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六零符醫小軍嫂 > 第一百五十三章 惡作劇

第一百五十三章 惡作劇

    “張子秋,你胡說啥呢!”蘇茹還沒開口說話,蘇文飛沒好氣的翻了個白眼,一拳頭就錘在他肩膀上,“雷子跟我妹子現在才多大,別隨便開玩笑!”
  
      說著他瞥向樓司辰,微微一笑,“你說是吧雷子?”
  
      樓司辰無辜的聳聳肩,低頭繼續吃面,當然還是沒忘記把自己碗里的肉絲全都夾到了蘇茹的碗里。
  
      蘇建武在一旁看的跟著樂,“文飛,人家子秋也說的沒錯,你瞅瞅人家雷子都對你妹子那么好,你呢?我看啊,要是咱們家丫丫以后能嫁給雷子當小媳婦也不錯。”
  
      這個年代十五六歲就結婚的人多得是,蘇茹雖然還不到十歲,可村里卻已經有的是老娘們盯著她說親了。
  
      不過這些事兒因為孩子年紀還小的緣故,張杏花跟蘇建武也沒放在心上,倒是時常會跟著熟悉的人一起開開玩笑什么的,更何況這個年代的人誰都把那一口肉看的跟命似得,無親無故的愿意分給別人吃那簡直是天方夜譚。
  
      所以看到樓司辰這小伙子對自家閨女這么好,蘇建武也樂得跟他們開開玩笑。
  
      內芯子早就是成年人的假小孩哪受過這種調侃,一邊吃著面一邊都快把臉埋到碗里去了,若仔細瞧,還能瞅見她兩只紅的發燙的小耳朵。
  
      “嘁,一個寡婦養出來的有啥好的,真嫁給這種人以后才有你哭的呢!”陳翠一家子坐在另外一桌,聽到他們這邊的說話聲,嗤笑道。
  
      只是她聲音不大,只有她丈夫跟兒子能夠聽得見,卻不知道這邊卻有好幾個耳力非凡的人也將她的話聽得清清楚楚。
  
      蘇茹臉色瞬間黑了下來,不善的朝著陳翠看了一眼。
  
      這個臭婆娘是不是跟她家有仇啊?之前在暗地里唆使那些人別來幫她家蓋房子也算了,現在還處處挑刺兒,真當她脾氣好不會計較嗎?
  
      蘇文飛跟蘇文翔兄弟倆也皺起了眉頭。
  
      陳翠是生產隊長周大牛的媳婦,以前看在周大牛的份上,對這個嘴巴臭的他們也是能忍則忍。
  
      可現在這無緣無故的就罵到自己兄弟身上去了,這也太欺負人了吧!
  
      兄弟倆對視一眼,看到了對方眼底的冷笑。
  
      至于樓司辰嘛,則是完全沒將那陳翠的話放在心上,一個人干完了一大碗面條后,就抓著蘇茹的小辮子玩兒。
  
      蘇茹嘴角一抽,狠狠瞪了他一眼,示意他放開自己的小辮子。
  
      樓司辰沖著她笑,但手上卻根本沒放開她的意思。
  
      國營飯店的一碗面條十分實在,蘇茹吃到一半就吃不下了,樓司辰見狀很是自然的將她剩下的面條接過來繼續吃。
  
      原本想幫自己閨女解決剩下面條的蘇建武默默的收回自己伸出去的手。
  
      咳咳,這小子該不會真的是對他閨女有意思吧?
  
      只是他瞅瞅自己閨女瘦的跟麥秸稈似得,沒胸又沒屁股,除了一雙眼睛看上去很漂亮之外,完全就是個沒長大的小姑娘呀!
  
      這雷子就算早熟開竅,也不至于看上自家閨女這樣的吧?
  
      蘇茹早就對樓司辰這自來熟的模樣放棄治療了,根本不知道自己老爸在心里是如何評價自個兒的,要不然鐵定會嘔的吐血。
  
      在國營飯店吃完了飯,眾人就準備打道回府了。
  
      回去的時候還是一大群一路,太陽都下山了。
  
      蘇茹打著哈欠,爬上了蘇建武的背,閉著眼開始繼續鉆研監視符文。
  
      雖然那個劉振鵬一時半會兒做不了什么,不過早點監視起來,那個人總會是露出馬腳的,正好瞅瞅他的人脈到底有多強。
  
      天色黑了的時候,就有人點起了火把,照亮了崎嶇不平的山路。
  
      一路上人多,氣氛也很熱鬧。
  
      陳翠背著背簍,一直在跟其他人聊天,說說笑笑的,看上去高興極了。
  
      蘇文飛給蘇文翔使了個眼色,兄弟兩人無聲無息的便靠近了陳翠,一塊小石子直接朝著陳翠的背心踢了過去。
  
      陳翠疼的大叫一聲,立即破口大罵,“誰這么缺德的用石頭砸我啊!媽了個巴子的,你再砸一個試試!”
  
      “砰。”
  
      突然,又有一個石子朝著她肩膀無聲無息的砸了過來,疼的她又叫了一聲。
  
      蘇茹睜開眼,目光落在樓司辰身上,正好對上他笑瞇瞇的眼睛。
  
      陳翠還在罵人,可是那種小石子還是不知道從什么地方扔了過來砸在她身上。
  
      周大牛連忙跑過來將她護著,舉著火把四處查看,“哪個這么惡作劇?干啥呢!”
  
      “沒準是哪個小孩鬧著玩兒呢。”
  
      “這黑漆麻黑的,誰看得清楚,陳翠你過來跟咱們走一起吧。”
  
      “行了行了,繼續趕路吧,這都幾點了,我家豬還等著我回去喂呢。”
  
      ……
  
      嘰嘰喳喳的人群又吵起來,蘇文飛兄弟倆憋著笑,一時半會兒倒是沒動手,一臉無辜的走到蘇建武身邊,不過兩人手里還是抓著一把碎石子。
  
      陳翠懷疑的目光從每個人臉上掃過,只可惜這會兒天色暗,哪怕有火光她也看不清楚,只能黑著臉走在自己男人身邊,防止誰又拿石頭砸她。
  
      人群繼續移動,蘇茹盯著陳翠,臉上露出一個惡劣的笑容,一個風系符文便被她輕易的繪制出來。
  
      一只正在草叢里躲避人群的四腳蛇突然被一股清風托起,嚇得它渾身打顫,根本搞不明白自己咋就突然飛起來了。
  
      陳翠正郁悶的跟周大牛說話,突然感覺后勁一涼,一個濕漉漉的東西順著她的脖子突然往衣服里鉆,頓時嚇得她哇哇大叫,“大牛,有東西跑到我衣服里去了!有東西!”
  
      鉆進衣服里的四腳蛇也慌亂的很,在陳翠的衣服里轉來轉起,直接就爬到了她的胸前。
  
      那濕滑蠕軟的感覺刺激的陳翠快要發瘋了,竟是眼淚都被嚇的掉了出來,死死的攥著周大牛的手。
  
      眾人被她抽風似的叫聲也給嚇了一大跳,連忙湊過去幫她抖落衣服里的東西。
  
      幾只手趁著混亂在陳翠的胸前抓了一把,有人嘿嘿笑著摸了把她的屁股,氣的陳翠又是一陣破口大罵。
  
      
双色球复式中奖表格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