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天唐錦繡 > 第一百九十章 入彀

第一百九十章 入彀


  丘行恭心里猛地一跳。
  
  長孫沖與房俊之間,都是恨不得將對方置于死地嗎?
  
  那樣豈不是說,雖然房俊不得不依從長樂公主之命釋放長孫沖,但是心中的仇隙反而會越發加深,說不定當著長樂公主的面放走了長孫沖,實則背地里卻早已派出殺手死士,予以半路截殺。
  
  縱然房俊當真是個君子,心口如一,不屑于干出那等背信棄義之事,可外人哪里知道?
  
  丘行恭一顆心霍霍跳動。
  
  “將軍?”
  
  李元景的一聲呼喚,將丘行恭從走神當中驚醒:“啊,王爺有何吩咐?”
  
  李元景蹙眉道:“將軍是否身體欠安?本王怎們瞅著這精神狀況并非太好,可曾看過郎中?咱們這年歲漸漸打了,身體每況愈下,比不得年輕時候了,平素還是應當多多注意才好。”
  
  言語神情,很是關心。
  
  丘行恭忙道:“多謝王爺,老臣并未抱恙。只是剛剛臨時想起府中尚有要事需要處置,故而一時失神,還請王爺恕罪。”
  
  李元景擺擺手,道:“這說的什么話?見外了,見外了!來來來,飲茶!”
  
  “謝過王爺……”
  
  ……
  
  茶水飲過,又暢談許久,李元景意欲留下丘行恭用膳,卻被丘行恭婉拒。
  
  “老臣府中尚有要事,今日便不賠王爺用膳了,還請王爺寬宥。”
  
  丘行恭有些坐不住。
  
  李元景道:“隨意一些便好,何須這般客套?既然你府中有事,那本王亦不強留,不過改日咱們約個時間,好好的喝上幾杯。”
  
  “謹遵王爺之命!老臣先行告退了?”
  
  “將軍慢走!請恕本王就不相送了。”
  
  “王爺留步,王爺留步……”
  
  丘行恭起身鞠躬施禮,退出屋子。
  
  待到出了荊王府,登上自家馬車,他便連聲催促道:“速速回府,要快!”
  
  “喏!”
  
  車夫揚起鞭子挽了一個鞭花,鞭梢“啪”的一聲脆響,駿馬加快速度,向著丘府疾馳而去。
  
  到了門前,丘行恭掀開車簾跳下馬車,大步向著府內走去,同時吩咐上前迎候的管事:“立即讓常榮到吾書房中來,有要事安排!”
  
  “喏!”
  
  管事趕緊應下,前去通知住在府中的紇干承基。
  
  到了書房,丘行恭斥退下人,一個人坐在椅子上,臉色陰晴不定,心中飛快盤算著利弊得失。
  
  少頃,一個身材高瘦、相貌清秀的青年大步走入書房,見禮之后問道:“將軍急召在下,可是有何吩咐?”
  
  丘行恭卻微微耷拉著眼皮,心中尚在猶豫。
  
  他必須謹慎再謹慎,因此此事一旦出手便無可回頭,所導致的后果,以及所引發的種種有可能涉及到的變化,都要嚴謹考量,若是有一絲一毫的疏漏,那對于他來說絕對是滅頂之災。
  
  長孫家瘋狂起來,不管不顧的宣泄怒火,放眼整個大唐怕是也沒有誰可以抵抗……
  
  良久,他才抬起眼眸,定定的瞅著紇干承基,一言不發。
  
  直至將瘦高青年瞅得心里發毛,這才緩緩說道:“老夫能否完全信任于你呢?”
  
  瘦高青年愣了一下,忙道:“將軍說的哪里話?常榮素來蒙受將軍照顧,自從姐夫故去,吾一家老小若非將軍庇佑,不知將會落至何等田地。將軍大恩,在下粉身碎骨無以為報,只要將軍有所差遣,在下萬死不辭!”
  
  他的姐夫是侯君集的部將。
  
  謀反大罪,固然因為李二陛下憐惜侯君集往昔的功勞從而并未闔家滅門,連帶著亦饒恕了其部署之家眷,但是性命固然無憂,整個家族因此遭受重創則是必然的。
  
  官場之上捧紅踩黑乃是常態,沒有侯君集這顆大樹的遮風擋雨,常榮如何還能在軍伍之中混得開?
  
  幸而他早年曾在丘行恭麾下,被革除官職之后承蒙丘行恭收留做了一個門客,這才避免舉家不得不返回敦煌老家的命運,得以繼續居住在長安。
  
  丘行恭對他有大恩,他下定決心要報答丘行恭的恩情,哪怕是以命相抵,也在所不惜。
  
  丘行恭緩緩頷首,這才沉聲說道:“這一回,替老夫去除掉一個人,做得干凈一些,萬萬留不得手尾,否則就連老夫亦要身首異處、闔家遭殃……”
  
  常榮聽得心驚膽顫,這么嚴重的后果……難不成是打算刺王殺駕,悖逆謀反?
  
