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六零符醫小軍嫂 > 第二百九十四章 放長線

第二百九十四章 放長線

    “丫丫,你怎么就說出來了?萬一胡翠蓮聯系那些人咋整?”
  
      出了蘇建文的家,張杏花心頭的擔憂才擺在臉上。
  
      想起這胡翠蓮居然是蘇鐵軍他們遺留下的爪牙,她這心便七上八下的,雖然她不喜歡這個二嫂,可也沒想過她居然會是奸細啊!虧她見胡翠蓮剛嫁過來的時候一個人可憐,還幫了她不少忙呢!
  
      “丫丫,你怎么知道胡翠蓮是那邊的人?”蘇建武不解的問道,他倒不怕那些人已經知道塔他家的秘密,再過不久他便能突破到高級修煉者,到時候面對成百上千的敵人他都不會畏懼,更何況,他已經做好了與那些人斗一場的準備了。
  
      蘇茹咧嘴笑了笑,眼底閃過精明的異光,得意道,“我也沒把握,其實就是隨口試探她一下的,沒想到她還真是。”
  
      若說之前只有三分懷疑,那么現在她已經肯定這個胡翠蓮就是蘇鐵軍他們曾經遺留下的那些監視者了。
  
      以蘇鐵軍對他小兒子的了解,絕對不可能把這么重要的事情完全交付給蘇建安來完成,畢竟這小子是什么德性他這個當爹的也心知肚明,所以安排其他人就近監視是肯定的。
  
      不過東鄉就這么大個地方,家家戶戶都是彼此認識的,若是突然插個人進來肯定會讓人排斥與懷疑。
  
      那么死了第二個媳婦的二兒子蘇建文就是最好的入手點,隨便找個女人給他娶進門不就得了嗎?
  
      將蘇茹分析的這么透徹,蘇建武忍不住道,“這么說二哥還是挺可憐的,娶了三個媳婦,就有兩個是因為老家伙死的,這還是親兒子呢,都這么坑。”
  
      “人家可沒把他當親兒子。”蘇文翔冷冷一笑,“這邊的不過是他養的外室,像他們這種人,不是最講究什么嫡系旁系之類的嗎?”
  
      “唉……蘇鐵軍這老家伙可真不是個東西,再怎么說二哥他們也是他的種啊!”張杏花搖頭嘆氣,開始覺得蘇建文也可憐了。
  
      連任死了兩個媳婦,隊里都有說他命中克妻了,連帶著他的幾個孩子也在生產隊遭受排擠,再加上胡翠蓮進門后對他幾個孩子完全實行冷暴力,結果除了兩個雙胞胎外,其余的根本連看都不看他一眼,明顯是記恨那讓他們丟臉的張新蘭呢!
  
      蘇茹一家子邊說邊走,感覺沒過多久就走到了二大隊。
  
      他們一家子正好趕上午飯,方曉薇推著小舅舅站在臺階上曬太陽,五年過去,他們又有生了個兒子,至于方曉薇的病也早就被突破中級符醫的蘇茹給治好了。
  
      現在兩家的關系十分親密,因為修煉的緣故,幾個舅舅們看上去年輕了不少,哪怕是安靜的坐著不吭聲,也能瞧得出這一家子的不平凡。
  
      所幸的是監視小舅舅的那些人在一年前就退走了,似乎也真的相信小舅舅是真的廢了,這才死了心離開。
  
      “小舅舅!”
  
      蘇茹也不知道為啥,特別喜歡跟小舅舅聊天。
  
      雖然大舅舅跟二舅舅對她也很好,可是論心機手段是絕對不上小舅舅的。
  
      “丫丫來了!”張建云看著他們一來,英俊的臉上也浮現出溫和的笑容,掏出紅包挨個給他們發了一個。
  
      蘇茹捏著紅包的厚度,就知道今年小舅舅給她的又不少,前幾年最初的時候是十塊,隨著她的歲數增長,她今年拿到的應該是一百四十塊錢。
  
      對于普通農家來說,這筆錢說的上是一筆巨款,可是對于張家來說,這倒沒多少。
  
      畢竟張家背靠一座大山,跟虎涯嶺接近卻又沒虎涯嶺那么多兇物。
  
      自從舅舅們修煉有成后經常鉆進山林里去打獵,獵的獵物又賣給糧站,這些年可沒少賺錢。
  
      當然了,她家也有這樣的收入來源,不過因為東鄉人多嘴雜,父親跟二哥并不常去,就算得了大東西,也只是拜托舅舅們幫著賣,要不然被東鄉那些人給瞧見了,沒準又要巴拉上來占便宜。
  
      蘇茹對東鄉大部分鄉民的印象極差,自然也不樂意給他們好處。
  
      “外婆外公,新年快樂~”
  
      “舅舅們新年快樂!”
  
      “舅媽們新年快樂~”
  
      “表哥表姐們新年快樂~”
  
      挨個的拜完年,一大家子人才上桌吃飯。
  
      張家能掙錢了,桌上的伙食自然也是極好的,再加上外婆親自操刀,蘇茹每年最惦記的便是這頓團年飯,不吃到撐著了絕對不罷休。
  
      一屋子人吃的肚皮溜圓才下了桌,外婆帶著舅媽們去收拾碗筷去了,蘇茹一家子則是跟著幾個舅舅去了小舅舅的屋。
  
      “怎么這么晚才過來?出啥事兒了嗎?”
  
      張建軍第一個問道。
  
      往年他們一家子可都是一大早就過來的,這次來的時候都中午了,若沒事兒他們可不信。
  
      張杏花也沒瞞著,就把今早的事情給說了出來。
  
      張家的舅舅們也是知道他們前幾年跟蘇老頭的斗智斗勇,要不是蘇老頭跑的快,他們早就打上門算賬去了,現在得知那個胡翠蓮居然敢這么算計自己外甥女,他們幾個立馬就炸了!
  
      張建云聽這話,卻是看向丫丫,淡笑著問道,“你在她身邊不會什么也沒做吧?”
  
      蘇茹咧嘴一笑,立馬上道的夸小舅舅聰明,好不容易發現一個監視者,她自然會在胡翠蓮身上放一個監視符文,只要她聯系上了蘇鐵軍那邊,她立馬就能知道。
  
      “丫丫做的沒錯,這事兒始終拖著也不是個辦法,打草驚蛇也是個解決的途徑,總比一直讓那些人隱藏在暗處讓他們提心吊膽的好。”
  
      張建云分析道。
  
      “胡翠蓮如果真的聯系上了那些人,咱們就看看那些人監視姐夫這么多年到底是個什么目的,只要摸清了他們的目的,咱們再跟蘇鐵軍他們算賬也不遲!”
  
      張建云陰測測的笑道,“敢動我外甥女,不讓他們好好瞧瞧咱們的手段,還真以為咱們一家子是泥巴捏出來的呢!”
  
      蘇茹嘿嘿直笑,“只要搞清楚了蘇鐵軍他們的大本營到底是在哪個地方,鄭爺爺也能幫咱們查出來,這么多年的賬咱們也該好好算算了。”
双色球复式中奖表格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