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詭秘之主 > 第一百零二章 布料商人

第一百零二章 布料商人

    克萊恩越想越覺得有這個可能,否則誰會沒事借那幾本期刊:
  
      “嗯,霍納奇斯主峰古代遺跡研究這么冷門的領域,除了相應的講師和副教授們,一般的愛好者估計聽都沒聽說過,就連原主這個歷史系畢業的大學生,也是從安提哥努斯家族筆記才了解到……廷根市雖然是大學之城,但也不該有太多對此事感興趣的人……即使有,也多半存在于大學校園內,沒必要專門到德維爾圖書館借閱……”
  
      “最為重要的是,借閱的節點恰好是最近這段時間……”
  
      “這么一分析,還真是有問題啊,我當時也是不夠敏銳,竟然沒有想到……哎,看來我沒有當偵探,扮演福爾摩斯的天賦……
  
      他想法閃爍間,“惡龍酒吧”的老板斯維因疑惑道:
  
      “有什么問題嗎?”
  
      因為周圍有客人,有酒保,所以他只能籠統地詢問。
  
      “沒有問題,我只是在想該怎么調查這位先生,你知道的,海納斯.凡森特死在了家里。”克萊恩早就準備好了說辭。
  
      他可不想讓“代罰者”們也對霍納奇斯主峰的古代遺跡產生興趣。
  
      “凡森特是廷根市比較有名的占卜師,經常到我這里來。”斯維因果然被敷衍了過去,回憶著道,“仔細想想,畫像上的這位先生最開始確實是和凡森特一起過來的……”
  
      “這正是我想知道的,你有記住他的姓名嗎?”克萊恩當即追問道。
  
      斯維因呵呵搖頭:
  
      “我不會去詢問我顧客的姓名和身份,除非是原本就認識的,比如老尼爾。”
  
      “好吧。”克萊恩故意流露出些許沮喪。
  
      對他來說,斯維因知不知道其實已無關緊要,因為他可以去德維爾圖書館調查。
  
      在這種私人捐贈的圖書館內借閱圖書,必然會留下個人信息,而且還是有足夠可信度的那種!
  
      要知道,克萊恩當初可是靠著資深副教授留有印章的介紹函才辦好借閱證的。
  
      即使那位先生偽造了資料,也有很大可能留下線索,有助于我占卜……克萊恩目送斯維因走向吧臺,若有所思地進入桌球室。
  
      他沒急著前往德維爾圖書館調查,打算先完成采購,畢竟誰也說不清楚,后續會不會遇到危險,有沒有需要使用儀式魔法的地方。
  
      穿過幾個房間,克萊恩進入了地下交易市場,此時攤位和顧客都相當稀少,顯然還未到達高峰階段。
  
      他剛往前走了一步,忽然看見上次說他有死亡味道的“怪物”阿德米索爾站在角落里。
  
      這位臉色蒼白,眼神渙散中透著可怕瘋狂的年輕人也有所察覺,望了過來。
  
      視線相觸,阿德米索爾突然伸手捂住臉孔,驚慌失措地靠向墻角,一步一步挪動。
  
      很快,他挪到側門旁邊,踉蹌著跑了出去。
  
      “有必要這樣嗎?不就是上次差點讓你瞎了眼睛……可我什么都沒有做啊……真是的,就跟我是大惡魔一樣。”克萊恩的表情略微僵硬。
  
      他搖頭一笑,沒再想“怪物”的事情,來到擺好的攤位前,開始了有目的地挑選與購買。
  
      半個小時之后,克萊恩用掉了大部分私房錢,用了足足好幾鎊。
  
      數了數身上剩余的3鎊17蘇勒紙幣,他又是心疼又是滿足地撫摸起黑色風衣內側小口袋里的一個個金屬瓶子。
  
      “這是戴莉女士用過的‘安曼達’純露。”
  
      “這是龍紋樹樹皮和葉子混雜的粉末。”
  
      “深眠花萃取出來的精油。”
  
      “干的洋甘菊花瓣。”
  
      “這是我剛才自己用材料調制的‘圣夜粉’。”
  