  丘行恭揮手讓常榮掩好房門,然后將其叫到身前,壓低聲音道:“昨夜長孫沖潛返長安,后半夜才經過灞橋,直奔潼關。老夫雖然不知他走的那一條路,但是據聞其身邊有高句麗武士護衛,必定與高句麗有些瓜葛,很有可能出了潼關抵達板城渚口,沿著永濟渠或是乘船或是騎馬,一路直奔遼東。老夫予你撥付二十死士,盡皆一人三馬,一路追下去,務必將其剪除。”
  
  常榮不明白朝堂之上的爭斗,更不曉得一旦長孫沖身死會產生何等后果,他只知道丘行恭有大恩于他,為丘行恭效命萬死不辭。
  
  長孫家的子弟又如何?
  
  更何況還是身犯重罪、見不得光的逃犯……
  
  “將軍放心便是,在下定然將其手刃,提頭來見!”
  
  常榮表達忠心。
  
  丘行恭卻被嚇了一跳,連忙道:“不可!只需確認將其殺死即可,萬萬不可泄露一絲一毫蹤跡!”
  
  娘咧!
  
  還要將長孫沖的人頭提回來,你是嫌我活得命長了?
  
  常榮也明白過來,忙道:“在下遵命!”
  
  丘行恭頷首道:“仔細著一些,速速出發吧。”
  
  “喏!”
  
  常榮告退而出,親自點齊二十名死士,一人三馬,混在人流當中出了城,策馬疾馳直奔潼關方向。
  
  屋子里,丘行恭捋著胡須,目光陰翳。
  
  當日愛子慘死,那種身背數箭猶如刺猬一般的慘狀,至今仍舊歷歷在目,每每午夜夢回之時,仿佛都能夠聽見愛子凄厲的慘嚎在耳畔響起,刀子一般扎得他的心不停的滴血。
  
  長孫無忌既然敢將他利用完后抹布一般丟棄,那么自己也不妨讓長孫無忌也嘗嘗那等痛心蝕骨的滋味!
  
  哦!
  
  差點忘了,長孫無忌那老狗已經有一個兒子橫死了……
  
  不過沒關系,那陰人不是素來城府極深么?真想看看他在見到自己嫡長子凄慘的尸體之時,依舊能夠保持那拿腔作調的冷靜與淡然。
  
  會不會發了瘋的去尋找可疑的兇手呢?
  
  丘行恭冷硬的唇角溢出一個冷酷的笑容,真的很有趣。
  
  *****
  
  常榮帶著二十名死士出了長安城,直奔潼關。
  
  過了潼關之后,租了幾條船直抵板渚,浩蕩奔騰的黃河在此分流,主流繼續浩浩蕩蕩的徑直向東奔流入海,向南則是通濟渠連同淮水直達江都,向北則是永濟渠勾連涿郡。
  
  常榮琢磨著長孫沖一行已然先走了大半天,自己坐船是肯定追不上的,況且長孫沖乃是世家子弟,縱然逃亡之時,亦會選擇更省力的水路,便果斷帶著死士棄舟登陸,疾馳北上。
  
  當夜便過了魏縣抵達館陶。
  
  常榮沒有急著北上,而是在永濟渠便選了一家客棧,令一眾死士在此安頓歇息,自己帶著兩個心腹前往渡口打探一番。
  
  盲目的北上并不是好辦法,萬一長孫沖一行心血來潮半路登岸,直接由陸路前往青州,渡船出海直抵高句麗可怎么辦?
  
  那他這一路追趕下去,毛都追不上……
  
  此刻夜色已經深沉,永濟渠水浩浩蕩蕩向北奔流,渡口上商旅行人并不多。
  
  常榮正欲尋人打探,迎面便走來兩個行商模樣的中年人,其中一人邊走邊道:“你說剛剛船上那位,乃是長孫家的子弟?”
  
  常榮耳朵頓時豎起來,站住腳步。
  
  兩人并肩而行,見到常榮立在路中間,便讓一旁讓了讓,過去之后,另一人道:“那還有錯?他雖然衣著簡樸,但是那股子世家子弟的氣質卻遮掩不住,尤其是他腰間的那塊玉佩乃是長孫家的信物,價值連城。”
  
  說話之間,二人漸行漸遠。
  
  常榮并未上前打探查問,而是招招手,帶著兩個心腹徑直回了住處,將死士們盡皆集合,疾聲道:“趕緊啟程,已經有了長孫沖的行蹤,咱們先行走在前頭,然后扮作水匪,在河道上將其解決!”
双色球复式中奖表格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