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詭秘之主 > 第一百零三章 “觀眾”的直覺

第一百零三章 “觀眾”的直覺

怎么會這樣……休和佛爾思就算沿途沒有一點耽擱,保持較快的速度,也至少得一刻鐘才能抵達最近的黑夜教堂……幸運的是,我還算謹慎,提前祈求“愚者”先生賜予了天使祝福,剛才也是真的催眠了休和佛爾思……奧黛麗心中念頭瞬間此起彼伏,又迅速被她壓制了下去。
  
  她眼神先是迷茫,繼而露出恍然的色彩,似乎終于從漫長的夢境中醒來,記起了先前被遺忘被忽視的種種事情。
  
  “蘭比斯先生,你怎么會在這里……”奧黛麗讓自己的嗓音略顯飄忽,仿佛還有點沉溺于迷夢。
  
  說話的同時,她借助“心理醫生”對自身情緒的掌控,讓無法避免的一點焦急如正常的念頭一樣閃過,沒造成絲毫異狀。
  
  這出乎意料的變化,使她不知道后續該怎么推進了。
  
  毫無疑問,她明白自己首先得應付過赫溫.蘭比斯接下來的詢問,不讓這位半神產生一點懷疑,可若就只是這樣,對方也許三五分鐘就會離去,而休和佛爾思肯定還未進入黑夜教堂,沒完成誤導的步驟,到時候,強行點燃帽飾,召喚“世界”,很容易讓事情的收尾出現瑕疵,無法真正地解決隱患問題。
  
  不,寧愿錯過,也不能在準備未做好的情況下推動計劃……耐心,忍耐,謹慎,才是神秘世界的關鍵詞……至少赫溫.蘭比斯很長一段時間內只是利用我,不會直接傷害我,就算他希望我和王子殿下成婚,這整個過程也得半年以上,我還有足夠的時間,能等到第二,第三,甚至第四,第五個機會……唯一的問題是,需要通知休和佛爾思,讓她們盡快地真正地隱藏起來……奧黛麗在眼神恢復正常,略微透露出警惕和害怕情緒的同時,迅速有了決斷。
  
  觀察了下她的反應,聽見她的問題,赫溫.蘭比斯笑了笑道:
  
  “這應該是你第一次真正意義上催眠別人,我擔心會出現意外,所以特意來現場等待,呵呵,以你的出身,平時確實很少有用這方面能力的機會……”
  
  他嗓音柔和,蘊藏關心,不知不覺就讓奧黛麗眼中的警惕與害怕一點點消融。
  
  而奧黛麗的心靈世界里,她再次有了意識分割,部分拔高,俯視“島嶼”和“大海”的感覺。
  
  這讓她清楚地認知到,自己剛才產生的好感和安全感,都是被引導的結果。
  
  赫溫.蘭比斯見奧黛麗狀態恢復正常,輕輕頷首道:
  
  “她們剛才是怎么回答你問題的?”
  
  奧黛麗坦然說道:
  
  “休說調查斯特福德子爵,追尋國王秘密的行動都源于她自己的意志,她對她父親當年的死亡原因充滿懷疑,她父親是前任宮廷侍衛長,梅森.迪爾伯爵……
  
  “不過,她有提到,她的行動得到了某位存在的庇佑。”
  
  說話的過程中,奧黛麗的話語險些停頓,因為處于靈性天空之下,俯視著意識島嶼和心靈大海的那個“她”,看見一道人影從海底飛快攀升,沿具現出階梯,穿透潛意識的領域,登上了她“心智體”之島。
  
  那道人影穿黑色三件套,滿頭銀發,儼然是另一個赫溫.蘭比斯。
  
  這赫溫.蘭比斯臉上沒有一點笑容,氣質極為陰鷙,部分皮膚覆蓋著灰白色的鱗片,眼眸不僅從淡藍變得金黃,還豎了起來,仿佛某種動物。
  
  若不是之前有過這樣的經歷,值此異常緊張的時刻,奧黛麗未必能裝出什么都沒發現的樣子,讓話語不出現中斷和結巴。
  
  現實世界的赫溫.蘭比斯含笑看著奧黛麗清純秀美的臉孔,進一步問道:
  
  “哪位存在的庇佑?”
  
  奧黛麗搖了搖頭,意識島嶼隨之出現相應的變化:
  
  “一提到這件事情,休和佛爾思就非常抗拒,有擺脫催眠的跡象,我沒敢追問下去。”
  
  當然,某位存在的庇佑既可以解釋成“愚者”先生的關注,也可以理解為女神的注視……靈性天空之下保持著清醒的那個奧黛麗無聲咕噥了一句。
  
  赫溫.蘭比斯繼續圍繞這方面的問題,詢問起剛才催眠的細節。
  
  兩三分鐘后,他滿意點頭道:
  
  “不錯,你確實有足夠的催眠天賦,等最近的事情結束,我會給你‘夢境行者’的魔藥,并親自為你主持儀式。
  
  “嗯,不要太排斥愛情和婚姻,你還不到二十歲,正是追尋和享受這方面事情的時候,你的魅力足以得到所有人的喜歡,可以盡情地享受他們的目光和討好……”
  
  赫溫.蘭比斯用側面暗示和引導的方法,讓奧黛麗一點點降低對愛情對婚姻的抗拒。
  
  這個可惡的家伙……靈性天空下的奧黛麗鼓了下腮幫子,憤懣地嘀咕了一句,并操縱意識島嶼上的自己露出些許嬌羞和向往。
  
  赫溫.蘭比斯遵循著漸進的理論,沒想過一次就成功,見狀收回了侵入對方心智體的意識,讓虛幻的自己脫離了那個島嶼。
  
  他本身則轉而說道:
  
