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影視會員大穿越 > 第416章我不殺伯仁,伯仁卻因我而死

第416章我不殺伯仁,伯仁卻因我而死

    夜深了,外面窸窸窣窣的下起了小雨,雖然不大,卻是能從中感受到秋的涼意。
  
      將窗戶關上,夏禹繼續挑燈夜戰,另一邊的左千戶已經和天牢完成了交接手續,回到家中的他臉色并未有一點輕松。
  
      明日要進宮述職,朝堂之上誰說過什么話,誰有什么動作都要記下,下午便是和那夏禹法師接頭的時間。
  
      只是這次接頭注定不會有什么有價值的內容了,因為朝堂之上真正的BOSS還沒回來,不過這并沒有什么,畢竟不普渡慈航總要回來不是?
  
      從大魏皇宮的中軸線向著東南方向六百多里的地方,梵音靡靡,花瓣飄飛,漆黑的官道上走著一隊奇怪的隊,這大半夜的時間,莊嚴之中卻是透著三分的詭異。
  
      最中間的轎攆上,白色的紗帳透著昏黃的光芒,一道身影也是印在了紗帳之上,里面一個閉著眼睛的和尚雙手合十的盤坐著。
  
      鮮花開道,華蓋莊嚴,整個大魏王朝,和尚能有這份待遇的除了普渡慈航還能有誰,講經已經提前結束了,同時他也做好了最后的準備,回到京城之時便是他成龍之日。
  
      只是不知道京城那幾個小家伙怎么樣了。
  
      是的,千年之妖在他的眼中也只不過是小家伙罷了,這些小家伙從來都沒有發現過他的存在,畢竟沒有了諸天神佛,他才是整個大魏王朝食物鏈的頂端,層次的不同讓他們在此刻不會有絲毫的交集。
  
      等著吧,等塵埃落定再召他們來見上一面。
  
      嗯?
  
      這味道?
  
      普渡慈航豁然睜開了眼睛,表情有些猶疑,這不是京城里小兔子和小鳥的氣味嗎?怎么會在這里出現。
  
      是的,春香和青鸞混跡京城已有數十年之久,年歲的問題只不過是身份的輪換,在此期間他們從未離開過京城半步,現在出現在這京城數百里之外,其中定有蹊蹺。
  
      都說人老了都成精了,但妖本就是精,更不要說是普渡慈航這樣的老妖怪了,所以,他現在必須做點什么。
  
      “春香姐,我們要不要走的這么快啊!我都飛不動了。”
  
      半夜之間奔走五百余里,對于鷹妖那樣的飛禽妖來說不算什么,但本就不擅長飛行的黃鸝也是有些累了,春香也是在撐著。
  
      雖然夏公子文質彬彬的,但“溫酒”斬二妖的氣勢卻不是她們能夠抵擋的,好在一切都過去了,這里也離的夠遠了吧!
  
      六百里?好像超音速巡航的話連十分鐘都不要吧!要知道夏禹可是在千里之外將血遁中鷹妖強勢轟殺的。
  
      “好吧,我們停下來休息會兒,但只有逃到南越之地才行,我們現在還是離京城太近了。”
  
      “嗯。”
  
      重新幻化成了人形,在這荒山野嶺之間,二妖席地而坐,恢復著體內因為趕路而消耗了不少的元氣。
  
      “南無阿彌陀佛,南無阿彌陀佛……”
  
      深夜,寂靜的連蛇蟲活動的聲音都停止不見,但若有若無的誦經之聲卻是闖進二妖的耳朵。
  
      怎么回事?春香停了下來,感知放向了四周,卻是什么異常的地方都看不到。
  
      “唰~~”
  
      一道金光從遠處射了過來,晃的二妖睜不開眼睛,等金光散去,只見煙霧繚繞之中,一座高大莊嚴的金色佛陀坐立在了虛空之中。
  
      “南無極樂世界,西方如來法駕到此,你們這些邪魔妖孽,佛祖在此,還不快快顯出原形,”
  
      莊嚴雄偉的聲音似乎有著攝人心神的能力,不過單憑這樣的話,本就是迷惑高手的妖卻是不怎么容易中招。
  
      “你到底是誰。”
  
      擋住了有些搖頭晃腦想要上前的青鸞,春香皺眉說道,雖然感覺到了極大的威壓,但她們區區兩個千年之妖,平素還未曾犯過殺戒,如來佛可能找上她們嗎?
  
      這是一個很簡單的排除法,不過道行和閱歷少些的妖怪怕是已經中招了,就像身旁的青鸞一樣,但連如來佛都能偽裝的層次,春香抵擋的了嗎?
  
