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重回五零當軍嫂 > 第1139章 心急了

第1139章 心急了


  江喬一琢磨,可不就是這么回事嗎,她都能判斷出眼鏡蛇往那邊跑,那眼鏡蛇難道不會琢磨他們的思路?
  想明白是怎么回事了,一臉歉意的說道:“還是我心急了。”
  宋樹田嘆口氣“別說你著急,我也著急,打交道了這么久,我也想早點結束。
  可是,越是到了這個時候,咱們越不能著急,腦子一沖動,容易犯錯誤。
  一會兒,大家伙坐到一起,集思廣益,分析分析,這個眼鏡蛇和軍師到底躲到哪里去了。”
  江喬看了一眼宋樹田“我現在還用繼續裝扮不?你這里的人都可靠吧?”
  宋樹田笑笑“放心,我這里已經都排查過了,合作單位,我也讓對方繼續排查,我帶你去辦公室,我跟下面的人聊一下,我會讓周煜陪你。”
  到了宋樹田的辦公室,江喬看到屋里放的簡易床,心里暗自嘆口氣,這段時間恐怕宋樹田就沒怎么回過家,也真夠難為他的了。
  只是讓江喬沒想到的是,跟周煜一起進來的還有一個人。
  “江局?你怎么過來了?”
  江瑾瑜看江喬這樣,臉上不由帶了和煦的笑“我怎么就不能過來了?眼鏡蛇和軍師都漏網了,你說,我能坐住?是不是著急了?”
  江喬點點頭,面對自己的親哥哥,說話語氣自然帶了些親昵。
  “你說說,咱們跟這幫東西打交道這么多年了,臨了臨了讓這兩個東西給逃了,怎么想我都覺得憋屈,這兩個人要是放出去了,指不定還得禍害誰呢。
  不說別的,那個眼鏡蛇手里還有人呢,雖說不多,可是,拉幫結伙的,那也夠嚇人的。
  再說了,他們可都是訓練有素的人,不能說一個當十,那也比普通人厲害多了,這些人跑了,萬一回頭找我算賬怎么辦?
  我總不能躲一輩子吧?
  你看看我這肚子,說心里話,我還真怕他們趁我生孩子的時候再下手,我可真的不敢保證還能再躲過去。”
  江瑾瑜看江喬那一臉憂愁的樣子,心里也跟著不好受,雖說沒法證明眼前這個就是他的妹妹,可是,在心里,他已經把江喬當做自己的妹妹來看待了。
  “別擔心,不還有我們嗎,這事,我們不會讓它發生的。江喬,信我不?”
  江喬看了江瑾瑜一眼,頓了一下,然后,點點頭“信,不過,眼鏡蛇很狡猾,江局,要抓就要趁早,這個人萬一躲到哪個犄角旮旯的地方,那可真的不好找。”
  江瑾瑜拍拍江喬的肩膀“我知道,安心的等著,一會兒,咱們開個會,商量一下,周煜,侯師傅呢?”
  “簡玲去接了,按說,這個時候應該到了呀?”
  等劉占宇他們都過來的時候,候殿奎和簡玲兩個人也沒出現。
  江喬倒是不擔心這兩個人的安全問題,先不說簡玲,一般人對付她那可不容易,就更別說候殿奎了。
  雖說這老爺子現在年紀有些大了,可是,真的跟人對上了,就憑老爺子的身手,應該不會吃虧,除非對方手里拿著武器。
  不過,這樣的可能應該不太可能,現在什么時候,對上,也只能是跟眼鏡蛇他們,想想,這個可能性不太大,所以,江喬也就不擔心這兩個人的安全問題。
  曹明遠他們都審問出來了,進來看到江喬,一個個臉上都帶著笑呢,雖說眼鏡蛇和軍師逃了,可是,其他的人可都落網了,好歹,他們之前的努力也沒白費不是。
  “局長——”
  江瑾瑜沖大家伙擺擺手“都坐下,來,說說,審問有什么進展了沒?”
  大家伙各自說了一下審問的結果,可是,沒一樣是江喬想要知道的,這個徐少卿和軍軍師好像人間蒸發了似的,誰都不知道他們這兩個人去了哪里。
  至于,眼鏡蛇手下還有沒有其他的人,那些被抓的人也不清楚,可見這老狐貍心思得多深啊,這都馬上要行動了,還沒跟這些人露底呢。
  要說這里不太了解情況的也就江喬了,之前著急過來,她也沒心情跟劉占宇多聊,過來呢就一直審訊,現在她想起來一個問題了。
  等大家伙發言完了,江喬才問出了自己疑惑“我能知道,你們抓人的時候是集中抓的,還是挨個從家里揪出來的?這到底是怎么回事,我不太清楚?”
  劉占宇在一旁笑著解釋道:“也沒什么不好說的,這些人聚到一起是準備分發武器和彈藥的,之前我們已經掌握了線索,所以,就趕在那個時候行動,總不能等他們把武器拿回去造成更大的危害吧?
  眼鏡蛇也是在那一晚上出現的,只是,沒想到,對方是個假的,當時,軍師也在,可是混戰中,軍師逃了。
  后來,我們檢查過,那地方有個密道,這也就是我為什么懷疑這個是假的原因。
  軍師能逃,這個眼鏡蛇為什么不逃?反而被打死了呢?”
  江喬點點頭“那眼鏡蛇的單位和隱藏的身份咱們這邊到底調查清楚了嗎?”
  劉占宇點點頭“后半夜我們連夜突擊審問了,其中一個人好像見過眼鏡蛇這張臉,是一個燒鍋爐的,我們上午我們就派人過去調查了,這個人平時不多言不多語,跟人沒什么太多的來往,了解他的人并不多。
  再加上兩個人相似度有些高,真的和假的,說心里話,廠子里的人都有些分辨不清楚。不過,在細節上還是有些差別的。
  家里那邊我們也找去了,也找到了電臺,可惜,這個替身,我們到現在還沒找到對方的身份呢,也不知道他究竟是誰?
  目前就這些情況,我們之前也討論過,徐少卿在這個時候弄個替身出來,原則上,我們覺得應該不是有人通風報信,他不會眼睜睜的看著自己的手下出事吧?可能是基于個人謹慎的原因,或者,他就是想要我們知道,眼鏡蛇這個人已經在這個世界上消失了,讓我們可以放心了。
  或許,眼鏡蛇也對這次的行動沒有太多的信心吧,另外,估計也是判斷出他手下的人出事了,所以,才選擇用這樣的方式離開。”
  
  
双色球复式中奖表格图 北方推倒胡图解 ag捕鱼王怎么赢钱 开元棋牌 安徽11选5快赢网 广东十一选五走势一 北京11选5走势一 一肖是哪个好 金棋牌游戏? 北京pk103码追号法 广东时时彩 36选7复式对奖 辉煌棋牌最新手机版下载 幸运飞艇规律 中国足彩网比分直播即时比分 香港六肖王中特开奖 九游棋牌ios下载