帝王也認為褚遂良說的沒錯,否則何以能有這條只見于上古傳說、卻從未曾見諸于經書典籍的“龍”降臨人世呢?
  
  這分明就是上蒼認可了他的統治,認為他乃是遠超秦皇漢武的蓋世君王,“千古一帝”的地位妥妥的!
双色球复式中奖表格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