      答案已經很明了了,從普渡慈航出現的那一刻起,結局就已經注定。
  
      “妖孽太過愚昧,罷了,且讓我看上一看。”
  
      合十的手掌微微分開了一點距離后再次撞擊在了一起。
  
      “轟~~”
  
      數道金光射出,春香和青鸞避之不及,瞬間便被包裹起來,收攝到了金色佛陀的面前。
  
      緊閉的雙眼在這一刻也是睜了開了,紅光漫散,在不遠處的地方交織出了一幕幕的景象。
  
      這景象之中,夏禹風輕云淡的面容也是不斷閃現著,嘴唇的張合也是翻譯成來了句子——“他們?他們都被我殺了。”
  
      “有趣,沒想到京城來了如此人物,順天府鄉試?夏禹?昆侖派?可真是有趣,哈哈哈哈哈。”
  
      隨著笑聲的遠去,金光,佛陀,也是消散了去,仿佛這里什么都沒有發生過,但仔細的看卻是有著兩個大妖還未散去的殘魂。
  
      蜈蚣嗜殺,同類,異類皆可殺而食之,不喜皮囊,鐘愛于皮囊之下,鮮嫩可口的血肉骨髓,此可謂之骨肉相連。
  
      但這次,卻是罕見的連皮囊都沒有去除,如果這里通著紅樓的世界,大臉寶怕是要說“女兒是水做的骨肉,女妖怕是皮囊都是香的。”
  
      兩妖沒有死在夏禹的手中,卻是因為夏禹而死,不得不感慨,這世事真是無常。
  
      只是這里發生的事情注定是傳不到夏禹耳朵里了,畢竟這里沒有排的密密麻麻的衛星。
  
      雞鳴之后,太陽升起,一聲朝服的左千戶退朝而出,妖邪方面沒有什么發現,但皇上降下圣旨,清算結黨之亂,將傅天仇打入死牢,秋后問斬。
  
      具體是霜降之后第三天,九月十六,還有一月有余。
  
      到家之后脫去朝服,匆匆用了些午膳,便是換了一身便衣,來到約定的東坡書齋,這里一樓賣書賣題,二樓可供顧客喝茶談話,只是平素里的客人并不多。
  
      左千戶是武狀元出身,到并不像蘇乞兒那樣大字不識一個,能在朝堂上為官的多少總是有些文化的,對于這樣的環境倒也適應,只是因為別的有些心緒不寧,叫的茶水不知不覺也冷掉了。
  
      “來了?”
  
      突兀的聲響從面前響起,恍然間發現自己面前不足兩米的地方已經坐了個人。
  
      “茶有些冷了。”
  
      提起茶壺的夏禹的發現了這一點,但手上的動作并沒有停頓。
  
      “嘩啦啦~~~”
  
      倒出的茶水不可思議的冒著熱氣,茶冷了可以再加熱,但心冷了可就暖不起來了。
  
      左千戶有些不可思議的看著這一幕,到現在為止他和夏禹只見過兩面,但這兩次夏禹都給他帶來了極大的震撼——他絕不是普通之人,他所說的雖然駭人聽聞,但絕非子虛烏有。
  
      不知不覺中,夏禹的一言一行透出的真誠讓大部分人都對他有著莫名的信任。
  
      “夏法師,傅大人已經被投入死牢,只等秋后問斬。”
  
      “這就不用急了,事情在八月就能結束。”
  
      “是,其它的事情到沒有什么,護國法師普渡慈航講經結束,這幾日就要回來了,他法力高深,深得陛下信任,夏法師,倘若我們聯合…”
  
      “不必說了。”
  
      夏禹毫不客氣的打斷了左千戶所說,直接找大BOSS和他說這朝堂上有禍國之妖,想死也不能找這種方法啊!按那普渡慈航的尿性,怕是除了外面一層皮,里面給你吃的骨頭渣子都不剩。
  
      不過左千戶也是好心,不知道劇情發展,這已經是他能想到的最好的辦法了。
  
      “在一切都還沒確定的情況下,朝堂之上誰都有嫌疑,其中嫌疑最大的就是這護國法師了,要是這護國法師真有點本事,難倒發現不了眼皮子底下的妖禍,所以矛頭可以指的方向只有兩個。”
  
      夏禹的眼睛似乎放著光,對著左千戶,他伸出了兩個手指。
  
      “要么這護國法師只是坑蒙拐騙之徒,要么他本身就是這妖邪。”
  
      “這~~”
  
      聽到這里,左千戶如遭電擊。
  
      “這怎么可能。”
  
      護國法師普渡慈航乃得道高僧,十年之前乃是皇上親自請回坐鎮京城,他待人和善,說話讓人如沐春風,怎么眨眼間就變成了這夏法師口中的妖邪。
  
      “怎么不可能?妖邪還會明告訴你他是妖邪嗎?能達到禍國殃民的程度自然是位高權重的,符合這條件的朝堂上又有幾個,作為護國法師,不管如何他都逃脫不了干系。”
  
      仔細一想還真是這樣的,莫名的,左千戶后背密密麻麻的出了層冷汗,倘若是真,那這妖僧可不是禍國已有十載?
  