  “忘記我剛才說過的話語,它們是你內心自發產生的想法。
  
  “等到我離開這里,背影消失在你的視線種,你將遺忘我來過。”
  
  聽到這番話語,靈性天空下的奧黛麗忍不住于暗中松了口氣,因為這意味著赫溫.蘭比斯將要離去。
  
  雖然從對方出現算起,只過了五分鐘左右,不足以讓休和佛爾思進入最近的黑夜教堂,但奧黛麗還是迫切地希望赫溫.蘭比斯盡快離開——和這么一位“觀眾”領域的半神待在一起,壓力大得簡直無法想象。
  
  之后還有機會的,只要還保留著自身的意識,就還有機會,奧黛麗,不要沮喪,不要急躁……奧黛麗這位貴族少女默默在心里寬慰了自己兩句,看著赫溫.蘭比斯轉身,走向大廳位置。
  
  她沒有松懈,沒有呼氣,努力維持著正常的狀態。
  
  突然,赫溫.蘭比斯停下了腳步,回過頭來,淡藍眼眸微瞇,望著奧黛麗道:
  
  “你剛開始看見我的時候,為什么那樣害怕?”
  
  ……我,我那時候太過意外,以至于有些許情緒沒能隱藏好?奧黛麗只覺金色長發下的頭皮略微發麻,思緒飛快轉動,表面充滿不解地反問道:
  
  “是嗎?
  
  “這不是很正常嗎,突然有個人出現在旁邊,短暫的驚嚇是不可避免的。”
  
  赫溫.蘭比斯點了下頭,似乎認同了這個解釋,他打量了奧黛麗兩眼,忽然又開口道:
  
  “你之前總是隨身攜帶一件可以變化形狀的飾品類神奇物品,今天為什么沒佩戴?”
  
  對一名觀眾來說,這是有些反常的細節。
  
  糟糕……我明明大部分都將“謊言”藏在衣物下的,他怎么能發現就這次沒有……他暗中讀過我某些記憶,為了表現正常沒有保護的記憶……面對赫溫.蘭比斯這個問題,奧黛麗有種思緒都快凝滯的感覺。
  
  她沒戴“謊言”的理由很簡單:害怕這件飾品放大自己的情緒,導致面對一位“觀眾”途徑的半神無法徹底掩蓋真實的想法。
  
  而這就意味著,她今天預見到了會遭遇赫溫.蘭比斯,這是正常情況下不該也不可能出現的事情!
  
  瞬息之間,奧黛麗抓住一個靈感,茫然笑道:
  
  “它會放大我的情緒,降低催眠的成功概率,為了剛才不出意外,我提前將它取掉了。”
  
  赫溫.蘭比斯輕輕頷首道:
  
  “原來是這樣……”
  
  就在奧黛麗心中略微放松的時候,這位“觀眾”途徑的半神突然瞇了下眼睛:
  
  “如果單純只有這件事情,確實不用懷疑,可是,和你剛開始看見我時,略微超出了限度的害怕結合起來,就顯得不是那么簡單了……”
  
  說話間,赫溫.蘭比斯淡藍的眼眸豎了起來,飛快染上了黃金般的色澤。
  
  那兩只金色的豎瞳內,清晰地映出了身穿騎士服的奧黛麗形象。
  
  嗡的一聲,奧黛麗的思緒變得極為迷糊,唯有靈性天空下的那個“她”還勉強保持著些許清醒。
  
  她意識島嶼周圍的心靈大海表面,浪潮轟然涌起,覆蓋而來。
  
  與此同時,那氣質陰鷙的虛幻赫溫.蘭比斯去而復返,重臨島嶼,并停留在海水之下的部分,讓一片片灰白色的龍鱗飛入了島嶼的基石,也就是人類龐大的潛意識領域里。
  
  奧黛麗頓覺自己的想法出現了扭曲,想要開口說出一切,坦白自己所有的秘密。
  
  依靠著靈性天空下那個“她”的清醒,她勉強控制住了自己,沒有吐露任何隱情,并知道這樣下去絕對會出問題,忙將少量念頭聚攏過來,依靠天使的祝福和分割的意識,沒讓赫溫.蘭比斯察覺。
  
  這少量的念頭包括探掌伸入左邊衣兜。
  
  就在這個時候,侵入心靈世界的赫溫.蘭比斯神情愈發陰鷙,冷哼了一聲道:
  
  “果然有問題!”
  
  如果沒有問題,奧黛麗現在會將她所有的秘密和隱私從最重要的開始一個個講出來,而不是保持沉默!
  
  同樣的,因為這種操縱太過快速,奧黛麗根本沒時間整理所有秘密,哪怕想要掩蓋什么,也會一開口就被發現是否還保持著清醒。
  
  確認反常的赫溫.蘭比斯不再猶豫,眸光變得極為冷酷,皮膚表面覆蓋上了灰白的鱗片。
  
  心靈大海上的風暴驟然激烈,靈性天空下的奧黛麗頓時搖搖欲墜。
  
  她意識領域的最后防御在這一波接一波的沖擊下,飛快被削弱,即將破碎。
  
  “哼!”赫溫.蘭比斯再次加大了心靈風暴的力度,滿意地感受到奧黛麗整個意識島嶼出現搖晃。
  
  這意味著他即將完成操控住對方!
  
  就在這個時候,他耳畔響起了一個古老拗口的單詞:
  
  “命運!”
  
  現實世界的赫溫.蘭比斯愕然抬頭,只見奧黛麗碧綠的眼眸染上了最明亮最迷人的金黃。
  
  PS:先更后改,雙倍期間求月票~
  
  
双色球复式中奖表格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