      ……
  
      克萊恩一遍又一遍地回憶著每個小口袋內裝著的物品,免得緊急關頭手忙腳亂,找不到想要的材料。
  
      靠著在神秘領域的特殊,他很快完成了記憶,邁步走向出口。
  
      忽然,他眼角余光看見了一道略顯熟悉的身影。
  
      這是一位穿著嫩綠色輕便長裙的年輕女士,她黑發柔順而有光澤,臉蛋較圓,眼睛細長,容貌甜美,氣質溫文。
  
      是上次那位身體不正常顫抖的小姐?她看起來確實沒事了……沒想到她也是神秘學愛好者……克萊恩放緩腳步,思索了幾秒,終于回憶起對方是誰。
  
      他不得不承認,除了目前看不清長相的“正義”,這位年輕女士是他穿越到異界后見過的姑娘里顏值最高的一個。
  
      甜美溫文的小姐站在一個賣神秘學圖書的攤位前,略顯失禮地半蹲了下來,手指摩挲過一本古籍。
  
      那古籍用深黑色的硬紙做成封面,上書著“女巫之書”這幾個赫密斯文。
  
      “里面有記載女巫的黑魔法,雖然我沒敢嘗試,但有人試過,確實有效。”攤主抓住機會推銷道。
  
      溫文甜美的女士沉吟了幾秒道:
  
      “在你心里,女巫是什么樣子的?”
  
      “女巫?帶來災禍、疾病和痛苦的邪惡者。”攤主想了下回答道。
  
      他們的對話,克萊恩都沒有聽見,因為他已快步走出了大門,因為他急著去德維爾圖書館,急著辦完一切回家給哥哥和妹妹做晚餐,做西紅柿牛尾湯。
  
      …………
  
      貝克蘭德,王冠賽馬場。
  
      奧黛麗.霍爾穿著羊腿袖、荷葉邊、胸前有蕾絲的白色長裙,站在貴賓包廂內,眺望著飛快沖刺的馬匹。
  
      她頭戴一頂鑲嵌藍色緞帶和絲綢花朵的紗帽,雙手套著淺色的薄紗手套,目光清冷而疏離,仿佛無法投入這熱鬧的場合。
  
      就在賽馬沖線之際,她的朋友格萊林特子爵靠攏過來,壓低嗓音道:
  
      “奧黛麗,每次看見你,你都有不同的美麗。”
  
      “有什么事情嗎?”以往的奧黛麗或許會短促沉浸于對方的贊美,但現在,她從格萊林特的語言和神態看出了這位朋友另有目的。
  
      格萊林特因為父親早逝,剛滿二十就繼承了爵位,是個略顯瘦弱的年輕人,他左右看了一眼,低笑道:
  
      “奧黛麗,我認識了一位真正的非凡者,不屬于王室的非凡者。”
  
      你每次都這么說,每次都讓人失望……奧黛麗目視前方,笑容優雅地開口:
  
      “真的嗎?”
  
      “我用我父親的名譽保證,我見過他的超凡力量。”格萊林特小聲回答。
  
      奧黛麗已不像以前,對此會感覺激動,因為她本人也是一位非凡者了,但考慮到不要讓格萊林特懷疑的問題,她還是睜大了眼睛,勾勒出驚喜的笑容,顫聲問道:
  
      “我什么時候能見到他?”
  
      嗯,見一見別的非凡者也好,不能一點小事都拿到塔羅會上解決……而且我也得有自身的資源,可以拿來與愚者先生、倒吊人交換的資源……不是任何事情都可以用金錢解決的……呼,寄出那一千鎊以后,我也得節省一點了……
  
      格萊林特很滿意奧黛麗的反應,看著外面的賽馬場道:
  
      “明天下午,我的家里將有一場文學與音樂的沙龍。”
  
      …………
  
      德維爾圖書館內。
  
      克萊恩從口袋里掏出證件和徽章,擺到了幾位管理員面前。
  
      “我是阿霍瓦郡警察廳特殊行動部的見習督察,我有事情需要你們配合調查。”他回憶著以往看過的警匪片,沉聲說道。
  
      幾位管理員翻看了證件和徽章,互相望了一眼,點頭道:
  
      “警官,您盡管提問。”
  
      克萊恩念出《新考古》等期刊的名字,末了道:
  
      “我要這些期刊雜志的借閱記錄,最近兩個月的。”
  
      他發現圖書館管理員里有上次接待過自己的人,但對方顯然沒能認出他。
  
      “好的,您稍微等待一會。”幾位管理員開始忙碌,很快就找出了最近的借閱記錄。
  
      克萊恩認真翻看起來,尋找與自己借閱了同樣幾本期刊的名字。
  
      這樣的名字并不多,只有一個,他陸陸續續來借了幾回,借的那些期刊基本包含克萊恩知道的部分,最早的借閱記錄在五月底,最近一次則在上個星期六,海納斯.凡森特死亡前一天。
  
      克萊恩用手指摩挲著那位借閱者的資料,將它們牢牢記在了心里:
  
      “西里斯.阿瑞匹斯,布料商人,家住豪爾斯街區19號……”
双色球复式中奖表格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