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六零符醫小軍嫂 > 第三百六十三章 提離婚

第三百六十三章 提離婚

    “有啥話好好說,干啥動不動就罵人?水香也是爹生娘養的,你們趙家咋就這么糟蹋她?”
  
      趙母罵的實在太難聽,張杏花看著神色難看的水香,不悅的沖著趙母道。
  
      按理說這是別人家的家事,她不應該摻和其中的,可這趙家實在太欺負人了,簡直沒把水香當人看!
  
      更何況,她閨女可是說了,這生不了孩子完全不是水香的問題,那就是趙和的問題了。
  
      既然是趙家人對不起水香才對,憑什么這家人還一副水香對不起他們的樣子?
  
      “喲嚯!狗娘養的居然還知道找外人來幫你出頭了?嫁到我們趙家就是我們趙家的人,就得遵循我們趙家的規矩!有本事你別回來呀!有本事你滾出去啊!有本事你跟我兒子離婚呀!下不了蛋的母雞,還真以為自己金貴呢!”
  
      趙母又是指著水香一頓臭罵,言辭極為侮辱。
  
      張杏花又忍不住想開口,卻被水香一把給拉住了。
  
      長期飽受虐待的生活,讓這個苦命的女人看上去十分的虛弱,頭發簡單的扎起,在暗淡的白熾燈下她的臉上顯得十分蒼白。
  
      嘴唇因為缺水而起皮,水香的眼睛卻是又大又亮,直勾勾的看向一直甩臉子的趙和,她并沒有理會趙母的話,而是問趙和道,“趙和,你也是這么覺得的?認為我是不下蛋的母雞嗎?”
  
      趙和哼了聲,“嫁進門來這么多年,你連懷都沒懷上一個,不是下不了蛋的母雞是啥?”
  
      “趙和,水香這么多年雖然沒生孩子,可是在你家做牛做馬的也沒少伺候你爸媽吧?人家沒嫌棄你沒用,只能住窩棚就不錯了,你咋能這么侮辱人?”
  
      棚屋這邊隔音極差,誰家晚上放個屁,隔壁鄰居都能夠聽得清清楚楚。
  
      下午趙和鬧得事兒早就傳的沸沸揚揚的,都在猜水香會怎么挨收拾呢,這會兒見水香回來,一個個也都跑到趙家外頭圍著看熱鬧。
  
      說話的則是平日里跟水香關系不錯的老太太,聽到趙和這么侮辱人家,她第一個就忍不住責備起趙和來。
  
      “劉大嬸,我家的事兒跟你沒關系吧?你也要在這里管閑事嗎?”趙和黑著臉冷笑道,“水香是我女人,我樂意怎么對她就怎么對她,你們這些外人管得著嗎?”
  
      說著他站起來,直接朝著呆愣愣的,不知道在想著什么的水香走過去,當著眾人的面兒,以訊而不及的速度就給了她狠狠一巴掌。
  
      張杏花甚至都沒能來得及攔住,趙和又是一腳直接把水香踹地上去了。
  
      她怒視趙和,連忙去把水香給扶起來,才沖著趙和怒道:“你太過分了!”
  
      “我就過分了咋滴?張杏花,別以為你兒子多你就了不起了!再敢摻和老子家的事兒,你信不信我還繼續收拾你?”趙和氣上頭,要不是這婆娘在里面多事兒,他也不至于差點被人猜到了秘密。
  
      不過到底還是忌憚張杏花那個干兒子,他冷一聲,看著踉蹌站起來的水香,沒好氣的罵道,“臭娘們,還不趕快進屋伺候你男人準備睡覺了!媽的,三天不打上房揭瓦,真以為自己是個什么東西!以后再敢這樣,你就給我滾回你娘家去,老子休了你!”
  
      “好。”水香突然開口,面無表情的看向趙和,聲音是從未有過的冷漠,“那就離婚吧。”
  
      她的話音剛落,那位劉大嬸就立馬拉住她的手,沖著她不可思議的叫道,“水香,你說啥傻話呢!咋能離婚呢?你好好跟趙和服個軟不就行了?咋突然就這么想不開呀!”
  
      “劉大嬸,我沒有想不開。”水香攥緊拳頭,臉上沒什么表情,可眼淚卻順著眼角掉落下來。
  
      她抿著唇,看著趙和愕然的表情,突然苦笑一聲,“當年我遠嫁到趙家這邊的時候,我爸媽都不放心我,是我硬是迷了心竅,相信趙和會對我好,我一直以為我生不了孩子,所以對他們趙家百依百順,就算被打的床都下不了,我也覺得是我對不起他們。”
  
      眼淚順著她的臉頰滴落在地上,長了眼睛的人都能瞧見她眼中夾雜的掙扎與絕望。
  
      想到這么多年,水香被虐待的渾身是傷的樣子,眾人沉默下來。
  
      可也沒人覺得趙和打媳婦有啥不對的。
  
      畢竟這年頭,打媳婦的男人實在不少,夫妻之間有啥矛盾挺正常的,趙家這情況不過是有些嚴重而已。
  
      一般女方受不了都是跑回娘家過些日子,然后氣消了又回來繼續過日子,哪會鬧到離婚這種地步?
  
      劉大嬸看著水香哭的傷心的樣子,輕嘆一聲,卻是沒有再勸了。
  
      水香的年紀比張杏花還要小幾歲呢,可兩人站在一起,她卻比張杏花更顯得蒼老,明明三十多歲的女人,硬生生的被磋磨成四五十歲的模樣,也這是造孽喲!
  
      “這可是你說的!”
  
      不等趙和開口,趙母就氣急道。
  
      她也是沒預料到水香居然敢提離婚的事情,這年頭,離婚的女人可是抬不起頭的,居然敢拿離婚來威脅他們,還真以為她怕了不成?!
  
      趙母怒極反笑,“明天你們就去離婚!”
  
      “媽!”趙和皺眉,他還不想跟水香離婚呢,好歹也是這么多年夫妻,他早就睡習慣了水香。
  
      “我說了算!”趙母還是認為水香這是在威脅他們,冷冷笑道,“只要你別后悔。”
  
      水香點點頭,抹了把眼淚道,“好,明天我們就去。”
  
      丟下這句話,水香才擠出一絲難看的笑容,頭也不回的就走了,這趙家她是一天也待不下去了。
  
      張杏花怕她想不開,連忙追上去,猶豫的看著她。
  
      反倒是水香這會兒想開了一樣,居然還能沖著她笑,“杏花姐,不用擔心我,我不會想不開的。”
  
      “水香,你真的要離婚呀?”
  
      張杏花這心里頭也犯嘀咕呢,這事兒說起來都是因為她家而起,要是以后水香后悔了,埋怨她家該咋辦呀?
  
      早知道她就不淌這渾水了。
  
      這年頭,離婚的女人哪還有好日子過?走在外頭,都是要被人說閑話的!
  
      
双色球复式中奖表格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