      “咔擦~~”
  
      陶瓷碎裂的聲音拉回了左千戶的心神,抬頭只見夏禹皺著眉頭,手中的茶碗已滿是碎紋,好像那金色鐵線一般。
  
      “夏法師,怎么了?”
  
      “沒什么,出了點小事。”
  
      這事情并不小,遠處的山梁上,墜落的飛機在爆炸之后,剩下的殘骸還在燃燒著,從轎攆上走下來的普渡慈航臉色有些古怪。
  
      在這京城近郊之地,突然感覺到了若有若無的窺視感,后面果然在天上發現了這鐵鳥,不過他并沒有將此事和夏禹聯系到了一起。
  
      舉目望天,倒是沒有再看到其他的東西。
  
      蜈蚣以百足蟲著稱,其實眼睛還很多,不說神話中的多目金蜈,單就是最普通的蜈蚣就有八只眼睛。
  
      眼睛多了不起嗎?但從神奇的妖界來看,還真是這樣的,他輕易的就看見了七千多米的高空中,正在巡航偵查的捕食者無人機1號。
  
      因為升級過偵查設備,所以在這個高度的捕食者分辨率也達到了0.3米精度,它發現了官道上的隊伍,但還未做進一步的偵查和信息傳輸就這樣被擊落了。
  
      保留下來的只有拿最后拍攝的一幀畫面,紅后也是將消息傳給了夏禹。
  
      出了什么變故嗎?這普渡慈航回來的速度有些快了,結合左千戶剛剛所說的,夏禹判斷到。
  
      “管理員閣下,需要我起飛再次進行偵查嗎?”
  
      郊外一處夏禹所設的營地,紅后控制著終結者T-X走了出來,她隨時都能起飛。
  
      “算了,他馬上也要回來了,從現在掌握的信息看,對于高科技高精度產物,這蜈蚣精好像有辦法影響。”
  
      確實,一眼將捕食者無人機瞪下來,這威力堪比定向電磁武器了,高科技武器對普渡慈航的威懾力看來要下降兩個等級了,炮彈能量彈什么的無所謂,但需要精密儀器設備輔助導航的導彈可以不用浪射了,打不準的。
  
      如此一來先前做的一些準備倒是沒用了,但能提前得知對方的情報也是一件好事,免得到打的火熱的時候拖后腿的好。
  
      “左千戶,看來我們的護國法師已經回來了啊!”
  
      近郊不足百里之地,怕是明天一早左千戶就能在朝堂上見到普渡慈航。
  
      “什么?夏法師你已經知道了?”
  
      對方明明坐在自己面前沒有離開,能說出這樣的話,明顯對方就是算出來的。
  
      夏禹見這表情就知道左千戶又腦補了許多,但他也不好說什么,他又不是給普通人算命的瞎子,算一方大妖,他的水準還差的遠呢!
  
      “嗯,他回來的如此之快,想必要有什么動作了,千戶還請多留意三分,這張符篆你帶在身上,對方定不能發現你的蹊蹺。”
  
      說著夏禹將一張疊成三角的清心符遞給了左千戶,縱使練武從軍之人的心理素質很強大,但面對妖魔露出半點馬腳都不行,要知道夏禹已經對左千戶半挑明了普渡慈航的身份。
  
      這清心符便是讓左千戶管控異常情緒之物,這樣即使他對著普渡慈航撒謊都沒有心理負擔了。
  
      “謝謝夏法師,在下一定竭盡全力。”
  
      將符篆貼身放好,對著夏禹,左千戶躬身行禮道。
  
      “千戶不必多禮,為天地立心,為生民立命自是我輩責任,下次千戶可往悅來客棧找我,今后我將常駐哪里。”
  
      “在下明白,一定不負法師之托。”
  
      有了清心符,左千戶也是安心了許多,書齋下,夏禹目送他離去,自己也是要回去了,他的計劃已經改變,自然會有所行動。
双色球复式中奖表格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